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零章 封爵

羣臣都在尋思,秦逍雖然是聖人新近的寵臣,但畢竟年輕,在老奸巨猾的盧俊忠面前,豈能討得了好處。

這位秦少卿一個處理不當,非但淪爲滿朝笑柄,而且與夏侯家和神策軍的矛盾更爲加劇,這以後的日子肯定就是難過異常。

卻聽得秦逍忽然笑起來,一名朝臣沉聲道:“秦逍,這裡是議政大殿,你怎可放肆?”

秦逍瞥了一眼,也不認識那人,不過知道此人肯定是看自己不順眼,也不理會,盯着盧俊忠道:“盧部堂,咱們好好說話,你非要扯上安興候和神策軍,這不是明目張膽的挑撥離間嗎?看來你對挑撥離間的手段還真是駕輕就熟。”

羣臣心情各異,大多數卻都是心下好笑。

刑部雖然一度實力強悍,但卻得罪了許多官員,一直被朝中官員視爲洪水猛獸。

秦逍年紀輕輕卻受到聖人垂愛,一躍成爲大理寺少卿,固然也引起不少人的嫉恨,不過比起秦逍,大多數人對刑部的印象更差,刑部那羣瘋狗也一直被朝臣所疏遠。

今日刑部和大理寺的人當朝爭辯,大多數官員也只是冷眼旁觀,當做看戲,反正誰贏誰輸和他們也沒關係。

不過官場上許多事情都是心照不宣,雖然所有人都聽出盧俊忠確實是在挑撥離間,但這種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好,誰料秦逍卻當着所有人的面直接說出來,許多朝臣心下暗笑,尋思着盧俊忠這頭老狗遇上秦逍這樣不懂規矩的年輕官員,爭論起來還真是有趣。

盧俊忠當然也沒有想到秦逍會直接將話蹦出來,臉色難看,沉聲道:“本官只是實話實說,你休要胡亂攀扯。”

“既然如此,下官就好好和你說說。”秦逍掃了一眼,忽然發現一名老臣就在旁邊,和其他人不同,這名老臣竟然坐着一張楠木大椅,剛纔自己沒有太注意,這時候發現,立刻就知道,不出意外的話,此人應該就是大唐國相夏侯元稹。

聖人上朝後,也並沒有單獨賜座,可見國相坐在椅子上,也是一直以來的規矩,確實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身份超然。

他知道今日朝會上這些大臣,一個個都是朝廷中樞要員,許多人拎出來都是帝國了不得的人物,其他人在這種場合下,那是能不說話肯定不說,即使要說,那也是酌字酌句,不敢有絲毫疏忽。

若是換做之前,秦逍即使心裡對盧俊忠滿是厭惡,言辭卻也會謹慎一些,不過現如今他知道聖人視自己爲輔星,聖人既然在利用自己,自己有了這個靠山,不用白不用,即使說錯話辦錯事,自有聖人庇護。

利用聖人對自己的在意卻對付盧俊忠,自然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安興候率領神策軍到了江南,當時的局勢下,自然是要控制一些與叛黨可能有瓜葛的嫌疑人,記住,是涉嫌叛亂的人,而沒有確定。”秦逍正色道:“蘇州剛剛叛亂,安興候在杭州控制世家豪族,實在是明智無比的決定,如此一來,即使有人想要起兵叛亂,也被安興候壓制。據我所知,安興候熟知國法,知道軍人可以負責平亂,卻不能代替法司衙門辦案,所以拘捕一些人,並不是因爲確定他們就是亂黨,而是爲了杭州的穩定才做出的決定。”

盧俊忠一怔,秦逍繼續道:“下官到了杭州,身爲大理寺少卿,自然要爲朝廷和安興候分憂,立刻查辦那些案件,就如同我大唐律法制定的初衷,是爲了懲處罪犯,而不是構陷無辜。安興候對下官的差事很是支持,他爲人正派,明辨善惡,當然也不願意看到任何一名好人被誣陷,否則下官在杭州辦案甚至爲不少無辜洗刷冤屈,安興候也不會支持下官。”

“諸位大人!”秦逍面朝滿朝文武,拱手道:“安興侯爺甚至爲下官設宴,派人邀請的時候,很明白的帶話來說,被查抄的世家豪族財物,如果能夠確定他們清白,可以如數歸還,那天設宴其實就是爲了商議此事。下官對侯爺的支持感激不已,連侯爺都對那些洗清冤屈的無辜沒有異議,如今盧部堂一沒有親辦案件,而沒有看過卷宗,便直接將那些洗清冤屈的無辜稱作亂黨,下官實在不知盧部堂爲何會如此草率?盧部堂,你是刑部堂官,你說的話非比尋常,若是連你都說他們是亂黨,傳揚傳去,所有人都會覺得他們就是亂黨,按照大唐律,亂黨是要砍腦袋的,那盧部堂是不是準備將那些無辜的人都砍了腦袋?”

盧俊忠倒也想不到秦逍竟然如此善辯,冷笑道:“本官何時說要砍他們腦袋?”

“哦?”秦逍詫異道:“盧部堂的意思是說,有人謀反,不用砍他們腦袋?”

盧俊忠怒道:“本官什麼時候說不用砍亂黨腦袋?本官是說......!”話到此處,卻發現已經被秦逍繞進去,冷哼一聲。

秦逍一臉無奈道:“盧部堂將那些無辜視爲亂黨,按照律法,都要砍了,如果砍了,就是濫殺無辜,可是若放過,就等若是不追究盧部堂口中的亂黨,盧部堂,你隨便說句話簡單,可是咱們大理寺辦案,卻要因爲你的幾句話搞得一頭漿糊。來,你給個準話,我大理寺是要按照你的意思去給無辜定罪,草菅人命,還是不去追究你說的亂黨?”

見得素來老練的盧俊忠竟然顯得有些無措,聖人脣角卻是顯出一絲淺笑,道:“罷了,此事不必爭論,既然大理寺詳細查辦過,那麼有罪當懲,無罪便還清白也是理所當然。”頓了頓,才道:“朕今日召諸位愛卿商議此事,並非是追究江南叛亂的罪責,江南世家是否還有人與亂黨有牽涉,那裡的官員是否有失職之罪,朕還會派人詳加調查,結果出來之前,不必再爭議此事。”

羣臣齊聲道:“聖人英明!”

“所謂有罪當懲,有功當賞。”聖人掃視羣臣,緩緩道:“江南突起叛亂,朝野震動,不過麝月公主和秦逍能夠及時平亂,在短時間內將叛亂平息,朕甚是欣慰。此番平亂,立功之人甚衆,朕都會好好賞賜,其中-功勞最大的,諸位愛卿也都知道,除了麝月公主,便是大理寺少卿秦逍。”

蘇州平亂的詳情,今日參加朝會的臣子們大都已經很清楚,曉得在平亂這件事情上,秦逍確實是功不可沒,挑不出毛病來,如果不是秦逍護送公主抵達沭寧城,又在沭寧城據城堅守,恐怕如今的江南又是另一番景象。

“忠心爲朝廷辦事的人,朕從來不吝賞賜。”聖人向邊上看了一眼,邊上執禮太監立刻上前,展開手中聖旨,高聲道:“聖諭:江南叛亂,荼毒百姓,禍亂江山,人神共憤,其心可誅,其行可殺。大理寺少卿秦逍,不畏叛賊勢大,爲報效朝廷,挺身而出,平叛於亂局之中,救黎民於危難之間,功不可沒。賜子爵封號,賞邑五百畝,另賜絹五百匹,黃金千兩,欽此!”

秦逍一怔,馬上反應過來,跪地謝恩,羣臣卻是心思各異,有人事不關己並不在意,更多的人確實心中豔羨,盧俊忠這類自然是心中鬱悶,不過許多臣子心裡也清楚,秦逍這次在江南不但平定叛亂,而且保護公主周全,聖人的賞賜,當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不過一個從西北來的年輕人,入朝爲官還沒有一年時間,竟然被賜封爲子爵,擁有了爵位和封邑,實在是極其罕見,看來聖人確實真的要大家重用秦逍,這小子日後前途無量。

秦逍也沒有想到今日朝會竟然會封賞自己,不但賞地賞金子,而且還混了個子爵的封號。

大唐爵位,公、侯、伯、子、男,這子爵的封號並不弱,雖然比不得公侯,卻也算是有了爵位,成爲大唐的貴族階層。

“聖人隆恩浩蕩,小臣謝恩。”秦逍 恭敬道:“小臣能夠爲朝廷平亂成功,都是因爲聖人威儀所致,小臣只是做了分內之事。聖人賞賜爵位,小臣不敢推辭,不過小臣知道許多地方受災,朝廷爲了保護救濟百姓,在許多地方都要花銀子,絲絹和黃金,小臣不敢領受!”

聖人不是很喜歡黃金嗎?雖然不過千兩黃金,對聖人來說不算什麼,但是自己這樣的表示,讓聖人不用掏黃金出來,多少也能讓聖人開心一些,現在推辭這些黃金絲絹,日後再向聖人索要一些其他東西,應該會順利的多,放長線釣大魚,反正自己身後還有寶丰隆,根本不用再擔心沒銀子花。

聖人果然很愉快,笑道:“居功不自傲,你很好。”

朝臣們心下感嘆,暗想這年輕人在這種時候還如此清醒,拍馬屁讓聖人如此舒坦,看來還真是天生的官場料子,假以時日,必然是了不得。

秦逍心想老子在龜城見多了人情世故,市井的人情未必弱於你們這些官場的規則,讓人舒坦的手段,老子多得是,只要老子願意,也能讓皇帝陛下舒舒坦坦,畢竟只要認準了對方的喜好,皇帝和自己伺候過的甲字監囚犯其實沒什麼區別,都是自己的客戶。

第一八八章 接頭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二五六章 只等今朝第八七八章 道別第二六九章 中郎將第一七五章 年少有爲第四四八章 東窗事發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二六零章 良苦用心第二九三章 龍王廟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八八七章 家有仙妻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二七六章 月下虯髯第五八二章 疑點重重【求訂閱】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一三二章 坦誠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七七八章 道姑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二二六章 無法掌握第五零九章 借力打力第五五三章 茶館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四三零章 太白入月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一六六章 真相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五零九章 借力打力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七七三章 赴宴第六八六章 鬩牆第四九二章 月光下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一三五章 副統領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八五四章 擂臺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五四八章 美夢成真第六六一章 城門第六一三章 損兵折將第二五六章 只等今朝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四三一章 調令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五一二章 地下私情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十七章 打草驚蛇第五一八章 桂花糕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第六五零章 心腹第四章 玉佩第二七三章 非常手段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八七五章 養生第六八八章 刺殺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二四三章 棋子
第一八八章 接頭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二五六章 只等今朝第八七八章 道別第二六九章 中郎將第一七五章 年少有爲第四四八章 東窗事發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二六零章 良苦用心第二九三章 龍王廟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八八七章 家有仙妻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二七六章 月下虯髯第五八二章 疑點重重【求訂閱】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一三二章 坦誠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七七八章 道姑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二二六章 無法掌握第五零九章 借力打力第五五三章 茶館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四三零章 太白入月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一六六章 真相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五零九章 借力打力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七七三章 赴宴第六八六章 鬩牆第四九二章 月光下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一三五章 副統領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八五四章 擂臺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五四八章 美夢成真第六六一章 城門第六一三章 損兵折將第二五六章 只等今朝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四三一章 調令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五一二章 地下私情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十七章 打草驚蛇第五一八章 桂花糕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第六五零章 心腹第四章 玉佩第二七三章 非常手段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八七五章 養生第六八八章 刺殺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二四三章 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