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二章 刁難

大殿內先是一陣沉寂,很快便見得一名老臣走出來,緩緩道:“永藏王求親,合乎禮制,你們的莫離支想要迎娶大唐公主,簡直是異想天開,此事也根本無需在朝上請求。”

衆臣看的明白,出來說話的正是禮部老尚書孔墨莊。

“此次使團不遠千里來到貴國京都,就是爲了求親。”忽聽得一個清朗甚至稚嫩的聲音響起,卻見到淵蓋無雙擡頭看向孔墨莊,緩緩道:“家父是渤海莫離支,可這只是他的官職,他還有另一個身份你們可能並不知曉。”面向聖人道:“使團出發之前,我大王已經拜家父爲亞父,聽聞中原也有皇帝拜柱國大臣爲亞父的先例,我大渤海以大唐爲師,遵此先例,用大唐的話說,家父如今也算得上是我大王的父親。”

此言一出,羣臣更是吃驚。

大家都知道淵蓋家族在渤海權勢滔天,淵蓋家族不但掌握着渤海軍權,而且在朝中也算是一言九鼎,現如今淵蓋建竟然成了渤海永藏王的亞父,如果不是權勢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永藏王又怎可能甘心拜一名臣子爲父?

由此可見,如今的渤海雖然名義上的國主是永藏王,但淵蓋建卻已經是實際上的渤海國主。

“不錯!”渤海正使崔上元道:“我大王敬重莫離支,一直視莫離支爲父,此次使團來大唐求親,爲求好事成雙,我大王進行了拜父儀式,尊莫離支爲亞父。莫離支有大王亞父的身份,向大唐求親,似乎並無不妥。”向聖人拱手道:“大唐也是以好事成雙爲吉事,所以此番大皇帝陛下賜下兩門親事,正是好事成雙。”

秦逍此時卻已經想到長孫媚兒在觀音廟對自己說過的話,按照皇帝的籌劃,是要將長孫媚兒遠嫁渤海,成爲渤海王后之後,輔佐永藏王在渤海形成一股與淵蓋家族分庭抗禮的力量,一旦永藏王和淵蓋家族在渤海爭權奪利,無論最後誰勝誰負,都會對渤海國造成重創,如此渤海也就無力再對大唐虎視眈眈。

秦逍當時還有疑惑,覺得以淵蓋建的老奸巨猾,不至於看不透這一點,既然明知這樣做會對他產生不利,卻爲何還會贊成這門親事?

這時候卻終於明白,淵蓋建那頭老狐狸竟然早就想好了對策。

莫離支是臣子,確實沒有資格向大唐求親,但永藏王拜了他爲亞父,那淵蓋建在名義上就成了永藏王的父親,雖然有名無實,但禮制這種事情,要的本就是名。

渤海求親,要嫁過去一名大唐公主,本就讓許多人心中窩火,這下子倒好,渤海國胃口大的很,求娶的不是一個,而是兩個。

羣臣都看向聖人,卻見聖人鎮定自若,淡淡道:“兩國情意綿長,自然也是朕願意看到。此事朕暫時還不能即刻答允,着禮部商議過後,再給你們答覆。”

“聖人,此次小使帶使團前來,一片真誠,聘禮也一同帶過來。”崔上元恭敬道:“若能得聖人准許賜親,大渤海國上下沐浴皇恩,都將感激不盡,我大王亦說將永世尊大唐爲主,爲大唐守衛東北邊陲。”

許多官員心下好笑,暗想聖人在東北如今最忌憚的就是你們渤海國,讓你們守衛東北,卻不知道是要抵擋哪裡的敵人?

聖人卻是笑道:“渤海王有此忠心,朕心甚慰。此前渤海王上書求親,朕爲了兩國的世代友好,心中已經應允,而且選定了賜親的公主。只是你們那位莫離支突然提出求親,朕事先並不知曉,自然還要斟酌。”

“使團準備了兩份聘禮,大皇帝陛下自然不會讓我們還要帶一份聘禮返回。”淵蓋無雙的聲音倒是很溫和。

秦逍對此人厭惡至極,忍不住道:“淵蓋世子看來很着急找母親。”

此言一出,本來一個個神色嚴峻的朝臣們忍不住都大笑起來,本來肅穆的朝堂頓時一片笑聲。

秦逍這話冷不丁冒出來,等衆人看過來,才發現出言嘲諷的卻是剛剛獲封子爵的秦逍,雖然許多人對秦逍心存嫉妒,不過這時候面對渤海人,秦逍出言嘲諷,卻是深得衆人之心。

淵蓋無雙卻赫然扭過頭來,一雙眼眸冷厲如刀,在人羣中一眼就盯住了秦逍。

秦逍卻也是雙目冷如寒冰,盯住淵蓋無雙,四目相接,兩人竟都從對方的眼中感受到了凜冽的殺意。

“你是何人?”淵蓋無雙開口問道。

“大唐子爵,大理寺少卿!”秦逍高聲道:“有何見教?”

衆臣心想這是剛封上爵位就喊出來了,不過在渤海人面前顯威風,那是越多越好。

“你說的沒錯。”淵蓋無雙竟然笑道:“大唐是渤海之母,今日我前來大唐尋母,理所當然。”

秦逍豎起大拇指道:“不錯,能記得自己是大唐的兒子,還算忠心。”

聖人笑道:“秦逍,還輪不到你說話。”

淵蓋無雙卻向聖人行禮道:“尊貴的大皇帝陛下,這次我們使團遇到了一個小小的難題,都說大唐人傑地靈,英才輩出,我們被這難題困住,所以想向在場的大唐英傑們請教,希望他們能夠幫助解決難題。”

“什麼難題?”聖人狐疑道。

淵蓋無雙道:“此番我們帶來聘禮,其中有一百匹駿馬,這是我們渤海自己培養的良駒,爲了表達對大唐的敬意,一百匹駿馬中,有五十匹母馬,每一匹母馬帶着一匹小馬駒。本來一路上還算十分順利,可是快到大唐京都的時候,天上出現了幾隻鷹隼,這些馬匹受驚,亂作一團,現在我們已經分不清楚哪個馬駒的母親是誰,不知道如何解決。”

羣臣頓時愕然。

“敬獻馬匹之後,自然是母子同槽。”淵蓋無雙朗聲道:“現在馬匹混亂,無法解決,懇請大皇帝陛下幫助我們解決這個難題。”

衆臣面面相覷,心想這還真是個大難題,一百匹馬混在一起,就算是神仙恐怕也不能將每一對母子辨認出來,這渤海人分明是故意爲難。

不過泱泱上國,如果連這樣的問題都無法解決,傳揚出去,自然會淪爲笑柄。

聖人也是錯愕,立刻問道:“太僕寺卿何在?”

人羣中立刻站出一人,恭敬道:“臣在!”

“太僕寺負責管理馬匹,你來幫渤海使團解決這個難題。”聖人尋思太僕寺卿精通馬事,這個問題滿朝文武也只有太僕寺卿能夠解決,將問題交給他,那是再合適不過。

太僕寺卿掌管騾馬畜牧之事,自然對馬匹十分了解,如果讓他辨識一匹馬的好壞以及產地,他立刻就能夠回答出來,可是讓他在將一百馬混在一起辨識每一對母子,那簡直是比登天還難,別說現在就回答,即使花上十天八天的時間,恐怕也難以解決,有些尷尬,額頭滲出冷汗,知道如果無法回答,不但丟了大唐的顏面,聖人一怒之下,回頭治罪也不是不可能。

“這個.....!”太僕寺卿猶豫一下,終是向淵蓋無雙道:“你們將馬匹都送到太僕寺,我們自然會想辦法將他們分辨出來。”

淵蓋無雙道:“母子不能辨識,無法同槽,這是我們的疏忽,就這樣將一羣連母子都無法辨識的駿馬敬獻大皇帝陛下,我們實在惶恐。正因如此,才勞煩你們幫忙解決。你是太僕寺卿,聽說太僕寺是掌理馬匹的衙門,難道連你也想不出辦法?”

太僕寺卿額頭汗水更是直冒,聖人看在眼裡,知道太僕寺卿肯定是想不出法子來,臉色頓時沉下去。

她是以女人之身登基爲帝,對顏面看得更重,只希望做得比男人更好,如今渤海使團問出這樣一個題目,太僕寺卿竟然手足無措想不出法子來,心中就有些惱怒,迅速堂堂太僕寺卿連這樣的問題都無法解決,要你這樣的人有什麼用?

不過這事兒對太僕寺卿來說,確實有些冤枉。

渤海國出的難題,本就是要急智才能回答,可是急智卻並非所有人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有,太僕寺卿掌管的都是實事,只求兢兢業業本好自己的差事,如今渤海使團刻意爲難,沒有急智,倉促之下又如何能夠回答?

其他官員也都是低頭尋思,但都覺得這問題是對方刻意爲難,思之無益。

“這是故意刁難。”太僕寺卿見聖人臉色不好,知道事情不妙,立刻向淵蓋無雙道:“這樣的難題,你們自己都解決不了吧?”

崔上元笑道:“正因爲我們想不出法子,才請教天朝。我們渤海國本就是大唐的臣國,比不上大唐人傑地靈,只覺得大唐英傑必然能夠幫助我們解決這個難題。如果大人無法回答,那就算了,我們自己回去之後再慢慢想辦法。”

“你錯了。”一個聲音大聲道:“不是太僕寺卿大人不知道如何解決,而是這樣的問題實在是太簡單,太僕寺卿大人沒有興趣和你們玩這樣的小把戲。你們要真想知道如何解決,殺雞不用牛刀,根本用不上太僕寺卿大人,我來幫你們解決。”說話之間,一人上前來,衆人瞧過去,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大唐子爵秦逍秦大人。

第五四三章 三道旨第八一六章 形同陌人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二六六章 歸屬第五一六章 在劫難逃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五三四章 無欲則剛第一八四章 乞伏善汗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五五八章 改頭換面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第七二二章 走投無路第三二八章 緊急軍情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五零四章 口空無憑第二九三章 龍王廟第一百零二章 風林火山第十八章 義兄弟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一三零章 唐人市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五四五章 恨嫁第六零九章 龍潭虎穴第六八七章 讀書人第八零七章 珠圓玉潤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三四六章 殺父之仇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五四三章 三道旨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六八一章 大戰在即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四四九章 粗中有細第八四三章 天機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七六八章 殺意第九十章 一陣風第三九三章 鬥法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六八一章 大戰在即第四四四章 拉攏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八八五章 蟲豸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四二二章 布衣嬌娘第十八章 義兄弟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三零六章 死敵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第三四二章 雙龍玉佩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七一四章 將計就計第三零九章 天降瘋兵第十一章 跟蹤第一一八章 深入虎穴第四十三章 證人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一七三章 美人關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八零八章 失蹤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一七六章 暗夜殺聲第七四零章 天地書院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八一九章 孔雀石第三三四章 美麗的土地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五十五章 吃人的小羊羔第四八二章 白甲第六五九章 木場第六二七章 一箭雙鵰第八九二章 恐嚇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七零五章 兵權第二十六章 貪吃好財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第五四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第八四六章 欺負第五八一章 懸樑第二零七章 美人心跡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四零六章 替罪羊第八零三章 重用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
第五四三章 三道旨第八一六章 形同陌人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二六六章 歸屬第五一六章 在劫難逃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五三四章 無欲則剛第一八四章 乞伏善汗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五五八章 改頭換面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第七二二章 走投無路第三二八章 緊急軍情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五零四章 口空無憑第二九三章 龍王廟第一百零二章 風林火山第十八章 義兄弟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一三零章 唐人市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五四五章 恨嫁第六零九章 龍潭虎穴第六八七章 讀書人第八零七章 珠圓玉潤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三四六章 殺父之仇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五四三章 三道旨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六八一章 大戰在即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四四九章 粗中有細第八四三章 天機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七六八章 殺意第九十章 一陣風第三九三章 鬥法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六八一章 大戰在即第四四四章 拉攏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八八五章 蟲豸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四二二章 布衣嬌娘第十八章 義兄弟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三零六章 死敵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第三四二章 雙龍玉佩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七一四章 將計就計第三零九章 天降瘋兵第十一章 跟蹤第一一八章 深入虎穴第四十三章 證人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一七三章 美人關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八零八章 失蹤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一七六章 暗夜殺聲第七四零章 天地書院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八一九章 孔雀石第三三四章 美麗的土地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五十五章 吃人的小羊羔第四八二章 白甲第六五九章 木場第六二七章 一箭雙鵰第八九二章 恐嚇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七零五章 兵權第二十六章 貪吃好財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第五四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第八四六章 欺負第五八一章 懸樑第二零七章 美人心跡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四零六章 替罪羊第八零三章 重用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