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

秦逍從宮裡出來,心情不是很好,騎着黑霸王順着長街而行,尋思着聖人如今的態度,恐怕淵蓋無雙最終還真的能夠安然離開大唐。

可是隻要被淵蓋無雙走出大唐邊界一步,這次事件,恐怕就是大唐立國以來最恥辱的時刻。

他在西陵當差的時候,閒來無事就在茶館裡聽書,在那些說書先生的故事裡,大唐是一個威震四夷的強大帝國,周邊諸國但凡看到大唐的旗幟,那是連逃跑的勇氣也沒有,乖乖地跪倒在地,朝中大唐旗幟叩拜。

大唐征服渤海國的歷史,說書先生自然也不會錯過。

武宗皇帝麾下的大唐鐵血精兵,將不可一世的渤海國打的屈膝跪地,甚至將渤海統帥的送到武宗皇帝的馬下,接受皇帝陛下的懲罰。

每當在茶館裡聽到大唐帝國曾經那無雙雄風之時,秦逍骨子裡便覺得熱血沸騰。

可是他實在沒有想到,有朝一日,渤海一個莫離支的兒子在大唐肆無忌憚殺了數十人,當朝的皇帝陛下竟然想要大事化小,而兇手依然可以逍遙法外。

他其實也知道如今的大唐帝國自然不及鼎盛時期的威勢,可是這起事件,是否也在表明大唐帝國正在迅速衰弱?

正自尋思,忽見得一個熟悉的身影在眼前不遠處出現,他倒不是有意去看,只是目光在街道上掃動之時,恰好從那邊劃過,那身形輪廓映入眼簾之中時,立刻便有熟悉感,自己看了看,只見到一名身段婀娜的女子正往一家書畫店進去,披着一件淡色的薄薄披風,頭戴斗笠,斗笠邊緣垂着輕紗,擋着了面孔。

不過秦逍只看她娉婷身姿和行走的姿勢,一眼就認出正是宮中舍官長孫媚兒。

他有些詫異,長孫舍官是聖人身邊的近侍,之前入宮面見聖人的時候,長孫舍官就像聖人的影子一樣,一定會在聖人身邊,可是今日入宮卻不見長孫媚兒的身影,秦逍本就有些奇怪,此刻竟發現長孫媚兒出現在宮外,更是詫異。

他本想直接過去打招呼,但看到一輛馬車停在外面,趕車的車伕壓着斗笠,但卻顯然在觀察四周的動靜,一時也不好直接過去。

他與長孫媚兒雖然相熟,但這位舍官美人是宮裡的人,身份不一般,自己身爲朝廷的官員,如果在大庭廣衆之下和一個宮中女官太熟絡,只怕就會別有居心之人所利用。

他下了馬來,剛好邊上有一個賣首飾的地攤,賣的自然不是什麼名貴首飾,他蹲下身子故作挑選,但卻一直觀察馬車那邊的動靜,也並沒有多久,便見到長孫媚兒從鋪子裡出來,手裡拿着一幅卷軸,似乎在裡面買了一幅畫,顯然也沒有注意這邊,上了馬車之後,馬車卻是調了個頭離開。

秦逍更是詫異。

如果是要回宮,應當繼續前行,現在掉頭卻剛好與去宮裡的方向相反,卻也不知道長孫媚兒這個時候往哪裡去。

他心中好奇,有心看看長孫媚兒到底要做什麼,正要起身離開,想想自己在地攤上挑了半天,隨便拿了個手鐲子,丟下一塊碎銀子,也不等那小販找銀子,直接翻身上馬,跟在了馬車後面。

那小販擡手本想叫住,但秦逍走得快,小販想想,放下了手。

馬車穿過幾條街,秦逍一直遠遠跟着,並不靠近,卻也不讓馬車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內,走了大半個時辰,卻是越來越偏僻,馬車終於停在一處廟宇外面,長孫媚兒下車後,車伕直接趕着車離開,媚兒左右看了看,終於回過身,望向了秦逍這邊,秦逍這時候也沒地方躲避,騎在馬背上,有些尷尬,卻還是向長孫媚兒揮了揮手。

長孫媚兒倒是鎮定自若,竟似乎早就知道秦逍跟在後面,只是微一點頭,也不多言,徑自進了廟宇。

秦逍更是尷尬,到的廟宇前,才知道這是一處觀音廟,廟宇其實並不多,香火也不如何旺盛,將馬拴好,這才上了石階,進了觀音殿內,見到中間供奉着大慈大悲觀音金身,另有諸多小型觀音朔像,觀音大士千變萬化,朔像也都是莊嚴肅穆。

長孫媚兒已近跪在觀音朔像前,雙手合十,仰首望着大慈大悲觀音。

秦逍走到邊上,猶豫一下,也在邊上的蒲團跪下,卻發現殿內空空蕩蕩,並沒有其他人影。

媚兒很虔誠地叩拜數次,秦逍見狀,有樣學樣,媚兒每次叩頭,他也跟着叩頭,直等到媚兒扭過頭來看着他,秦逍才尷尬一笑,道:“舍官好,真是巧!”

長孫媚兒也不着惱,淺淺一笑,聲音柔和:“很巧嗎?你不是一直跟着我到了這裡?”

“這個.......!”秦逍更是尷尬,擡手撓頭,解釋道:“先前剛從宮裡出來,在宮裡沒有見到舍官,心裡很奇怪,哪知道回來的途中看到你,想親自向你表示感謝,所以.....所以這纔跟了過來。”

“感謝?”

秦逍從懷裡掏出一塊玉佩,正是上次離京前往江南之時,長孫媚兒親手交給他,本意是遇到難處之時,可以用玉佩向長孫元鑫尋求幫助。

“舍官姐姐這塊玉佩我一直帶在身上,江南之時,長孫統領也幫了大忙。”秦逍將玉佩遞過去,感謝道:“玉佩物歸原主,多謝姐姐照顧之情。”

長孫媚兒嫣然一笑,接過玉佩,柔聲道:“你這次在江南立下了大功勞,聖人對你誇讚不已,以後謹慎行事,聖人自然會提攜你。”

“舍官今日怎有空出來?”秦逍見得長孫媚兒如春風般的和煦笑容,心情頓時大爲舒暢,放鬆許多。

說也奇怪,長孫舍官的樣貌在自己所認識的女人之中,雖然不是豔壓羣芳,但她的笑容卻很有感染力,秦逍每次見到她,總會覺得特別舒服,而且心情也會變得特別好。

她就像一朵清雅的蓮花,總給人一種乾乾淨淨的感覺,而且那種內斂的氣質,卻不由自主地彌散出滿腹才氣。

長孫媚兒依然面帶微笑道:“家兄回京多日,一直沒有見過。聖人體恤,讓我出宮見見家兄,方纔已經見過,本想直接回宮,但這個時候聖人身邊也用上我,所以到這裡來拜菩薩,求個平安。”

秦逍馬上想到,麝月公主這次從江南返京,正是由長孫元鑫帶着杭州營的騎兵護送,恍然大悟道:“我差點都忘記了,不錯,長孫統領回京,你們難道相聚,自然要見一見的。”心想麝月回京之後,自己便再無她的消息,也不知道她現在情況究竟如何。

他知道聖人如果真的對麝月公主有所懲處,也絕不可能爲外界所知,即使將她真的軟禁起來,宮外的人也不會知道。

如果想知道麝月現在的處境,詢問其他人肯定沒有答案,而恰恰眼前這位舍官卻肯定知道一些情況。

畢竟她對宮裡的情況瞭若指掌,而且又是聖人身邊的近侍女官,聖人若是懲處麝月公主,其他人不知真相,長孫媚兒卻一定清楚。

他也知道長孫媚兒和麝月公主的關係似乎也還不錯,有心想從長孫媚兒口中詢問一些情況,但卻也知道此事非比尋常,話在口邊,也不知道該不該問出口。

長孫媚兒輕嗯一聲,看了秦逍一眼,臉上的笑容消失,只是輕嘆道:“見一次少一次,下次見面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秦逍笑道:“長孫統領在江南當差,也會時常回京,其實舍官也可以去江南,到那邊不但可以見到長孫統領,也可以見識一下江南的風土人情。”

“江南......!”長孫媚兒顯出一絲憧憬之色,但隨即搖搖頭,苦笑道:“恐怕這輩子也不能見到江南了。”

秦逍詫異道:“爲何?舍官總不會一輩子都在宮裡。”

“我很快就要走了。”長孫媚兒語氣之中帶着一絲哀愁,苦笑道:“不但要離開宮裡,還要遠離京都,也不知道能不能再踏上大唐的土地。”

秦逍心下一凜,瞬間意識到什麼,低聲問道:“舍官爲何這樣說?你要去哪裡?”

長孫媚兒要搖頭,只是柔聲道:“沒什麼,我話太多了。”

“舍官難道要去渤海?”秦逍已經猜到什麼,心下吃驚:“舍官姐姐,聖人總不會想着將你下嫁到渤海國吧?”

長孫媚兒低下頭,並沒有說話。

秦逍見她不說話,那幾乎是默認,心下震驚,萬沒有想到竟然會有這般變故。

渤海使團前來求親,秦逍一度擔心聖人會將麝月公主遠嫁渤海國,若是如此,秦逍是萬萬不能接受,說什麼也要想辦法破壞這次渤海求親,不過和蘇瑜一番話,知道下嫁麝月公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朝廷最多也只是挑選一名官宦子弟的小姐賜封公主名號遠嫁,雖然與渤海結親在秦逍心裡並不是什麼好事,但只要不涉及到麝月,他也懶得去管。

可是他萬沒有想到,聖人竟然將主意打到了長孫媚兒的頭上。

第一百章 取而代之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一七八章 血魔刀第六肆六章 沭寧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四五六章 天煞孤星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七零三章 人頭一百兩第八十七章 馬場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二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六十七章 紫衣監第八八一章 夫子賜書第五四七章 只願朝朝暮暮第二十章 蛇蠍心腸第一九六章 鬼谷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六零七章 鐵證如山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五三六章 傷筋動骨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三零二章 羞辱第二八一章 義子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五五三章 茶館第三五三章 協議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二七五章 命運分歧第八三九章 背後盤算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擇第四七零章 請罪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二七四章 將令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七四五章 忠勇軍第五三七章 故鄉人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六肆九章 叛徒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四四七章 將軍的憤怒第二六一章 軍前宴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八十七章 馬場第六零二章 假冒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五九五章 禮儀第六二五章 風雨將襲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二七零章 畫個圈圈第二零二章 下刀禮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第五四一章 馬伕第一一一章 雞公峽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一八五章 天神開眼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第二七一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三七二章 去而不返第九十四章 白虎第二九五章 信口開河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二章 甄侯府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三九九章 半夜來的男人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一一二章 糧隊第三一四章 無心亦無劍第二九零章 赴宴第八五八章 無爲而有爲第三六三章 明月聖女度蒼生第八八四章 駭人命案第五一二章 地下私情第七六九章 認賊作父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十一章 跟蹤第六一零章 夜梟第一二五章 此恨綿綿無絕期第七五九章 何患無辭第十七章 打草驚蛇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一七三章 美人關
第一百章 取而代之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一七八章 血魔刀第六肆六章 沭寧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四五六章 天煞孤星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七零三章 人頭一百兩第八十七章 馬場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二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六十七章 紫衣監第八八一章 夫子賜書第五四七章 只願朝朝暮暮第二十章 蛇蠍心腸第一九六章 鬼谷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六零七章 鐵證如山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五三六章 傷筋動骨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三零二章 羞辱第二八一章 義子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五五三章 茶館第三五三章 協議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二七五章 命運分歧第八三九章 背後盤算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擇第四七零章 請罪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二七四章 將令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七四五章 忠勇軍第五三七章 故鄉人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六肆九章 叛徒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四四七章 將軍的憤怒第二六一章 軍前宴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八十七章 馬場第六零二章 假冒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五九五章 禮儀第六二五章 風雨將襲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二七零章 畫個圈圈第二零二章 下刀禮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第五四一章 馬伕第一一一章 雞公峽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一八五章 天神開眼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第二七一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三七二章 去而不返第九十四章 白虎第二九五章 信口開河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二章 甄侯府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三九九章 半夜來的男人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一一二章 糧隊第三一四章 無心亦無劍第二九零章 赴宴第八五八章 無爲而有爲第三六三章 明月聖女度蒼生第八八四章 駭人命案第五一二章 地下私情第七六九章 認賊作父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十一章 跟蹤第六一零章 夜梟第一二五章 此恨綿綿無絕期第七五九章 何患無辭第十七章 打草驚蛇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一七三章 美人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