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

大唐京都百萬之衆,繁華熱鬧,四方館座落的開化坊,從前在京都一百零八坊中算不得多熱鬧,但今日卻是人潮如水,武衛營爲了確保安全,調動了大批的兵士前來維持開化坊的秩序,此外京都府和刑部也都派了差役前來協助維持治安。

距離四方館不遠的一條街,本來叫做長益街,不過這條街上遍佈茶館,所以京都的人們提到長益街,也就直接喚作茶街。

京都土生土長的人,一聽到茶街就知道是什麼地兒。

唐人講究茶道,其中的文化極深,飲茶不僅僅只是品茶,茶中是學問,甚至是人情世故,以茶交友在大唐也是十分風行之事。

在京都要飲茶,長益街絕對是首選之地,這裡的茶葉品種繁多,甚至有不少極品,要辦些什麼事兒,在茶館找個茶座一坐,上一壺好茶,兩盤小點心,許多事情也就迎刃而解。

黃昏時分,整條茶街的每一家茶樓都已經是人滿爲患。

一大早的時候,四方館前面就搭好了擂臺,而渤海使團擺擂的消息也迅速傳開,雖然在朝堂之上渤海使團與大唐有約在先,不過大多數人根本不知道這次設擂直接關乎到兩位大唐公主的去留。

禮部在四方館外張貼的告示,只是告知渤海世子淵蓋無雙以武會友,想要與大唐的少年俊傑切磋武藝,若是能夠擊敗渤海世子,不但渤海使團會贈送百金,而且還會贈送兩匹渤海本土產的駿馬。

渤海馬的名氣自然比不上草原馬甚至兀陀馬,不過雖然耐力和速度並不見長,但渤海馬的外形卻是十分的俊美,而且渤海與大唐幾乎沒有任何馬匹的貿易,在大唐要找尋幾匹渤海馬還真是不容易,物以稀爲貴,因此渤海馬在大唐反倒受不少人喜愛。

除了渤海使團的賞賜,若能取勝者,朝廷還另外賞賜百金,賜六品官銜。

淵蓋無雙誘殺三十六名大唐百姓的行徑已經讓人們憤怒至極,即使沒有這些賞賜,這擂臺一擺出,也已經有許多人準備登臺打擂,如今還能有豐厚賞賜,欲要打擂的人更是多如牛毛。

若是誰人挑戰都能登臺,淵蓋無雙即使武功了得,卻也是累也要累死,所以在擂臺前專門有一隻銅鑄獅子,體形雖然不大,卻重二百斤,若能單手提起銅鑄獅子,纔有資格登臺,否則只能在臺下作爲看客。

二百斤的銅鑄獅子,對普通人來說當然是不可能單手拎起來,即使是練過武功的少年英傑,如果修爲沒到一定火候,想要拎起獅子也是癡人說夢。

黃昏時分的茶街熱鬧非凡,茶館內的客人都是四五成羣,這次渤海使團設擂,當然是震動京都的大事,在大唐的地面上,而且還是在京都,渤海人在四方館前擺下擂臺,號稱要迎戰大唐少年英傑,氣焰實在囂張,狂妄至極。

不過如此事情,當然也成了眼下最火爆的談資,僅僅一天工夫,京都的街頭巷尾都在談論此事,而茶館內自然是消息最靈通的地方。

“公孫三少也敗了。”從門外匆匆走進一人,一臉無奈,人們紛紛閃開道路,更有人直接給此人讓了座,隨即一大羣人圍攏在邊上,七嘴八舌,有人吃驚道:“連公孫三少也敗了?”

“十招不到,就被砍斷了右臂。”來人苦笑道:“公孫三少是天柱刀法的嫡系傳人,雖然剛滿十八歲,但都說公孫三少是唯一可以讓公孫家復興的人。現在右臂被砍斷,天柱刀法自今而後恐怕是要失傳了。”

四周一片唏噓,有人恨聲道:“那個渤海雜種真是心狠手辣,比武較量是稀鬆平常的事情,何必出手如此狠絕?公孫三少年輕有爲,以他的天賦,如果沒有被砍斷手臂,遲早也能有一番大作爲。如今這手臂被斬,這輩子也算是毀了。”

周圍諸人都是一臉可惜,紛紛搖頭嘆息。

“這已經是今天第七個了。”一名老者苦笑道:“那二百多斤的銅獅子,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拎得起來,今日登臺的七名少年俊才,都能夠拎起銅獅子,也都是少年中的英才。這些人本來都會有大好前程,可是......!”長嘆一聲,道:“淵蓋無雙出手兇狠,和他比武,沒有一個能全身而退,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本來好好的少年郎,卻都成了殘廢。”

“那狗雜種就是成心給我們大唐好看。”一人恨恨道:“我聽說渤海人這次來咱們大唐,是準備向大唐求親,嘿嘿,渤海人如此傲慢無禮,爲何要和他們結親?照我說,直接出兵再去教訓他們一番,當年武宗皇帝陛下打的他們哭爹喊娘,他們好像都忘記了。”

“還是對他們太好了。”立刻有人附和:“蕞爾小國,你要給它一分顏色他就敢開染坊。”

有人打斷道:“不要說這些沒用的,如今的時局,還真要與渤海國開戰不成?要是能夠結成姻親之國,兩國和睦相處,太太平平,那也不是什麼壞事。只不過這淵蓋無雙確實可惡,他要和咱們大唐的少年英傑比武自然沒什麼關係,年輕人衝動好鬥,也可以理解,但此人出手太狠,根本不留餘地,這確實有些過分了。”

“何止過分,簡直就是殘忍。”有人接話道:“這狗雜種之前就誘殺了不少百姓,本來我還想着他自以爲是擺下擂臺,正好是個機會,可以讓人好好教訓教訓他,讓他學着做人,這下倒好,這一天下來,他是毫髮無傷,咱們這邊倒是殘了七個人。”

“這畜生的刀法真是厲害。”有人心有餘悸:“胡少俠上臺之前,輕輕鬆鬆就拎起那銅獅子,絲毫不吃力,本以爲以他的實力,可以與那畜生決一高下。可是胡少俠根本沒有出刀的機會,三招之內,就被那畜生砍了手臂。當時我在臺下親眼看着,那畜生出刀時候,速度匪夷所思,我都沒看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只見到眼前一花,那胡少俠慘叫一聲,手臂就飛了出去.....!”

衆人你一言我一語,要麼義憤填膺,要麼沮喪無比。

“我現在只擔心這樣下去,就無人敢登臺了。”那老者嘆道:“無論是胡少俠還是公孫三少,還有其他幾位,都是前途無量,即使打不過,若能全身而退,日後也必有一番作爲。現在都成了殘廢,前程灰暗,如此一來,其他人見此情景,是否還敢登臺一戰?”

邊上一名中年人點頭道:“這也是我最擔心的。少年人年輕氣盛,一開始都想登臺打敗淵蓋無雙,即爲大唐爭光,也能爲自己爭個好名聲。可是七名少年俊傑紛紛落敗,而且下場悽慘,臺下那些少年郎見到,心中多少會生出忌憚之心。這登臺之後,一旦落敗,敗的可不僅僅是名聲,而是自己和整個家族的前程.....!”

衆人神情黯然,知道此人所言一針見血,連續七名少年高手被淵蓋無雙所廢,前程盡毀,其它少年見此情景,即使還有勇氣登臺,但也必然會有親人阻攔。

“我大唐人傑地靈,高手如雲,這才第一天,不用太擔心。”有人打氣道:“渤海人擺擂臺,今天才傳出去,京畿一帶的少年高手聽到消息,一定紛紛往這邊趕,其中自然有足以擊敗淵蓋無雙的高手,反正我不信咱們大唐無人能打敗淵蓋無雙。”

老者道:“如果有充足時間,自然會有不世出的少年高手出現。可是這擂臺只有三日的期限,時間一到,就算趕過來也遲了。這些渤海人狡詐無比,他們故意只設三天擂,恐怕就是擔心消息傳開,遠道會有高手前來。”

“我聽說真正的高手都躲在深山老林之中,這些地方偏遠得很,消息還沒傳到,擂臺就已經撤了。”

“京都不是沒有高手,只是渤海人設了年紀的限制。”有人感慨道:“淵蓋無雙若是有種,不限制年級,只怕現在已經趴在地上起不來。”

老者搖頭道:“話不能這樣說。淵蓋無雙本身不滿二十,挑戰我大唐少年高手也是理所當然。若是沒有年紀的限制,別的不說,紫衣監隨便派出兩名高手,淵蓋無雙就要滿地找牙。不過如此一來,難免會有以大欺小之嫌,勝之不武。我大唐天朝上邦,豈會做這樣的事情?”端起茶杯,輕抿一口,這才道:“不過我總覺着,真正的高手不會急於出手,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今日登臺的這幾位少年英雄,都是熱血少年,卻缺少沉穩。真正的少年高手,只怕是在臺下先行觀戰,弄清楚淵蓋無雙的武功套路,如此方能摸清楚對方的底細,到時候再出手,就更有把握了。”

“老爺子說的對。”有人眉頭舒展開:“這纔剛開始,臺下肯定有高手在觀察,大夥兒彆着急,還有兩天時間,咱們耐心等待,總會有人登臺將淵蓋無雙打的連他爹媽也不認識。”

第三一五章 師姑的夢中情人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七一四章 將計就計第五三七章 故鄉人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第七零七章 自相殘殺第七十五章 偏向虎山行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五九三章 紅蜘蛛第四九五章 衛璧第二零七章 美人心跡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六五二章 公主的鄉下日子第十九章 狗男女第六五九章 木場第三六一章 窗後的眼睛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五十九章 二品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八五二章 刁難第五八三章 泔水池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六百章 苦海神君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七二七章 勸降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二六六章 歸屬第二二三章 恩怨兩清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七十七章 赤果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六一零章 夜梟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七零四章 四路兵馬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七一四章 將計就計第二三零章 泄密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三十四章 命若螻蟻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二十三章 真劍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二八一章 義子第四十二章 別離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二九九章 刀魔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第三二二章 自尋死路第一三二章 坦誠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第一百章 取而代之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七章 賭神第一一三章 寧死不屈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二三零章 泄密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六肆六章 沭寧第八七二章 宮中有賊第一一八章 深入虎穴第五七九章 內庫第七零三章 人頭一百兩第三零九章 天降瘋兵第八三五章 帝國之恥第十八章 義兄弟第四八一章 守護第六二六章 羣寇第四九二章 月光下第十九章 狗男女第六三八章 芥蒂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四五三章 宮中有片海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七十章 誘餌第三八一章 嫁禍第六一六章 火雷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六零七章 鐵證如山
第三一五章 師姑的夢中情人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七一四章 將計就計第五三七章 故鄉人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第七零七章 自相殘殺第七十五章 偏向虎山行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五九三章 紅蜘蛛第四九五章 衛璧第二零七章 美人心跡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六五二章 公主的鄉下日子第十九章 狗男女第六五九章 木場第三六一章 窗後的眼睛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五十九章 二品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八五二章 刁難第五八三章 泔水池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六百章 苦海神君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七二七章 勸降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二六六章 歸屬第二二三章 恩怨兩清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七十七章 赤果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六一零章 夜梟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七零四章 四路兵馬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七一四章 將計就計第二三零章 泄密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三十四章 命若螻蟻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二十三章 真劍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二八一章 義子第四十二章 別離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二九九章 刀魔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第三二二章 自尋死路第一三二章 坦誠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第一百章 取而代之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七章 賭神第一一三章 寧死不屈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二三零章 泄密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六肆六章 沭寧第八七二章 宮中有賊第一一八章 深入虎穴第五七九章 內庫第七零三章 人頭一百兩第三零九章 天降瘋兵第八三五章 帝國之恥第十八章 義兄弟第四八一章 守護第六二六章 羣寇第四九二章 月光下第十九章 狗男女第六三八章 芥蒂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四五三章 宮中有片海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七十章 誘餌第三八一章 嫁禍第六一六章 火雷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六零七章 鐵證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