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

秦逍微一沉吟,才道:“淵蓋建狡猾多端,難道看不透永藏王的用心?他如果看穿永藏王是想找大唐作爲靠山,甚至利用大唐來對付淵蓋家族,他又怎會答應派出使團?”

“永藏王想以這門姻親讓大唐成爲他的助力,淵蓋建想利用親事給渤海國爭取時間。”長孫媚兒道:“無論是誰,都是別有用心。甚至淵蓋建想要將計就計,看看永藏王到底想怎樣謀劃。永藏王是渤海國主,淵蓋建雖然權傾朝野,卻也不好輕易動彈一國之主,如果永藏王有了大唐在背後支持,一時衝動對淵蓋建下手,淵蓋建卻也正好可以藉機廢掉國主,甚至自己坐上國主之位。”

秦逍心下一凜,心想長孫媚兒有如此洞察力,確實是心思縝密。

“聖人讓舍官姐姐去渤海,難道就是想讓舍官姐姐在渤海協助永藏王掣肘淵蓋建?”秦逍此時已經明白幾分。

長孫媚兒苦笑道:“聖人最希望看到的局面,當然不是永藏王輕易對淵蓋建發難,她希望永藏王只是成爲掣肘淵蓋建的一枚棋子,讓淵蓋建不至於肆意妄爲。如果我真的去了渤海,自然是要協助永藏王掣肘淵蓋建,而且要竭力組織永藏王輕舉妄動。”

秦逍淡淡道:“如此舍官姐姐也就成爲了佈局中的一枚棋子,犧牲了自己一輩子的幸福。”

“爲大唐效忠,理所應當。”

秦逍搖頭道:“淵蓋建能夠在短短時間內一統渤海,甚至迅速擴張勢力,此等人物,絕不是永藏王所能對付。他明知永藏王的用心,卻將計就計,舍官姐姐,此等心機,可不是什麼善類。”凝視着長孫媚兒嬌美的面孔,猶豫一下,才輕聲道:“你可知道,你若去了渤海,就像是進入了狼巢虎穴,兇險萬分?”

長孫媚兒雙手合十,虔誠地看着觀音像,並無說話。

秦逍知道長孫媚兒此時又能說什麼?

聖人決定的事情,別說一位宮中女舍官,大唐滿朝文武,有又誰能夠改變?

在聖人的眼中,連麝月公主都只是一件可以利用的工具,更何況區區一名女官?

永藏王被淵蓋建當做傀儡,已經證明無論是智慧還是實力,永藏王都不可與淵蓋建同日而語,長孫媚兒固然滿腹才華聰慧異常,但一直深處宮中,自然也不能和文武雙全老奸巨猾的淵蓋建相比,永藏王即使得到長孫媚兒的幫助,也絕非淵蓋建的對手。

淵蓋建既然敢將計就計,那就表明在他心裡,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長孫媚兒到了渤海,也勢必會像永藏王一樣,成爲淵蓋建的掌中之物。

最可怕的是永藏王存有剪除淵蓋建之心。

如此心思,淵蓋建當然不可能察覺不到,渤海國的國君和最大權臣爭權奪利,此等局面,勢必會讓長孫媚兒一到渤海就捲入殘酷的權勢之爭中。

秦逍雖然沒有去過渤海,更沒有見過淵蓋建,卻也知道淵蓋建既然是渤海第一權臣,手中掌握的實力自然不是永藏王能夠相比,而雙方的爭鬥,最終肯定也是淵蓋建取勝。

一旦永藏王最終鋌而走險,對淵蓋建出手,自己必定落得極爲悽慘的下場,而長孫媚兒也必受牽連。

秦逍在宮裡幾次得到長孫媚兒的幫助,對長孫媚兒一直心存感激,他本就是愛憎分明之人,有恩必報,有仇也必還,長孫媚兒如今處境艱難,實在想幫一幫,但一時間卻也不知從何下手。

他心知聖人既然決意讓長孫媚兒遠嫁渤海,那麼就不可能有人能改變她心意,自己就算說破嘴皮子,非但不會起什麼作用,甚至可能適得其反。

如果無法從聖人這邊下手,那就只能從渤海使團那邊下手。

“你在想什麼?”見秦逍半天不說話,似乎在想什麼,長孫媚兒忍不住問道。

秦逍回過神來,搖頭笑道:“沒什麼。”

“你剛回京,想必還有許多公務。”長孫媚兒微一沉吟,才道:“你去忙吧。”

秦逍心想這是下了逐客令,猶豫一下,正要告辭,但想到什麼,終是輕聲問道:“舍官姐姐,公主......可還好?”他沒有其他門路打聽麝月的消息,雖然向長孫媚兒詢問多少還有一些風險,但最終還是選擇相信長孫媚兒會幫自己保守秘密。

長孫媚兒沒有立刻回答,低下螓首,微一沉吟,才道:“聖人已經從公主手裡收回了內庫之權,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吧?”

秦逍點點頭,道:“內庫暫時是由胡璉暫管。”

“胡璉是宮裡的老人,也在聖人身邊伺候了好些年。”長孫媚兒道:“他對聖人十分忠誠,而且在宮裡負責採買,從沒有出過什麼岔子。公主在江南受到驚嚇,聖人讓公主好好歇息一陣子,其他瑣事暫且丟開,胡公公暫代公主管理內庫。”微頓了頓,壓低聲音道:“你日後應該會經常和他接觸,給他些好處,他不會壞你事。”

秦逍點點頭,問道:“那公主是住在宮裡,還是住在金城坊?”

“宮裡。”長孫媚兒道:“聖人暫時應該不會讓公主回去金城坊。”看了秦逍一眼,輕聲問道:“你是否很擔心公主?”

秦逍笑道:“江南之時,一直受公主的照顧,此番回京,本想向公主致謝,不過.....似乎我沒有機會覲見公主。”

“公主在療養期間,任何人不得打擾。”長孫媚兒道:“聖人有了旨意,外臣自然是難見到公主。”美眸微轉,輕聲道:“不過你若真想當面向公主道謝,也不是沒有法子。”

秦逍一怔,看着長孫媚兒,詫異道:“舍官姐姐難道有辦法讓我見到公主?”

“雖然有個法子,不過也很冒險。”長孫媚兒美眸看着秦逍,目光平和:“你若在宮裡被人發現,又或者有人知道你私下去見公主,聖人一定會震怒,到時候定然要重重治你的罪,說不定連腦袋也保不住,你可害怕?”

秦逍笑道:“舍官姐姐知道,我這人別的沒有,就是膽子大。”

長孫媚兒嘆了口氣,道:“看來你是真的想見公主。”

“我素來知恩圖報。”秦逍當然不能讓長孫媚兒看出自己想見公主是爲了兒女私情,肅然道:“公主對我有庇護之恩,當面感謝是理所當然。就像舍官姐姐屢次照顧我,我心中一直感激,有機會也要報答。”

“我纔不用你報答。”長孫媚兒輕柔一笑,雖然隔着輕紗,卻還是明豔動人,想了一下,才壓低聲音道:“你可知道宮城的興安門?”

“打聽一下就知道了。”

“興安門是宮城的一處小門,每天夜裡子時過後纔打開。”長孫媚兒輕聲道:“每天夜裡,淨事監的人會從宮裡運東西出宮,前後會打開兩個時辰,時辰一到就會關門。從興安門入宮,檢查不嚴,倒是有機會可以進入。”

秦逍立時明白淨事監是什麼所在,雖然長孫媚兒如此主動幫忙讓他感到很意外,但有機會入宮見到麝月,卻還是讓秦逍有些激動,忙道:“舍官姐姐,你是說......我可以從興安門入宮?”

“子時過後,你若在興安門外看到手持紅色毛刷的人,可以讓他幫你入宮。”長孫媚兒也不多說,再次合十,閉目不語。

秦逍起身來,對長孫媚兒躬身一禮,也不多言,退了下去。

直等到秦逍離開觀音廟,長孫媚兒這才起身,四下環顧,徑自從側廊往後去,到得一間房門前,輕手推開,進入之後,順手關上了門。

屋裡頗有些昏暗,一名身着灰色長衫披頭撒發的男子坐在角落的一張椅子上,呆呆看着牆面發呆,即使長孫媚兒進來後,也未能打斷他的思緒。

“二先生!”長孫媚兒對着那長衫人行了一禮,長衫人這纔回過神,看向長孫媚兒,聲音有些僵硬道:“你的事情,書院已經知道,夫子說你不便在京都消失,如果真的要去渤海,途中會有人接應,不必擔心。”

長孫媚兒恭敬道:“是。”

長衫人二先生也不廢話,目光再次看向牆面,呆呆出神,長孫媚兒猶豫一下,才輕聲問道:“二先生是否遇到什麼難題?”

長衫人一愣,看向長孫媚兒,猶豫一下,才道:“有一頂金冠,無人知道金冠是否是純金所造,又不能切割觀察裡面是否真金,如何才能判定它是真是假?”

“這個很簡單。”長孫媚兒美眸一轉,解釋道:“取滿盤水,將與金冠重量相同的真金放入水中,溢出來的水收集好,再取滿盆水,放入金冠,如果溢出來的水與之前相同,金冠即爲真金打造,反之金冠便不是真金。”

長衫人先是一怔,隨即欣喜若狂,抓住自己的亂髮道:“不錯,不錯,就是這樣了,哈哈哈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興奮之間,已經衝到窗戶邊,打開窗戶,竟然直接從窗戶跳了出去,行爲乖張,長孫媚兒先是一怔,隨即莞爾一笑,輕搖了搖頭。

第六百章 苦海神君第七零七章 自相殘殺第三五九章 君子報仇一年不晚第六零九章 龍潭虎穴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一五八章 同病相憐第四九零章 水井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二六九章 中郎將第五十九章 二品第八七二章 宮中有賊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八十八章 幕後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六五三章 摸不得第二六零章 良苦用心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三十六章 失火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五三六章 傷筋動骨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二一五章 夜會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五五零章 布莊第六五九章 木場第一七七章 石像第二八五章 雞肋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三章 御賜佛像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六八六章 鬩牆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三十二章 同牀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三二零章 內外兼修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七七八章 道姑第六八二章 煉獄第七九五章 同生共死第三五七章 太監圓房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四三零章 太白入月第二六五章 遷徙第五八六章 抽絲剝繭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一八九章 看不透第三零六章 死敵第二一六章 身不由己第四七一章 七殺命星第一一六章 除哨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四三五章 制衡第二十四章 臥底第六九二 遊說第二九五章 信口開河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三二六章 西邊有片海第七七六章 難辭其咎第二三一章 盜墓第一三五章 副統領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一一零章 突飛猛進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九十三章 疑心第二十四章 臥底第四章 玉佩第三七五章 秋娘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八十章 驚襲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三一七章 九天臨仙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十六章 生辰第四四六章 有風自豫州來第八五五章 條件第五八七章 沆瀣一氣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
第六百章 苦海神君第七零七章 自相殘殺第三五九章 君子報仇一年不晚第六零九章 龍潭虎穴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一五八章 同病相憐第四九零章 水井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二六九章 中郎將第五十九章 二品第八七二章 宮中有賊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八十八章 幕後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六五三章 摸不得第二六零章 良苦用心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三十六章 失火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五三六章 傷筋動骨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二一五章 夜會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五五零章 布莊第六五九章 木場第一七七章 石像第二八五章 雞肋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三章 御賜佛像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六八六章 鬩牆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三十二章 同牀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三二零章 內外兼修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七七八章 道姑第六八二章 煉獄第七九五章 同生共死第三五七章 太監圓房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四三零章 太白入月第二六五章 遷徙第五八六章 抽絲剝繭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一八九章 看不透第三零六章 死敵第二一六章 身不由己第四七一章 七殺命星第一一六章 除哨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四三五章 制衡第二十四章 臥底第六九二 遊說第二九五章 信口開河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三二六章 西邊有片海第七七六章 難辭其咎第二三一章 盜墓第一三五章 副統領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一一零章 突飛猛進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九十三章 疑心第二十四章 臥底第四章 玉佩第三七五章 秋娘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八十章 驚襲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三一七章 九天臨仙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十六章 生辰第四四六章 有風自豫州來第八五五章 條件第五八七章 沆瀣一氣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