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

羣臣起身站定,秦逍四品官員,自然無法站在前面幾列,老老實實地站在後面,隱在羣臣之中,不過只要擡頭,所有人都能看到高高在上的大唐天子。

秦逍望着龍袍在身的天子,心下忽然尋思,如果聖人知道自己在內宮待了一天,而且和她的女兒纏綿不休,也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即使自己是所謂的七殺輔星,恐怕聖人也饒不了自己。

突然感覺有人注視自己,秦逍忍不住扭頭看過去,見到朱東山正望着自己,目光冷厲,當自己看過去之時,朱東山竟然迅速變成笑臉,秦逍心下暗歎,大理寺和刑部水火不容,之前更是在朱雀大街大打出手,盧俊忠是睚眥必報之人,物以類聚,這朱東山的心胸肯定也是狹窄得很。

自己已經與刑部結下大仇,盧俊忠這夥人如果找到機會,肯定會像毒蛇一樣竄出來對自己下狠手。

不過對方也見識了自己的厲害,沒有絕對的把握,恐怕也不會輕易出手,畢竟一個不慎,只會落得個偷雞不成蝕把米。

若是他們知道自己是聖人認定的七殺輔星,卻也不知道還有沒有膽子對自己心存敵意?

不過秦逍也從沒怕過刑部的人,而且自己不久之後恐怕便要去往江南,天高皇帝遠,也用不着再和刑部這幫陰魂打交道,大家都落得眼不見心不煩。

“今日朝會,只有兩件事情。”金鑾殿上響起聖人的聲音,緩慢而威嚴,也不知道這大殿內是何構造,聖人雖然高高在上坐着,但她說出的話,卻遠遠傳開,大殿上每一個人都能聽見:“這第一件事情,自然是關於江南那邊的事兒。諸位愛卿也都知道,江南有一干反賊潛伏其間,此番更是趁公主南巡之際,突然發難,差點釀成巨禍。好在麝月臨危不亂,更得到江南百姓的擁護,剿滅叛賊,穩定了江南。”

羣臣齊聲道:“天佑大唐,聖人萬福!”

“啓奏聖人,臣得知蘇州叛亂,有江南世家參與其中。”一名官員上前兩步,恭敬道:“蘇州錢家就是叛匪的首領之一,雖然錢家被剿滅,不過天下皆知,江南世家多有淵源,除了錢家之外,還有多少江南世族捲入其中?臣以爲,江南是我大唐重地,這次叛亂雖然平定,但朝廷卻要警覺,萬不可再讓此等事情在江南發生。”

秦逍站在臣列之中,只見到那名官員身着朝服,看不到面孔,但一聽聲音就知道是刑部尚書盧俊忠。

盧俊忠一直都是聖人的寵臣之一,在這滿朝文武之中,說話卻也是極有分量。

聖人含笑道:“盧愛卿想說什麼?”

“臣以爲,斷絕禍患便要做到斬草除根。”盧俊忠森然道:“臣得知安興候率領神策軍到得江南之後,嚴查叛黨,剿除叛匪,功不可沒。如果照此做下去,將江南的叛黨一網打盡,那麼江南也就一片太平,再無匪亂。”頓了頓,才繼續道:“不過聽聞有人在江南竟然爲叛黨開脫,甚至釋放了大批的亂黨,此等做法,實在是愚蠢透頂,這就等若是放縱亂黨,不分黑白。”拱手道:“臣請旨,對此事嚴加查處,追究相干官員的責任,此外臣請纓,由刑部來審理江南亂黨事務。”

朝中官員們大都是眼觀鼻鼻觀心,面無表情。

大夥兒都知道,刑部這是開門見山,直接衝着大理寺去,說的更明白一些,那是直接向大理寺少卿秦逍揮刀。

大理寺被刑部壓在腳下多年,滿朝文武都習以爲常,可是秦逍出現後,大理寺鹹魚翻身,而且在秦逍主持下,更換了不少官員,已經和之前不可同日而語,這兩大法司衙門現在是水火不容,上次更是在朱雀大街拳腳相加,如同市井流氓一般大動干戈,此事早已經是人盡皆知,爲此兩大衙門都有官員被罷黜,大理寺和刑部自然也是結下了深仇。

如今刑部盧俊忠因爲江南事務對大理寺發難,這實在是太過尋常之事,誰都不會覺得意外。

畢竟這位血閻王自從得到聖人的重用以來,掌理刑律,冷酷無情,但凡有人得罪了刑部,必然會被刑部死死咬住,幾乎沒有誰能落得好下場,以盧俊忠睚眥必報的性格,若能與大理寺和平相處,那纔是見了鬼。

秦逍本來還想着今日朝會事不關己,反正是那些大人們議政,自己也不用多嘴,自己睏倦得很,正好接着身在人羣中可以閉目養神。

只是還沒開始養神,盧俊忠第一個就跳出來,而且這一刀直接衝着自己來,頓時便來了精神。

他對盧俊忠那是厭惡至極,本來還不想和這人再有什麼瓜葛,誰知道自己不去惹他,他竟然主動來惹自己,這盧俊忠話聲剛落,立刻叫道:“誰在放狗屁呢?”

他中氣十足,聲音響亮,遠遠傳開。

莊嚴肅穆之地,突然響起這刺耳聲音,許多大臣都皺起眉頭,站在秦逍身邊的雲祿更是微微變了顏色,心想秦少卿還真是性情中人,出口成髒,可這是在金鑾寶殿,豈能如此出言不慎?

“秦逍,你在叫喚什麼?”聖人高高坐在上面,自然聽到秦逍聲音,見秦逍正在人羣中踮着腳往前探頭,沉聲道:“你上前說話。”

秦逍這才上前,左右連連拱手,面帶笑容,走到最前面,恭敬道:“小臣一時控制不住,出言不慎,求聖人降罪。”

“爲何要出言不慎?”

“聖人,小臣覺得盧尚書是在放狗屁,所以.....!”秦逍話一出口,立刻打住,邊上盧俊忠已經是面色森然,厲聲道:“秦逍,你大膽,這不是在菜市場,議政大殿,你竟然口出髒言,玷污聖殿,簡直是豈有此理。”向聖人拱手道:“聖人,臣請從重懲處秦逍出言不遜之罪。”

秦逍立刻道:“盧尚書,比起下官口出髒言,你方纔那幾句話更是草菅人命,身爲刑部堂官,濫殺無辜,無法無天,真是豈有此理。”

衆臣面面相覷,心想盧俊忠方纔那幾句話也沒什麼太特別,更談不上濫殺無辜草菅人命,這秦逍一頂帽子扣上去,實在是有些莫名其妙。

“不學無術,什麼濫殺無辜,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刑部自從和大理寺當街鬥毆之後,兩大衙門就徹底撕破了臉,盧俊忠也不會再給大理寺什麼面子,今日秦逍當着百官之面罵自己放狗屁,他心中怒不可遏,也是反脣相譏。

聖人明黃色的龍袍耀着金光,威儀無雙,聲音平和:“秦逍,你是大理寺的官員,當知謹言慎行。這濫殺無辜草菅人命的罪名,可不是張口就能來,若是說不出道理來,朕今日定不輕饒。”

秦逍向聖人一拱手,這才面向盧俊忠,問道:“盧部堂,你方纔說有人在江南爲亂黨開脫,還釋放亂黨,這話沒有錯吧?”

“不錯,本官說過。”盧俊忠冷哼一聲:“是誰爲亂黨開脫,你應該比本官更清楚。”

“下官敢問盧部堂,杭州數百起叛亂案件,你們刑部審理的是哪一樁?”秦逍脣角帶笑,但目光銳利,死死盯着盧俊忠那如同毒蛇一般細小的眼睛。

盧俊忠一愣,淡淡道:“你這是明知故問,刑部此前並未插手江南叛亂案件。”

“那麼盧部堂手中可有江南案件的卷宗?”秦逍再次問道:“是哪一樁案件的卷宗在刑部手中?”

“既然沒有插手,當然就不會有案卷。”盧俊忠皺眉道:“秦逍,你到底想說什麼?”

秦逍道:“既然江南叛亂的案件沒有一樁是刑部審理,亦沒有一份案卷在盧部堂手中,那麼盧部堂是從何知道這些案件?”

盧俊忠冷笑道:“江南叛亂,天下皆知,你去大街上找一個孩童訊問,他也知道。”

“所以關於江南那些案件,盧部堂不是從正兒八經的案卷之上得知,而是和大街上的孩童一樣,也是道聽途說?”秦逍笑道:“所以盧部堂憑着道聽途說來的消息,在今日朝會上便信口開河,說有人爲叛黨開脫?被關進囚牢的都是叛黨,是不是這個意思?”

盧俊忠一怔,殿上衆臣立時也明白了秦逍的意思。

法司衙門非比尋常,一言一行都要維護帝國的律法,身爲刑部堂官,更是要以身作則,謹言慎行,他如果說誰是亂黨,那就幾乎是做了定性。

可是要定性任何人的罪名,當然不可能是通過道聽途說來的消息定罪,而是需要確鑿的證據。

身爲刑部堂官,盧俊忠在連案件的卷宗都沒有看到的情況下,就直接說那些被拘押的人是亂黨,當然是犯了大忌,秦逍自然也是抓住這一點,當朝指責。

盧俊忠卻並無慌亂之色,淡淡道:“本官當然不會是憑着幾句流言蜚語就斷定誰有罪。”眼眸如刀,冷冷道:“據本官所知,那些亂黨都是被杭州府衙的官差逮捕入獄,而且是在拿到證據之後,由安興候派出神策軍協助逮捕,秦大人,神策軍和杭州府衙的官差聯手逮捕的人,不是亂黨又是什麼?難道你是想說,神策軍抓錯了人,安興候下錯了命令?”

羣臣聞言,都想薑還是老的辣,這盧俊忠反應果然迅速,而且這幾句話一說,可說是威力十足,三言兩語之間,不但將神策軍捲入進來,而且連安興候也拉扯進來,如果秦逍不承認被逮捕的是亂黨,那等於就是說神策軍和安興候誣陷良善,一旦如此,事情可就立時鬧大了,無論是神策軍還是夏侯家,當然都不可能接受這樣的判定。

第六九二 遊說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七六肆章 奇恥大辱第六六零章 計劃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二六六章 歸屬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七五五章 更新換代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二一三章 骨氣第三六一章 窗後的眼睛第五零四章 口空無憑第六一九章 連環第四九九章 接訴第二九七章 在人間第三八六章 道貌岸然第三九二章 猝不及防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一一零章 突飛猛進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一七二章 山中老人第五三二章 以衆凌寡第二九三章 龍王廟第七六肆章 奇恥大辱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二八零章 乘風得勢第四零五章 借刀殺人第七七八章 道姑第七八一章 珍寶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一五四章 追兵第三零二章 羞辱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二五六章 只等今朝第四二一章 刀下鬼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八七八章 道別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七七一章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三百章 修羅地獄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三十三章 提囚第四一九章 河邊的院子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六十五章 狼騎入城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四二六章 離宮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六肆七章 諸島之王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一二五章 此恨綿綿無絕期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六二三章 煽動第四五二章 巧舌如簧第五一八章 桂花糕第五一零章 真相大白第四三二章 功臣之後第六零六章 假山下的玄機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八四二章 陷阱第一七八章 血魔刀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第一六肆章 山上有座院第七五九章 何患無辭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六五四章 小機靈鬼兒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四四八章 東窗事發第一三一章 商貿行第二八五章 雞肋第三五九章 君子報仇一年不晚第五四八章 美夢成真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一一七章 擒賊擒王
第六九二 遊說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七六肆章 奇恥大辱第六六零章 計劃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二六六章 歸屬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七五五章 更新換代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二一三章 骨氣第三六一章 窗後的眼睛第五零四章 口空無憑第六一九章 連環第四九九章 接訴第二九七章 在人間第三八六章 道貌岸然第三九二章 猝不及防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一一零章 突飛猛進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一七二章 山中老人第五三二章 以衆凌寡第二九三章 龍王廟第七六肆章 奇恥大辱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二八零章 乘風得勢第四零五章 借刀殺人第七七八章 道姑第七八一章 珍寶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一五四章 追兵第三零二章 羞辱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二五六章 只等今朝第四二一章 刀下鬼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八七八章 道別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七七一章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三百章 修羅地獄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三十三章 提囚第四一九章 河邊的院子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六十五章 狼騎入城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四二六章 離宮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六肆七章 諸島之王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一二五章 此恨綿綿無絕期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六二三章 煽動第四五二章 巧舌如簧第五一八章 桂花糕第五一零章 真相大白第四三二章 功臣之後第六零六章 假山下的玄機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八四二章 陷阱第一七八章 血魔刀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第一六肆章 山上有座院第七五九章 何患無辭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六五四章 小機靈鬼兒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四四八章 東窗事發第一三一章 商貿行第二八五章 雞肋第三五九章 君子報仇一年不晚第五四八章 美夢成真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一一七章 擒賊擒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