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四三章 天機

秦逍躲在錦被之中,幽香撲鼻,不但有麝月身上那熟悉的體香,亦有其它異香在其中,沁人心脾。

但秦逍此刻卻沒有心情去品鑑被中幽香,全身緊繃,額頭上都冒出冷汗來。

如果今晚是一個陷阱,一切是長孫媚兒精心計劃,那麼聖人此刻肯定已經知道自己在這珠鏡殿內,暫時只是故作不知,他甚至懷疑珠鏡殿外只怕早就佈下了天羅地網。

若是如此,今晚不但自己大難臨頭,也要牽累麝月。

大唐公主半夜與外臣私會,這當然是了不得的事情。

長孫媚兒爲何要這樣做?

他進宮之前,便知道夜入皇宮肯定是極爲冒險的事情,但內心深處對長孫媚兒卻還是信任佔了上風,如果這一切真是長孫媚兒所爲,秦逍實在是難以接受。

不但是長孫媚兒辜負了自己的信任,而且還因爲自己的魯莽,連累了麝月公主。

難道這一切都是聖人在背後謀劃?

因爲蘇州叛亂之事,聖人對公主已經生出忌憚之心,但這也畢竟是她親生女兒,只因爲心存忌憚便對麝月下手,難免爲人所詬病,甚至留下罵名,可是如果因爲公主在皇宮私會外臣,再對公主下手,那可就是名正言順了。

公主淫-穢宮廷,聖人大義滅親,維持綱常,雖然此事傳揚出去必然會對皇家威儀有損傷,但世人更多的也只會唾罵淫-穢宮廷的麝月。

長孫媚兒是聖人的近侍,聖人利用長孫媚兒誘騙自己入宮,而後當場抓姦。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自己之前遇見長孫媚兒,難道並非偶遇,而是對方故意設局?

不過聖人如果真要捉姦,爲何不直接讓宮廷高手直接闖進來,又何必故作不知?

難道自己的判斷有誤?

聖人並不知情。

但今晚的事情也實在是太巧,自己剛進珠鏡殿沒多久,聖人就尾隨而來,而且是在深更半夜,實在有些匪夷所思?

秦逍陡然間心下一凜,難道是有人出賣了長孫媚兒?

安排自己入宮,涉及到數人,難道是其中有人將此事密報聖人?

如果是這樣,長孫媚兒也要受到牽連,後果更是不堪設想。

秦逍心下懊惱,如果真的因爲此事連累麝月和長孫媚兒,就算死了也不得安心。

“兒臣一直敬愛聖人。”麝月的聲音傳過來:“兒臣也一直祈念聖人安康。”

聖人嘆了口氣,道:“坐下說話吧!”

麝月在旁坐下後,聖人才道:“這些年,朕將江南交給你打理,卻出了王母會這等事情,朕若是不做些表面功夫,滿朝文武難以心服。”

“兒臣無能。”麝月聲音平靜:“甘受責罰。”

聖人微一沉吟,才道:“內庫那邊,等過兩年朕自然還會交給你。朕這是在保護你,夏侯寧在杭州被殺,國相對此怨念極深,如果對你毫無懲處,他必然會煽動朝臣發難。麝月,朕是大唐的皇帝,可是朕一個人治理不了整個大唐江山,終究還是要靠滿朝文武。”

“聖人的難處,兒臣知道。”麝月輕聲道:“兒臣絕無不滿之心。”

聖人露出一絲笑容,道:“你能這樣想,朕很欣慰。”頓了頓,才道:“秦逍這次在江南立功,你覺得朕該如何賞賜?”

麝月道:“他已經是大理寺少卿,年紀輕輕提攜至此,大唐立國至今並無先例,已經深得聖人眷顧。兒臣以爲,若是再加官進爵,恐怕會讓朝中官員心中不服。”

“你是說不賞?”

“如何賞賜,都由聖人決斷。”麝月恭敬道:“兒臣以爲,賞他一些金銀寶物也就是了。”

聖人問道:“朕若差遣他前往江南辦差,你覺得如何?”沒等麝月說華,繼續道:“朕決定在江南設立都護府,讓他協助籌備都護府事宜。”

“設立都護府?”

“此番王母會之亂,也給了朝廷警示。”聖人平靜道:“江南一旦有失,整個大唐便岌岌可危。設立都護府,江南的兵權直接由朝廷控制,軍中的將官由朝廷派人擔任。蘇州營作亂,便是因爲提拔將官的權力交到了地方將領手中,朝廷自然不能再重蹈覆轍,所有將官的家眷都留在京都,名爲照顧,實際控制在朝廷手中,如此自然可以防備地方官兵作亂。”

秦逍聞言,心下一凜,暗想如果自己前往江南參與練兵,難道秋娘會被留在京都作爲人質?

雖然和秋娘尚未成親,但以聖人的耳目,當然不可能不知道自己與秋娘的關係。

“秦逍雖然立下功勞,但他年紀輕輕,無論資歷還是經驗都尚淺,恐怕難當大任。”麝月微一沉吟,才緩緩道:“兒臣以爲,讓他繼續在大理寺當差也就是了。”

秦逍心知麝月是故意這般說,聖人慾要提拔,麝月出言阻攔,反倒更顯得二人關係並不親密。

“你能夠安然回京,秦逍居功至偉。”聖人淡然一笑:“他護衛有功,你也該提攜他纔是。”

麝月想了一下,終於問道:“兒臣有一事不解,不知當問不當問。”

“你很少有事向朕請教。”聖人的聲音柔和了不少:“你想問什麼?”

“秦逍不過是西陵的一名小吏,進京之後,聖人眷顧有加,他並未立下什麼功績,短短時日,聖人便將他提拔爲大理寺少卿。”麝月不失恭敬道:“大唐立國至今,從無人不滿二十歲便即擢升爲四品官員。聖人此前也從未如此破例提拔,兒臣心中一直很疑惑,爲何聖人會對秦逍如此看中?”

秦逍頓時豎起耳朵,心想麝月真是善解人意,這個問題也一直困擾在自己心頭,始終不明白聖人爲何會對自己如此垂青。

聖人凝視麝月,淡然一笑,道:“你覺得真很眷顧他?”

“兒臣以爲,滿朝文武也是如此看法。”麝月道。

聖人忽然站起來,麝月忙起身要去攙扶,聖人卻是搖搖頭,緩步走到一面屏風前,這面屏風距離牀榻幾步之遙,麝月頓時緊張起來,秦逍聽得腳步聲靠近,也是心中緊張。

屏風上是一副山水圖,山水相連,氣勢磅礴。

“這一切都是爲了大唐江山。”聖人看着屏風上的屏畫,平靜道:“朕不瞞你,秦逍進京前,御天台那邊就觀測出天象有異,太白入月!”

麝月蹙眉道:“太白入月,是否是說有刀兵之災?”

“你也知道星象?”聖人顯然有些詫異,回過頭來。

“兒臣無事的時候,看過幾本星象之學,略知皮毛。”麝月謙遜道:“太白入月似乎不是什麼吉兆。”

聖人頷首道:“不錯。御天台觀測的星象,預言太白入月禍起東北,兇險至極。”

“難道是渤海國?”

“東北方向對大唐威脅最大的自然是渤海。”聖人道:“不過大凶之象卻因爲殺破狼命局的改變被化解。”

秦逍聽得有些頭疼,他對星象之學一無所知,聖人口中的太白入月和殺破狼命局讓他滿腦子迷糊。

“殺破狼命局乃是至兇之局。”麝月微有些吃驚:“一旦殺破狼命局形成,便會天大亂,血流成河。”

聖人微點頭道:“殺破狼命局形成,太白入月禍起東北,我大唐也就危在旦夕。要破除至兇之局,便只有另組命局。”頓了頓,淡然一笑:“天佑大唐,如今殺破狼命局已經被摧毀,註定無法成局,反倒是另組了紫微七殺局。”

“紫微七殺局?”麝月疑惑道:“聖人自然是紫微帝星,那七殺.....?”見得聖人一雙眼眸正盯着自己,陡然間想到什麼,花容微微變色:“難道.....難道秦逍是七殺命星?”

窩在錦被中的秦逍聽到二人聲音就在近處,連大氣都不敢喘,聽得麝月此言,雖然尚不明白什麼是紫微七殺局,但卻知道非比尋常,暗想這七殺命星又是什麼鬼東西?難道聖人提攜自己,就是因爲這七殺命星的緣故?

聖人微微點頭:“不錯,按照大天使的推算,秦逍便是七殺命星。紫微七殺局,紫微帝星是主星,七殺命星是輔星,兩者合爲紫微七殺局,不但破除殺破狼命局,亦將太白入月消弭於無形。你現在可明白朕爲何要提攜秦逍?”

“有七殺命星輔佐,紫微帝星穩坐中府,難以撼動。”麝月道:“原來.....原來聖人破例提拔秦逍,是因爲這個緣故。”

秦逍雖然不懂星命,但聖人和公主這幾句話一說,他已經隱隱明白其中的關竅。

紫微七殺雙星組合,顯然對大唐和天子有百利而無一害,破除了殺破狼和太白入月兩大凶局,這其中要緊的便是七殺命星輔助紫微帝星,由此可見,天子必然對自己的輔星庇護有加。

他此時終於明白,聖人是將自己當成了輔助她的七殺命星,這才極力庇護。

否則自己又怎可能在未建功績的情況下被提拔爲大理寺少卿,而自己斬殺成國公府的七名侍衛,聖人竟然沒有懲處,換做其他人,得罪了成國夫人這位皇親國戚,肯定是人頭落地。

聖人爲了保護輔星,甚至將成國夫人逐出京都。

秦逍此前對這一切都是感到匪夷所思,但現如今卻終於明白了其中的緣故。

“我是七殺命星?”秦逍心下好笑,但御天台如此推算,而且聖人深信不疑,肯定不會沒有道理,心下狐疑,難不成自己真的是七殺命星,前來京都,真的是爲了輔佐天子?

“秦逍是七殺命星,你覺得紫微帝星又是誰?”聖人盯着麝月眼睛,這一瞬間,目光竟然變得銳利無匹,就像刀子一般。

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三二零章 內外兼修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四六七章 把柄第四零八章 道別第一四九章 自由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八十章 驚襲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六肆零章 蘆葦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四五四章 老總管第五九三章 紅蜘蛛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一四二章 內奸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一九二章 監牢第五八六章 抽絲剝繭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五零六章 借東風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四八五章 連升三級第一五四章 追兵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四一七章 偵辦第六二五章 風雨將襲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七零八章 分崩離析第三四七章 侯府血戰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二零七章 美人心跡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二二七章 追兵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六三八章 芥蒂第四四八章 東窗事發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七七一章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第三七五章 秋娘第九十六章 守規矩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第五一七章 放逐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五三六章 傷筋動骨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九十二章 坐懷不亂第四五零章 隱聞驚雷聲第七六肆章 奇恥大辱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一七六章 暗夜殺聲第三七六章 青衣堂第七二七章 勸降第三四零章 謀反第一二二章 審訊第五十五章 吃人的小羊羔第一章 甲字監第八八九章 前途荊棘第六肆六章 沭寧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三九五章 催命符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三六八章 拉攏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第六八七章 讀書人第五八一章 懸樑第五四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七七八章 道姑第四五二章 巧舌如簧第八二八章 紅芒第五一八章 桂花糕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六二一章 是非之地不久留第二零二章 下刀禮第六八六章 鬩牆
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三二零章 內外兼修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四六七章 把柄第四零八章 道別第一四九章 自由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八十章 驚襲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六肆零章 蘆葦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四五四章 老總管第五九三章 紅蜘蛛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一四二章 內奸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一九二章 監牢第五八六章 抽絲剝繭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五零六章 借東風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四八五章 連升三級第一五四章 追兵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四一七章 偵辦第六二五章 風雨將襲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七零八章 分崩離析第三四七章 侯府血戰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二零七章 美人心跡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二二七章 追兵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六三八章 芥蒂第四四八章 東窗事發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七七一章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第三七五章 秋娘第九十六章 守規矩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第五一七章 放逐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五三六章 傷筋動骨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九十二章 坐懷不亂第四五零章 隱聞驚雷聲第七六肆章 奇恥大辱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一七六章 暗夜殺聲第三七六章 青衣堂第七二七章 勸降第三四零章 謀反第一二二章 審訊第五十五章 吃人的小羊羔第一章 甲字監第八八九章 前途荊棘第六肆六章 沭寧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三九五章 催命符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三六八章 拉攏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第六八七章 讀書人第五八一章 懸樑第五四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七七八章 道姑第四五二章 巧舌如簧第八二八章 紅芒第五一八章 桂花糕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六二一章 是非之地不久留第二零二章 下刀禮第六八六章 鬩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