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六三章 罩門

臺下的看客們本以爲柳振全今日登臺,很有可能將淵蓋無雙打翻在地,可是這剛一交手,淵蓋無雙雖然中了一拳,卻是毫髮無傷,反倒是柳振全已經顯出駭然之色。

柳振全的御甲功刀槍難入,但他一拳卻沒能傷到淵蓋無雙分毫,卻也是讓看客們大驚失色。

“難道......他也練了外門功夫?”臺下有人吃驚道:“柳少俠那一拳打出去,就算是一頭牛,恐怕也要被打死了,這.....這渤海人竟毫髮無傷!”

臺下頓時一陣騷動。

昨日擂臺賽,讓衆人見識到了淵蓋無雙的刀法,僅以一套出神入化的刀法,連敗十一名少年俊傑,但所有人都不知道這渤海世子竟然也是一身銅皮鐵骨,本來大家對柳振全還寄予厚望,現在看到此種情形,一種不祥的預感襲上衆人心頭。

柳振全此刻也知道對手遠比自己想的還要強大的多,而對方言辭之中對御甲功的侮辱,更是讓柳少俠怒不可遏,爆喝一聲,再次向淵蓋無雙衝過去,這一次卻是出拳向淵蓋無雙的面門打過去。

淵蓋無雙發出一聲怪笑,身形一閃,躲過柳振全這一拳,一個旋轉,已經繞到了柳振全的身後,身法輕盈靈活。

柳振全雖然刀槍不入,而且力大如牛,但修爲境界顯然遠遠落後於淵蓋無雙,無論是速度還是靈活,都不可與淵蓋無雙相提並論,等到他察覺淵蓋無雙已經繞到自己身後時,臉色驟變,耳邊已經聽到臺下有人驚呼道:“小心身後!”

淵蓋無雙卻已經出手。

他手握紅芒刀,卻並非揮刀向柳振全砍落,而是化刀爲劍,銳利的刀鋒直戳向柳振全的後腦勺,他出刀速度快極,臺下雖然有人出聲提醒,柳振全卻依然是反應不及,鋒刃直刺入柳振全的後腦。

衆人雖然心中驚駭,但想到柳振全銅皮鐵骨,方纔那一刀沒能砍斷他的臂膀,這一刀自然也無法傷他。

淵蓋無雙出刀收刀都很快,一刀刺入,迅速拔出,站在柳振全身後只看着他的後腦,卻見到柳振全往前走出兩步,擡手往自己的後腦摸了一下,等將手掌放在眼前時,卻見到滿手都是鮮血。

臺下一片死寂。

“我說御甲功狗屁不是,道理很簡單,因爲這天下的橫練功夫,本就沒有完全的刀槍不入。”淵蓋無雙含笑道:“只要找到破綻,一擊致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我登臺之前,便已經知道了你的破綻,你又如何贏我?”

他面帶笑容,語氣得意,就像是一個孩童做了一件自以爲很了不起的事情,急着向人炫耀。

“砰!”

柳振全整個身體直直往前撲倒,重重砸在擂臺上,身體抽動片刻,便再無動靜,從他腦後流出的鮮血,很快就將地上染紅了一小片。

“他.....他殺了人!”臺下終於有人反應過來。

雖然之前十一名少年俊傑都敗在淵蓋無雙的手下,但卻無一人斃命,眼下一名大好少年郎竟然被淵蓋無雙活活殺死在擂臺上,圍觀的人們羣情激奮,一時間嘈雜無比,許多人都往前擁擠,武衛營的兵士立刻長矛前指,阻止人們靠近。

淵蓋無雙掃視臺下衆人,冷笑一聲,不屑道:“我說過,他如果沒有練御甲功,還能活着離開,要破御甲功,就必須破他罩門,他這是自尋死路。”瞥了柳振全屍首一眼,轉身便走下擂臺。

趙正宇見四周一片嘈雜,快步上臺,高舉雙手,示意衆人肅靜,大聲道:“這次的擂臺賽,有言在先,刀劍無眼,若有死傷,都有自己承擔,不但追究任何人的責任。”舉起柳振全按過手印的生死契,“這上面有他親手按下的手印,你們也都看見,難道要出爾反爾?大唐天朝上邦,信守承諾,若是因此事另起事端,對貴我兩國都是傷害。”

崔上元卻已經示意手下人將柳振全的屍首從擂臺上擡了下去。

人們都是義憤填膺,不過趙正宇所言並沒有錯,比武之前,有約在先,柳振全技不如人,死在臺上,也確實不能再找淵蓋無雙的麻煩。

殘廢十一人,今日開場就有人殞命臺上,沮喪無奈的氣氛瞬間籠罩在每一個唐人的頭頂。

人們面面相覷,都知道淵蓋無雙就是一頭惡魔,可是此人武功實在了得,刀法詭奇,甚至還有橫練功夫護體,最恐怖的是,此人雖然來自渤海,但顯然對大唐的武功路數十分了解,竟然登臺前就知道御甲功的破綻是在後腦勺,一擊致命,如此實力,確實是讓人不寒而慄。

柳振全死的可惜,但四周擁擠着上千人,卻無人再敢輕易挑戰。

淵蓋無雙知道御甲功的破綻,那麼他自己的橫練功夫又是什麼路數?他的破綻在哪裡?如果無法瞭解他的武功來路,找不到他的罩門,輕易登臺挑戰,無疑是自尋死路。

人們一片沉默,誰都不知道,下一個登臺的人會是什麼樣的結局,也同樣不知道,在這三天之內,是否真的能有人擊敗這個冷酷的渤海世子。

夜色幽幽,已經是深夜,秦逍卻已經是滿頭大汗,灰袍人出現在身後時,他甚至都不曾發現。

“是否知道那個渤海人的實力?”灰袍人依然是一副不修邊幅的邋遢模樣,看着秦逍道:“不出意料,他果然練成了龍背甲。秦逍,如果今日換做是你登臺,你覺得能否勝他?”

“不能。”秦逍搖頭嘆道:“我也沒有想到他不但刀法了得,竟然還有龍背甲護體。他刀槍不入,我砍他十刀,他毫髮無傷,可是我只要捱了他一刀,就可能當場斃命。”

灰袍人道:“你還剩下最後一天的時間.....!”搖搖頭,道:“不對,明日太陽落山之時,擂臺賽的時限就會到,所以更準確的說,你的時間還不到一天。”

“可是二先生教我的功夫,光要將其全都熟記於心,只怕也要花上三五天的時間,剩下這短短時間......!”

灰袍人道:“很好,你終於放棄了。”顯得十分輕鬆道:“想要在短短兩天時間領悟其中的奧妙,實在是強人所難。秦逍,你能夠放棄,我很欣慰,不過咱們可要說清楚,是你主動要求放棄,並不是我勸你如此,沒毛病吧?”

秦逍看着灰袍人,並不說話。

“既然你已經放棄,我就先走了。”灰袍人道:“我昨晚和你說過的話,你沒有忘記吧?咱們從來沒見過,也沒人過來教你武功,我並不存在。”

秦逍嘆道:“二先生,我現在真的有一個問題想要請教。”

“爲了獎勵你擁有自知之明,我允許你請教一個問題。”灰袍人二先生道:“不過不要太複雜,我還急着趕回去,不能耽擱我太長時間。”

秦逍盯着二先生道:“咱們以前肯定沒見過面,也沒什麼交情,這話沒錯吧?”

“沒錯。”二先生點頭道:“沒有任何交情。”

秦逍繼續問到:“那麼我登不登臺打擂,肯定和你也沒有任何關係,即使真的上去打一架,死在上面,也和你扯不上任何關係,是不是這個道理?”

二先生想了一下,卻是搖頭道:“你打不打擂,和我沒關係,可是你的生死,和我有關係。”

“什麼關係?”

“你不能死。”二先生乾脆直白。

秦逍總感覺這人有些古里古怪神神叨叨,莫名其妙出現,又莫名其妙教自己功夫,甚至莫名其妙不想讓自己死,怎麼看怎麼都覺得匪夷所思,只能道:“你昨天晚上過來,教我應付淵蓋無雙的手段,當然是希望我打贏那個畜生。可是今日你似乎對我放棄登臺打擂很歡喜,這前後.......二先生,恕我直言,你要不要請大夫看看?”

“不看大夫。”二先生搖頭道:“你不登臺,我就不必浪費時間在這裡,自然歡喜。可是你要登臺,我不能眼看着你死在上面,只能盡力讓你有生還的希望。難道這會前後矛盾?”

秦逍想想,覺得二先生解釋的邏輯很通順,苦笑道:“那你能不能告訴我,爲何不希望我死在臺上?”

“不能。”二先生搖頭道:“你說請教一個問題,可是卻問了好幾個問題,這很不禮貌。好了,你既然放棄,可以早點休息。”轉身便要離開,秦逍嘆道:“可是我從頭到尾都沒說過要放棄啊!”

“什麼意思?”

“我們是繼續說廢話,還是爭取不多的時間好好練一練?”秦逍問道。

二先生回過身,看着秦逍眼睛,沉默了一下,終於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你的性格很像我。”雙手環抱胸前,道:“我今天仔細想了想,忽然領悟到,要打一場仗,未必要將所有的兵書全都領悟於心,只要針對當前的戰事制訂計劃便可以。所以我們今晚會很忙。”

“二先生,這真是你自己忽然領悟到?”秦逍表示懷疑。

二先生神色有些尷尬,問道:“你是要繼續說廢話,還是要開始練功?”

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三六三章 明月聖女度蒼生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四十五章 劍拔弩張第四零九章 南疆往事第二八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六六六章 死裡逃生第二一八章 繳械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三九七章 結案第八五八章 無爲而有爲第八二四章 殺意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一八零章 自焚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六六零章 計劃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三一一章 綺念第七零七章 自相殘殺第六八六章 鬩牆第一三一章 商貿行第十六章 生辰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八九二章 恐嚇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五二九章 武川澹臺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三十九章 梟首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三四一章 步步爲營第四七四章 入宮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二零七章 美人心跡第四九三章 走投無路第二六六章 歸屬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二二七章 追兵第二三三章 背後的陰影第七零五章 兵權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二八七章 麝月第四七三章 趕盡殺絕第一八六章 上賓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五二五章 獄中人質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六十一章 陷阱第六九六章 暗夜幽靈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八七八章 道別第七二二章 走投無路第四八一章 守護第五十四章 嗜賭成性第五六零章 日月雙懸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三一四章 無心亦無劍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八六八章 長刀貫日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八七二章 宮中有賊第四九五章 衛璧第五七零章 南下第四五三章 宮中有片海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四七九章 做媒第二四二章 千夜曼羅第一二六章 驚問第六肆七章 諸島之王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三十八章 荒西死翼第一四零章 買命第二二七章 追兵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一七七章 石像第六三零章 恩斷義絕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三一二章 助人爲樂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七零七章 自相殘殺第六五三章 摸不得第七十五章 偏向虎山行
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三六三章 明月聖女度蒼生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四十五章 劍拔弩張第四零九章 南疆往事第二八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六六六章 死裡逃生第二一八章 繳械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三九七章 結案第八五八章 無爲而有爲第八二四章 殺意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一八零章 自焚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六六零章 計劃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三一一章 綺念第七零七章 自相殘殺第六八六章 鬩牆第一三一章 商貿行第十六章 生辰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八九二章 恐嚇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五二九章 武川澹臺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三十九章 梟首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三四一章 步步爲營第四七四章 入宮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二零七章 美人心跡第四九三章 走投無路第二六六章 歸屬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二二七章 追兵第二三三章 背後的陰影第七零五章 兵權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二八七章 麝月第四七三章 趕盡殺絕第一八六章 上賓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五二五章 獄中人質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六十一章 陷阱第六九六章 暗夜幽靈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八七八章 道別第七二二章 走投無路第四八一章 守護第五十四章 嗜賭成性第五六零章 日月雙懸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三一四章 無心亦無劍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八六八章 長刀貫日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八七二章 宮中有賊第四九五章 衛璧第五七零章 南下第四五三章 宮中有片海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四七九章 做媒第二四二章 千夜曼羅第一二六章 驚問第六肆七章 諸島之王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三十八章 荒西死翼第一四零章 買命第二二七章 追兵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一七七章 石像第六三零章 恩斷義絕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三一二章 助人爲樂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七零七章 自相殘殺第六五三章 摸不得第七十五章 偏向虎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