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六一章 龍背甲

聖人眸中寒光一閃,魏無涯已經輕聲道:“老奴當時估測,王母會在江南作亂,挾持公主的目的,很可能是想將老奴引出宮廷,有機會趁虛而入。他們未能得逞,但這種可能依然存在。”

“你覺得他們會趁你前往關外的時候,趁虛而入?”

“老奴有這個擔心。”魏無涯低聲道:“如果他們得到老奴離宮的消息,老奴對聖人的安危很是擔心。”

聖人冷笑道:“看來這天下想取朕性命的人還真不在少數。”嘆了口氣,道:“要誅殺劍谷亂黨,除你之外,朕身邊沒有其他人可以做到。雖然.....!”搖頭道:“即使是朕親自出面,在這件事情上,他也不會幫朕。朕其實也考慮過你一旦離宮,宮裡的防衛會虛弱許多,不過有他在宮裡,朕的安全應該也沒太大問題。”

魏無涯道:“如果他日夜守在聖人身邊,老奴也會放心,只是他這麼多年一直縮在御天台,即使聖人要召見,也只能往御天台去見他,老奴擔心他不會日夜守在聖人的邊上。”

“你放心,朕不需要去找他,只要他知道你離開,就一定會暗中保護朕。”聖人脣角泛起自信的笑意:“只不過你若要離宮,除了朕和他之外,絕不可讓第三人知曉。”

魏無涯微一沉吟,終於道:“老奴斗膽,懇請聖人再思量一番,等渤海使團離京之後,聖人如果還決定讓老奴去往關外,老奴自當遵旨。”

聖人微點頭道,道:“朕再想一想,先看看那個淵蓋無雙能折騰出什麼花樣來。”

月上中天,秦逍今夜卻是獨處。

昨晚倒是勉強滋潤了秋娘一番,卻並沒有放縱,畢竟淵蓋無雙的擂臺就在那邊,他雖然還沒有做最後的決定登臺,但如果最終確實無人能夠擊敗淵蓋無雙,自己總是要登臺一搏,否則眼睜睜地看着麝月被渤海使團帶走,那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

白天的時候,他喬裝打扮混在人羣,親眼看到淵蓋無雙連敗十一人,十一名少年英雄一腔熱血登臺,卻都是落得悽慘下場,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前途盡毀。

淵蓋無雙的刀法確實了得,招式詭奇,如果是在兩年前,秦逍肯定是歎爲觀止,只會覺得淵蓋無雙的刀法出神入化。

不過他得到血魔老祖的親傳,血魔老祖號稱刀魔,天下第一刀客,雖然秦逍的刀法遠不能與血魔相提並論,但他是當世唯一得到血魔親自指點的傳人,已經領悟到血魔刀法之中的要義,所欠缺的只是修爲還沒達到一定境界,有些太過超然的刀法還無法深入領略,甚至一旦施展出血魔刀法來,有時候無法掌握火候,控制不住分寸。

所以在他的眼中,淵蓋無雙的刀法雖然不弱,卻還不至於讓秦逍感覺到有多大的威脅。

如果只是以今日淵蓋無雙的實力來看,秦逍自信完全有能力與他一較高下,但他心中很清楚,今日登臺的那些少年郎,雖然已經是少年中的佼佼者,但武功修爲其實都不高,火候未到,也就無法迫使淵蓋無雙全力以赴,淵蓋無雙對陣這些人,明顯看出十分輕鬆,莫說全力以赴,恐怕連五成的實力都沒有展現出來。

秦逍心知一旦淵蓋無雙全力以赴,其實力就非比尋常,自己是否真的能夠擊敗此人,還真是未知之數。

今晚他沒有與秋娘同牀,只借口說大理寺有許多的公事要辦,自己需要熬夜在書房處理,秋娘自然不知道秦逍只是想臨陣磨刀,相公有公務處理,那自然是全力支持,不但給秦逍泡好茶,而且還準備了點心,擔心秦逍夜裡辦公會餓着。

秦逍心中溫暖,等秋娘離開,便即關上門,盤膝而坐,修煉【太古意氣訣】。

他如今四品境界,知道如果能夠進入五品,應對淵蓋無雙那便大有把握,不過從四品突破進入五品,許多人窮十年之功都未必能夠達到,而紅葉此前也交代過,修煉【太古意氣訣】,務必要做到清心寡慾,絕不可急功近利,若是心中存着早早進階的心思,反倒會對修煉大有害處,所以秦逍修煉之際,清除腦中的一切雜念,讓自己完全置身於一片寧靜世界。

時間流逝,也不知道過去多久,秦逍忽然感覺到一陣極爲勻稱的呼吸聲近在不遠處,心下一凜,屏住呼吸,隨即睜開眼睛,順着呼吸聲的方向望過去,正落在書房的窗戶上。

明月幽幽,窗紙上竟赫然顯出一道人影,分明是有人正站在窗戶外面。

以他的修爲,能察覺到附近有呼吸聲,其實並不是什麼奇怪之事,但半夜三更在窗外突然出現一道人影,這肯定是極爲詭異之事。

他伸手去抓放在手邊的御賜金烏刀,心裡很清楚,窗外肯定不是秋娘,今晚他在書房練功,囑咐過秋娘早些休息,這個時辰,秋娘肯定已經入睡,即使真的找過來,也不可能站在窗外。

府中其他人當然更不可能半夜三更躲在窗外,而且秦逍從對方的呼吸聲可以判斷,他的修爲肯定也不弱,普通人呼吸粗重,氣息也不會達到如此勻稱地步。

整個少卿府內,唯一有此實力的只能是陸小樓。

但陸小樓半夜三更躲在窗外做什麼?

他不說話,窗外那人也沒有離開的意思,身影一直映在窗紙上,好一陣子過後,秦逍終於開口道:“這裡有點心,真想進來坐坐,就沒有必要一直站在外面。”

他握緊金烏刀,卻聽到外面傳來一聲嘆氣,一個聲音喃喃道:“我有些失望,我本以爲你還可以堅持一柱香的時間,年輕人.....終究是沉不住氣。”

秦逍有些詫異,卻聽得那人道:“我不進去了,出來說話。”

秦逍更是疑惑,站起身來,卻沒有放下金烏刀,這時候發現那人已經從窗邊離開,走到窗戶邊上,打開窗戶,卻見到一人站在庭院之中,月光之下,只見那人一身灰色長衫,披散在長髮用一根細繩子束着,背對窗戶這邊。

秦逍想了一下,翻窗出去,全神戒備。

灰衫人回過頭來,藉着月光,秦逍看到年近四十,鬍子拉渣,不修邊幅,其貌不揚,只是眉毛卻很濃厚,之前從無見過。

他在打量灰衫人,灰衫人也在上下打量他,雙方都像檢查貨物一樣觀察對方。

“那把刀先放回去,今晚用不上。”灰衫人淡淡道:“我不教你刀法。”

“教我刀法?”秦逍更是納悶,問道:“閣下何方神聖?咱們認識嗎?”

“你是不是秦逍?”

“是!”秦逍點點頭。

“那就沒錯了。”灰衫人道:“你就叫我.....二爺吧!”

秦逍差點笑出聲來,心想一個陌生人半夜三更跑到自己的家裡,自己在屋裡練功,陌生人躲在窗外鬼鬼祟祟半天,如今張口竟然讓自己喊他“二爺”,當真是匪夷所思,笑道:“我連閣下的尊姓大名都不知道,稀裡糊塗喊你二爺,閣下這玩笑開大了。”

灰衫人低下頭,認真想了一下,道:“你說的也不錯,不應該喊二爺,你也叫我二先生吧。”

“二先生?”秦逍感覺這人有些滑稽,卻還是問道:“你從何而來?爲何要來找我?這些我都不知道,如何稱呼你實在不重要。”

灰衫人問道:“那個渤海人設擂,你難道不準備登臺打擂?”

秦逍一怔,灰衫人繼續道:“以你現在的實力,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他的刀法不可怕,不過他很可能已經練成了龍背甲,有龍背甲護身,你就算武功勝過他,也奈何不了他。”加了一句道:“當然,你現在的實力,也根本不可能勝過他。”

“等一等。”秦逍立刻道:“龍背甲?那是什麼意思?”

“他的武功出自黑水島,龍背甲是黑水島的一門絕學。”灰衫人倒是很耐心解釋:“以他現在的年紀,除了妖狐刀法和龍背甲之外,黑水島其他的絕學他沒有可能練成。破解他的妖狐刀法不重要,重要的是破除他的龍背甲,龍背甲一破,他也就只能是你的手下敗將了。”

“黑水島?妖狐刀法?龍背甲?”秦逍忍不住擡頭摸着腦袋,驚訝萬分:“你怎麼對淵蓋無雙如此瞭解?黑水島在什麼地方?那個妖狐刀法又有什麼說道?”

灰衫人看着秦逍眼睛道:“擂臺只有三日期限,已經過去了一天,滿打滿算也在只剩下兩天。要破除龍背甲,普通人沒有幾個月的時間根本是癡心妄想,聽說你很聰明,不過就算聰慧絕倫,兩天時間對你來說也是十分緊促。你要是把時間浪費在一些不必知道的事情上,你的勝算只會越來越低。”神色認真,一本正經問道:“我們接下來是練功還是繼續說些廢話?”

秦逍忍不住自己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疼感十足,顯然不是在做夢,可是面前發生的這一切,也未免太過離奇。

第四九零章 水井第一二九章 虛與委蛇第四三四章 真正的棋手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四零八章 道別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六一九章 連環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三六五章 不堪一擊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第一六一章 斷空堡第八零一章 芥蒂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六九六章 暗夜幽靈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三一一章 綺念第三零五章 羅睺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二三零章 泄密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八二五章 隱患第二三二章 兵器之源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二三零章 泄密第七四三章 鳳凰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擇第一百零三章 血仇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四八四章 皆大歡喜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三一四章 無心亦無劍第五六七章 少監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八五零章 封爵第五三四章 無欲則剛第四七零章 請罪第二九四章 綁架第四五五章 內舍女官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四九九章 接訴第二二九章 永遠的敵人第九十四章 白虎第五九零章 無間當鋪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四十章 奪命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六十二章 血戰逍遙居第二四一章 敗露第一八六章 上賓第四十二章 別離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八五零章 封爵第三四二章 雙龍玉佩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六十七章 紫衣監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四六零章 伴風雨而來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八二二章 柔情第二四九章 還陽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三九九章 半夜來的男人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五九五章 禮儀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第五七五章 疑雲第一一六章 除哨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一九五章 野狼峽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五十三章 天降橫財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七一六章 信使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三六肆章 王母會第七百章 重逢
第四九零章 水井第一二九章 虛與委蛇第四三四章 真正的棋手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四零八章 道別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六一九章 連環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三六五章 不堪一擊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第一六一章 斷空堡第八零一章 芥蒂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六九六章 暗夜幽靈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三一一章 綺念第三零五章 羅睺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二三零章 泄密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八二五章 隱患第二三二章 兵器之源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二三零章 泄密第七四三章 鳳凰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擇第一百零三章 血仇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四八四章 皆大歡喜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三一四章 無心亦無劍第五六七章 少監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八五零章 封爵第五三四章 無欲則剛第四七零章 請罪第二九四章 綁架第四五五章 內舍女官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四九九章 接訴第二二九章 永遠的敵人第九十四章 白虎第五九零章 無間當鋪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四十章 奪命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六十二章 血戰逍遙居第二四一章 敗露第一八六章 上賓第四十二章 別離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八五零章 封爵第三四二章 雙龍玉佩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六十七章 紫衣監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四六零章 伴風雨而來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八二二章 柔情第二四九章 還陽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三九九章 半夜來的男人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五九五章 禮儀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第五七五章 疑雲第一一六章 除哨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一九五章 野狼峽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五十三章 天降橫財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七一六章 信使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三六肆章 王母會第七百章 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