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九章 背後盤算

觀音神像莊嚴慈悲,長孫媚兒卻是心事重重。

一陣沉默之後,秦逍才輕聲問道:“聖人已經決定了?”

“應該不會有什麼太大變化。”長孫媚兒想了一下,才露出一絲淺笑道:“聖人是否要派你去江南當差?”

秦逍點頭道:“雖然沒有最終決定,但聖人有這個意思。”

“其實遠離京都也不是什麼壞事。”長孫媚兒幽幽道:“在江南辦好自己的差事,只要不出大的差錯,聖人自然會護着你。”扭頭看了秦逍一眼,欲言又止,終究沒有說出話。

秦逍沉默片刻,終是問道:“舍官姐姐,我有沒有能夠幫到你的地方?”

長孫媚兒一怔,有些詫異看着秦逍。

秦逍嘆道:“如果你真的去了渤海,就遠離故鄉,自然是不會開心的。”

“事關大唐的安危,個人的生死並不重要。”長孫媚兒輕聲道:“聖人已經決意要在三年之內向西陵發兵,將原本屬於大唐的疆域收回來。在此之前,自然要謹慎謀劃,渤海地處我大唐東北,帶甲數萬,驍勇善戰,如果不能穩住東北那邊,日後收復西陵就會存在巨大的隱患。”

秦逍皺眉道:“所以聖人決定用女人去聯姻,求得渤海國到時候按兵不動?”

“聖人確實是如此打算。”長孫媚兒道:“聖人深謀遠慮,應該早就開始謀劃收服西陵,所以早先才向渤海下旨,讓他們派出使團來,那時候應該就決定兩國聯姻。”擡頭望着觀音像,輕聲道:“使團已經抵達京都,聯姻之事勢在必行,已經不可能更改。”

秦逍欲言又止,終是冷笑一聲,並不說話。

“爲何發笑?”長孫媚兒蹙眉道。

秦逍嘆道:“有些話我本不該說,不過.......在舍官姐姐面前,我也沒有什麼好遮遮掩掩的。”頓了頓,才道:“我對渤海國也做了些瞭解,知道渤海國的大權是掌握在莫離支淵蓋建的手中。淵蓋建此人不但野心勃勃,更要緊的是狡詐多端反覆無常。”

長孫媚兒問道:“你很瞭解他?”

“我在杭州的時候,認識一些在北方經商的商賈,他們對北方的情況瞭解的不少。”秦逍道:“北方草原分落着圖蓀各部落,綿延到東部的黑森林一帶。據我所知,黑森林地域廣袤,圖蓀有十幾個部落一直在黑森林生活,雖然毗鄰渤海國,但一直以來也算是相安無事。不過淵蓋建掌握渤海大權之後,多年以來利用各種手段,吞併了黑森林,讓黑森林控制在了渤海人的手裡。”

長孫媚兒微點螓首,道:“此事宮裡也知道。不過渤海人與圖蓀人交惡,對我大唐也並無害處。”

“淵蓋建在吞併黑森林之前,調拔離間,分化黑森林的圖蓀部落,爲了拉攏其中幾支強大的部落,甚至令渤海貴族迎娶了圖蓀部落的貴族女子。”秦逍神情肅然,輕聲道:“非但如此,淵蓋建自己也娶了一位圖蓀部落的塔格,也就是我們說的公主。”

長孫媚兒一雙如霧般美麗的眼眸看着秦逍,也不說話。

“可是後來找到機會,淵蓋建對那幾支聯姻的圖蓀部落可沒有心慈手軟。”秦逍冷笑道:“按照那些商賈的說法,渤海軍打下黑森林之後,淵蓋建大開殺戒,對他所謂的親家毫不手軟,那位已經成爲他妾室的圖蓀塔格,更是被他用弓弦親手......!”說到此處,意識到什麼,後面的話沒有繼續說下去。

長孫媚兒冰雪聰明,自然知道秦逍的意思,道:“你是擔心即使大唐與渤海聯姻,可是真要有機會,渤海人也不會估計姻親關係,依然會趁虛而入?”

“不是擔心,在我看來,事一定會發生。”秦逍道:“渤海人反覆無常,你要他們跪在地上安分守己,就只有一個法子,那就是大唐強盛的讓他們害怕,打得讓他們擡不起頭,否則他們絕不會老實。他們主動求親,要結成姻親之國,在我看來,不是爲了想和咱們大唐和睦共處,反倒是想借姻親的關係從大唐獲取更多利益,甚至有可能是在迷惑大唐。”

長孫媚兒蹙眉道:“迷惑大唐?”

“渤海這些年四處擴張,野心早已經顯露。”秦逍道:“他們肯定擔心如果繼續肆無忌憚地擴張下去,會引起大唐的警覺。”頓了頓,低聲道:“舍官姐姐,說句不該說的話,今日之大唐,自然不能與鼎盛時期相比,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如果大唐真的集中力量去對付渤海,淵蓋建肯定也是抵受不住。”

長孫媚兒淡然一笑道:“那是自然。”

“所以渤海與我們結親,有了姻親之實後,自然就不用擔心大唐對他們發難。”秦逍嘆道:“我大唐禮儀之邦,既有姻親關係,哪怕渤海做了些不該做的事情,大唐也會寬容對待,這一點淵蓋建新心知肚明。以姻親爲掩護,擴張勢力,而且在結親之後還可以轉移大唐的視線,一舉多得。”

長孫媚兒凝視着秦逍,目光柔和,秦逍被她看得有些尷尬,摸了摸臉頰,問道:“舍官姐姐,我.....我說錯了嗎?”

“你能有這樣的見識,已經很聰慧了。”長孫媚兒輕嘆道:“你以爲你說的這些,聖人不清楚?”

“聖人如果洞悉淵蓋建的用心,爲何還要妄想以聯姻的手段讓渤海人安分守己?”秦逍皺眉道。

長孫媚兒道:“因爲在聖人的心裡,兀陀人的威脅遠比渤海人要大得多。如果朝廷現在就將精力投向東北,要抑制渤海人的擴張,那麼就根本再無餘力去應付西陵。武宗皇帝之時,以當時帝國的實力,再加上武宗皇帝陛下的英明,也耗費了盡十年時間才讓渤海國徹底臣服,由此亦可見渤海人並不好對付。”頓了頓,才繼續道:“渤海眼下的實力,即使是大唐,也無法在短時間內將它壓服,一旦在東北再耗上十年八年,再回頭去看西陵,那邊一定已經變成了兀陀人的地盤,再想收服西陵,幾無可能。”

秦逍臉色更是凝重。

“一旦西陵落入兀陀人手裡,我大唐就直接面臨着兀陀汗國的威脅,到時候就不得不在西邊勾住防禦。”長孫媚兒幽幽嘆道:“那時候耗費的銀子,足以將帝國生生拖垮。眼下李陀雖然認賊作父,但雙方各有心思,李陀一時還不甘心被兀陀人所控制,而且西陵的百姓暫時還心向大唐,沒有被兀陀人馴服,三年之內對西陵用兵還來得及,拖延下去,只會對帝國造成更大的傷害。”

秦逍明白過來,道:“聖人是想先收服西陵,穩住西邊的局面之後,再騰出手去對付渤海人?”

“渤海人確實反覆無常。”長孫媚兒道:“但他們還欺軟怕硬。大唐不是黑森林的那些圖蓀部落,即使淵蓋建野心勃勃,但是沒有絕對的時機,他也不敢輕舉妄動。朝廷發兵西陵,如果佔據上風,局面有利,淵蓋建是絕對不敢在東北方騷擾,除非......到時候西陵之戰節節敗退,渤海人才有可能趁虛而入。”

秦逍神情肅然,道:“如此說來,聖人是想賭一把?”

“以當下大唐的國力,也只能賭一把。”長孫媚兒道:“只要西陵戰事順利,也就不必擔心渤海人的威脅了。”

秦逍心下駭然,暗想聖人這賭注實在太大,一旦失利,整個大唐也就危在旦夕了。

不過如今大唐周圍羣狼環伺,卻也實在難以想出萬全之策。

“既然渤海人出兵與否要看我大唐在西陵的戰局,又何必與他們結親?”秦逍輕聲問道。

長孫媚兒想了一下,才輕聲道:“淵蓋建在渤海權勢滔天,你可想過他如此大權獨攬,難道沒有人會心生嫉恨?”

“你是說......渤海王?”

“不錯。”長孫媚兒輕點螓首:“渤海永藏王數次向大唐求親,看似只是希望與大唐睦好,但背後肯定另有盤算。武宗皇帝當年征服渤海之後,渤海一分爲七,封了七位侯爵,淵蓋建最終將這些人全都剪除,但也因此必定在國內樹敵無數。他大權獨攬,永藏王成了他手中的傀儡,這位渤海國主難道甘願受他擺佈?”

秦逍意識到什麼,低聲道:“舍官姐姐,你是說永藏王向大唐求親,是爲了以姻親讓大唐成爲他的靠山?”

“渤海國內,必然會有一羣人想要除掉淵蓋建。”長孫媚兒美麗的眼眸中泛着智慧的光芒:“這些人肯定會以永藏王爲主心骨,但淵蓋建的實力太強,永藏王也不敢輕舉妄動。可是一旦與大唐結親,永藏王有了大唐在背後,底氣就會足很多,即使是淵蓋建,多少也會有些顧忌。”

秦逍心想如此看來,這次姻親背後還另藏深意。

“聖人其實並沒想過永藏王真的能夠剪除淵蓋家族。”長孫媚兒緩緩道:“可是隻要永藏王不完全受淵蓋建的擺佈,甚至能掣肘淵蓋建,那麼這門親事就有了應有的價值。”凝視秦逍,道:“所以聖人當然會極力促成這門姻親,誰要從中阻攔,誤了聖人的謀劃,聖人一定不會客氣。”

第六十五章 狼騎入城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四五零章 隱聞驚雷聲第五一五章 上酒第三零五章 羅睺第二十三章 真劍第五六一章 內庫之密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第一九一章 煉刀第五一二章 地下私情第二三六章 密議第四三零章 太白入月第三四七章 侯府血戰第二二六章 無法掌握第三八六章 道貌岸然第九十二章 坐懷不亂第四十八章 一反常態第四九九章 接訴第五四五章 恨嫁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八四八章 朝會第二七二章 銅甲衫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六十二章 血戰逍遙居第一一八章 深入虎穴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一九一章 煉刀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第六八一章 大戰在即第八七五章 養生第一章 甲字監第二二三章 恩怨兩清第六三五章 兵分兩路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二四九章 還陽第六八二章 煉獄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四十五章 劍拔弩張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四七九章 做媒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二六八章 伏兵第七七一章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八八七章 家有仙妻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一九一章 煉刀第一九二章 監牢第七八五章 馬商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二一三章 骨氣第一四零章 買命第四三一章 調令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第八零五章 召見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第九十四章 白虎第八六八章 長刀貫日第二七二章 銅甲衫第九十九章 不自量力的少年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七零一章 一針見血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六九二 遊說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二七五章 命運分歧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四十九章 故鄉第五四七章 只願朝朝暮暮第八五五章 條件第七九七章 口訣第一八八章 接頭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擇第五八一章 懸樑第一二五章 此恨綿綿無絕期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擊第八七九章 無官一身輕第八零六章 禮物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
第六十五章 狼騎入城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四五零章 隱聞驚雷聲第五一五章 上酒第三零五章 羅睺第二十三章 真劍第五六一章 內庫之密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第一九一章 煉刀第五一二章 地下私情第二三六章 密議第四三零章 太白入月第三四七章 侯府血戰第二二六章 無法掌握第三八六章 道貌岸然第九十二章 坐懷不亂第四十八章 一反常態第四九九章 接訴第五四五章 恨嫁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八四八章 朝會第二七二章 銅甲衫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六十二章 血戰逍遙居第一一八章 深入虎穴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一九一章 煉刀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第六八一章 大戰在即第八七五章 養生第一章 甲字監第二二三章 恩怨兩清第六三五章 兵分兩路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二四九章 還陽第六八二章 煉獄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四十五章 劍拔弩張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四七九章 做媒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二六八章 伏兵第七七一章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八八七章 家有仙妻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一九一章 煉刀第一九二章 監牢第七八五章 馬商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二一三章 骨氣第一四零章 買命第四三一章 調令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第八零五章 召見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第九十四章 白虎第八六八章 長刀貫日第二七二章 銅甲衫第九十九章 不自量力的少年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七零一章 一針見血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六九二 遊說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二七五章 命運分歧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四十九章 故鄉第五四七章 只願朝朝暮暮第八五五章 條件第七九七章 口訣第一八八章 接頭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擇第五八一章 懸樑第一二五章 此恨綿綿無絕期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擊第八七九章 無官一身輕第八零六章 禮物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