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

興安門位於宮城西北角,在大唐宮城諸多宮門之中,最是不起眼,也是最不爲人注意。

道理很簡單,這是一道專門用來進出污物之門,暗地裡被稱爲穢門,除了淨事監的宮人,宮中其他各監的宮人根本不會靠近此處。

淨事監的宮人們每日最主要的任務,便是從宮中各處收集馬桶,等到半夜子時開始,就會用車輛運出去,前後持續兩個時辰,醜是一過,便會立刻關閉宮門。

皇宮上萬宮女太監,也是一個巨大的江湖,其中的勾心鬥角亦是殘酷無比,在淨事監辦差的宮人,也都是宮內不如意者。

明月當空,秦逍眼瞧見興安門在子時時分打開,貼在牆根下,在人羣之中尋找手持紅色毛刷之人,但人影竄動,一時間卻也尋不見。

淨事監的人宛若行屍走肉般,熟練卻又機械地從宮內將車輛送出來,爾後常常的隊伍折向西邊,宛若一羣幽靈夜行。

嘈雜一陣過後,興安門那邊就安靜下來,只有四五名太監守在宮門處。

秦逍皺起眉頭,他等了好一陣子,卻始終不見手持紅色毛刷之人出現。

麝月離開杭州之後,秦逍就此失去麝月的任何消息,回京之後知道內庫之權已經被聖人削奪,秦逍便知道麝月當前的處境應該十分艱難。

麝月雖然囑咐過,兩人自江南分別後,便不可再有瓜葛,但秦逍明知麝月現在處境艱難,實在無法做到置身事外。

他知道自己潛入宮中必然存在着巨大的風險,但卻明白,這時候麝月的心情一定是低落到極點,哪怕兩人只見一面,恐怕也能夠安慰一下麝月,讓她不至於太過憂鬱。

最要緊的是麝月對內庫瞭若指掌,自己日後必然要和內庫時常接觸,如果能夠從麝月口中對內庫的情況瞭解的更多一些,那麼自己以後與內庫打交道也會知己知彼得心應手。

他素來膽大包天,換做別人,在這種情況下,即使有人相助入宮,也定然不敢輕易涉險。

但秦逍對此卻並不在意,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尋思着今日只怕那接應的人無法前來,只能明晚再找機會,忽見到從興安門內走出一個人來,守在門邊的幾名太監立時都躬着身子,對那人顯得十分恭順,秦逍看的明白,見到那太監手裡拿着一支紅色毛刷,對着那幾名宮人說了幾句什麼,隨即才緩步出了門,左右顧盼。

秦逍心下微喜,知道此人應該就是長孫媚兒安排的接應。

淨事監是宮中最低賤的監司,而長孫媚兒身爲宮中舍官,要指使淨事監的人行事,實在是易如反掌。

那太監左右看了看,便即往秦逍這邊緩步過來,秦逍也不躲避,等到那太監靠近過來,也不說話,那太監倒沒有詫異之色,上下打量幾眼,低聲問道:“是你?”

這話問的莫名其妙,但秦逍卻知道意思,微笑點頭,也不說話。

太監低聲道:“雜家姓黃,你抓緊換上衣衫。”另一隻手竟然拿着一隻包裹,丟了過來,秦逍一怔,太監輕聲道:“不要耽擱時間。”

秦逍也不猶豫,打開包裹,就在牆根下換上,卻原來是一套淨事監太監的衣衫,他將自己的衣衫放入包裹裡包好,黃太監這才壓低聲音道:“拿着包裹跟在雜家後面,什麼話也不要說,低頭就行。”也不廢話,轉身便走,秦逍拎着包裹跟在後面,到了興安門前,守在門前的幾名太監立刻都低下頭,那黃公公直接領着秦逍進了宮門,幾人甚至都不曾擡頭看秦逍一眼。

夜色深沉,萬籟俱靜。

黃太監領着秦逍進了宮城內,輕車熟路,走了好一陣子,才停下腳步,低聲道:“寅時之前趕回來,否則宮門關了,就出不去了。”卻也不多言,轉身便走。

秦逍一愣,心想這皇宮龐大無比,就像迷宮一樣,你將老子丟在這裡,老子又哪裡知道麝月公主住在什麼地方?這宮中肯定是守衛森嚴,若是像沒頭蒼蠅四處亂找,很快就會被宮中禁衛發現,那後果可就不堪設想。

而且越是到深宮,高手就會越多,秦逍一時間進退不得,忽聽得有人輕聲道:“隨我來!”

秦逍一怔,擡頭看去,只見一名宮女突然出現,正在不遠處向自己招手,立時明白,這宮裡還另有人接應。

長孫媚兒是宮中女官,又在皇帝身邊此後多年,在宮裡的地位自然非比尋常,安派人接應,自然不是難事。

秦逍還沒說話,那宮女已經轉身便走,秦逍跟在後面,那宮女顯然是有意保持距離,在前面引路。

子時已過,宮裡也是幽靜異常,那宮女對宮中的格局顯然是瞭若指掌,一開始還碰到幾隊禁衛巡邏,宮女事先便有察覺,向秦逍這邊放了信號,十分輕鬆地避過了巡邏隊。

秦逍心下卻頗有些駭然。

在他心裡,皇宮守衛森嚴,一隻蒼蠅想要飛進來都不容易,但如果宮裡有內應,而且是長孫媚兒這樣身居高位者在背後安排,那麼要潛伏入宮其實也並不是艱難之事。

長孫媚兒得到聖人的信任,在宮裡有不小的權力,也幸好長孫媚兒對聖人忠心耿耿,如若她對聖人有異心,要安排刺客入宮,似乎也不是困難之事。

不過這時候卻又想到聖人身邊那位老太監。

他每次受聖人召見,其實也都注意到極容易被人忽視的那名老太監,秦逍知道,那老太監肯定不是泛泛之輩,而且他雖然看似與聖人保持了一些距離,但如果老太監是位武道高手,那一點距離卻也完全在他的控制之中,但凡有任何人接近聖人,甚至對聖人有不軌之心,那老太監完全可以隨時提供保護。

漸漸已經看不見巡邏衛隊的出現,秦逍知道已經到了深宮,這皇宮之中果然如同迷宮一般,許多地方的建築景物甚至一模一樣,不熟悉宮中情況的人很容易就會迷路。

忽見得那宮女停下腳步,回身向秦逍招招手,秦逍立刻過去,這時候看到,宮女自鼻子以下竟然罩着輕紗。

“順着這條路往前走,到盡頭左拐,你看到的那座宮殿便是目的地。”宮女輕聲道:“我在此處等你,你不可待太久,宮門寅時會關上,若是遲了,便無法出宮。”

秦逍拱手道:“多謝謝姐姐幫忙。”

宮女微點頭,想到什麼,低聲道:“珠鏡殿外有宮人伺候,莫要被她們瞧見。”

秦逍點點頭,那宮女也不多言,徑自離去。

秦逍心知這些宮人雖然受命接應,但也自然是小心翼翼,畢竟事關重大,若是事情敗露,那就是人頭落地。

順着宮女的指點,秦逍順着小徑過去,很快便瞧見不遠處有一座宮殿,宮殿邊上則是一片湖泊,他不知道那是宮裡的太液池,但月光照射下,池面如鏡,一片清幽。

秦逍如同鬼魅般靠近到珠鏡殿,果然瞧見殿外有宮人守衛,自然無法從正門而入,輕手輕腳繞着宮殿找尋其他入口,順着太液池這邊往前行,珠鏡殿和太液池之間是一道高牆,卻也開了一道門,顯然是方便從珠鏡殿到太液池,不過這道門緊閉,秦逍深吸一口氣,足下使力,身體躍起,他四品境界,這一躍極高,伸直手臂,勾住了牆頭,手臂用力,借力翻上了牆頭,居高臨下望過去,只見院內假山流水,美景如畫,殿內亮着燈火,一片幽靜。

秦逍從牆頭躍下,輕手輕腳靠近珠鏡殿,好在殿內卻沒有宮人伺候,進了殿內,左右看了看,往東殿過去。

他不見宮人在其中,卻也不敢掉以輕心,這畢竟是皇宮之內,說不定什麼地方就藏着宮廷高手,所以每走一步都極爲小心,直走到東殿,見到一間屋裡燈火明亮,靠近門前,透過門縫往裡看了看,裡面自然是金碧輝煌,雖然奢貴,但陳設卻很簡單,卻見到一名身形妖嬈的女子正斜躺在一張軟榻上,一臂撐着臉頰,另一隻手則是拿着一隻手鐲子,在燈火下正盯着手鐲子發呆。

那女子自然是麝月無疑,她手中的手鐲子,竟赫然是秦逍在杭州送她的孔雀石手鐲,秦逍萬沒有想到公主獨自一人竟然在睹物,心下一暖,暗想睹物思人,難不成公主此刻也正在想着自己?

他輕推了一下門,裡面卻是拴上,無法推開,猶豫一下,環顧一圈,才輕輕拍了兩下,深夜幽靜,雖然拍門的聲音不大,那聲響卻還是清晰傳進去,果見得麝月扭過頭來,看向屋門,蹙起秀眉,卻並沒有起身的意思。

秦逍知道時間緊迫,自己還要急着出宮,又拍了兩下,麝月這才坐起身,冷冷道:“本宮吩咐過,沒有本宮的命令,誰也不要過來打擾,還不退下!”

“是我!”秦逍湊在門縫裡低聲叫道:“開門!”

麝月顯然也聽到聲音,但明顯無法判斷是誰,臉上依然冷漠,猶豫一下,終是收起手鐲子,起身來,走到門邊,冷冷道:“誰?”

“是我!”秦逍與公主只有一門之隔,心下激動:“公主,開門,我是秦逍!”

麝月這次自然是聽得清楚,花容失色,迅速打開門,見到一名太監站在門外,看清面龐,驚駭道:“你.....你怎麼來了?”也不多說,伸手一把將秦逍拽了進去,迅速關上門,這才轉過身,一臉驚駭:“你瘋了嗎?竟敢.....竟敢跑到宮裡來?”

第七十七章 赤果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四十三章 證人第四五四章 老總管第二五七章 雌雄雙箭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八七零章 人心有秤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一百零二章 風林火山第八八零章 善惡之辨第二二三章 恩怨兩清第三五三章 協議第一九一章 煉刀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第二一零章 巴山第七四四章 背叛第五八一章 懸樑第五十九章 二品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四四四章 拉攏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五一五章 上酒第三一四章 無心亦無劍第三零二章 羞辱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一五五章 風一般的霸王第七零一章 一針見血第二五四章 調虎離山第四零八章 道別第八七七章 頑疾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三十三章 提囚第一六三章 三殺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四一六章 大人上火第八八四章 駭人命案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七三二章 擺酒第五一零章 真相大白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二四九章 還陽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四四九章 粗中有細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二二二章 你是誰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六七零章 宦將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九十九章 不自量力的少年第四二六章 離宮第九十六章 守規矩第七八五章 馬商第六六一章 城門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三二八章 緊急軍情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八六六章 突變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一七五章 年少有爲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一二二章 審訊第八六一章 龍背甲第五八一章 懸樑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五三七章 故鄉人第四九三章 走投無路第四二一章 刀下鬼第十六章 生辰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五十四章 嗜賭成性第六三二章 天羅地網第六一七章 如月朦朧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七十六章 水簾洞第七七一章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第七零八章 分崩離析第四十章 奪命第四六三章 孤狼睥睨四野
第七十七章 赤果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四十三章 證人第四五四章 老總管第二五七章 雌雄雙箭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八七零章 人心有秤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一百零二章 風林火山第八八零章 善惡之辨第二二三章 恩怨兩清第三五三章 協議第一九一章 煉刀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第二一零章 巴山第七四四章 背叛第五八一章 懸樑第五十九章 二品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四四四章 拉攏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五一五章 上酒第三一四章 無心亦無劍第三零二章 羞辱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一五五章 風一般的霸王第七零一章 一針見血第二五四章 調虎離山第四零八章 道別第八七七章 頑疾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三十三章 提囚第一六三章 三殺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四一六章 大人上火第八八四章 駭人命案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七三二章 擺酒第五一零章 真相大白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二四九章 還陽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四四九章 粗中有細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二二二章 你是誰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六七零章 宦將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九十九章 不自量力的少年第四二六章 離宮第九十六章 守規矩第七八五章 馬商第六六一章 城門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三二八章 緊急軍情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八六六章 突變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一七五章 年少有爲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一二二章 審訊第八六一章 龍背甲第五八一章 懸樑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五三七章 故鄉人第四九三章 走投無路第四二一章 刀下鬼第十六章 生辰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五十四章 嗜賭成性第六三二章 天羅地網第六一七章 如月朦朧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七十六章 水簾洞第七七一章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第七零八章 分崩離析第四十章 奪命第四六三章 孤狼睥睨四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