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八章 無爲而有爲

林宏一番言辭,卻也是讓秦逍後背出汗。

“如此說來,國相確信淵蓋無雙能夠殺死我?”秦逍臉色冷沉下來。

林宏道:“淵蓋無雙的武藝定然不弱,大人一旦登臺,淵蓋無雙必然會全力出手。如果大人的武功遜於他,國相的盤算自然得逞,如果大人與他的武功在伯仲之間,淵蓋無雙全力以赴之下,大人如何抉擇?你若也全力以赴,甚至殺死了淵蓋無雙,國相定然會以此向大人發難,如果你留手,淵蓋無雙可不會對大人手下留情。所以大人一旦登臺,無論勝敗,最終達到目的的都是國相。”

“國相果然是老奸巨猾。”秦逍冷笑。

林宏猶豫了一下,才道:“小人斗膽勸大人一句,這次淵蓋無雙設擂,大人最好是不要捲入其中,更不要登臺比武。”

“若是無人阻止淵蓋無雙,三日一過,聖人就不得不下旨將公主遠嫁渤海,如此一來,依然讓國相得逞。”秦逍神情冷峻,這時候才明白,國相夏侯元稹的這招棋,果然是毒辣至極,竟是讓人進退兩難。

林宏道:“京畿附近自然也不乏少年高手,渤海人在大唐京都設擂,那就是對整個大唐的挑釁,所有人都不會眼睜睜地看着渤海人耀武揚威,到時候必有少年勇士登臺。大人即使有心要出手,也絕不可倉促行事,既然有三天的時間,大人可以先觀察淵蓋無雙的實力,做到知已知比。如果淵蓋無雙只是虛張聲勢,大人到時候登臺將他擊敗,那自然是最好,否則此人如果實力確實了得,大人便萬不可輕易出手。”

秦逍心裡其實也清楚,林宏對如此關切,自然是不希望自己有任何閃失,畢竟江南世家現在還要依仗自己,自己作爲聖人的寵臣,能在聖人面前爲江南世家說上話。

萬一自己登臺被淵蓋無雙一刀砍了,公主又遠嫁渤海,那麼江南世家在朝中便無人庇護,而那時候夏侯家一家獨大,秋後算賬,江南世家肯定要迎來滅頂之災。

秦逍微微頷首,心知這次打擂,自己確實不可魯莽衝動。

夜幕降臨,四方館卻是燈火通明。

四方館是爲安頓周邊諸國的使臣建造的館驛,爲彰顯大唐的天朝氣象,四方館裝點的也都是富麗堂皇,亭臺樓閣小橋流水應有盡有。

渤海使團入駐四方館,除了周圍的道路有唐兵守衛,四方館內負責伺候的下人也都是從渤海帶來,入駐當日,渤海使團便與大唐鴻臚寺商議過,將館內所有的大唐僕從全都撤了出去,名義上是不必勞煩,但實際上整個四方館就成爲渤海使團的秘密駐地,裡面從上到下全都是渤海人,晚上巡邏也直接由渤海武士負責。

四方館有一片荷花池,月光之下,淵蓋無雙跪坐在荷花池邊,神色平靜,望着滿池荷葉。

“世子!”身後傳來崔上元的聲音,淵蓋無雙也不回頭,只是問道:“找本世子何事?”卻並非是問崔上元,從崔上元身後上前一人,全身上下都是被灰色的袍子籠罩,看不見一寸肌膚,即使臉上也戴了一張黝黑的面具,只漏出一雙眼睛。

“今日朝上的年輕官員,世子可還記得?”灰袍人聲音低沉而嘶啞。

淵蓋無雙並不回答,神色冷漠:“秦逍!”

“不錯。”灰袍人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三日之內,他遲早要登臺向世子挑戰。”

淵蓋無雙脣角泛起一絲殘酷的笑意:“他的武功很厲害嗎?”

“這人的刀法很不錯。”灰袍人道:“幾個月前,成國公府的七名侍衛都死在他的刀下。”

“那七名侍衛的武功如何?”

“稀鬆平常。”灰袍人道:“不過不出意外的話,秦逍的修爲應該已經進入中天境,對此人必須要小心謹慎。”

淵蓋無雙眼眸中卻是顯出興奮之色,道:“中天境?很好,我只怕他實力太弱,勝之不武。”

“不過秦逍肯定不是世子的對手,所以希望世子對此人不要手下留情。”灰袍人沉聲道。

淵蓋無雙道:“擂臺之上,刀劍無眼,生死自負。你可以放心,登臺打擂的人,一個也活不了。”

崔上元在旁忽然問道:“除了秦逍,京都是否還有其他的少年高手?”

“今晚我過來,就是要提醒你們此事。”灰袍人緩緩道:“我大唐宮中有一位絕頂高手,他這次雖然無法出戰,但他門下有一位弟子,此人叫做陳遜,跟隨那位絕頂高手十六年。”

“他現在多大?”崔上元立刻問道。

灰袍人道:“已年滿二十,超過了規定的年紀。”

“既然如此,他怎能登臺?”

“他一定會登臺。”灰袍人道:“此人修煉道門武功,養生有術,所以看上去不過十六七歲,而且他從無入籍,換句話說,除了少數幾個人,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年紀。”頓了頓,才繼續道:“但是在他登臺之前,會有人僞造他的戶籍,在戶籍上,他不會超過二十歲,有登臺的資格。”

崔上元冷笑道:“都說唐國是天朝上邦,想不到竟然如此無恥,想出僞造的手段。”

“很好。”淵蓋無雙卻是點點頭:“陳遜既然師承絕頂高手,那他的武功一定很了得,你可知道他的修爲境界?”

灰袍人搖頭道:“不知。”

崔上元皺眉道:“你不知他的實力,豈不是讓世子涉險?咱們有言在先,三日之內,世子會順利過關,而且我大渤海使團可以順利將唐國的兩位公主帶走......!”

淵蓋無雙擡起手,打斷崔上元,緩緩站起身,轉身看向灰袍人,笑道:“我若敗了,你們同樣也輸了。”

灰袍人嘶啞着聲音道:“所以陳遜也一定會敗在世子的手中。”頓了頓,才道:“無論陳遜的修爲如何,世子只要能夠堅持二十招的時間,便能最終獲勝。”

“哦?”淵蓋無雙狐疑道:“什麼意思?”

“很簡單,陳遜登臺之前,我們會幫世子鋪好路。”灰袍人道:“世子只要全力以赴,陳遜自然不會是你敵手。”

淵蓋無雙盯着面具下的眼睛,並無說話。

“我們憑什麼相信你?”崔上元冷聲道。

“既然一開始就相信了我,難道你們要半途而廢?”灰袍人淡淡道:“到了現在,你們也只能相信我。”

淵蓋無雙微一沉吟,終於道:“除了陳遜,還有什麼對手?”

“除了陳遜,擂臺上再無人可以威脅到世子。”灰袍人微微躬身,再不多言,轉身便走,眨眼間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淵蓋無雙看着灰袍人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

“世子.....!”崔上元正想說什麼,淵蓋無雙搖頭道:“他說的沒有錯,既然從一開始決定與他合作,就沒有半途而廢的道理。他要利用我的手殺死秦逍,我們也要利用這次機會將大唐公主帶回渤海。”

崔上元輕聲道:“莫離支對世子寄予厚望,如果世子能將李氏皇族的血脈帶回渤海,莫離支定然是歡喜不已,世子的位置,也就無人可以撼動了。”

“唐國皇帝只生了兩位公主,如果兩位公主都到了渤海,李唐皇族的正統血脈就到了渤海國。”淵蓋無雙眸中閃着光,脣角泛笑:“父親手中握着李唐皇族公主,可就勝過數萬雄兵。”

崔上元笑道:“所以世子如果在三日之內沒有敵手,時限一到,唐國皇帝就不得不答應將兩位公主嫁到渤海,如此一來,世子也就爲大渤海國立下了不世之功,千秋萬代都將受到傳頌。”

淵蓋無雙擡頭望着天上明月,眸中顯出興奮之色。

同一輪明月之下,太微城內的御天台屋頂,大唐天師袁鳳鏡一身白衣如雪,站在引龍臺上,揹負雙手望着天上明月,雪白的長髮與素白的長衫幾乎融爲一體,飄然如仙。

知道身後傳來輕盈的腳步聲,袁鳳鏡纔回轉身,只見一名年輕的道童恭敬地站在引龍臺下。

道童看上去不過十七八歲年紀,文質彬彬,不似道家童子,倒像是謙謙有禮的讀書士子,那一雙亮若星辰般的眼眸清澈如水,不帶一絲一毫的雜質。

“師父!”道童恭敬道:“弟子已經將【皇極經世】十二卷六十四篇俱都背誦完,不過其中有諸多疑惑之處,還要師父指點。”

袁鳳鏡凝視着道童,眸中帶着一絲憐愛,溫言道:“【皇極經世】包羅萬象,以河洛、象數之學顯於世,要參悟其中的要義,非朝夕之功,你若能在四十歲之前有所領悟,就已經是超然於世,所以不必心急。諸多疑惑,不要急求解惑,萬法自然,許多東西只有自己去慢慢感悟纔會益身益世。”

“弟子明白了!”道童躬身道:“弟子不會急於求成。”

袁鳳鏡微一沉吟,終是道:“陳遜,你在宮中十六年,沒有踏出過宮城一步,心裡怪不怪爲師?”

陳遜搖搖頭,很直接道:“如果一生一世待在御天台,正是弟子平生之願。”

“【道德經】第二篇,你背給爲師聽一聽!”

陳遜有些奇怪,不過卻很乖順,誦道:“天下皆知美之爲美,斯惡已,皆知善之爲善,斯不善已。故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後相隨。是以聖人處無爲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爲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惟弗居,是以不去。”

陳遜微微點頭,轉過身,揹負雙手,背對陳遜,平靜道:“多年來,爲師教你潛心武道,無爲而修,但道家的理念,從來不是真正無爲。無爲的最終目的,是化爲有爲。”

“師傅說的是無爲真功?”

“無爲真功修身修心,最終修世。”袁鳳鏡望着天上明月,神情淡漠:“爲師要你去辦一件事,化無爲而有爲!”

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三十四章 命若螻蟻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十六章 生辰第七四三章 鳳凰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五二五章 獄中人質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四三六章 一兩銀子的交易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八三二章 自找苦吃第二九七章 在人間第七零七章 自相殘殺第四五零章 隱聞驚雷聲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四二六章 離宮第二九三章 龍王廟第三九七章 結案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二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五四四章 黑袍下的盔甲第五四一章 馬伕第二六五章 遷徙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二六三章 滅頂之災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三三五章 風雨將至第二九六章 覓刀第五七九章 內庫第二三一章 盜墓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八九一章 風雨飄搖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四九三章 走投無路第一九二章 監牢第八章 有恩必報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三十七章 夜馬蹄聲聲第一四九章 自由第三六肆章 王母會第六五四章 小機靈鬼兒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二十三章 真劍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六三三章 抉擇第五九九章 久別重逢【求訂閱】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八七六章 公堂對證第一百零五章 馬術之道第二一九章 毒杯第三八五章 它還在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六五一章 不死昊天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三四一章 步步爲營第三十四章 命若螻蟻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四一六章 大人上火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八九二章 恐嚇第三六八章 拉攏第七八四章 登門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六七五章 腰帶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八九二章 恐嚇第八九二章 恐嚇第四十二章 別離第九十章 一陣風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十三章 黑羽夜鴉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二零一章 風俗第四章 玉佩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
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三十四章 命若螻蟻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十六章 生辰第七四三章 鳳凰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五二五章 獄中人質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四三六章 一兩銀子的交易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八三二章 自找苦吃第二九七章 在人間第七零七章 自相殘殺第四五零章 隱聞驚雷聲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四二六章 離宮第二九三章 龍王廟第三九七章 結案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二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五四四章 黑袍下的盔甲第五四一章 馬伕第二六五章 遷徙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二六三章 滅頂之災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三三五章 風雨將至第二九六章 覓刀第五七九章 內庫第二三一章 盜墓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八九一章 風雨飄搖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四九三章 走投無路第一九二章 監牢第八章 有恩必報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三十七章 夜馬蹄聲聲第一四九章 自由第三六肆章 王母會第六五四章 小機靈鬼兒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二十三章 真劍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六三三章 抉擇第五九九章 久別重逢【求訂閱】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八七六章 公堂對證第一百零五章 馬術之道第二一九章 毒杯第三八五章 它還在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六五一章 不死昊天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三四一章 步步爲營第三十四章 命若螻蟻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四一六章 大人上火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八九二章 恐嚇第三六八章 拉攏第七八四章 登門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六七五章 腰帶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八九二章 恐嚇第八九二章 恐嚇第四十二章 別離第九十章 一陣風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十三章 黑羽夜鴉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二零一章 風俗第四章 玉佩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