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六章 故事

“全軍覆沒?”聖人眼角一挑。

秦逍恭敬道:“這幫人在危急時候,選擇了朝廷,幫助朝廷平定了王母會叛亂,按理來說,確實是在將功贖罪。小臣在緊要時候,也向他們說過,聖人睿智英明,如果他們能夠棄暗投明,聖人必然會從寬發落,甚至會赦免他們從前的罪責。”

“你倒是很會收攬人心。”

“當時的情勢,小臣也知道這樣說。”秦逍低頭恭敬道:“此後他們幫助朝廷追剿叛軍餘孽,表現得確實很忠誠。臣心裡在想,這是聖人的天威讓他們臣服,不過.....臣當時也不敢肯定他們一定是真心投誠,所以斟酌再三,想要賭一把。”

聖人“哦”了一聲,饒有興趣問道:“怎麼個賭法?”

“這次押運車隊,事關重大,如果調動杭州營押運,會更爲安全。”秦逍道:“不過小臣想,這也是一次考驗這羣歸附兵將的機會,如果他們能夠將車隊安全押運到京都,那就表明他們確實沒有反心,也確實是希望朝廷能夠寬恕他們的罪責。臣知道這很冒險,一旦這些人另有圖謀,在途中突然發難,生生將貨物劫了去,小臣就是輸得一敗塗地了。”

聖人笑道:“所以他們經過了你的考驗?”

“準確來說,是經過了朝廷的考驗。”秦逍微擡頭道:“隊伍一路上沒有任何波折,十分順利地將貨物押運到京都,至此臣可以完全確定,他們真的已經真心歸附,也正因如此,臣在這裡斗膽向聖人懇求,赦免他們的罪責。”

聖人微一沉吟,才道:“你說得倒也不錯,如果他們真的存有疑心,車隊也就無法順利押運抵京。不過.....秦逍,你膽子倒是不小,竟然用宮裡的東西去豪賭,如果真的出現意外,被他們劫走了貨物,你準備怎麼做?”

“臣沒有選擇,只能自刎謝罪。”秦逍道:“幸好聖人眷顧,臣這顆腦袋算是保住了。”

聖人哼了一聲,道:“赦免他們的事情,朕還要好好考慮,暫時還不能立刻答應你。”頓了頓,才道:“聽說你在江南爲許多世家翻案,意欲何爲?”

秦逍拱手道:“爲了朝廷?”

“哦?”

“江南的商貿流通一直都很繁華,小臣在那邊親眼所在,只要穩定,水陸兩道都是貨流如潮,商業着實蓬勃。”秦逍恭敬道:“蘇州錢家叛亂,確實給朝廷帶來麻煩,不過若是就此對江南世家大開殺戒,甚至連根拔起,拔除的不僅僅是江南世家,連江南的商貿也會連根拔起。”

聖人冷笑道:“你懂什麼,打殺幾個地方豪族,難道還能撼動大唐的根基不成?”

“聖人,小臣是否可以爲你說一個故事?”秦逍擡頭看着聖人問道。

聖人徐娘半老的面上微顯一絲詫異,卻還是微微點頭道:“你說!”

秦逍目光掃過,卻發現每次跟在聖人邊上的長孫舍官竟然沒了蹤跡,心下奇怪,卻還是恭敬道:“某戶人家的院子裡,從祖上開始,就種了一棵梨樹,每年收穫時節,樹上結滿了梨子,這些梨子不但可以讓一家人大快朵頤,而且採摘下來拿到市集,還能賣不少銀錢,這些銀錢也足以貼補家用,讓家裡可以順順當當過日子。”

聖人並無說話,一雙眼眸看着秦逍。

“有一天這棵梨樹被一位豪商看見,他看中的不是梨子,而是這棵梨樹。”秦逍道:“原來這棵梨樹的樹幹很貴重,砍伐過後,可以打造出上好的傢俱。那豪商開了一個很高的價錢,要將梨樹買去。”看着聖人,小心翼翼道:“小臣敢問聖人,這棵梨樹賣是不賣?”

聖人凝視秦逍,很快就笑起來,雖然年逾半百,但笑容卻還是風韻無比:“你這個故事,是否與竭澤而漁一樣的意思?”

“聖人英明。”秦逍躬身道:“如果對江南世家大開殺戒,抄沒他們的家財,朝廷可以得到一筆龐大的進項,也可以解決朝中許多困難,但江南經此過後,至少五到十年都難以恢復元氣。”

“秦逍,你危言聳聽了吧?”聖人淡淡道:“只不過是將一些勢力太大的世家剪除,並非對整個江南世家下手,又如何難以恢復元氣?即使江南七姓都沒了,難道無人可以代替他們?”

“可以。”秦逍點頭道:“但臣說過,需要五到十年的時間。”頓了頓,解釋道:“臣在江南對此進行過詳細的調查,江南是大唐的貿易中心,江南能有今日之繁盛,不是一蹴而就,而是經過了上百年的發展。江南七姓任何一個家族能夠做大,也是經過了數代人的打拼,他們幾代人在江南甚至整個大唐各地構建了複雜的貿易線路,一旦江南世家崩潰,影響的不僅僅是江南,而是整個天下。”

聖人蹙起眉頭,秦逍見狀,猶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問道:“臣.....是不是不該說?”

“你儘管說。”聖人卻是吩咐道:“想怎麼說就怎麼說,說錯了朕也恕你無罪。”

秦逍頓時有了底氣,道:“江南世家與大唐各地商賈都有往來,一旦將他們剪除,也就剪斷了江南和各地的貿易,直接導致的後果便是需要本應該流通的貿易立刻終止,造成極爲嚴重的後果。天下商賈也會在數年之內不會與江南世家有貿易往來,大唐的貿易中心會流散,一些別有居心之輩甚至會從中作梗,鬧出更多麻煩來。換句話說,大唐的整個商貿會因此而遭受重創,江南在十年之內,再不復當年盛況,無論是賦稅還是琳琅滿目的貨物,再也無法與之前相比。臣說五到十年,意思是說在剪除江南七姓之後,朝廷會立刻扶持新的商賈,要讓他們重新構建商貿,還需要給他們大力的支持,甚至減輕賦稅,否則十年之後是否能恢復從前的盛況,也是未知之數。”

秦逍這一番話卻是讓聖人直直看着他,片刻之後,才淡淡道:“有這麼嚴重?”

“臣是冒死直言。”秦逍正色道:“這些話許多人或許不會對聖人稟明,但臣食君之祿,不敢隱瞞。如果朝廷不在意賦稅,甚至十年之內不指望從江南收取賦稅,只爲了剪除現在以江南七姓爲首的這批世家,自然是可以痛下殺手,而且在扶持起新的一批人。可是如果朝廷不希望看到江南衰弱,在目前的局面下,卻依然需要依仗這些世家。”

“蘇州錢家謀反叛亂,你是親身經歷。”聖人緩緩道:“你覺得這些人不該剪除?”

秦逍點頭道:“聖人睿智,所慮深遠,自然不能繼續讓他們擁有爲亂的實力。所以臣以爲,朝廷可以在保障江南不遭受鉅變的情況下,慢慢削弱他們的實力,而後逐步扶持其他人,雖然時間長一些,沒有快刀斬亂麻那般痛快,但對朝廷以及天下百姓,都是有利無害。”頓了頓,拱手道:“小臣回京的時候,將杭州林氏的林宏帶回了京都,他也甘願接受聖人的任何懲處,態度還是值得讚許的。”

聖人靠坐在椅子上,閉上眼睛,沉吟許久,終於道:“秦逍,這次江南之行,你處事得當,很讓朕欣慰。”

“小臣不敢。”秦逍心下鬆了口氣:“小臣只想着凡事對聖人好的就不會有錯,按照這個想法去做,就算真的做錯了事,聖人也會寬恕小臣。”

聖人笑道:“你倒是會見縫插針,是否擔心以後辦壞了差事,朕會責罰你,所以提前表忠心?”起身來,單手揹負身後,從秦逍身邊走過,道:“陪朕出去走走。”

秦逍忙道:“遵旨!”心想看來聖人對自己這次辦的差事確實很滿意,竟然有閒情逸致帶自己出去逛逛。

出了御書房,四周鳥語花香,一片秀美景色。

聖人順着青石小徑緩步而行,秦逍小心跟在後面。

“你方纔說的沒有錯。”聖人邊走邊道:“江南世家不能快刀斬亂麻般一刀砍了,這會造成很大麻煩,但也絕不能再讓他們像當初那樣肆無忌憚。朕知道,江南七姓加起來的財富,甚至堪比國庫,你覺得這樣一股勢力的存在,對朝廷能沒有威脅?”

“自然有威脅。”秦逍恭恭敬敬道:“所以接下來既要讓他們繼續帶動江南的貿易,卻又要讓他們無法對朝廷造成威脅。”頓了頓,很直白道:“小臣說句不該說的話,這些人想要繼續活下去,就老老實實地做生意,掙到的銀子,也必須想着該放進什麼地方,如果放錯了地方,那就是他們自己找死。聖人對他們已經很是寬容,如果他們自己不明白,自尋死路,那就不是朝廷的錯了。”

聖人淡淡笑道:“你覺得他們會明白?”

“臣以爲他們不會蠢到連這個道理也不懂。”秦逍道:“如果他們真不懂,旁邊有個人時不時地提醒他們,他們也該明白了。”

“這個提醒的人是誰?”

秦逍猶豫一下,終是道:“一切全憑聖人定奪,小臣不敢胡言。”

“如果朕派你在江南盯着他們,你覺得如何?”聖人停下腳步,走到一株牡丹花邊,微低身子嗅了嗅,神情一片輕鬆。

第六三一章 龍游淺水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四七三章 趕盡殺絕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八十三章 承朝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五三二章 以衆凌寡第三八五章 它還在第七五五章 更新換代第一六二章 送你們去死第七五八章 卷宗第六六一章 城門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八三九章 背後盤算第六二七章 一箭雙鵰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六十一章 陷阱第三八五章 它還在第三八九章 刑部衙門前的鼓聲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一九九章 做媒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二零一章 風俗第一三八章 車裡傳來的哭聲第八三五章 帝國之恥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六八三章 鐵甲雄騎第六章 賓至如歸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二六九章 中郎將第三六七章 知法犯法第八一二章 長夜漫漫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八七五章 養生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八十九章 泄泄火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四四七章 將軍的憤怒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一百章 取而代之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七四三章 鳳凰第一三四章 送禮第六十章 夜行第六七六章 兵源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七三七章 門徒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二一九章 毒杯第二一一章 兀思魯第三七二章 去而不返第二九零章 赴宴第二六六章 歸屬第五零六章 借東風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六二三章 煽動第五四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第一百零三章 血仇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一七四章 聯手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六九二 遊說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三五九章 君子報仇一年不晚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六十七章 紫衣監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七九七章 口訣第五九七章 剪刀鋪下白燈籠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六十七章 紫衣監第四三四章 真正的棋手第一一八章 深入虎穴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五九三章 紅蜘蛛第一八五章 天神開眼
第六三一章 龍游淺水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四七三章 趕盡殺絕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八十三章 承朝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五三二章 以衆凌寡第三八五章 它還在第七五五章 更新換代第一六二章 送你們去死第七五八章 卷宗第六六一章 城門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八三九章 背後盤算第六二七章 一箭雙鵰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六十一章 陷阱第三八五章 它還在第三八九章 刑部衙門前的鼓聲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一九九章 做媒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二零一章 風俗第一三八章 車裡傳來的哭聲第八三五章 帝國之恥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六八三章 鐵甲雄騎第六章 賓至如歸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二六九章 中郎將第三六七章 知法犯法第八一二章 長夜漫漫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八七五章 養生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八十九章 泄泄火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四四七章 將軍的憤怒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一百章 取而代之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七四三章 鳳凰第一三四章 送禮第六十章 夜行第六七六章 兵源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七三七章 門徒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二一九章 毒杯第二一一章 兀思魯第三七二章 去而不返第二九零章 赴宴第二六六章 歸屬第五零六章 借東風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六二三章 煽動第五四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第一百零三章 血仇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一七四章 聯手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六九二 遊說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三五九章 君子報仇一年不晚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六十七章 紫衣監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七九七章 口訣第五九七章 剪刀鋪下白燈籠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六十七章 紫衣監第四三四章 真正的棋手第一一八章 深入虎穴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五九三章 紅蜘蛛第一八五章 天神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