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

內宮珠鏡殿,宮燈明亮,如同白晝,空氣中暗香浮動,沁人心脾。

“難得你還會來看我。”躺在軟榻上的麝月公主脣角帶着輕笑,凝視坐在軟榻上的長孫媚兒,幽幽道:“回宮好些日子了,若是往日,後宮那些老嬪妃們少不得過來噓寒問暖,可如今是門庭冷落,除你之外,宮裡還沒有一人前來。”

長孫媚兒剝了一個柑橘,纖纖玉手捻住一瓣,塞進公主口中,輕笑道:“你不總是嫌棄我古板的很,不解風情嗎?我還擔心過來會討你不開心。”

“開不開心現在有什麼要緊?”麝月嘆了口氣,問道:“聖人讓你過來的?”

“我本也想過來瞧瞧你,聖人也應允了。”宮燈之下,長孫媚兒那略帶嬰兒肥的嬌美臉龐秀氣非常,柔聲道:“你也該出去走走,老悶在殿內,可別悶出毛病來。”

麝月沒好氣道:“往哪裡走?現在出了珠鏡殿,那些宮人就像防賊一樣防着我,乾脆呆在這裡還好。每天錦衣玉食,隨心所欲,這不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生活嗎?”

長孫媚兒溫柔一笑,輕聲道:“你也別怪聖人。安興候死在杭州,夏侯家悲怒交加,這時候讓你呆在宮裡,也是爲你好。雖說安興候是被劍谷的人所殺,但杭州一直是你的地盤,夏侯家的人死在你的地盤上,他們自然對你心生怨恨。”

“他們恨我又不是一天兩天。”麝月輕蔑一笑,隨即想到什麼,坐起身來,握住長孫媚兒的手,輕嘆道:“你的事情我也知道了。如果是以前,我定然會竭力勸阻聖人這樣做,可是你也知道,現在我形同廢人,無論對聖人說什麼也沒用。”

長孫媚兒一怔,但馬上明白麝月的意思,神情有些尷尬,麝月察言觀色,自然立馬看出長孫媚兒的神情有些不對,蹙眉道:“是不是有什麼變故?”

“公主這兩天待在殿內沒有出門,朝會的事情,看來你並不知道。”長孫媚兒苦笑道:“事情確實起了變化。”

麝月見長孫媚兒表情,又想到他今日突然來到珠鏡殿,立馬便有一種不祥的感覺,問道:“怎麼回事?”

長孫媚兒猶豫了一下,終是將朝會上的事情簡單說來,麝月俏美的臉上立時佈滿寒霜,冷笑道:“是國相諫言答允渤海人的設擂請求?”

“是。”長孫媚兒微點螓首:“渤海人提出要在四方館擺擂,聖人本來沒有答應的意思,不過國相卻突然站出來,當着滿朝文武的面向聖人諫言,而且與渤海使團立下了賭約。聖人不想當着那麼多人的面拂了首輔大臣的顏面,再加上我大唐人才輩出,也並不覺得渤海人能掀起什麼風浪,最終在太極殿下了旨意。”

“國相大人真是聰明絕頂啊。”麝月淡然一笑:“如果大唐勝了,國威大振,大家都覺得國相運籌帷幄,他在朝中的威望更甚。可是如果渤海人勝了,他多年的夙願得償,我離開大唐不正是他日夜期盼的結果?無論結果如何,對他都是百利無害。”頓了頓,終是問道:“擂臺的情況如何?”

“從昨天大一早開始,渤海人就在四方館前設擂。”長孫媚兒神情變得凝重起來:“昨日渤海人連敗十一人,今天死了一個,廢了一個,此後便無人登臺。”看着麝月,輕聲道:“聽說到明天日落之時,就會收擂,如果到時候還是無人能夠擊敗渤海人,那麼就是渤海人勝了......!”

麝月蹙起秀眉,想了一下,才道:“聖人有什麼說法?”

“聖人看起來也很擔心。”長孫媚兒苦笑道:“聖人和我們都沒有想到整個京都竟然沒有一人是渤海人的敵手。”

麝月俏臉也變得凝重起來,微一沉吟,才問道:“秦逍呢?他......沒有出面?”

“暫時還沒有動靜。”長孫媚兒道:“不過今日大家才知道,那個渤海人不但刀法了得,而且還有護體外功,刀槍根本傷不了他。也正因如此,臺下的人都知道登臺打擂,無疑是自尋死路。我只擔心秦大人的武功也不是渤海人的對手。”柔聲道:“不過秦大人知道大唐若輸了,公主便要被遠嫁渤海,所以明日他一定會出手。”

麝月若有所思,猛然間嬌軀一震,握住長孫媚兒的柔荑,焦急道:“你能不能出宮?”

“出宮?”長孫媚兒搖頭道:“今晚要侍奉聖人,出不了宮,公主,你......!”

“這是陰謀。”麝月面帶焦急之色,低聲道:“這.....這恐怕是國相的陰謀。”不等長孫媚兒說話,已經解釋道:“這次設擂,是國相諫言,滿朝文武都以爲大唐勝券在握,不會想太多,甚至一開始聖人也沒有想明白其中的關竅。媚兒,如果......我是說如果,國相和渤海人私下有勾連,這次設擂是他們私下密謀,你覺得後果會如何?”

長孫媚兒顯然也沒有往這方面想,公主此言一出,媚兒也是花容變色,驚駭道:“這.....這怎麼可能?國相他這樣做,豈不是叛國?”

“夏侯寧死在杭州,他老來喪子,豈會善罷甘休?”麝月冷笑道:“你先前說的沒錯,夏侯寧是劍谷所殺,但這筆賬他同樣也記在我和秦逍的頭上。如果他真的與渤海人密謀,那麼這次設擂,就是一個陷阱。”

長孫媚兒冰雪聰明,麝月提到這種可能,她微一思索,便明白其中蹊蹺,也是花容變色道:“他是想一箭雙鵰,知道秦大人一定會登臺打擂,所以利用渤海人在臺上殺死秦大人,渤海人取勝,公主便不得不遠嫁渤海,如此一來,秦大人被殺,公主遠嫁,這就是他的目的.....!”

“我知道他一定會上擂臺。”麝月苦笑道:“他不知道這是一場陰謀,媚兒,秦逍一旦登臺,就要死在渤海人的手裡,他......絕不能上去。我現在被人監視,身邊的親信也都被調開,珠鏡殿內外全都不是我的人,你必須想辦法告訴他。”

長孫媚兒搖頭道:“公主,秦大人爲了見你一面,都敢涉險入宮,現在知道一但渤海人獲勝你就會遠嫁渤海,他是絕不可能袖手旁觀。”蹙眉道:“這其中的關竅,能不能想辦法讓聖人知道,立刻下旨取消擂臺?”

麝月搖頭道:“雖然我斷定這次擂臺是陰謀,但卻沒有任何證據。國相是大唐首輔,更與聖人是親兄妹,沒有確鑿的證據,又如何向聖人稟明?即使聖人現在已經回過神,她沒有證據,也絕不會對國相怎麼樣。而且三日擂臺是在朝會當衆決定,天子一言九鼎,又怎可能輕易收回成命?”苦笑道:“國相好不容易找到機會,這回的算計陰險至極。”

“這樣說來,秦大人現在的處境很兇險?”長孫媚兒也是一臉擔憂。

麝月看着長孫媚兒的眼睛,道:“他危在旦夕,只有你能救他。找到他,告訴他無論如何也不能登臺打擂。”幽幽道:“國相和渤海人的圈套,只要聖人被矇蔽下了旨意,一切都無法挽回。既然已經註定了結果,沒有必要讓他因爲我而白白送死。”

長孫媚兒也知道事關重大,緊蹙秀眉,想了一想,終於道:“公主放心,快到子時了,我安排淨事監的人連夜去通知秦大人,就說公主有令,讓他不要登臺打擂。”

“你的人是否可靠?”麝月問道。

長孫媚兒點頭道:“可靠。”

“爲了以防萬一,我寫一封密信,你派人送給秦逍。”麝月道:“看了密信,他便知道其中真相。”

長孫媚兒搖頭道:“這封信不能讓公主來寫。公主,你若信得過我,我來寫這封信。我能寫出各種字體,即使密信落到其他人手裡,也無法證明是我所寫。”頓了頓,蹙眉道:“不過要讓秦大人相信是公主派去的人,最好有一件信物。這件信物不能是宮中之物,宮裡其他人不知是公主所有,但秦大人卻知道,公主可有這樣的信物?”

麝月猶豫了一下,終是起身離開,很快就回來,手裡拿着孔雀石手鐲,遞給長孫媚兒道:“他看到此物,便知道是我派去的人了。”

長孫媚兒接過手鐲,輕嘆道:“公主,你和他......!”

“這是他拍馬屁送給我的。”麝月立刻道:“你不要胡思亂想。”眼珠子一轉,顧盼生嬌,低聲道:“反倒是你,他在我面前幾次誇讚你,說你貌美如花,性情溫和,對他恩重如山,他這輩子都忘不了你。”

長孫媚兒臉頰一紅,輕啐道:“你怎麼扯到我身上?與我又有什麼干係?”

“反正你也沒嫁人,他對你念念不忘。”麝月道:“你是我大唐第一才女,配他那是綽綽有餘。我如果真要去渤海,臨走之前,向聖人懇請,放你出宮,下嫁給他,你說如何?”

“不和你胡說八道。”長孫媚兒起身來,收好手鐲:“事不宜遲,我去安排,等有了結果再來告訴你。”見麝月竟然似笑非笑看着自己,臉頰更是暈紅一片,瞪了麝月一眼,扭着腰肢匆匆而去。

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八四四章 母女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四七六章 絕代風華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一六八章 漁網第四三四章 真正的棋手第一七零章 背叛第一百零九章 白虎營失蹤事件第八十一章 誘敵深入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四一一章 京都猛虎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七十七章 赤果第五一七章 放逐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一七六章 暗夜殺聲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八四八章 朝會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一八九章 看不透第六九二 遊說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二零二章 下刀禮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八四六章 欺負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二零一章 風俗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五八六章 抽絲剝繭第一九二章 監牢第三一七章 九天臨仙第六三二章 天羅地網第四七五章 葬蝶第八八五章 蟲豸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六零七章 鐵證如山第四九九章 接訴第三四九章 反目成仇第六六二章 少年不等閒第八五零章 封爵第二六三章 滅頂之災第五十三章 天降橫財第三三七章 兵變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五一八章 桂花糕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八四三章 天機第一四八章 絕境逢生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六九一章 偷樑換柱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八零三章 重用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二三零章 泄密第五六肆章 白衣練兵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十六章 生辰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四八二章 白甲第四零一章 無字牌第六七六章 兵源第二三六章 密議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五六八章 舍官姐姐的玉佩第四十三章 證人第八八零章 善惡之辨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三八七章 蛇蠍第四六三章 孤狼睥睨四野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四一八章 神速破案第八五零章 封爵第四三零章 太白入月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三六二章 是非顛倒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五零六章 借東風第五四零章 羣狼環伺
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八四四章 母女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四七六章 絕代風華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一六八章 漁網第四三四章 真正的棋手第一七零章 背叛第一百零九章 白虎營失蹤事件第八十一章 誘敵深入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四一一章 京都猛虎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七十七章 赤果第五一七章 放逐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一七六章 暗夜殺聲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八四八章 朝會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一八九章 看不透第六九二 遊說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二零二章 下刀禮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八四六章 欺負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二零一章 風俗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五八六章 抽絲剝繭第一九二章 監牢第三一七章 九天臨仙第六三二章 天羅地網第四七五章 葬蝶第八八五章 蟲豸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六零七章 鐵證如山第四九九章 接訴第三四九章 反目成仇第六六二章 少年不等閒第八五零章 封爵第二六三章 滅頂之災第五十三章 天降橫財第三三七章 兵變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五一八章 桂花糕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八四三章 天機第一四八章 絕境逢生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六九一章 偷樑換柱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八零三章 重用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二三零章 泄密第五六肆章 白衣練兵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十六章 生辰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四八二章 白甲第四零一章 無字牌第六七六章 兵源第二三六章 密議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五六八章 舍官姐姐的玉佩第四十三章 證人第八八零章 善惡之辨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三八七章 蛇蠍第四六三章 孤狼睥睨四野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四一八章 神速破案第八五零章 封爵第四三零章 太白入月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三六二章 是非顛倒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五零六章 借東風第五四零章 羣狼環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