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

午後時分,茶街的各處茶鋪裡雖然聚滿了人,但氣氛卻顯得異常壓抑,大多數客人只是低頭喝悶酒,雖然依然有三五成羣的人在悄聲說話,但都是面色黯然,時不時地搖頭。

茶街是京都消息最靈通的地方之一,京都發生的一些大小事情,只要在茶鋪裡找個地方,屁股坐下去,用不了半個時辰,幾乎就能摸的八九不離十。

茶街的生意雖然很好,但很少像這兩三天一樣人滿爲患,許多人連椅子都找不着,只能站着在旁邊湊合。

連續三天,茶街所有人的話題只有一個。

擂臺賽!

從第一天開始的興高采烈人聲鼎沸,到昨日唉聲嘆氣氣氛低落,直到今日言語寥寥人心壓抑,擂臺賽的陰晴在這裡已經是顯示的淋漓盡致。

人們心裡只覺得窩囊。

大唐自詡爲天朝上邦,諸夷臣服,太祖皇帝更是以武立國,曾幾何時,武功赫赫,蠻夷諸國即使傷了大唐的一條狗,也是驚恐無比,唯恐大唐鐵騎報復。

可如今渤海人竟然在四方館前擺下擂臺,要命的是兩天過去,大唐的少年郎非死即殘,竟然無一人能夠擊敗區區一名渤海世子,這比輸掉一場戰爭更是恥辱。

渤海曾經是被大唐踩在腳下的邊陲小國,多少年來一直仰大唐鼻息,唐人在渤海人面前骨子裡就有着居高臨下的優越感。

如今渤海人竟然踩在大唐的頭上,而且還是在帝國的京都,這實在讓人難以接受。

更讓所有人感到絕望的是,今日是擂臺賽的最後一天,可是從早上擺擂開始,到現在已經是午後,半天時間過去,竟然再無一人登臺挑戰。

有些少年血氣方剛,想要搏一搏,但連銅獅子那一關也過不了,滿腔熱血卻是無處發泄。

再有半天,擂臺一收,渤海人便將贏得這場擂臺比武,而自此之後,這樣將成爲大唐史上最恥辱的時刻,無論大唐和渤海以後的關係如何,渤海人的史書上,將會濃墨重彩地記下這一筆,渤海人也將世代傳唱他們曾經在大唐京都將整個帝國踩在腳下。

“是不是沒人再上去了?”一張桌子上,幾個人喝着悶茶,終於有一人苦笑道:“要是這樣等到結束,咱們不是被打死的,是被活活嚇死的。”

邊上老者嘆道:“怨不得任何人,技不如人,還有什麼好說的?”

“有本事拎起銅獅子的,那都是大有前程之輩,前車之鑑,誰又敢將前途毀在擂臺上。”有一人也是搖頭道:“大局已定,太陽一落山,渤海人便會彈冠相慶,咱們.....嘿嘿,咱們以後在渤海人面前可就再也神氣不起來了。”

老者站起身,唏噓道:“誰能想到是這個結果?真是想不到,想不到.....!”連連搖頭,道:“諸位慢慢聊,老夫先回去了。”意興索然。

其他人知道事到如今,大局已定,也不會有什麼變化,都準備散了。

便在此時,門外衝進一人,大聲招呼道:“有人.....有人登臺了......!”

茶館內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人身上,有人懷疑道:“事到如今,還有人敢登臺?”

“千真萬確。”那人上氣不接下氣道:“這隻怕是最後一個登臺的,勝負在此一舉,大夥兒都過去捧捧場。”也不廢話,轉身便走,茶館內衆人面面相覷,那老者想了一下,才大聲道:“大夥兒都過去瞧瞧,反正咱們心裡也都沒了指望,若這最後一場真的有人能勝了渤海人,那就是咱們大唐的英雄,咱們.....咱們擡他遊京都。”

四方館前的擂臺下面,人羣涌動。

今天是最後一日,從大早上就有許多人等在擂臺下,可是直到午後始終不見人登臺,渤海人自然是趾高氣揚,而臺下的人們卻都覺得臉上發燙,如此龐大的帝國,半天下來,竟然無人敢登臺,所有人都覺得羞愧不已。

許多人甚至都已經散去。

好不容易有人登臺,得到消息的人們立刻從四周涌過來,不過片刻時間,臺下聚集的人羣已經如同螞蟻一般。

擂臺上,一名身着布衣的少年盤膝坐在臺上,八風不動,甚至沒有往臺下看一眼。

“這人是誰?”擁擠的人羣之中,人們紛紛打聽。

“他自稱無名。”有人低聲道:“那就是沒有名字的意思,看來是不想將真名字說出來。”

“登臺打擂,如果勝了,就是揚名立萬的好機會,爲何不自報家門?”

“可能是心裡也沒有勝算,害怕輸了折辱自家名聲。”有人道:“不過他拎起銅獅子的時候也很輕鬆,應該有些本事。”

有人嘆道:“這人看起來身體單薄,比那柳少俠看上去要弱得多。柳少俠身形健壯,銅皮鐵骨,最後也死在那渤海人的手裡,這人.....他能行嗎?可別又送了一條性命上去。”

“就算死在臺上,也好過嚇死在臺下。”有人不悅道:“不管這人是誰,明知道上去九死一生,卻還敢登臺,就這份勇氣,也不虧是咱們大唐的少年英雄。”

人們竊竊私語,臺上的陳遜卻是一片清淨。

他登臺打擂,不是爲了大唐的榮耀,也不是爲自己揚名立爲,原因只有一個,這是師命。

跟隨大天師十六年,在御天台內十六年幾乎足不出戶,走出宮城的時候,一切在他眼中都只是浮雲,芸芸衆生就如同樹上的枝葉,生而息之,息而生之,就如同潮起潮落,你在不在意它都存在。

大天師的吩咐很簡單,登上擂臺,打敗對手,僅此而已。

對陳遜來說,這就像師傅吩咐他背誦一篇文章,又或者打一套養生的拳腳,不過是極爲簡單的一個任務而已。

這裡爲何擺下擂臺,大天師爲何要吩咐自己擊敗臺上的對手,臺下圍觀的人們在說些什麼,在他看來,與自己全無關係。

淵蓋無雙登臺之後,看着盤膝坐在臺上的無名,雖然從無見過,但他已經斷定,眼前這人,必然就是灰袍人所說的陳遜。

這是宮廷高手,也是自己等待的最後兩個人之一。

臺下的人們都以爲今日不會再有人登臺,但淵蓋無雙卻一直在等待,因爲他知道,不出意外的話,至少今日還有兩個人前來挑戰。

秦逍始終沒有出現,倒是讓淵蓋無雙很意外,難道那個在朝堂上嘟嘟逼人的自覺只是嘴皮子上的功夫,事到臨頭,卻選擇了逃避。

不過他等的陳遜終於來了。

這位渤海世子非常清楚,即使秦逍真的還敢出現,但自己在擂臺上真正的最後一戰是要面對眼前這位宮廷高手,只要擊敗了陳遜,大局已定,自己也將永載渤海史書,而渤海使團也將從無先例地將大唐真正的皇族公主帶回去。

他的神情變得興奮起來。

“你沒有帶兵器,這裡的所有兵器,你都可以選擇一樣。”淵蓋無雙微笑道:“我擅長用刀,你可以和我比刀法。”

陳遜緩緩站起身,看着面前的渤海世子,很老實道:“我不會用兵器,只會一些養生的拳腳功夫。”

“你是想和我比試拳腳?”淵蓋無雙皺眉道。

陳遜道:“我不用兵器,你可以。”

淵蓋無雙一怔,心下冷笑,暗想大唐宮廷的人眼高於頂,這分明是想在大庭廣衆之下奚落我,你若是赤手空拳,我卻用紅芒寶刀,即使勝了你,那取勝的成色也會若幾分,必然被唐人諷刺勝之不武。

他卻不知,陳遜跟隨大天師多年,心無雜念,有一說一,並無花花腸子。

“渤海人沒了刀就是廢物。”臺下立刻有人大叫道:“他不敢赤手空拳比武較藝的。”

“不錯,這渤海人從頭到尾都帶刀在身,他擺設擂臺,說是比武較量,其實就是比刀,無非是學了幾招刀法,拳腳功夫他可真的不成。”

臺下一片喧鬧,嘲諷之聲絡繹不絕。

渤海正使崔上元卻是皺起眉頭,此人當然也看出來,不出意外的話,眼下登臺的一定就是宮廷高手陳遜,之前灰袍人特意囑咐應付此人的時候要小心謹慎,萬不可掉以輕心。

由此亦可見,陳遜絕對是一個可怕的對手。

不過灰袍人也再三叮囑,只要能夠抵住陳遜二十招,淵蓋無雙就必勝無疑,雖然不知這其中到底是什麼蹊蹺,但淵蓋無雙肯定要想盡一切辦法撐上一段時間。

擂臺比武,並沒有規定不可以拿刀與赤手空拳對陣。

在崔上元看來,只要淵蓋無雙手中有寶刀,應付赤手空拳的陳遜,自然能撐上更長時間,這一場比武事關重大,面子的問題不要計較,要保住的是裡子,哪怕勝之不武,也比敗在陳遜手裡強。

他唯恐淵蓋無雙放下刀,連連咳嗽,向要提醒淵蓋無雙。

淵蓋無雙卻是看也沒看他一眼,將手中的紅芒刀丟開,臺下的一名渤海武士立刻接住,淵蓋無雙含笑看着陳遜道:“本世子就與你比試拳腳,讓你領略一下渤海拳腳功夫的奧妙。”

崔上元連連跺腳,暗想淵蓋無雙心高氣傲,竟然主動棄刀,實在是太過沖動魯莽,可是淵蓋無雙話己出口,收回也不成,只盼不要出現什麼簍子。

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三零二章 羞辱第五十一章 紅葉第一三四章 送禮第一八零章 自焚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三五四章 葬身之地第六章 賓至如歸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五七八章 靈巖山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六八六章 鬩牆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三零五章 羅睺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八零一章 芥蒂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六十四章 事了拂衣去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擊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第六九七章 天外飛軍第四二八章 怨靈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三九四章 宮中來旨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六肆九章 叛徒第二九五章 信口開河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一七五章 年少有爲第五二九章 武川澹臺第三七五章 秋娘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六肆六章 沭寧第二五七章 雌雄雙箭第六九六章 暗夜幽靈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四四一章 殘片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一百零三章 血仇第六五零章 心腹第一八四章 乞伏善汗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二百章 兀陀陰雲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六三一章 龍游淺水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一四零章 買命第六六零章 計劃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四十九章 故鄉第八零三章 重用第一三五章 副統領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六三五章 兵分兩路第一二三章 觸目驚心第一七三章 美人關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四章 玉佩第五七一章 癡情種子三當家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五四四章 黑袍下的盔甲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五三七章 故鄉人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八二七章 天降橫財
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三零二章 羞辱第五十一章 紅葉第一三四章 送禮第一八零章 自焚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三五四章 葬身之地第六章 賓至如歸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五七八章 靈巖山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六八六章 鬩牆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三零五章 羅睺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八零一章 芥蒂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六十四章 事了拂衣去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擊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第六九七章 天外飛軍第四二八章 怨靈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三九四章 宮中來旨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六肆九章 叛徒第二九五章 信口開河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一七五章 年少有爲第五二九章 武川澹臺第三七五章 秋娘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六肆六章 沭寧第二五七章 雌雄雙箭第六九六章 暗夜幽靈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四四一章 殘片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一百零三章 血仇第六五零章 心腹第一八四章 乞伏善汗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二百章 兀陀陰雲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六三一章 龍游淺水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一四零章 買命第六六零章 計劃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四十九章 故鄉第八零三章 重用第一三五章 副統領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六三五章 兵分兩路第一二三章 觸目驚心第一七三章 美人關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四章 玉佩第五七一章 癡情種子三當家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五四四章 黑袍下的盔甲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五三七章 故鄉人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八二七章 天降橫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