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五章 條件

大唐立國至今,並無外嫁公主的先例,即使是前朝,迫不得已和親,也幾乎不會以真正的公主下嫁,雙方也都是心知肚明,無非只是名聲上的問題,中原王朝能夠以封號公主外嫁,也算是給足了對方顏面,對方往往也不會就此糾纏。

渤海國雖然是東北的大國,但在中原歷代王朝眼中,不過是區區小國,在中原歷代王朝的戰略規劃中,也從無真正將東北方向的威脅列爲帝國真正的威脅,莫說下嫁真正皇族血統的公主,就算是封號公主,也是屈指可數。

淵蓋無雙此刻竟是大言不慚,讓大唐下嫁皇族血統公主,滿朝文武心中都是冷笑。

禮部尚書孔墨莊立刻道:“下嫁公主,自由聖人裁決,可是輪到你們來決定?真是豈有此理。”

“若是三日之內,有人將你打的滿地找牙又如何?”竇蚡也是冷笑道。

淵蓋無雙道:“若是有人能夠擊敗我,立刻獻上一萬金。”

“笑話。”秦逍笑道:“你贏了,就要我大唐公主遠嫁,輸了,只拿出一萬金,這樣虧本的買賣,誰和你做?我大唐公主尊貴無比,金枝玉葉,你若真想表示誠心,也該拿出一些真正的東西出來。”

淵蓋無雙淡淡道:“你們想要什麼?”

“簡單,三日之內,若有人擊敗你,你們這次求親就作罷。”秦逍道:“既然打不過大唐的男人,自然也就沒資格迎娶大唐的公主。此外聽說你們渤海國現在蓄養了大批戰馬,這次只以百匹駿馬爲聘禮,實在是寒酸得很,若是輸了,再向大唐敬獻五百匹戰馬如何?”

“等一下!”崔上元沒等淵蓋無雙說話,立刻阻止,卻是轉向聖人,恭敬道:“大皇帝陛下,這位秦子爵的話,大皇帝陛下是否應允?”

聖人蹙起眉頭。

她原本的計劃,只是將長孫媚兒嫁給永藏王,以此來掣肘淵蓋家族,誰知道渤海人狡猾多端,竟然同時爲淵蓋建求親,自己如果允諾兩門親事,那麼之前的計劃就付諸東流,而且還要搭上自己一直喜愛的長孫媚兒,此外甚至還要搭上一名公主,如此一來,淵蓋建和永藏王都迎娶了大唐的女人,渤海國內也就很難因爲與大唐的親事出現太大的波動。

她當然也可以賜親永藏王,卻拒絕淵蓋建的求親,但如此一來,也就是直接扇了淵蓋建一個大耳刮子,必然讓淵蓋建顏面盡損,如此一來,也會讓整個淵蓋家族對大唐充滿了更深的敵意。

聖人並沒有忘記,如今渤海的兵權可是掌握在淵蓋家族的手中,如果厚此薄彼,淵蓋家族一旦煽動起來,即使將長孫媚兒嫁給永藏王,東北也依然不得安寧,這當然不是聖人的初衷。

淵蓋無雙此刻提出的條件,卻是出了一個大大的難題。

淵蓋無雙既然敢擺擂臺,定然是很有信心,雖然聖人並不覺得淵蓋無雙真的能在擂臺上堅持三日,可是萬一最後真的無人能擊敗他,難道真的要將自己的兩名親生女兒嫁過去?

下嫁封號公主,聖人已經是爲了顧全大局,若是真的將麝月甚至長寧遠嫁渤海,這就不單單只是兩個公主的問題,聖人固然也會考慮到自己至親的兩名血脈遠嫁,同時也會想到這兩名公主乃是真正的李氏皇族血脈,如果落在渤海人手中,指不定又要掀起什麼風浪來,所以無論麝月還是長寧,特別是麝月,那是肯定不能嫁往渤海。

而且秦逍提出的條件,聖人也是不可能接受。

淵蓋無雙若敗,親事作罷,這當然不是聖人想看到的,她從一開始就希望利用姻親關係多少穩住渤海那邊的局勢,爲了能夠順利賜婚,淵蓋無雙屠殺百姓的血案她都儘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又怎會應允秦逍提出這樣的條件?

她正自沉吟,淵蓋無雙已經大聲道:“大皇帝陛下,如果大唐京都真的沒有能戰英傑,外臣就不用擺擂臺,就當外臣沒有說過。”

“金鑾殿上,說過的話就沒有收回的道理。”國相聲音低沉:“世子既然想要擺下擂臺領略大唐武道,也未嘗不可。”向聖人拱手道:“聖上,老臣倒有個提議,不知當講不當講。”

聖人正自猶豫不決,立刻道:“國相但說無妨。”

“世子在四方館擺下擂臺,三日之內,我大唐只要未滿二十歲的年輕俊傑都可以登臺打擂。”國相道:“具體的規則,由渤海使團和禮部以及鴻臚寺詳細商議,總要做到公平公正。”頓了頓,才道:“如果三日一過,確實無人能夠擊敗世子,那麼聖人便下旨,同時賜親於渤海王和莫離支,我大唐也將下嫁皇族公主。”

朝臣不少人都是皺眉,心想老國相既然發話,聖人只怕不會反對,不過要將皇族公主下嫁渤海,大唐的顏面實在是有損,只是國相既然這樣提議,應該是心中有打算。

“如果有人擊敗淵蓋無雙呢?”聖人問道。

國相笑道:“那就按照秦逍所言,渤海再增加獻禮,不過不是五百匹,而是一千匹戰馬,另外獻上黃金十萬兩,白銀十萬兩。”頓了頓,才接着道:“不過兩國的親事卻不能因爲任何緣故作罷,只是到時候送誰前往渤海成親,就都由聖人裁決,渤海使團不得再提出任何意義。”

有人立時微微點頭,心想國相這纔是老成謀國。

兩國的親事還是要繼續的,不過淵蓋無雙輸了,就不能奢想迎娶大唐皇族公主,到時候由聖人隨便指派封號公主前往也就是了,而且國相讓渤海增加大批獻禮,也當是迎娶封號公主的聘禮了。

國相顯然對淵蓋無雙輸在擂臺上還是有信心,羣臣心中尋思,這裡畢竟是大唐京都,少年英傑何以萬計,這淵蓋無雙狂妄無比,即使真的有些本事,可是京都十萬子弟,難道還沒人能打敗淵蓋無雙?

此人狂妄至極,上了擂臺,也確實需要有人出面殺殺他的威風。

聖人沉吟片刻,纔開口問道:“崔上元,國相的提議,你們是否接受?”

渤海使團上下一直都看着聖人,只等聖人這話一開口,崔上元眸中竟是劃過欣喜之色,立刻道:“國相大人的提議,公平公正,外臣等願意接受。”看了淵蓋無雙一眼,問道:“世子,你的意思?”

“大皇帝陛下有了旨意,自然遵從。”淵蓋無雙眼眸中竟是顯出掩飾不住的興奮之色,道:“明日一早,我們就會在四方館前設下擂臺,等候大唐的英傑前來賜教。三日過後,再請大皇帝陛下決斷。”

秦逍盯着淵蓋無雙,卻是突然感覺到,這幾名渤海使者的神情態度,竟似乎有一種得逞之感,就似乎渤海使團今日上朝拜見,讓聖人答允他們擺下擂臺,就是他們今日上朝的目的,而現在他們似乎已經達成目的,顯出難以掩飾的喜悅。

難道渤海使團上下真的以爲淵蓋無雙擺下三天擂臺,一定是勝券在握?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大唐京都數百萬衆,少年英雄也必然是數不勝數,淵蓋無雙憑什麼認爲無數的少年英雄竟無一人會是他的敵手?

他心中狐疑,只覺得這事情並不像表面看起來的這麼簡單。

不過聖人既然已經答允,那麼無論是大唐還是自己,都已經沒有了退路。

三日之內如果不能將淵蓋無雙打下擂臺,麝月公主甚至長寧公主便都要遠嫁渤海,這當然是秦逍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禮部會協助你們擺設擂臺。”聖人終於道:“三日過後,結果分曉,到時候朕自有旨意。”

崔上元道:“外臣等敬謝大皇帝陛下隆恩。”再次跪倒行禮,渤海使團衆人俱都隨之跪拜行禮,爾後在崔上元的帶領下,退出了金鑾殿。

羣臣有些還沒回過神來,心想今日渤海使團求親,怎地弄到最後,竟然是渤海使團設下擂臺?

不過這次打擂,大唐這邊還真不能有絲毫的馬虎,無論如何也要在三日之內將淵蓋無雙打下擂臺,否則到時候不但大唐顏面無存,還要搭上兩個皇族公主,那可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聖人似乎在尋思什麼,滿朝文武也都不敢開腔,片刻之後,聖人才起身來,淡淡道:“先退朝吧。”

執禮太監尖聲叫喝退朝,羣臣井然有序退出金鑾殿,國祥還沒有走出金鑾殿,便有執事太監過來附耳低語兩句,國相微微點頭,跟着執事太監到了後殿的一間屋內,聖人此刻正在裡面等候,見國相進來,示意身邊的太監宮女退出,這才盯着國相問道:“國相難道有必勝的把握?是否賜親,本在朕的掌握之中,現在答應了他們的條件,勝負難料,如果真的無人打敗淵蓋無雙,那又如何?若不是你使眼色,朕不會輕易答應。”

她語氣之中略有一絲不滿。

“渤海使團此番求親,奢望迎娶皇族公主,若是直接拒絕,難免會讓他們心中怨憤。”國相恭敬道:“如果是他們技不如人,沒能耐迎娶咱們的皇族公主,那就是他們自己無能,怪不得大唐。聖人,淵蓋無雙濫殺無辜,欠了三十六條人命,此事已經從京都向外傳揚,民心怨憤,如果不能給百姓一個交待,他們對渤海人的怨恨,很可能會牽累到朝廷的身上。”

聖人淡淡道:“讓渤海人擺擂臺,就能解決?”

“是!”國相點頭道:“只要在擂臺上擊敗淵蓋無雙,甚至將其打傷,不但會讓渤海人顏面盡掃,而且也能讓百姓心中的怨憤得到緩解,百姓心中的怨氣只要發泄出來,也就平安無事了。”

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八一九章 孔雀石第十三章 黑羽夜鴉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六十五章 狼騎入城第八二四章 殺意第八七七章 頑疾第二九九章 刀魔第二十二章 夜姬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二七四章 將令第五三八章 事緩則圓第一百零七章 馴馬第三九九章 半夜來的男人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七九八章 禍水西引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四九六章 梧桐樹下的白影第四三二章 功臣之後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四四二章 黑幕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六零八章 大先生的懲罰第四三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三十二章 同牀第二九六章 覓刀第三八七章 蛇蠍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一百零一章 匪夷所思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二零四章 醋意第二八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四三五章 制衡第六六零章 計劃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四一九章 河邊的院子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四九二章 月光下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二十章 蛇蠍心腸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四八五章 連升三級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上架感言!第二十六章 貪吃好財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五一六章 在劫難逃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九十四章 白虎第四七九章 做媒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四九五章 衛璧第六一七章 如月朦朧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八三五章 帝國之恥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七四六章 割草第八二五章 隱患第五七零章 南下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五六肆章 白衣練兵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六零九章 龍潭虎穴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八二四章 殺意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一七八章 血魔刀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六零七章 鐵證如山第二六八章 伏兵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三四一章 步步爲營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四五二章 巧舌如簧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二五三章 重劍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一九六章 鬼谷
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八一九章 孔雀石第十三章 黑羽夜鴉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六十五章 狼騎入城第八二四章 殺意第八七七章 頑疾第二九九章 刀魔第二十二章 夜姬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二七四章 將令第五三八章 事緩則圓第一百零七章 馴馬第三九九章 半夜來的男人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七九八章 禍水西引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四九六章 梧桐樹下的白影第四三二章 功臣之後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四四二章 黑幕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六零八章 大先生的懲罰第四三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三十二章 同牀第二九六章 覓刀第三八七章 蛇蠍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一百零一章 匪夷所思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二零四章 醋意第二八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四三五章 制衡第六六零章 計劃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四一九章 河邊的院子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四九二章 月光下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二十章 蛇蠍心腸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四八五章 連升三級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上架感言!第二十六章 貪吃好財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五一六章 在劫難逃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九十四章 白虎第四七九章 做媒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四九五章 衛璧第六一七章 如月朦朧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八三五章 帝國之恥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七四六章 割草第八二五章 隱患第五七零章 南下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五六肆章 白衣練兵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六零九章 龍潭虎穴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八二四章 殺意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一七八章 血魔刀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六零七章 鐵證如山第二六八章 伏兵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三四一章 步步爲營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四五二章 巧舌如簧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二五三章 重劍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一九六章 鬼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