第八六八章 長刀貫日

崔上元自然也知道了來者便是秦逍。

渤海使團與灰袍人之間的合作,崔上元此刻已經是深信不疑,畢竟陳遜已經被世子踢飛下臺,雖然他還不清楚這中間到底發生什麼,但陳遜出現如此變化,背後當然是有人做了手腳。

灰袍人背後的主子是誰,崔上元心中已經猜到,但雙方各取所需,並不需要知道對方是誰,只要都能夠達到自己的目的就成。

其實他更希望事情到此爲止。

淵蓋無雙揚名天下,渤海國聲威大震,在大唐的腳下忍氣吞聲百年之久,也終於揚眉吐氣廖毅回。

而且擂臺取勝,帶回大唐公主已成定局。

於淵蓋無雙個人、於渤海整個國家,到此爲止,可說是大獲全勝。

他並不希望秦逍出現,畢竟秦逍和之前那些人不同,並非江湖上的普通人,而是大唐帝國的官員,甚至還是一名擁有爵位的朝臣。

如果當衆斬殺此人,雖然有言在先,大唐也無法因爲此事降罪,不過殺死一名大唐子爵,終究還是會讓大唐帝國震怒,這對兩國關係其實並無什麼好處。

而渤海目前還不願意直接與大唐撕破臉。

但秦逍卻還是來了。

他擡頭看了看天色,用不了多久,太陽便要落山,這也應該是真正的最後一戰了,殺死一名大唐子爵來收關,對淵蓋無雙來說或許是完美,但對崔上元來說,多少還是有些遺憾。

“你刀法很厲害?”登上擂臺,秦逍看了淵蓋無雙手中的紅芒刀一眼,笑道:“正好我也用刀,咱們先比一比刀法,看看究竟誰的刀法更厲害。”

淵蓋無雙嘴角泛起奇怪的笑容。

先比刀法?

難道你還準備在比試刀法過後再較量其他武功?

只可惜你沒有機會。

“這是聖人御賜的金烏刀。”秦逍緩緩拔出刀:“這是大唐之刀,這把刀只斬奸惡,比不上世子的刀,可以斬殺百姓。”

淵蓋無雙眼睛微調,卻是冷笑道:“看來你很想爲那些人報仇?”

“正者無敵。”秦逍很認真地道:“我相信這把金烏刀上已經聚集了那些無辜者的亡靈,他們很想讓我爲他們討回公道。”

淵蓋無雙擡起手臂,紅芒刀在陽光下冰冷異常,淡淡道:“是非在乎實力,你有那個實力嗎?”身體前欺,揮刀向秦逍直直砍過去,刀光映日,勢道甚是猛惡。

臺下所有人都是目不轉睛,人羣之中,一人一身淺色長袍,戴着一頂斗笠,微仰頭看着臺上,雖然看不清楚他面孔,但頜下白鬚如雪。

陳遜登臺比武的時候,臺下還是一片歡聲如雷,但此刻卻寂然無聲。

雖然秦逍在京都的名氣不小,但大家也都知道,秦少卿確實是膽大包天,而且也確實身手不弱,但能否是淵蓋無雙的敵手,實在是讓人懷疑。

畢竟此前登臺的十幾號人,哪一個不是江湖上響噹噹的少年俊傑,即使是先前上臺的無名少俠,武功也是極其了得,但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敗於淵蓋無雙之手。

方纔所有人對陳遜充滿了期待,將希望都放在陳遜的身上,孰知陳遜突生變故,竟然在衆目睽睽之下被踢下擂臺,那一刻圍觀的人們希望也都瞬間破滅。

雖然秦逍此刻登臺,但衆人卻也沒有寄予太大的希望。

淵蓋無雙率先出刀,秦逍立刻後退一步,亦是擡刀迎擊。

他知道淵蓋無雙的實力只在自己之上,而且那詭異的渤海刀法也是極爲犀利,從對方出手第一刀的狠厲便可以判斷出,淵蓋無雙確實是對自己存了必殺之心。

淵蓋無雙出刀直接,沒有任何試探,由此亦可見對方並不將自己放在眼中,定是想着速戰速決。

當此時刻,也由不得他多想,知道那些尋常刀法根本不可能與對方匹敵,抵住對方一刀之後,卻是橫拉大刀,隨即手腕回縮,但刀刃卻已經斜裡向淵蓋無雙的手上削了過去,這也正是血魔刀法中的妙招。

淵蓋無雙顯然對秦逍這一招頗感詫異,但他的修爲在秦逍之上,反應卻也是稍遜秦逍一籌,迅速變招,手腕一扭,“嗆”的一聲響,紅芒刀恰到好處擋住了秦逍的來刀,隨即順勢推刀。

臺下的人們懂得刀法的寥寥無幾,但看到秦逍出刀迅疾凌厲,而且變招奇怪,似乎並不處於下風,頓時都來了精神。

淵蓋無雙的出刀越來越犀利,衆人只見到秦逍一開始還能有來有往,但撐了不到十來招,似乎後繼乏力,已經只有招架之功,全無進攻之力。

人們本來升起的一點希望,瞬間熄滅。

秦少卿雖然勇氣可嘉,但實力確實不如對方,只怕撐不了多久便要敗在淵蓋無雙手下。

擂臺下的渤海官員和武士們見得淵蓋無雙步步緊逼,秦逍狼狽不堪,頓時都精神大振,紛紛叫好。

淵蓋無雙此時卻已經覺得勝券在握,他與陳遜交手之時,肩頭被傷,雖然已經緩了不少,但時不時地隱隱作疼,好在傷的是左肩,握刀的是右手,若是傷在右肩,定然是要影響出刀的速度和力量。

秦逍的武功雖然比自己稍遜一籌,但也是刀法了得,如果真的影響出刀的速度和力量,未必能勝得過他。

他只想速戰速決,儘早將秦逍斬於刀下。

只是說也奇怪,雖然秦逍看上去已經是左支右擋敗像已顯,但此人的閃躲的身法卻是極爲靈巧,每一刀砍過去,似乎必中無疑,但電光火石之間,秦逍卻總能率先躲過,身法看上去甚至有些僵硬狼狽,卻偏偏能夠閃躲開去。

臺下的人們見到秦逍在臺上被淵蓋無雙連追帶砍,都是搖頭苦笑。

秦大人先前幾句話豪氣滿滿,可是上了擂臺,那就是用實力說話,嘴皮子再厲害,那也勝不了對方。

“噗!”

淵蓋無雙瞅準機會,一刀斜劈,秦逍本來腳步很靈活,但似乎是淵蓋無雙連續的攻勢太急,腳下微一頓,紅芒刀已經斜砍在秦逍的腹間,臺下已經有人驚呼出聲,淵蓋無雙雙目泛光,知道自己這一刀砍中,秦逍必受重傷,自己第二刀便可立時斬殺秦逍。

但讓淵蓋無雙吃驚的是,這一刀砍在秦逍腹間,竟沒有砍破皮肉的感覺,心下一驚,來不及多想,秦逍已經趁機兜頭一刀砍下來。

淵蓋無雙立刻側身閃過,眸中劃過愕然之色,見得秦逍腹間的衣襟已經被砍破,卻並無鮮血流出。

難道此人也練了外門功夫?

他自然不知,秦逍出戰之前,知道今日一戰非比尋常,是以裡面穿有當初在山中得到的烏色軟甲,這軟甲的作用並不遜色於護體外功,雖然刀上的力量震的秦逍腹間有些疼痛,卻難以傷及皮肉。

臺下的人們也是一臉茫然,明明看到秦逍被一刀砍中,但秦少卿卻毫髮無傷,甚至能夠趁勢出刀,如今難道是個人就能練成外門護體神功?

淵蓋無雙避開秦逍那一刀,卻是順勢閃到秦逍身後,紅芒刀從後兜頭砍下,秦逍急忙閃躲,雖然腦袋避開這一刀,但速度終是慢了半拍,紅芒刀的刀鋒已經劃過秦逍左臂,這紅芒刀鋒利無比,瞬間連衣帶肉割開,裡面鮮血頓時溢出。

淵蓋無雙看在眼裡,冷笑一聲:“原來是護身甲。”知道了蹊蹺所在,又是連續出刀,一把大刀在他手中被舞的密不透風,秦逍手臂受傷,連連後退,腳下忽然一個踉蹌,在臺下衆人的驚呼聲中,向後坐倒在地。

對淵蓋無雙來說,這當然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他腳下一蹬,整個人已經躍起,雙手握刀,臨空向着秦逍直劈下去。

臺下有人已經扭過頭,不忍再看,亦有人厲聲道:“他要殺人......!”

崔上元也已經站起來,淵蓋無雙這一刀下去,一切便將結束。

可就在這時候,崔上元卻匪夷所思地看到,本來坐倒在地的秦逍,竟然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就地一滾,雙手執刀,在淵蓋無雙落地之前,秦逍竟已經滾到淵蓋無雙的身下,金烏刀朝天,化刀爲劍,如同遠古的巨神以劍捅天,竟是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上刺出。

“噗!”

淵蓋無雙根本沒有想到已經狼狽不堪的秦逍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擁有如此變招,還能擁有如此恐怖的速度,等他察覺到事情不對勁的時候,已經感覺到刀鋒從他的肛門刺入,那種巨疼讓他魂魄飛散,而金烏刀鋒銳無匹,秦逍這一刺不但速度快極,而且力量十足,刀鋒自肛門而入,深入其中,穿透內臟,就像串糖葫蘆一樣,將淵蓋無雙串在了金烏刀上。

秦逍一刀得手,再次就地一滾,順勢用力狠狠抽出了金烏刀,淵蓋無雙雙腿間頓時鮮血噴涌而出,這種慘烈的景象一時驚呆所有人,等到淵蓋無雙重重落在地上,有人才反應過來,這位狂妄無比的渤海世子,竟然被秦少卿一刀穿腸。

秦逍卻並沒有就此收手,淵蓋無雙在地上兀自掙扎抽動之間,秦逍繞着淵蓋無雙出刀如電,一刀又一刀地往淵蓋無雙身上砍落,淵蓋無雙就像一灘泥一般,致命的重傷之下,眼睜睜看着秦逍一刀一刀往自己身上砍落,甚至已經感覺不到疼痛。

無論是圍觀的百姓還是兩國官員,只看到秦逍在剁蒜泥一般對着淵蓋無雙亂砍,呆若木雞,崔上元終於反應過來,嘶聲道:“快,抓住他,抓住他.....!”臺下數十名渤海武士也被驚醒,紛紛衝過去,翻上擂臺,想要從秦逍的刀下將世子救出。

第八五五章 條件第八二四章 殺意第七五六章 立場第三五六章 遺忘的故鄉第五六零章 日月雙懸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三零二章 羞辱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五八二章 疑點重重【求訂閱】第六七九章 火光沖天第五四二章 賢內助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四十四章 公堂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三一四章 無心亦無劍第三二三章 警情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四七一章 七殺命星第五五三章 茶館第四四六章 有風自豫州來第一一一章 雞公峽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三七六章 青衣堂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七二二章 走投無路第六一五章 奇怪的遺言第二一一章 兀思魯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八五四章 擂臺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四章 玉佩第七七一章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第四九五章 衛璧第七九五章 同生共死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八八六章 龍銳軍第五九八章 曾經有個女人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八四四章 母女第一八六章 上賓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七百章 重逢第八二七章 天降橫財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一百零五章 馬術之道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三八五章 它還在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第四七零章 請罪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五十四章 嗜賭成性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三零五章 羅睺第四十章 奪命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六五三章 摸不得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一九九章 做媒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二七八章 真兇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八五八章 無爲而有爲第三十九章 梟首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三零六章 死敵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四一九章 河邊的院子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二七一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一六六章 真相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二八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六一零章 夜梟
第八五五章 條件第八二四章 殺意第七五六章 立場第三五六章 遺忘的故鄉第五六零章 日月雙懸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三零二章 羞辱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五八二章 疑點重重【求訂閱】第六七九章 火光沖天第五四二章 賢內助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四十四章 公堂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三一四章 無心亦無劍第三二三章 警情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四七一章 七殺命星第五五三章 茶館第四四六章 有風自豫州來第一一一章 雞公峽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三七六章 青衣堂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七二二章 走投無路第六一五章 奇怪的遺言第二一一章 兀思魯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八五四章 擂臺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四章 玉佩第七七一章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第四九五章 衛璧第七九五章 同生共死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八八六章 龍銳軍第五九八章 曾經有個女人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八四四章 母女第一八六章 上賓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七百章 重逢第八二七章 天降橫財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一百零五章 馬術之道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三八五章 它還在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第四七零章 請罪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五十四章 嗜賭成性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三零五章 羅睺第四十章 奪命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六五三章 摸不得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一九九章 做媒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二七八章 真兇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八五八章 無爲而有爲第三十九章 梟首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三零六章 死敵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四一九章 河邊的院子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二七一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一六六章 真相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二八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六一零章 夜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