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六六章 突變

淵蓋無雙心高氣傲,雖然知道棄刀對自己不利,但臺下人聲鼎沸,亦是覺得執刀與陳遜對戰,着實丟人,棄刀之後,依然保持笑容道:“請!”

陳遜也不廢話,身形如同柳絮般飄向淵蓋無雙,右掌直往淵蓋無雙胸口拍過去。

臺下衆人大部分只是看熱鬧,見得淵蓋無雙棄刀之時,都是心中歡喜,心想此人刀法了得,棄刀徒手而戰,就是自廢武功,這無名少年取勝的機會也就大大增加。

不過也有小部分頭腦清醒的人卻是心中擔憂。

這渤海世子刀法自不必說,技驚四座,但卻並不代表他只會刀法。

柳振全登臺之前,誰也不知道淵蓋無雙竟然也練成了銅皮鐵骨。

之前他確實一直使刀,不過並未顯露拳腳功夫,但現在既然敢棄刀,也就證明他在拳腳功夫上肯定也頗有修爲。

但看到那無名少年身法飄逸如仙,和之前登臺的所有人都是大不相同,許多人頓時高聲喝彩,信心大增。

淵蓋無雙也不含糊,探手直往陳遜的手腕子抓過去,他手臂靈活,出手之時,就如同從洞裡突然躥出的一條毒蛇,又急又準,陳遜的手腕並沒有閃避,淵蓋無雙竟是準確無誤地抓住了陳遜的手腕。

手腕處的手脈乃是要害之處,高手對決,絕不會輕易被對手扣住手腕。

淵蓋無雙一招得手,心下興奮,他行事果斷乾脆,並不猶豫,便要吐力震斷陳遜手脈,只要得逞,陳遜的整條手臂立刻殘廢,而且勁力可以透過經脈直接侵襲到陳遜體內,造成巨大傷害。

可是剛剛運力,卻感覺手上一滑,陳遜被扣住的手只是輕輕一扭,就極爲靈巧地掙脫開去,淵蓋無雙心下駭然,臉上變色。

對方的手法當真是詭奇無比,自己就像用溼漉漉的手抓住滿身泥濘的泥鰍,滑不留手,根本控制不住。

而且陳遜的手臂給人一種毫無力量之感,甚至顯得頗爲綿軟無力,可恰恰是綿弱無力,並非以力搏力,卻是讓淵蓋無雙根本無着力之處,那種感覺就像是千斤重錘砸在棉花上,恐怖的力量在絕對的綿軟之前,瞬間消弭。

淵蓋無雙吃驚之間,陳遜那隻掙開的手臂就像驅趕蚊子一樣,輕輕一揮,速度也不見得如何快,但陳遜掌握的時機和出手的方位恰到好處,淵蓋無雙一時間避無可避,被陳遜的手背拂在肩頭。

陳遜出手的時候本來綿弱無力,可他的手背拂在淵蓋無雙肩頭的一瞬間,卻已經是柔中帶剛,一股強悍的力量從他的手背透出,擊打在淵蓋無雙肩頭時,淵蓋無雙甚至感覺到自己的肩骨似乎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撕扯,巨疼鑽心。

他的龍背甲固然可以刀槍不入,能夠抵擋住鈍器,可是卻無法擋住內力侵入體內。

好在他反應迅速,陳遜另一掌拍過來之時,淵蓋無雙確實一個斜滑,迅速躲過,眼角餘光往下瞥,雖然肩頭中了一掌,卻看不出任何問題,心中更是吃驚。

臺下卻是一片歡呼聲。

雖然衆人看不出陳遜這一掌已經傷到淵蓋無雙的肩頭,但自擂臺設立至今,登臺十數人,幾乎無人能傷及到淵蓋無雙,今日這無名少年先聲奪人,分明一掌打在了淵蓋無雙的肩頭,而淵蓋無雙也分明是在躲閃。

人們頓時涌起了希望。

“少俠,這人練了外門功夫,刀槍不入。”下面有人好意提醒:“千萬別中了他的圈套。”

“他速度很快,也莫讓他跑到你身後,渤海人就喜歡背後偷襲下黑手。”亦有人想到柳振全被殺的場景,急忙提醒。

陳遜卻似乎根本沒有聽見,身形飄忽,再次向淵蓋無雙靠近過去,他動作當真是飄逸無比,宛若舞姿一般,綿軟之中卻清晰地能讓人感覺到其中的力量。

崔上元和趙正宇面面相覷,臉色都凝重起來。

淵蓋無雙閃躲的時候看似速度快,但分明顯得有些狼狽,這在此前的比武之中是從未出現過的狀況,崔上元二人雖然不懂武道,但卻也明白,這宮廷少年的實力恐怕真的在淵蓋無雙之上。

難怪灰袍人會特意提醒,此人確實是世子強勁的對手。

擂臺之上,淵蓋無雙身形卻也迅速,雙手成拳,每一拳打出都是勁風呼呼,而陳遜卻如蝴蝶般飄忽閃動,雙掌時不時地拍出,淵蓋無雙每一拳都被陳遜輕鬆化解,但陳遜缺不輕易出掌,但凡出掌,卻都是讓淵蓋無雙險象環生,若非淵蓋無雙卻有實力,根本抵擋不住陳遜連綿不絕的出招。

在臺下人的眼中,陳遜的出招其實並不詭奇,甚至每一招打出都是合情合理,對真正的武道高手來說,甚至可以判斷出陳遜的每一次出招,但這卻不是因爲陳遜的招式很容易看破,而是陳遜的移動和出招宛若行雲流水,到了那個點,這一招不打出去就會顯得不合情理,而他打出那一招的時候,卻是因爲身法位置恰到好處,所以要判斷他的出招,就必須先要判斷他的身法移動。

但這恰恰是最難以捕捉。

蝴蝶在花叢之中忽閃忽下忽左忽右飛行,看在眼中,那也是捉摸不透,而陳遜現在就是那隻蝴蝶,你根本判斷不出一眨眼後他下一次會移動到何處,是以也就根本判斷不出他出招的時機。

也幸虧淵蓋無雙的速度確實了得,但凡速度再慢一絲絲,幾次就能被陳遜一掌打中。

崔上元額頭上已經冒出冷汗。

他已經看出,淵蓋無雙雖然幾次出拳,看似是在進攻,其實根本就是迫於無奈的以攻爲守,場上的局面,陳遜完全佔據上風,陳遜打起來飄逸如仙,顯得頗爲輕鬆,反倒是渤海世子越來越顯得吃力。

任誰都能看出來,如果一直這樣耗下去,淵蓋無雙絕無取勝的可能。

臺下歡聲一片,本來大家對突然出現的無名少俠也不抱什麼太大的希望,只是覺得哪怕輸了,最後一天有人登臺,也比一天下來無人挑戰要有臉面,否則大唐的顏面丟進,無名少俠登臺打擂,無論輸贏,多少都能爲大唐挽回一些顏面。

誰知道陳遜的武功遠超過衆人的想象。

一開始大家看見淵蓋無雙還能出拳,再加上有外門功夫護體,雙方可能只是伯仲之間,但沒過多久,所有人都看出淵蓋無雙已經盡顯狼狽之態,在臺上東躲西閃,甚至已經沒有還手之力。

此時淵蓋無雙又是吃驚又是懊惱。

習武以來,雖然也曾遇到過勁敵,但卻從沒有被逼的如此狼狽。

在唐人面前顯得如此狼狽,更是淵蓋無雙無法接受,可是面對實力在自己之上的陳遜,淵蓋無雙卻又無計可施,他知道自己的龍背甲可以抵擋刀槍,但卻擋不住陳遜的掌力,面對陳遜渾厚的內力,龍背甲就像只是在身上多穿了一件衣服,根本無法與之相抗。

肩頭的疼痛沒有減弱,他知道如果再被陳遜打中幾掌,只怕就要在數以千計的唐人面前倒在臺上,心下已經後悔,方纔若是不將紅芒刀丟開,自己有刀在手,完全可以陳遜纏鬥一番。

即使是勝之不武,也好過在臺上被陳遜打敗丟人現眼。

渤海使團衆人卻已經是心急如焚,崔上元和趙正宇在也坐不住,都已經站起身來,那灰袍人果然沒說錯,宮廷少年的武功着實了得,確實是世子最強的對手。

崔上元還記得清楚,只要淵蓋無雙能夠支撐二十招,就必勝無疑。

可是看現在這個樣子,就算淵蓋無雙撐上一百招,最後只怕也是難以取勝。

崔上元心下惱怒,看來此番是中了灰袍人的圈套,讓渤海使團在唐人面前丟人現眼。

他又急又怒,便在此時,卻聽得有人驚呼出聲,急忙瞧過去,卻見到擂臺上,陳遜並沒有繼續出手,而是一隻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身形搖搖晃晃,有些詫異,忍不住問道:“怎麼了?”

“下官也不知。”趙正宇也是一臉茫然。

擂臺下一陣騷動之後,很快都靜下來。

所有人都看得清楚,陳遜本來大佔上風,迫使淵蓋無雙東躲西閃狼狽不堪,眼見得淵蓋無雙也撐不了多久,陳遜卻突然停手,站在臺上擡臂捂住了心口,整個人看起來明顯不對勁。

陳遜擡起頭,看向淵蓋無雙,本來一片平和的臉上,此刻卻是顯出疑惑之色,往前走出兩步,腳步踉蹌,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

淵蓋無雙得到喘息之機,也是奇怪,想着陳遜若是連續出手,自己肯定撐不了多久,不知爲何卻給自己喘息的機會,等看到陳遜模樣,先是一怔,但立馬明白什麼,毫不猶豫衝向陳遜,一拳直向陳遜打了過去。

陳遜勉強閃躲開去,可是卻已經不似先前那般飄逸如仙,這一閃也似乎用盡了氣力,腳下一個踉蹌,竟是摔倒在臺上,淵蓋無雙卻並不給陳遜任何喘息的機會,轉身過來,擡起一腳,便向陳遜踢了過去。

第一八五章 天神開眼第四零一章 無字牌第四一六章 大人上火第六三三章 抉擇第七四五章 忠勇軍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二章 甄侯府第八八零章 善惡之辨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第五四三章 三道旨第五七三章 魚玄舞第六九五章 最強水軍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一四四章 敵蹤第五四一章 馬伕第六零八章 大先生的懲罰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五十四章 嗜賭成性第二一二章 禮儀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八七六章 公堂對證第三四七章 侯府血戰第二六五章 遷徙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六一六章 火雷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二二二章 你是誰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八十九章 泄泄火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二五七章 雌雄雙箭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六肆二章 公主的憤怒第四四五章 說媒第七六八章 殺意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四一一章 京都猛虎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五三六章 傷筋動骨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七一四章 將計就計第二六八章 伏兵第一六八章 漁網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一八八章 接頭第三九四章 宮中來旨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三三九章 誅心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一一六章 除哨第七十七章 赤果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八五二章 刁難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六三五章 兵分兩路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三八八章 血閻王第三九七章 結案第六肆九章 叛徒第一二七章 可憐人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第八二五章 隱患第十九章 狗男女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第一五零章 斥候第三五零章 淒寒冷夜送將軍第二七零章 畫個圈圈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六肆一章 我本西山鳳第七零五章 兵權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五零四章 口空無憑第二七二章 銅甲衫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七一零章 斬神將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第二七零章 畫個圈圈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二四九章 還陽
第一八五章 天神開眼第四零一章 無字牌第四一六章 大人上火第六三三章 抉擇第七四五章 忠勇軍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二章 甄侯府第八八零章 善惡之辨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第五四三章 三道旨第五七三章 魚玄舞第六九五章 最強水軍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一四四章 敵蹤第五四一章 馬伕第六零八章 大先生的懲罰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五十四章 嗜賭成性第二一二章 禮儀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八七六章 公堂對證第三四七章 侯府血戰第二六五章 遷徙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六一六章 火雷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二二二章 你是誰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八十九章 泄泄火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二五七章 雌雄雙箭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六肆二章 公主的憤怒第四四五章 說媒第七六八章 殺意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四一一章 京都猛虎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五三六章 傷筋動骨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七一四章 將計就計第二六八章 伏兵第一六八章 漁網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一八八章 接頭第三九四章 宮中來旨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三三九章 誅心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一一六章 除哨第七十七章 赤果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八五二章 刁難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六三五章 兵分兩路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三八八章 血閻王第三九七章 結案第六肆九章 叛徒第一二七章 可憐人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第八二五章 隱患第十九章 狗男女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第一五零章 斥候第三五零章 淒寒冷夜送將軍第二七零章 畫個圈圈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六肆一章 我本西山鳳第七零五章 兵權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五零四章 口空無憑第二七二章 銅甲衫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七一零章 斬神將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第二七零章 畫個圈圈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二四九章 還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