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七章 大局爲重

秦逍並沒有猶豫,直接道:“小臣能有今日,全是聖人恩眷,聖人讓小臣做什麼,小臣就去做什麼。”

“你這孩子倒是懂事。”聖人扭過頭,見得秦逍一臉真誠,面上也顯出滿意之色。

秦逍並不知道聖人爲何會垂青自己,但聖人卻從大天師的箴言中明白,如果秦逍是七殺命星,那對紫微帝星將有着非同尋常的意義,直接關乎到皇帝的興衰。

蕭諫紙之前的一番話,倒是讓聖人心中生出了一絲猶疑。

不過這次秦逍從江南送來三百萬巨資,可說讓內庫頓時沒有了壓力,聖人仔細尋思,如果七殺帝星的出現只對紫微帝星有利,那麼無論是江南平亂還是押送巨資入庫,這兩件事對自己都算得上是極大的幫助。

如果說江南平亂對麝月有利,那麼這三百萬兩銀子入內庫,就已經不在麝月的掌控之中,無法給麝月帶去利益,由此亦可見判斷出,秦逍的存在,還是對自己這位大唐女帝最爲有利。

她相信自己是真正的紫微帝星,也相信秦逍就是命數中的七殺輔星,對自己這位輔星,聖人自然是竭力去庇護。

星命說的也很清楚,七殺輔星固然會爲紫微帝星帶來吉兆,成爲紫微帝星君臨天下最大的助力,但紫微帝星也同樣要給七殺輔星帶去庇護,兩者相輔相成。

“這次蘇州錢家叛亂,蘇州營隨同錢家叛亂,這是朕的疏忽。”聖人若有所思,沉吟片刻,才道:“地方各州的兵權都有地方將領掌控,雖然調兵必須由朝廷來分派,但州軍的徵募和操練朝廷一直都沒有過問。畢竟各州官員對當地的情況作爲了解,由他們自行治理,會更爲妥善。現在看來,朕的寬容反被他們所利用。”

秦逍道:“蘇州營的統領被錢家買通,這些年一直往營中安插叛黨,這才釀成大禍。”

“朕準備在江南設立都護府。”聖人終於道:“裁撤三州州軍,將江南的兵權直接收歸朝廷所有。本來我大唐並無此先例,都護府一直都是設立在邊關之地,撫慰征討周邊諸族,擁有絕對的兵權。”單手揹負身後,繼續順着小徑前行:“不過江南這次的叛亂,讓朕意識到,江南世家太過富庶,以他們的財力,要收買軍中將領並非難事,所以江南的兵權需要由朝廷直接控制,設都護府,掌理三州兵權,直接由朝廷統領。”

秦逍拱手道:“聖人英明!”

“安興候的事情,你是知道的。”聖人緩緩道:“刺客出自劍谷,劍谷門徒行刺大唐侯爵,簡直是喪心病狂,剷除劍谷勢在必行,不過要徹底將劍谷摧毀,就必須過道西陵,所以收復西陵是摧毀劍谷的前提。”

秦逍忽然跪倒在地,激動道:“臣請聖人整軍備戰,收復西陵。”

他其實心裡很清楚,只怕朝中大部分人都知道自己存有收復西陵之心,畢竟自己是從西陵而來,而且還曾是黑羽將軍麾下的夜鴉,如果沒有收復西陵之心,那反倒是見了鬼。

既然如此,自己就乾脆直接表露出來,這反會讓聖人覺得自己十分真誠,性情外露,若是這時候還遮遮掩掩,反倒顯得太過虛僞。

“起來說話!”果然,聖人見狀,脣角帶笑:“朕知道在這件事情上,你和國相肯定是同樣的心思。你曾在黑羽將軍麾下當差......!”說到此處,嘆了口氣道:“想到他爲大唐立下赫赫功勞,卻被奸黨所害,朕也是悲怒交加,既是爲了我大唐的這位將軍,朕也要出兵平叛,將李陀叛黨剷除殆盡。”

“臣就算只爲一步卒,也願意爲聖人衝鋒殺敵!”

“說得好。”聖人滿意笑道:“不過讓你做一名步卒,那就太過屈才了。”頓了頓,才道:“收復西陵,也不是朝夕就能做到的事情。李陀背後有兀陀汗國,此賊認賊作父,卻也因此受到兀陀汗國的庇護。兀陀人的鐵騎也是不可小覷,如果沒有一支精銳之師,要收復西陵,也只能是紙上談兵罷了。國相諫言,要朝廷募軍練兵,朕考慮再三,覺得也是時候募練一支新軍,以作收復西陵之用。”

秦逍小心翼翼問道:“聖人已經決定了?”

“依你之見,這募軍練兵該在何處爲妙?”聖人走到一處林蔭內,回頭看了秦逍一眼:“京畿之地自然不可作爲練兵之所,你覺得江南如何?”

秦逍想了一下,終於拱手道:“小臣以爲,只能在江南練兵。”

“哦?”聖人面帶淺笑:“爲何?”

秦逍很直接道:“因爲練兵所需的軍資,要從江南當地籌募。國庫艱難,不說國家到處都要用銀子,僅每年維持南北兩支邊軍的消耗,就是一個龐大的數目,如果再從國庫撥出鉅額軍資用來募練新軍,臣擔心會給國庫增加更大負擔,一旦國庫吃力,無力持續供應,反倒會適得其反,新軍的募練甚至會在中途夭折。”

聖人迴轉身,凝視秦逍,秦逍立刻低下頭,躬着身子,片刻之後,聖人才道:“你能如此想,朕很欣慰。”微仰頭,若有所思,許久之後才道:“所有人都說大唐是朕的,可是有一句話他們都不敢說,那就是朕也是大唐的。大唐的興衰,從不在朕一人之身,大唐威服四海,靠的是君臣齊心,萬民擁護,只有人人都爲大唐盡心,我大唐才能永固山河。”

“大唐從京官到地方豪族,多少人都只是爲自己謀劃?”聖人冷笑道:“先帝雖然寬仁,卻也因爲他的寬仁,讓許多人知法犯法,民間土地兼併嚴重,中飽私囊之事比比皆是,這些禍根留了下來,卻又一時難以剪除,積重難返。朕要操持如此帝國,並不容易,可是多少人卻又將過錯推到朕的身上,真正幫朕分憂的又能有幾人?”

秦逍微擡頭,見得聖人面龐說不出的唏噓,卻似乎真是肺腑之言,恭敬道:“小臣雖然才疏學淺,可是但凡能爲聖人分擔一點點憂煩,萬死不辭。”

“你的話,朕是相信的。”聖人含笑溫言道:“江南練兵確實是個好法子,秦逍,江南世家當真願意拿出銀子來幫助朝廷募軍練兵?”

秦逍擡頭笑道:“商人唯利是圖,視財如命,要他們掏銀子就想要他們的命,自然不輕鬆。不過聖人如果在江南練兵,臣會全力遊說他們掏銀子出來,無論用什麼法子,都不會讓國庫負擔這筆花銷。”

聖人微一沉吟,才道:“此事等渤海使團離京之後,朕會召集重臣細細商議。”

“聖人,小臣斗膽訊問一件事,不知.....?”

“你是想問那位渤海世子殺人之事?”聖人打斷道。

秦逍點頭道:“正是。小臣入宮之前,在大理寺聽他們提及,渤海世子淵蓋無雙自從進入大唐境內之後,沿途以誘騙的手段,前後殺害我大唐三十六名子民,最後一名受害者甚至就是在京都城門之外被殺,如此罄竹難書的罪行,小臣不知大理寺是否需要徹查?”他這次沒有低頭,而是看着聖人那雙依然很漂亮的鳳目。

“這件案子暫時就先按住吧。”聖人淡淡道:“不必將事情鬧大。”

秦逍搖頭道:“聖人,事情已經很大了。淵蓋無雙在城外殺人,這事兒肯定是瞞不住,如今恐怕早已經是滿城皆知。渤海人在我大唐肆無忌憚殺人,如果不聞不問,小臣恐怕會人心不服。”

“朕知道此事。”聖人道:“淵蓋無雙手中有那些死者的生死契,他早有準備,這件案子怎麼查?”

秦逍道:“如果想查,自然有辦法。生死契不假,但那些生死契是否就能成爲他的保命符?如果生死契的簽訂存在逼迫或者誘騙,同樣可以徹查。臣可以調動大理寺的人手,將這三十六名受害者的家眷以及案發之時的目擊者全都找到,然後聽他們的證詞,如果證詞都說生死契是在誘騙的情況下籤訂,那麼淵蓋無雙手中的生死契就不能作數,他在大唐境內殺人,就要遵照大唐律法來審理,到時候大理寺照樣治他的罪。”

“他的父親是渤海莫離支淵蓋建。”聖人緩緩道:“淵蓋建有五子,淵蓋無雙是他的幼子,如果他的幼子被大理寺定罪,甚至死在大唐,你覺得淵蓋建會如何做?大唐和渤海的姻親是否還要繼續?”

秦逍皺眉道:“可是淵蓋無雙在大唐濫殺無辜,咱們卻不能給他定罪,甚至還要與他們結親,讓他安然無恙返回渤海,我大唐的尊嚴何在?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在大唐犯了罪,即使跑到天涯海角,也不能放過他,更何況他現在就在京都,只要聖人一道旨意,小臣立刻開始查辦此案,他要能走出京都一步,小臣便.....!”

話聲未落,聖人已經沉聲打斷道:“不要說了。秦逍,你的話太多了,朕說過,這件案子暫且按下,你聽不懂朕的意思?”神情變得嚴厲起來,秦逍見狀,欲言又止,只是拱手,也不多言。

“你想收復西陵,那就必須安撫渤海。”聖人淡淡道:“否則在這種時候大唐與渤海交惡,等到出兵收復西陵,渤海那邊就可能趁虛而入,這個道理你應該懂。既然要爲朕分憂,就要心存大局,有些事情不可意氣用事。”蹙起眉頭,冷冷道:“朕的意思,你可明白?”

秦逍嘴脣動了動,終究只是道:“小臣明白!”心下卻是冷笑,暗想蘇瑜所料不錯,皇帝還真不會因爲幾十條人命,就改變自己與渤海聯姻的計劃,畢竟三十六條人命在聖人眼中,確實不值一提。

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四九六章 梧桐樹下的白影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三八一章 嫁禍第五十三章 天降橫財第七二零章 一弓三箭第四四六章 有風自豫州來第六三三章 抉擇第六肆零章 蘆葦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九十六章 守規矩第三八八章 血閻王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一百零三章 血仇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七十章 誘餌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四七零章 請罪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二二七章 追兵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四一九章 河邊的院子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一八四章 乞伏善汗第一八五章 天神開眼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五三四章 無欲則剛第三七六章 青衣堂第四四七章 將軍的憤怒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八零八章 失蹤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二八五章 雞肋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五九七章 剪刀鋪下白燈籠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一二三章 觸目驚心第四三六章 一兩銀子的交易第六肆零章 蘆葦第六五八章 孤城第一三八章 車裡傳來的哭聲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一一九章 陷阱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五四二章 賢內助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二八五章 雞肋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七五七章 罪證第三百章 修羅地獄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五七九章 內庫第五九零章 無間當鋪第八三三章 風情月意第八八六章 龍銳軍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六二一章 是非之地不久留第六三二章 天羅地網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八十七章 馬場第八七一章 請喝茶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六十一章 陷阱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二四九章 還陽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八三六章 故事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五六六章 欲蓋彌彰第六二零章 驚覺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七五七章 罪證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二九六章 覓刀第四二七章 姽嫿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
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四九六章 梧桐樹下的白影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三八一章 嫁禍第五十三章 天降橫財第七二零章 一弓三箭第四四六章 有風自豫州來第六三三章 抉擇第六肆零章 蘆葦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九十六章 守規矩第三八八章 血閻王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一百零三章 血仇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七十章 誘餌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四七零章 請罪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二二七章 追兵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四一九章 河邊的院子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一八四章 乞伏善汗第一八五章 天神開眼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五三四章 無欲則剛第三七六章 青衣堂第四四七章 將軍的憤怒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八零八章 失蹤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二八五章 雞肋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五九七章 剪刀鋪下白燈籠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一二三章 觸目驚心第四三六章 一兩銀子的交易第六肆零章 蘆葦第六五八章 孤城第一三八章 車裡傳來的哭聲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一一九章 陷阱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五四二章 賢內助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二八五章 雞肋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七五七章 罪證第三百章 修羅地獄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五七九章 內庫第五九零章 無間當鋪第八三三章 風情月意第八八六章 龍銳軍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六二一章 是非之地不久留第六三二章 天羅地網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八十七章 馬場第八七一章 請喝茶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六十一章 陷阱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二四九章 還陽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八三六章 故事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五六六章 欲蓋彌彰第六二零章 驚覺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七五七章 罪證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二九六章 覓刀第四二七章 姽嫿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