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

聖人淡淡道:“如此說來,國相已經有十足的把握擊敗淵蓋無雙?”

“老臣卻是胸有成竹。”國相頗爲自信道:“淵蓋無雙以三日爲限,其實也是心中有顧慮。渤海人知道我大唐地大物博,人傑地靈,我大唐遼闊的疆土上,自然也有諸多不世出的少年高手。”

聖人微點頭道:“朕自然也知道,民間定然隱藏了許多奇人異士,淵蓋無雙三日爲限,即使擺下擂臺的消息今日便傳揚出去,區區數日之內,也傳不了多遠。即使有少年高手想要爲國爭光,但得到消息之後再趕到京都,時間根本來不及。”脣角泛起不屑笑意:“渤海人很狡猾,明面上是要擺下擂臺迎戰天下少年高手,但能夠及時參加的只有京畿附近的人而已。”

國相道:“聖人所言極是,不過即使京畿一帶,也必然是藏龍臥虎。”

“自大唐立國開始,京畿一帶便杜絕江湖械鬥,以武犯禁的事情,在京畿一帶自然不會出現。”聖人若有所思,道:“京畿雖然人口衆多,但真正的少年高手卻也不會太多。”坐在椅子上,示意國相坐下說話,輕聲道:“京都王公貴族子弟之中,確實沒有幾個拿得出手的少年俊傑,否則朕也不會埋沒他們。”說到這裡,無名火起,冷笑道:“京都官宦子弟,成天錦衣玉食鬥雞走狗,沒有幾個成才。國相,淵蓋無雙的武功究竟如何?朕瞧他自信滿滿,他何來的自信?”

國相道:“淵蓋建有五子三女,淵蓋無雙是他的幼子,並非嫡出,乃是妾室所生。他這幾個兒子之中,最有名的便是長子和三子,長子追隨淵蓋建四處征戰,擅長行軍打仗,也算是渤海的一員虎將。三子對我大唐素來仰慕,自幼聘請了從大唐過去的師傅,鑽研經書子集,據說此人在渤海才名遠播。至於淵蓋無雙......!”說到這裡,聲音卻忽然停住。

“如何?”

“這次淵蓋無雙跟隨渤海使團前來,十分突然,事先我們並沒有得到消息。得知此人前來之後,老臣也讓人打探過他的情報,可是關於此人的情報,十分稀少。”國相道:“淵蓋家族在渤海名聲赫赫,但這個家族在許多人眼中其實很神秘,連大部分渤海人都不知道他究竟有幾名子女。此前爲世人所知的也便只有這父子三人,淵蓋無雙的名字,即使在渤海也幾乎無人知曉。”

聖人蹙眉道:“渤海乃是我大唐東北最大的鄰國,淵蓋家族在渤海比渤海王族更有權勢,咱們竟然連淵蓋家族的情報都沒有弄清楚?”

“聖人息怒。”國相立刻道:“淵蓋家族除了淵蓋建之外,五子之中,有三人在朝中爲官。對這四人的情況,我們都有詳細的情報,他們的樣貌喜好我們都有清楚的瞭解。不過淵蓋建次子自幼腦癱,形同廢人,所以對他的關注並不多。至於淵蓋無雙,並不在朝中爲官,而且在此之前也很少出現在大衆面前,所以關於他的情報,我們確實有所欠缺。”

“如此說來,淵蓋無雙的武功深淺,國相併不清楚?”聖人瞥了一眼,“他出自何人門下,國相是否也不知曉?”

國相恭敬道:“老臣確實不知。”

“國相,所謂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聖人嘆道:“如今連淵蓋無雙的底細都不清楚,你又如何能有必勝的把握?你老成持國,朕也素來放心將國事交給你來處理,今日之事,朕還是覺得你並沒有深思熟慮。只是朕要照顧你的顏面,不好在滿朝文武面前拂了你的顏面。”

“聖人的呵護之恩,老臣感激。”國相肅然道:“不過老臣今日的諫言,絕非一時興起。老臣以爲,淵蓋無雙即使武功不差,但他畢竟只有十六歲,武功的修爲終究有限。三日擂臺,前兩日我們大可以作壁上觀,看看是否有少年高手能夠登臺擊敗他,若真能如願,不但可以大振我大唐的聲威,而且亦能鼓舞人心,讓天下百姓心中歡喜。”

“如果兩日依然無人能擊敗他,又當如何?”

“聖人難道忘記,真正的高手,就在宮中。”國相凝視聖人,輕聲道:“大天師那位愛徒,聖人難道忘記了?”

聖人蹙眉道:“你是說陳遜?”

“正是。”國相低聲道:“陳遜是大天師唯一的弟子,在大天師門下已經十六年,老臣還記得,當年大天師在雪地看到陳遜,便斷言陳遜天賦異稟,在武道上必然有着常人難以企及的成就。大天師從不輕易誇讚人,更何況當時不過五六歲的孩子。”

“如果朕沒有記錯,陳遜已經過了二十歲。”聖人道:“朝上約定,只會讓不滿二十歲的少年人登擂臺,陳遜的年紀已經過了。”

國相笑道:“無人知道陳遜的生辰,而且他在大天師坐下修煉道門功夫,養生有術,幾年前老臣見過一次,比他真正的年紀要小上許多,雖然如今年過二十,但樣貌看上去最多也就十六七歲而已。”

聖人微一沉吟,才道:“他素來與世無爭,自然也不會讓門下弟子與人爭鬥,朕只擔心他不會答應讓陳遜出手。”

“聖人,這次擂臺看似只是一個普通的比武較量,但比之戰場上的一場決戰更爲重要。”國相正色道:“渤海人和淵蓋無雙自信滿滿,傲慢無禮,只要在擂臺上被唐人擊敗,渤海人的氣焰立時就會被打下去,而周邊諸國知道此事之後,也會知道我大唐武德充沛,誰也不敢輕易挑釁了。而且一旦我大唐取勝,賜下兩名封號公主,這件事情也就能夠順利解決。”凝視聖人道:“大天師如果不同意,其他人當然無法勸說,可是聖人如果親自找他要人,他絕不會拒絕,而且這也是爲了大唐。”

聖人若有所思,並無說話。

聖人與國相在宮內商議如何應付擂臺之事的時候,秦逍已經出了宮城,騎着黑霸王回到了大理寺。

他本來想着直接回去補一覺,不過出宮的時候,大理寺卿蘇瑜和少卿雲祿也都跟着他在一起,他自然不好意思撇下兩人直接回家。

今日被賜封爲子爵,秦逍倒是沒有多激動,不過出了太極殿之後,其他官員倒是紛紛向秦逍祝賀。

秦逍年紀輕輕就被封爵,許多人心中自然不是很服氣,不過卻也明白聖人對秦逍是真的寵愛有加,這年輕的子爵大人日後必然是平步青雲,不管心裡怎麼想,這面上道賀卻是必不可少。

秦逍自然也是面上應付。

三人一同回到大理寺,蘇瑜年紀大了,一大早就去早朝,已經疲累得很,也不囉嗦,直接去補覺,雲祿則是將秦逍獲封子爵的消息向衆人傳說,少不得又是一羣官員過來道喜恭維,秦逍打發諸人之後,尋思着自己也要回左卿署補一覺,這精力肯定是要好好養一養,否則晚上無法向秋娘交差。

雲祿雖然和秦逍同級,但如今卻是對秦逍俯首帖耳,似乎站在秦逍身邊也是一種榮耀,竟是將秦逍送回到左卿署,正要離開,秦逍想到什麼,問道:“雲大人,差點忘記了一件事兒,正要向你請教。”

“大人有什麼吩咐儘管示下,請教是萬不敢當。”雲祿陪笑道。

“聖人賜我爵位,還賞賜了其他的東西,黃金綢緞我都推辭了,我記得旨意裡說,賞邑五百畝,那是不是賞給我土地?”秦逍虛心請教。

雲祿笑道:“大人,賞邑不是指封邑,是指食邑。”

“食邑?”

“換句話說,就是給大人增加俸祿。”雲祿道:“土地不歸屬大人所有,不過五百畝地每年產出來的糧食,都歸於大人。據我所知,一畝良田風調雨順的情況下,可以產米一石多,五百畝良田,一年下來能有七八百石米。”壓低聲音道:“當朝一品的俸祿,除了俸銀外,也只有六百石糧米,大人獲封五百畝食邑,每年能拿七八百石糧米,那可比一品大員還要多。”

秦逍這時候才恍然大悟,心想難怪自己獲封之後,許多朝臣看自己的神情就不對,獲封食邑五百,每年從朝廷領取的祿米,那就不是朝中官員能夠相比了。

秦逍在西北苦寒之地生養,知道米糧的珍貴,自己領取的食邑祿米,已經等同於西陵幾百戶人家一年的口糧了。

不過他心裡也知道,聖人重賞自己,除了自己此番在江南立功,實際上也是讓自己更踏實地去辦差,畢竟內庫每年還要等着從江南送來的銀子,比起內庫從江南索取的數百萬兩銀子,這幾百石米就不值一提了。

雲祿離開後,秦逍在左卿署的休息室倒頭便睡,關於擂臺之事,暫不考慮,等到養足精神,再好好思量。

這一覺睡到下午,如不是有人敲門,秦逍還要繼續養精蓄銳,被敲門聲驚醒,秦逍坐起身,伸了個懶腰,一覺下來,精神恢復不少,心下感慨,當時和麝月恩愛纏綿的時候不知節制,不知不覺中竟然被那豐腴的嬌軀差點將精力全都消耗乾淨,以後若有機會,還真要節制一些,萬不可放縱。

“誰?”

“大人,有人要拜見大人。”外面有人小心翼翼道:“那人似乎有要事見大人,已經等了一個多時辰,小人不敢驚擾大人,過來看看大人是否醒轉。”

“什麼人?”

“他叫林宏,說是有事要向大人回稟。”外面那人道:“一直在側廳等候!”

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四五五章 內舍女官第四七三章 趕盡殺絕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二十四章 臥底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三六七章 知法犯法第五一六章 在劫難逃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八一七章 試探第五六二章 驚天大案第六肆九章 叛徒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一三五章 副統領第二一三章 骨氣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一九一章 煉刀第六零六章 假山下的玄機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二九零章 赴宴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六八零章 天怒人怨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四六六章 以妹之名第一六七章 鴻影第五十五章 吃人的小羊羔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一九二章 監牢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四七七章 投壺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四十二章 別離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四零八章 道別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第八章 有恩必報第六五二章 公主的鄉下日子第六三四章 烏合之衆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七五零章 國有國法第一二七章 可憐人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五八七章 沆瀣一氣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一五五章 風一般的霸王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六九一章 偷樑換柱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第八八七章 家有仙妻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七二零章 一弓三箭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四十章 奪命第四十四章 公堂第三三七章 兵變第八二四章 殺意第二八零章 乘風得勢第四七五章 葬蝶第三零九章 天降瘋兵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四零一章 無字牌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五四零章 羣狼環伺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五十九章 二品第三八零章 致命漏洞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七四零章 天地書院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四三零章 太白入月第八四六章 欺負第五八七章 沆瀣一氣第三零九章 天降瘋兵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七零五章 兵權第二二八章 攻山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四七七章 投壺
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四五五章 內舍女官第四七三章 趕盡殺絕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二十四章 臥底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三六七章 知法犯法第五一六章 在劫難逃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八一七章 試探第五六二章 驚天大案第六肆九章 叛徒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一三五章 副統領第二一三章 骨氣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一九一章 煉刀第六零六章 假山下的玄機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二九零章 赴宴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六八零章 天怒人怨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四六六章 以妹之名第一六七章 鴻影第五十五章 吃人的小羊羔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一九二章 監牢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四七七章 投壺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四十二章 別離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四零八章 道別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第八章 有恩必報第六五二章 公主的鄉下日子第六三四章 烏合之衆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七五零章 國有國法第一二七章 可憐人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五八七章 沆瀣一氣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一五五章 風一般的霸王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六九一章 偷樑換柱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第八八七章 家有仙妻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七二零章 一弓三箭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四十章 奪命第四十四章 公堂第三三七章 兵變第八二四章 殺意第二八零章 乘風得勢第四七五章 葬蝶第三零九章 天降瘋兵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四零一章 無字牌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五四零章 羣狼環伺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五十九章 二品第三八零章 致命漏洞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七四零章 天地書院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四三零章 太白入月第八四六章 欺負第五八七章 沆瀣一氣第三零九章 天降瘋兵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七零五章 兵權第二二八章 攻山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四七七章 投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