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

宮中御書房,琉璃燈那和煦燈光灑射在書房各處,檀香味亦在空氣之中漂浮。

書房的角落處,一幅巨大的地圖掛在牆上,聖人雙手揹負身後,魏無涯舉着一盞燈站在身邊。

這是一幅大唐寰宇圖,遼闊的大唐疆域盡收眼底,不過聖人的目光卻是落在大唐東北方向的渤海國。

渤海國的地圖當然不是很詳細,只是畫了個輪廓。

“今日之渤海國,已經不只是地圖上那一小塊。”魏無涯輕聲道:“渤海西北方向那片足有半個渤海國大小的黑森林,已經納入了渤海國的版圖,此外渤海周邊許多地方雖然名義上不屬於渤海,卻被渤海實際控制。”

聖人微微頷首,輕聲問道:“你覺得渤海如果真的出兵遼東,想要將遼東剩下的半壁甚至遼西全都吞下去,我們是否能阻擋?”

“如果北方圖蓀人按兵不動,鎮北大將軍太史存勖引兵東進增援,老奴相信渤海人絕不可能佔到大塘一寸土地。”

聖人蹙眉道:“北方四鎮的邊軍如果不能動呢?”

“安東都護府麾下的遼東軍擋不住。”魏無涯很直白道:“遼東軍兵力本就薄弱,而且自武宗皇帝之後,渤海人在表面上始終對我大唐畢恭畢敬,安東都護府每年也都會得到渤海人不少孝敬,兩國一直不曾發生戰事,所以遼東軍的軍備必然懈怠。”

聖人頷首道:“北方四鎮始終面臨圖蓀人的襲擾,所以一直都有戒備之心,遼東軍安逸的太久,聽聞遼東軍的許多將領在那邊大肆置辦產業,良田豪宅無數,軍紀更是渙散.....!”說到此處,神情愈發凝重,冷笑道:“朕登基之後,一直都沒有精力去管那邊,那邊現在已經是糜爛不堪,就憑那樣的軍隊,想和渤海人作戰,簡直是癡人說夢。”

魏無涯輕嘆道:“聖人的苦心,老奴明白。正因爲聖人知道遼東軍不堪大用,北方四鎮的兵馬又無法調動,這才容忍渤海人的無禮,想以結親的手段穩住那邊。”

“朕多年來一直將精力放在了南疆慕容那邊。”聖人輕嘆道:“現在想來,也是太過執着,疏忽了東北和西陵。如今西陵落入敵手,如果不及早收回,被兀陀人控制西陵,後果不堪設想。朕一直以爲,朝廷最大的威脅是南疆,現在看來,無論是西陵那邊還是渤海,威脅都不弱於南疆。”凝視着地圖上的渤海國,想到大唐周邊真是虎狼環伺,臉色頗有些難看。

魏無涯知道聖人心中煩躁。

大唐本是一頭雄健的獅子,鼎盛之時,周邊諸國都只會拜服腳下,可是雄獅一旦衰弱,虎狼便會死死盯住,都希望能從獅子的身上撕咬下一塊肉來。

這個龐大的帝國是重新振奮,恢復雄獅的威猛,還是漸漸沉淪,最終被虎狼分食,就看聖人有沒有扭轉乾坤的決心和手腕。

“擂臺那邊,可有新的消息?”聖人沉默許久,終於問道。

魏無涯恭敬道:“今日的擂臺已經停歇,前後有十一人登臺,不過無一人擊敗淵蓋無雙,甚至都沒能傷及淵蓋無雙分毫。淵蓋無雙出手兇狠,這十一人都以殘廢。”

“年紀輕輕,心腸歹毒,遲早是大患。”聖人冷哼一聲:“可瞧出他的武功路數?”

魏無涯道:“老奴派人自始至終觀戰,目前只知道此人的刀法確實了得,不過上臺打擂的十一人沒有一人能夠迫使淵蓋無雙使出全力,所以他的真實功夫,尚未表露。不過老奴可以肯定,此人雖然年紀輕輕,卻已經是中天境修爲,很可能已經達到五品。”

“五品?”聖人皺眉道:“這個年紀能達到五品?”

魏無涯道:“老奴也很意外。據老奴所知,古往今來,能在年滿二十歲之前突入中天境的已經是鳳毛麟角,此人能在這個年紀進入五品境界,卻也是世所罕見,由此亦可見淵蓋無雙在武道之上的天賦確實非常人能夠相提並論。”頓了頓,神情變得冷峻起來:“如果沒有高手指點,即使天賦異稟,卻也絕無可能在這個年紀達到如此境界。”

“朕現在就想知道,他到底師承何人?”聖人冷冷道:“國相對淵蓋無雙的情報一無所知,甚至在此之前都沒幾人知道淵蓋無雙這個名字。能夠將淵蓋無雙調教成這樣,他背後的那位高人看來不簡單,渤海國有如此高手?”

魏無涯猶豫了一下,終於道:“聖人可還記得,那個人曾經對聖人提及過許多江湖逸聞,他遊歷天下,對天下高手瞭然於胸,按他所言,他也曾經遊歷過渤海,認識一些渤海高手。”

聖人瞥了魏無涯一眼,緩步走到椅邊坐下,這才道:“當年他提及的人有很多,朕已經記不大清楚了。”

“老奴還記得有一人得到過他的讚賞。”魏無涯道:“中行登野,聖人可還記得這個名字?”

聖人微一沉吟,似乎想起什麼,點頭道:“朕有些印象,可是說那人喜歡穿着花裡胡哨的衣服,如同穿着女裝,虛幻妖豔,但天賦了得?”

“聖人好記性。”魏無涯道:“渤海那邊將這類喜歡奇裝異服的人稱爲婆娑羅,雖然受人詬病,但這些人卻不理世俗之言,我行我素。中行登野是渤海婆娑羅一派的佼佼者,那個人在遊歷渤海的時候,結識了中行登野,對中行登野頗爲讚賞,而且在武道之上指點過此人,現在算來,他去往渤海已經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當時中行登野也才三十出頭年紀,卻已經是五品境界,在渤海算得上是頂尖高手。”

聖人眉頭一緊,問道:“你是說淵蓋無雙背後的高人,可能是中行登野?”

“三十年過去,中行登野如今的修爲究竟如何,老奴無法斷定。”魏無涯緩緩道:“不過能被那個人欣賞,而且他當年還向聖人誇讚過此人的天賦,老奴以爲,經過這三十年,中行登野成爲大天境並非奇怪之事。能夠調教出淵蓋無雙這樣的弟子,背後之人勢必擁有大天境的實力,所以中行登野的嫌疑最大。”

“那紫衣監可有中行登野的情報?”

魏無涯道:“不瞞聖人,老奴知道渤海有這樣的人,也留過心。早在十年前,老奴就暗中派人前往渤海打探此人的訊息,但派去的人幾乎走遍渤海,卻沒有找到任何關於此人的線索。此人在渤海屬於頂尖高手,按理來說,多少能找到一點線索,但他就像人間蒸發一般,知道這個名字的渤海人,也只知道他曾經是一名婆娑羅,除此之外,再無他任何消息。”

“那個人與中行登野當年有過淵源,甚至對中行登野有指點之恩,此後劍谷和中行登野是否還有聯絡?”聖人眸中顯出寒意:“如果劍谷一直和他保持聯絡,甚至狼狽爲奸,你可想過後果?”

魏無涯眸中也是劃過厲色,低聲道:“如果他們果真同流合污,對我們確實存在威脅。”

“朕這些日子一直在想一件事情。”聖人擡頭看着魏無涯,低聲道:“劍谷已經有兩名大天境,而且隨着時間的推移,很可能還會出現第三個甚至第四個,這是朕的心腹之患。他們既然敢在杭州對夏侯寧下手,也許有一天就敢跑到京都行刺朕。朕知道有你在身邊,無人可以傷及朕分毫,只是.....!”

魏無涯道:“聖人是擔心劍谷門徒都進入大天境,到時候就難以應付?”

“不錯。”聖人道:“九天臨仙在劍谷手中,如果有朝一日他們之中有人達到九品宗師境,習得九天臨仙,那時候即使是你,恐怕也難以應付。”

魏無涯嘆道:“如果真的有人練成九天臨仙,老奴必將死在那一劍之下。”

“所以朕覺得劍谷之事,不宜再拖延下去。”聖人一隻手不自禁握成拳頭:“劍谷之行,也就只能依仗你了。”

魏無涯想了一下,輕聲道:“聖人旨意,老奴本該遵從,可是......!”

“朕知道你的擔心。”聖人聲音變得柔和起來:“這麼多年,你幾乎是寸步未離朕的身邊,有你在身邊,朕也能睡得踏實。只是劍谷不除,朕總是心神不安,劍谷那幾大門徒如今的修爲都已經不可小覷,越是拖延下去,威脅就會越大。國相已經開始在招募武林高手,意圖聚集一羣好手前往劍谷,朕沒有阻攔他,他的動作,正好可以迷惑劍谷那羣逆黨。”

“聖人是覺得,劍谷的人會盯住國相那邊?”

“劍谷非普通的對手,國相要籌備剿滅劍谷的計劃,也非朝夕就能辦到。”聖人緩緩道:“夏侯寧死後,朕相信劍谷在京都一定有耳目注意我們的動作,國相那邊的動作,他們肯定會摸清楚。如此一來,只要國相招募的人沒有出發,劍谷就想不到朕暗中會派你前往。關外非我大唐之地,若是大張旗鼓派出大量高手前往,一來兀陀人未必不會插手,二來劍谷若是覺得情勢嚴峻,很可能會逃離劍谷躲藏起來,所以由你暗中前往誅殺,最是出其不意。”

魏無涯若有所思,沒有立刻回答。

“怎麼,你不願意去?”

魏無涯搖搖頭,道:“聖人知道,你想讓老奴做什麼,老奴不會說一個不字。老奴從跟隨你那天開始,就已經將性命交託在你手中。此行劍谷,將劍谷門徒一一誅殺,老奴也是有把握,只是老奴一旦離開宮中,就擔心聖人的安危。”輕聲道:“聖人是否記得蘇州叛亂之時,老奴曾經有過推測?”

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七八一章 珍寶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一百零一章 匪夷所思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二零四章 醋意第七三二章 擺酒第八八七章 家有仙妻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六一七章 如月朦朧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四四五章 說媒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六二八章 旗號第一一零章 突飛猛進第一三二章 坦誠第四章 玉佩第十章 霸王餐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二八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五四三章 三道旨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八四六章 欺負第三七六章 青衣堂第五九九章 久別重逢【求訂閱】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四一九章 河邊的院子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一五零章 斥候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九十七章 鎮虎石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七二六章 心狠手辣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四二二章 布衣嬌娘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第五四零章 羣狼環伺第二九九章 刀魔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一一九章 陷阱第八三三章 風情月意第三六八章 拉攏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二一二章 禮儀第四零五章 借刀殺人第一百零六章 黑霸王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七七八章 道姑第一五四章 追兵第四十一章 抉擇第四零六章 替罪羊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六五三章 摸不得第五四一章 馬伕第二二六章 無法掌握第四六零章 伴風雨而來第四七四章 入宮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八二五章 隱患第四四八章 東窗事發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五八二章 疑點重重【求訂閱】第三六三章 明月聖女度蒼生第一二三章 觸目驚心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一八八章 接頭第八七零章 人心有秤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擊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四零五章 借刀殺人第六五二章 公主的鄉下日子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二三一章 盜墓第三四零章 謀反第四零六章 替罪羊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八七一章 請喝茶第三六八章 拉攏第二四七章 三個臭皮匠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八三三章 風情月意第六二五章 風雨將襲
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七八一章 珍寶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一百零一章 匪夷所思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二零四章 醋意第七三二章 擺酒第八八七章 家有仙妻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六一七章 如月朦朧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四四五章 說媒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六二八章 旗號第一一零章 突飛猛進第一三二章 坦誠第四章 玉佩第十章 霸王餐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二八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五四三章 三道旨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八四六章 欺負第三七六章 青衣堂第五九九章 久別重逢【求訂閱】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四一九章 河邊的院子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一五零章 斥候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九十七章 鎮虎石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七二六章 心狠手辣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四二二章 布衣嬌娘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第五四零章 羣狼環伺第二九九章 刀魔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一一九章 陷阱第八三三章 風情月意第三六八章 拉攏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二一二章 禮儀第四零五章 借刀殺人第一百零六章 黑霸王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七七八章 道姑第一五四章 追兵第四十一章 抉擇第四零六章 替罪羊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六五三章 摸不得第五四一章 馬伕第二二六章 無法掌握第四六零章 伴風雨而來第四七四章 入宮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八二五章 隱患第四四八章 東窗事發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五八二章 疑點重重【求訂閱】第三六三章 明月聖女度蒼生第一二三章 觸目驚心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一八八章 接頭第八七零章 人心有秤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擊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四零五章 借刀殺人第六五二章 公主的鄉下日子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二三一章 盜墓第三四零章 謀反第四零六章 替罪羊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八七一章 請喝茶第三六八章 拉攏第二四七章 三個臭皮匠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八三三章 風情月意第六二五章 風雨將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