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四章 擂臺

執禮太監在上面已經高聲道:“都肅靜!”大殿內頓時便安靜下來。

崔上元恭敬道:“大皇帝陛下,上邦人才輩出,確實是讓小使敬畏有加。大唐的年輕俊傑層出不窮,也難怪大唐文采斐然,確實是鄙國不能及。”

“你這話說對了一半。”竇蚡大聲道:“我大唐不但文采憤然,武功也是鼎盛。”本來想加一句“你們當年也是曾領教過”,但這話到了嘴邊,還是不敢說出來。

雖然渤海使團出題刁難,但整體而言也不算太過分,聖人答允渤海國派出使團,歸根結底還是希望兩國能夠保持和平的狀態,畢竟大唐周邊強敵環伺,今日之大唐早已經不是從前那個威震天下鐵騎縱橫的鐵血帝國,對周邊諸國,能夠拉攏的肯定是要盡力去拉攏,如此纔不至於落得四面受敵的困境。

副使趙正宇卻忽然笑道:“這倒不見得。”說完這句話,故意閉口不言。

但這一句話說出來,卻瞬間激怒了大唐的君臣,聖人眉頭皺起,冷冷道:“你在說什麼?”

“小使失言,請大皇帝陛下治罪!”趙正宇倒是識時務,立刻跪倒在地請罪。

“有時候看似失言,卻是有心。”一直坐在楠木大椅上的國相夏侯元稹終於開口說話,他先前一直閉目養神,自始至終一句話也不曾說過,整個人看上去也是十分消沉。

羣臣心裡都清楚,安興候在杭州遇害,對國相造成了巨大的打擊,這位一直精力旺盛的老國相,這些日子看上去就像蒼老了十歲,甚至精神也變得萎靡不振。

這時候突然說話,所有目光都落在了國相身上。

“小使不敢!”

“趙副使,你既然失言,就當着我大唐滿朝文武把話說清楚。”國相神色平和,聲音蒼老甚至帶着嘶啞,不怒自威:“你似乎並不認爲我大唐武功鼎盛,這是何故?難道要在疆場上見個高低,才能讓你們做出正確的判斷?”

這話不怒自威,甚至帶着一絲威脅之意,羣臣頓時都是底氣一足,暗想老國相畢竟是老國相,在蕞爾小國的使臣面前,不失大唐尊嚴,這兩句話說出來就讓人提氣。

崔上元忙道:“不敢,趙副使絕無此心,大皇帝陛下和大人們都不要誤會。”

“那他是什麼意思?”竇蚡冷聲道。

趙正宇猶豫一下,才道:“大渤海使團自進入大唐以來,雖然見到大唐錦繡江山,但卻難見尚武氣息。”頓了頓,才繼續道:“世子與大唐勇士比武較藝,無一敗績,所以小使才冒昧失言,還請大皇帝陛下恕罪。”

他不說還好,這一說,朝臣們更是怒不可遏。

淵蓋無雙一路上誘殺三十六名百姓,此事已經鬧得人神共憤,大理寺雖然想查辦,但宮裡沒有下旨,大理寺也不敢輕舉妄動。

宮裡爲了顧全大局,對此事也是儘可能冷處理,可是渤海使團竟然哪壺不開提哪壺,大唐君臣憋在肚子裡的話,趙正宇竟然主動提出來。

刑部堂官盧俊忠先前被秦逍弄得一肚子火,無處發泄,見得羣臣對秦逍譏嘲渤海使團充滿讚許,曉得與渤海使團較勁會得到大家的好感,立刻跳出來,厲聲道:“本官刑部堂官,此事你們不說,我們也要找你們。那三十六人是因何而死,你們心裡沒數?什麼大唐勇士?他們只是手無寸鐵的大唐平民,你們誘騙......!”

他話聲未落,淵蓋無雙已經森然打斷道:“誰誘騙了?大唐生死決鬥,都會簽下生死契,我來到大唐,按照大唐的規矩比武較藝,如果他們不同意,爲何要籤生死契?難道是本世子拿刀架在他們脖子上逼他們的?”

“淵蓋世子,你明知道他們只是手無寸鐵的百姓,而且沒有練過武藝,卻要和他們生死較量,這豈不是屠殺?”大理寺卿蘇瑜此時也忍不住冷聲道:“我大唐的武道,講的是公平較技,而你所謂的比武,從一開始就是倚強凌弱,這就是你們渤海國所謂的武道?”

“不錯。”盧俊忠難得與大理寺的人保持一致,沉聲道:“此時你既然主動提出來,今日便要給我大唐一個交代。”

大殿上也是一陣騷動。

其實更多的官員心中卻想到,渤海人明知道這個話題說出來必然會激怒朝臣,可是他們卻還是當着大唐君臣的面直接說出來,言辭之中甚至帶着傲慢,這當然不可能是趙正宇臨時起意。

如此重大場合,說些什麼,事先肯定是斟酌再三,這趙正宇既然敢說出口,也就證明渤海人並不在意這個話題會惹惱大唐。

淵蓋無雙眸中卻顯出興奮之色,道:“外臣聽說大唐的高人有許多閒雲野鶴,隱匿在山村之間,他們看起來普通,但武藝高明,反倒是一些看起來威風凜凜之輩,卻都是酒囊飯袋,並無真才實學。來大唐一趟,並不容易,外臣只希望能找到真正的高手比試武藝。”嘆了口氣,道:“可是一路走來,交手數十人,卻無一人能夠一戰。”說到此處,竟是搖搖頭,一臉遺憾之色。

盧俊忠正要呵斥,聖人卻已經道:“如此說來,在你眼中,我大唐並無高手?”

“外臣不敢。”淵蓋無雙立刻躬身道:“外臣此番跟隨使團前來大唐,是追尋武道,至今卻無收穫,所以心中遺憾,若有冒犯,還請大皇帝陛下寬恕。”

國相卻是泛起一絲淡淡笑意,緩緩道:“大唐高手如同秋日落葉,數不勝數。世子小小年紀,竟然要來大唐追尋武道,是否太過狂妄了?”

“有志不在年高。”淵蓋無雙恭敬道:“外臣今年剛滿十六,年紀確實尚輕,不過年紀卻無法阻攔外臣追求武道的信念。”反問道:“莫非大唐的年輕人會因爲年紀,在武道上碌碌無爲?”

立刻有官員沉聲道:“我大唐的青年才俊如同天上繁星,可不是一些蕞爾小國能夠相提並論。”

淵蓋無雙點頭道:“這一點我深信不疑,只是很遺憾,至今我卻從無見過。真才實學,從來不是在嘴上說說!”

聖人威嚴道:“淵蓋無雙,你小小年紀,竟然在大唐金鑾殿上口出狂言,可知天高地厚?”

渤海使團衆人立時都跪了下去,崔上元急忙道:“大皇帝陛下息怒,世子出言魯莽,還求寬恕。”

“淵蓋無雙,你們使團這次前來,是爲了求親,本該以和爲貴。”國相緩緩道:“不過你出言不遜,竟然以爲我大唐無人,如果就此讓你們回國,你恐怕心中一直會有遺憾。”看了聖人一眼,顫巍巍起身拱手道:“聖上,淵蓋無雙既然尋求武道,爲何不滿足他的請求,讓他明白什麼是大唐的武道?”

聖人“哦”了一聲,問道:“國相的意思是?”

“淵蓋無雙,本相找兩名武道高手與你比試比試,讓你領略一些大唐武學,你看如何?”國相看向淵蓋無雙。

淵蓋無雙還沒有說話,崔上元已經恭敬道:“相國大人,世子年紀太輕,根基尚淺,雖然在武道上頗有心得,不過.....!”

“本相明白你的意思。”夏侯元稹打斷道:“你是擔心本相挑選大唐頂尖高手與他過招?”搖頭笑道:“放心,大唐做事情,從來都是講求公正。淵蓋無雙今年十六,那麼本相也會讓與他年紀相仿的青年俊傑與之交手,你們覺得如何?”

淵蓋無雙興奮道:“求之不得。不過.....!”猶豫一下,才繼續道:“不過外臣斗膽,有一個提議。”

“提議?”聖人居高臨下看着淵蓋無雙,問道:“什麼提議?”

淵蓋無雙向聖人躬身道:“大皇帝陛下,家父向大唐求親,聖人一時無法決斷,外臣提議,不如就以此事來決定是否賜親。外臣仰慕大唐文化,讀過許多大唐的書籍,也瞭解到許多大唐的故事。聽說大唐有一個很奇特的比武方式,叫做擺擂臺。”

羣臣都是面面相覷,心想這淵蓋無雙難道是想擺擂臺不成?

擺擂臺可不是誰都有膽量,如果不是出類拔萃,對自己的功夫有絕對的自信,擺下擂臺就等若是自取其辱。

“你的意思是想擺擂臺?”聖人問道。

“外臣願意在四方館外擺下擂臺。”淵蓋無雙大聲道:“以三日爲限,三日之內,大唐二十歲以下的少年俊傑都可以登臺挑戰,如果在三日之內,外臣擊敗所有對手,就請大皇帝陛下開恩,賜大唐公主於家父爲妻。”擡頭看向聖人,一字一句道:“家父要迎娶的,是真正的大唐公主!”

秦逍聞言,心下一凜,盯住淵蓋無雙,心想渤海使團今日上朝,恐怕這纔是他們真正的目的。

大唐賜親,根本沒有想過將真正的公主遠嫁渤海,只是挑選出衆的女子賜封公主名號再遠嫁而已,但渤海人不但要大唐賜親,竟然還奢望大唐下嫁真正的公主。

如果大唐真正的公主嫁到渤海,渤海國便是唯一取到李唐皇族血脈的國家,國威必然大振,反倒是大唐的威嚴卻會受到極大的損害。

最要緊的是,大唐真正的公主只有兩位,除了麝月,就只有長寧公主,長寧公主的狀況,當然不適合遠嫁,如此一來,如果聖人答應淵蓋無雙的提議,甚至三日之內確實無人擊敗淵蓋無雙,那麼下嫁渤海的就只能是麝月。

秦逍心下冷笑,暗想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非要闖,麝月是老子的女人,渤海人竟然將主意打到麝月的身上,那可就別怪老子到時候不顧什麼大局了。

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四二八章 怨靈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三六八章 拉攏第六肆零章 蘆葦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五九九章 久別重逢【求訂閱】第一八零章 自焚第一三零章 唐人市第六九六章 暗夜幽靈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五六八章 舍官姐姐的玉佩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四九五章 衛璧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七一三章 投誠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八七八章 道別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六二七章 一箭雙鵰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四零一章 無字牌第二六六章 歸屬第二十章 蛇蠍心腸第七十五章 偏向虎山行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一百零六章 黑霸王第五八六章 抽絲剝繭第四一九章 河邊的院子第一五六章 風雨與共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二十六章 貪吃好財第二九三章 龍王廟第四四八章 東窗事發第六零六章 假山下的玄機第七二五章 奪命槍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五八一章 懸樑第一八一章 土堡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第一三五章 副統領第三五四章 葬身之地第三九二章 猝不及防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四九六章 梧桐樹下的白影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三六一章 窗後的眼睛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七一三章 投誠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五四一章 馬伕第六二六章 羣寇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二五三章 重劍第五六八章 舍官姐姐的玉佩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八七八章 道別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三五零章 淒寒冷夜送將軍第九十九章 不自量力的少年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五八二章 疑點重重【求訂閱】第三六三章 明月聖女度蒼生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十六章 生辰第八八零章 善惡之辨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三章 御賜佛像第四四五章 說媒第九十七章 鎮虎石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第七九零章 示威
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四二八章 怨靈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三六八章 拉攏第六肆零章 蘆葦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五九九章 久別重逢【求訂閱】第一八零章 自焚第一三零章 唐人市第六九六章 暗夜幽靈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五六八章 舍官姐姐的玉佩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四九五章 衛璧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七一三章 投誠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八七八章 道別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六二七章 一箭雙鵰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四零一章 無字牌第二六六章 歸屬第二十章 蛇蠍心腸第七十五章 偏向虎山行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一百零六章 黑霸王第五八六章 抽絲剝繭第四一九章 河邊的院子第一五六章 風雨與共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二十六章 貪吃好財第二九三章 龍王廟第四四八章 東窗事發第六零六章 假山下的玄機第七二五章 奪命槍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五八一章 懸樑第一八一章 土堡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第一三五章 副統領第三五四章 葬身之地第三九二章 猝不及防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四九六章 梧桐樹下的白影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三六一章 窗後的眼睛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七一三章 投誠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五四一章 馬伕第六二六章 羣寇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二五三章 重劍第五六八章 舍官姐姐的玉佩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八七八章 道別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三五零章 淒寒冷夜送將軍第九十九章 不自量力的少年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五八二章 疑點重重【求訂閱】第三六三章 明月聖女度蒼生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十六章 生辰第八八零章 善惡之辨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三章 御賜佛像第四四五章 說媒第九十七章 鎮虎石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第七九零章 示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