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一章 求親

盧俊忠臉色難看至極。

秦逍在杭州大肆翻案,他自然是掌握了情況,也知道秦逍翻案是違背了安興候夏侯寧的意思,違背夏侯寧,就是衝着夏侯家去,所以打定主意,今日在朝會上,就翻案之事借題發揮。

他對秦逍深惡痛絕,本來也是計劃好,逮着此事向秦逍發難,即使無法給秦逍治罪,也要竭力讓刑部差插手此案,只要刑部的人到了江南,對那些翻案的家族進行徹查,就一定有辦法找出罪證來,而且只要有一家與亂黨有牽連,那麼秦逍此前釋放那些人,就等若是縱容亂黨。

說不定自己一出手,夏侯家也會在今日對秦逍發難,如果刑部和夏侯家的實力結盟,要扳倒秦逍也不是沒有可能。

可是他萬沒有想到,秦逍伶牙俐齒反駁回來,自己非但沒有佔據上風,竟然眼睜睜地看着秦逍被受封爲子爵,他心中惱怒不已,但聖旨當朝宣讀,他也是無可奈何。

“荀愛卿,渤海使團是否到了?”秦逍示意秦逍先退下,目光這才落在一名官員身上,這名官員是鴻臚寺卿荀匡,鴻臚寺主掌外賓朝會儀節之事,渤海使團抵京之後,一切都是由鴻臚寺負責接待安排。

荀匡立刻上前躬身道:“回稟聖人,渤海使團已經在殿外等候,隨時接受聖人的召見。”

朝臣大多數人心裡其實一開始就有數,當今聖人並不輕易舉行朝會,平日裡處理國事,也都是召集一些柱樑重臣商議,算是個小朝廷,像這樣百官雲集的朝會,聖人登基之後其實並不算多見。

今日朝會,許多人都猜到肯定與渤海使團有關。

不過當朝賜封秦逍爵位,許多人都是沒想到,這時候聖人要召見渤海使團,大家都知道這纔是今天真正的大事。

“宣!”聖人聲音威嚴。

執禮太監尖聲道:“聖人有旨,宣渤海使團覲見!”

聲音一層層傳遞出去,本來站在殿上的朝臣們卻是很自覺地向兩邊分開,中間空出了長長的走廊,而朝臣們也都迅速檢視自己的衣冠,略作整理。

大唐昌盛之時,周邊諸國幾乎每年都會有使團前來覲見,萬邦來朝的盛景那是稀鬆平常。

不過隨着兀陀汗國的崛起,完全切斷了大唐與西域諸國的聯繫,西域諸國只能朝拜兀陀汗王,卻再無一直西域使團前來大堂朝拜。

北方草原圖蓀各部,曾經也都是派出大量的使者前來大唐表示敬畏,但隨着當今聖人登基之後,圖蓀各部乘虛南下侵擾,雙方已經結下了不小的仇怨,再無大批部落使者前來朝拜。

雖然兀自有些小部落希望能夠與大唐繼續保持良好的關係,畢竟許多部落能夠存活壯大,必須要與大唐保持良好的貿易關係,但草原上的杜爾扈部迅速崛起,杜爾扈汗鐵瀚更是禁止圖蓀各部與大唐保持關係,各部族忌憚於鐵瀚的強大實力,只能斷絕了與大唐的來往。

是以當初萬邦來朝的盛景已經很多年不曾見到,甚至很少有外國使團前來京都朝拜。

這一次渤海使團來了一支人數極衆的隊伍,也算是聖人登基之後前來京都的最大一支外邦使團,爲了保持大唐帝國的威嚴,君臣心照不宣,都知道不可隨意,定要讓這支使團感受到大唐的威嚴,所以衆臣檢視整理衣冠,也是怕被渤海使團挑出毛病。

大唐禮儀之邦,衣冠爲上,不可疏忽。

好一陣子過後,終於見到一羣人正緩緩出現在殿外,十分莊重地走進大殿,當先一人手持符節,身後跟着十來人,乍一看衣冠與大唐官員十分酷似,但仔細卻看,卻又大是不同。

秦逍沒有休息好,本來入朝的時候還有些睏倦,不過和盧俊忠爭論一番,已經清醒許多,這時候知道前來的是渤海使團,打起精神,目光在渤海使團那十幾人身上掃過,很快就落到一人身上,那人就跟在手持符節的渤海使者身後,年紀也不過十五六歲,很是年輕,樣貌算得上俊朗,衣冠奢美,神情卻也是莊嚴肅穆,只看外貌,分明是一個知書達理的貴公子。

這一羣人中,也只有這一位年輕人,秦逍盯住那年輕人,心中明白,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此人就是京都這幾日鬧得沸沸揚揚的淵蓋無雙。

淵蓋無雙在大唐誘殺三十六人,此事在京都已經是人盡皆知,包括麝月公主在內,大唐上下都是怒不可遏,對淵蓋無雙卻是恨之入骨。

“大渤海國使者崔上元,率領大渤海國使團參見大唐皇帝陛下,願皇帝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手持符節的渤海使者崔上元跪倒在地,身後的使團成員也都跪下,倒是淵蓋無雙猶豫了一下,終究也是跪了下去。

武宗當年征服了渤海國,自那以後,渤海國便是爲大唐的臣屬之國,每一任渤海王要登記上位,都要得到大唐皇帝的賜封,擁有了大唐皇帝的封詔,纔算是真正的成爲渤海王。

作爲臣國使者,渤海使團見到大唐天子,即使心中不情願,卻也不能不跪。

聖人瞥了執禮太監一眼,執禮太監高聲道:“平身!”

等到渤海使團的人都起來,聖人才淡淡道:“近幾年你們渤海國已經很少派使臣前來朝拜,聽說你們的軍隊窮兵黷武,騷擾周邊諸國,甚至一度侵擾我大唐邊境,這是何故?”

羣臣聽得聖人開口便質問,頓時都盯住崔上元。

崔上元恭敬道:“回稟皇帝陛下,大渤海國一直都是以大唐爲師,大唐一直講究以和爲貴,我大渤海國從大王到百姓,也都是希望太平昌盛。大渤海國從不希望與任何人刀兵相見,一切都是以和爲貴。”

“不對吧!”兵部尚書竇蚡既然聽得聖人質詢使者,立刻跳出來,冷笑道:“聽說你們渤海對周邊的小國擅起刀兵,殺人無數,吞併了不少小國。黑森林的各部族,也都被你們派兵屠殺,那裡也成了你們的地盤,你竟然還在這裡大言不慚,說什麼以和爲貴?”

“看來聖人和諸位尊貴的大人們是誤會了。”崔上元氣定神閒,不驕不躁,微笑道:“周邊的那幾個小國,我大渤海國與他們一直都是和睦相處,在他們的境內,也有不少我渤海國民在那裡居住,本來如果大家和平相處,就不會有問題,可是他們竟然對我渤海國民欺凌侮辱,甚至有不少子民被他們屠殺,大王爲了保護渤海子民,纔不得不派出兵馬前往保護。至於黑森林的那些圖蓀部落,當年大皇帝陛下登基之時,圖蓀人趁虛而入,入侵大唐,成爲大唐之敵,我大渤海國是大唐的臣國,與大唐同仇敵愾,也將圖蓀人視爲水火不容的仇敵,出兵攻打,也是爲了報復圖蓀人對大唐的入侵,臣國爲大唐分憂,不求大唐褒獎賞賜,卻受到大唐的質疑,若是被我大渤海國的子民們知道,恐怕會心中失望。”

秦逍看在眼裡聽在耳中,心想這崔上元被挑選爲使團的正使,肯定不是泛泛之輩,這張嘴確實是伶牙俐齒。

竇蚡被他這樣一說,怔了一下,但馬上道:“那你們的兵馬騷擾進入我遼東境內,殺人搶掠,又怎麼解釋?”

“渤海是大唐的臣國,此等事情絕沒有發生過。”崔上元語氣堅定:“入境劫掠的匪盜是有的,但卻不是我渤海的兵馬,而是一羣不遵王化的草寇,我大王對此也是深惡痛絕,一直都在圍剿這些草寇,此番前來朝見大皇帝陛下,其中一件請求,也是懇請大皇帝陛下派兵協助剿滅盜匪,如果他們進入大唐的境內,還請貴國的天兵將他們抓捕,送交鄙國,鄙國將嚴厲懲處。”

聖人擡手示意竇蚡先退下,這才問道:“渤海王派遣使團前來大唐,除了朝拜,可還有什麼其他事?”

“我大王素來仰慕大唐的風土人情,對大唐的天威也是敬畏不已。”崔上元恭敬道:“大唐與我大渤海是毗鄰之國,也是君臣之國,和睦相處,感情深厚。我大王一直未曾立王后,只盼能夠得到大唐皇帝陛下賜婚,將大唐公主下嫁大王,大王將以大唐公主爲後,兩國親上加親,情誼更深,綿長不盡。”再次跪倒在地,恭敬且真摯道:“小使受我大王之命,懇求大皇帝陛下賜婚,還請大皇帝陛下恩賜!”

求親之事,大唐君臣都早已知曉,聖人正要說話,卻見到崔上元身後一人也是跪倒,恭敬道:“小臣渤海副使趙正宇,受我大渤海莫離支之命,也向大皇帝陛下求親。莫離支對大唐仰慕不已,也知道大皇帝陛下隆恩浩蕩,懇求大皇帝陛下賜親,我大渤海大王和莫離支都迎娶大唐公主爲妻,兩國骨肉相連,恩情永存!”

不但朝臣們都是駭然變色,便是聖人也是微微吃驚。

渤海使團求親的事情,聖人自然是一清二楚,本以爲只是渤海永藏王派出使團前來求親,可是卻萬萬沒有想到,渤海莫離支淵蓋建竟然也跟着向大唐求親。

永藏王是渤海之主,向大唐求親自然是合乎禮制,可是淵蓋建雖然是渤海莫離支,卻也只是一名臣子,大唐立國數百年,卻從無異國臣子向大唐求親的先例。

第三六七章 知法犯法第一二六章 驚問第三十七章 夜馬蹄聲聲第八七一章 請喝茶第四一零章 老道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一三一章 商貿行第六五零章 心腹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六零九章 龍潭虎穴第二一九章 毒杯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六五零章 心腹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六零六章 假山下的玄機第三五八章 深入虎穴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一七七章 石像第一三五章 副統領第五四八章 美夢成真第一一零章 突飛猛進第三十二章 同牀第五三二章 以衆凌寡第二一一章 兀思魯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六零九章 龍潭虎穴第六二八章 旗號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四二二章 布衣嬌娘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五十九章 二品第八零八章 失蹤第三七八章 白衣第七三八章 入世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三五三章 協議第六九三章 貌合神離第二九四章 綁架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一二二章 審訊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二八七章 麝月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三三七章 兵變第一百零七章 馴馬第八四八章 朝會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一一三章 寧死不屈第三零九章 天降瘋兵第二一六章 身不由己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六一六章 火雷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七八四章 登門第四五六章 天煞孤星第二一九章 毒杯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二六五章 遷徙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八三六章 故事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三十六章 失火第六九七章 天外飛軍第一六三章 三殺第五十四章 嗜賭成性第四六六章 以妹之名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三七八章 白衣
第三六七章 知法犯法第一二六章 驚問第三十七章 夜馬蹄聲聲第八七一章 請喝茶第四一零章 老道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一三一章 商貿行第六五零章 心腹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六零九章 龍潭虎穴第二一九章 毒杯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六五零章 心腹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六零六章 假山下的玄機第三五八章 深入虎穴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一七七章 石像第一三五章 副統領第五四八章 美夢成真第一一零章 突飛猛進第三十二章 同牀第五三二章 以衆凌寡第二一一章 兀思魯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六零九章 龍潭虎穴第六二八章 旗號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四二二章 布衣嬌娘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五十九章 二品第八零八章 失蹤第三七八章 白衣第七三八章 入世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三五三章 協議第六九三章 貌合神離第二九四章 綁架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一二二章 審訊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二八七章 麝月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三三七章 兵變第一百零七章 馴馬第八四八章 朝會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一一三章 寧死不屈第三零九章 天降瘋兵第二一六章 身不由己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六一六章 火雷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七八四章 登門第四五六章 天煞孤星第二一九章 毒杯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二六五章 遷徙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八三六章 故事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三十六章 失火第六九七章 天外飛軍第一六三章 三殺第五十四章 嗜賭成性第四六六章 以妹之名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三七八章 白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