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五章 帝國之恥

秦逍想不到剛回京,就遇上如此喪心病狂之事,臉色變得難看至極。

“江南剛亂,聖人肯定也不希望周邊諸國出現異動。”蘇瑜溫言道:“這事兒你不要過問,朝廷真要調查,老夫自己來辦,免得牽累你。你前程似錦,不要因爲這些事捲入進去。”

“大人,做朝廷的官,如果害怕牽連不恪盡職守,那還不如摘掉官帽。”秦逍冷笑一聲,問道:“淵蓋無雙一路上比武殺人,他那些對手都是武林中人?此人多大年紀,武功如何?”

“和你年紀相仿。”蘇瑜道:“之前殺的那些人是什麼身份,還需要調查,不過城外被殺的人,就是一名普通百姓。”他站起身,走到自己案邊,取了一份案卷過來,遞給秦逍道:“這是那天發生的詳情,多人作證,十分詳細。受害者的身份也已經查明,叫做王孝,今年剛滿二十二,人如其名,是個孝子。本來耕地爲生,其母染病,要治病需要不少銀子,他便來到京都,想要多找些活掙銀子爲其母看病,還沒進城,剛好就碰上了淵蓋無雙。”

“只是普通農夫?”秦逍翻看案卷,臉色更是冷峻異常。

蘇瑜點點頭:“成親三年,有一雙兒女,生活貧苦。淵蓋無雙看中了他,用金錠子引誘,王孝正缺銀子,而且仗着年輕力盛想搏一搏,根本沒有想過淵蓋無雙存了殺心。許多人親眼看見他簽下了生死契,他不識字,淵蓋無雙身邊有人唸了生死契,旁邊有人作證,而且有人看出蹊蹺,勸說王孝不要動手......!”嘆了口氣,道:“三錠金子,莫說正缺銀子的王孝,換做其他人也會心動。”

秦逍看着案卷,緩緩道:“按過手印後,淵蓋無雙拿出了一把刀,刀名紅芒,王孝大驚,想要退縮,淵蓋無雙不準,生死契一簽,比武必須履行,王孝赤手空拳,淵蓋無雙一刀斬下王孝首級......!”他握起拳頭,青筋暴突,目中顯出寒意:“找一名農夫比武?這叫比武較藝?這就是屠殺!”

“冠冕堂皇的殺人。”蘇瑜也是義憤填膺,冷笑道:“事後周圍的人紛紛怒斥,淵蓋無雙厚顏無恥,竟然說唐人不但不堪一擊,而且貪財如命。城外一案,窺一斑可見全貌,這畜生此前殺的那些人,肯定也都是普通百姓。他不到二十歲,這世上可不是誰都能在這個年紀有你這般一身功夫。他這是故意給大唐難看。”

“渤海使團就沒有說法?”

蘇瑜道:“這次渤海使團由渤海國右議政率領,禮部判書爲副使,案發過後,爲平息衆怒,副使趙正宇來了大理寺接受問訊。不過此人態度頗爲傲慢,帶着王孝按了手印的那份生死契過來,聲稱這是淵蓋無雙與王孝比武較藝,有生死契做憑證,王孝技不如人,就算被殺,也追究不了淵蓋無雙的罪責。至於淵蓋無雙,咱們這邊倒是派人盯着,他跟隨使團一起入駐四方館之後,就沒有再出來。”

秦逍冷笑道:“淵蓋無雙屠殺了三十六名大唐子民,若是讓他安然無恙活着離開大唐,那便是大唐的恥辱。”

“誰說不是。”蘇瑜畢竟老成,語重心長道:“秦逍,這個節骨眼,你可別鬧事。此案涉及到兩國的關係,一切還要看宮裡的意思,如果聖人的意思要咱們徹查,那就是動真格的,到時候咱們饒不了那畜生。可是宮裡如果沒有發話,咱們大理寺可不能輕舉妄動。淵蓋無雙在咱們大唐的京都,要將他粉身碎骨也是輕而易舉,可是這後果誰能承擔?聖人肯定會謹慎斟酌。”

秦逍知道自己在這裡怒不可遏也沒用,點點頭,尋思着渤海使團前來是爲了求親,也不知道淵蓋無雙這樣一鬧,聖人是否還會賜婚?想了一下,才輕聲問道:“老大人,聽說他們此來是要向大唐求親,淵蓋無雙如此挑釁,你覺着這親事還能不能成?”

“沒準。”蘇瑜搖搖頭:“這種事兒,老夫以前也沒有遇見過。我大唐立國至今,在此之前,還從沒有賜婚周邊諸國的先例,這是頭一遭。按理來說,聖人既然答應讓他們派使團過來,那意思就已經是答應賜婚。你要知道,聖人破了先例,自然是經過深思熟慮,如果不是確有所謀,聖人肯定不會開了這先例。死了三十六個人,自然不是小事,不過......!”說到這裡,欲言又止,只是苦笑搖頭。

秦逍輕聲問道:“怎麼了?”

“如果聖人打一開始就因爲某種緣故答應賜婚,那麼她會不會因爲三十六條命,就改變初衷?”蘇瑜端起茶杯,拿起茶蓋撩了撩茶沫,也不急着喝茶,繼續道:“天子所思所想,和咱們這些普通人不一樣,那是要顧全大局。”

秦逍握拳道:“受此奇恥大辱,難道聖人還不改變主意?”

“咱們意氣用事,聖人可不會。”蘇瑜淡淡一笑,“這事兒已經發生兩天了,宮裡現在還沒有說話,而且事發過後,依然讓渤海使團入駐四方館,老夫估摸着這已經是宮裡的態度了。”

秦逍只感覺說不出的窩火,微一沉吟,才問道:“大人,朝廷如果真要賜婚,會讓誰去?”

“這個自然由聖人決斷,老夫可說不好。”蘇瑜撫須道:“應該會從官宦之家選一名閨中小姐,然後賜予公主封號。不過這事兒很快就有結果,咱們在這裡胡猜也沒有用。是了,你剛回京,老夫讓人安排酒宴,今晚給你接風洗塵。”

“大人客氣了,不必如此。”秦逍低聲道:“大人先前不還說不要張揚嗎?咱們觥籌交錯,只怕有些人看不順眼。”

蘇瑜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含笑點頭,道:“你要不嫌棄,今晚去老夫的府裡,咱們隨便做幾道菜,小酌兩杯。”

秦逍哈哈一笑,也沒有直接答應,尋思了一下,才低聲問道:“大人,公主回京之後,可有什麼消息?”他知道自己回京之後,最好是不要打探公主的動靜,以免讓聖人起疑心,在其它人面前,秦逍還真不會輕易開口,不過蘇瑜這老爺子算是自己人,而且老爺子最怕沾惹是非,即使自己問他,他也不會說出去,安全得很。

“沒有。”蘇瑜搖搖頭:“其實許多人甚至都不知道公主已經回京。”頓了頓,輕聲道:“老夫知道你在江南保護公主,立下功勞,不過......宮裡的事兒,不要去打聽,知道的太多,沒什麼好處。”

蘇瑜爲官多年,雖然平日裡不顯山不漏水,但心裡明鏡兒似地。

蘇州之亂,對公主必然造成極大的打擊,即使順利平叛,但蘇瑜也明白聖人很可能因爲江南之亂對公主存有忌憚之心,這接下來聖人會如何對待公主,蘇瑜也能猜到幾分,不過宮闈之事,往往是天下間最可怕之事,能不沾惹最好不要沾惹,否則一旦稍有差池,人頭落地都不知道是因爲什麼。

秦逍心知蘇瑜就算知道什麼也不會多說,這其實也是爲自己好,起身道:“大人先忙,下官先告退。”

“晚上沒事,就隨老夫回去喝酒。”蘇瑜一臉和善笑容,揮揮手:“去吧!”

秦逍剛出門,雲祿就跑過來,見到秦逍,忙道:“秦少卿,宮裡傳召,聖人召見!”

秦逍知道聖人肯定要召見自己,不過沒想到這麼快,也不耽擱,入了宮,被帶到御書房,叩拜過後,聖人已經含笑道:“秦逍,這次你在江南的差事,辦得很好啊!”

“全賴聖人恩威浩蕩。”秦逍高聲道:“小臣並無功勞。”

“別急着表功。”聖人看起來心情倒是不錯,擡手道:“起來說話吧!”

秦逍心想那三百萬兩銀子的作用還真是不小,之前每次見皇帝,都要跪上許久,今日卻是立刻讓自己起身,常言說得好,有錢能使鬼推磨,看來這銀子到位了,也能買動皇帝。

“聽說這次你帶領兵馬護送車隊進京,那支兵馬之中許多此前都是叛軍之衆?”聖人盯着秦逍問道。

秦逍面不改色,恭敬道:“是,他們中間有部分是被王母會蠱惑,不過都已經幡然醒悟,棄暗投明。”

“你確定他們已經醒悟?”聖人淡淡問道。

秦逍知道自己應對的每一句話都會關乎許多人的生死,語氣十分堅定道:“臣敢以人頭擔保!”

聖人微一沉吟,才道:“你既然這樣說,幡然悔悟的王母會衆,朕就赦免他們的罪。不過聽聞這其中還有一些當年青州叛亂的餘黨,這些人難道也都幡然醒悟?”

“有!”秦逍立刻道:“許多都是當年青州軍的殘部。他們曾經在青州爲亂,後來轉移到江南,潛藏多年。”

聖人冷笑一聲,道:“秦逍,你還真是膽大包天,竟然收納青州叛軍。你可知道,朝廷這麼多年來,一直都在追緝這些叛軍,你倒好,竟然將他們帶來京畿,一旦他們在京畿一帶禍亂,可想過後果?”

“想過!”秦逍擡頭道:“他們如果在京畿叛亂,結果就是全軍覆沒,無人生還!”

------------------------------------------

ps:腦子一熱,竟然碼出了第三更!

第七四七章 赤足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八零五章 召見第九十二章 坐懷不亂第五八八章 太湖盜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七零四章 四路兵馬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三五八章 深入虎穴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三一五章 師姑的夢中情人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三五四章 葬身之地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三四零章 謀反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三五零章 淒寒冷夜送將軍第六七零章 宦將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五二三章 醒掌權第四三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一六六章 真相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一七三章 美人關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二八一章 義子第二一五章 夜會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八四三章 天機第六八二章 煉獄第一四四章 敵蹤第五一六章 在劫難逃第七三八章 入世第一八八章 接頭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五六六章 欲蓋彌彰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三五一章 抉擇第四九五章 衛璧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七十章 誘餌第一四四章 敵蹤第三十七章 夜馬蹄聲聲第二九四章 綁架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四一七章 偵辦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三二三章 警情第五六八章 舍官姐姐的玉佩第四八五章 連升三級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七一三章 投誠第一五六章 風雨與共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四一八章 神速破案第五七三章 魚玄舞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第五六六章 欲蓋彌彰第四六三章 孤狼睥睨四野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一一六章 除哨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二九二章 糧倉第八八一章 夫子賜書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一三四章 送禮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二一九章 毒杯第三十八章 荒西死翼第一四四章 敵蹤第三六一章 窗後的眼睛第二九四章 綁架第一五九章 壞東西第三四二章 雙龍玉佩
第七四七章 赤足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八零五章 召見第九十二章 坐懷不亂第五八八章 太湖盜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七零四章 四路兵馬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三五八章 深入虎穴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三一五章 師姑的夢中情人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三五四章 葬身之地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三四零章 謀反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三五零章 淒寒冷夜送將軍第六七零章 宦將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五二三章 醒掌權第四三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一六六章 真相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一七三章 美人關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二八一章 義子第二一五章 夜會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八四三章 天機第六八二章 煉獄第一四四章 敵蹤第五一六章 在劫難逃第七三八章 入世第一八八章 接頭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五六六章 欲蓋彌彰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三五一章 抉擇第四九五章 衛璧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七十章 誘餌第一四四章 敵蹤第三十七章 夜馬蹄聲聲第二九四章 綁架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四一七章 偵辦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三二三章 警情第五六八章 舍官姐姐的玉佩第四八五章 連升三級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七一三章 投誠第一五六章 風雨與共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四一八章 神速破案第五七三章 魚玄舞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第五六六章 欲蓋彌彰第四六三章 孤狼睥睨四野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一一六章 除哨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二九二章 糧倉第八八一章 夫子賜書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一三四章 送禮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二一九章 毒杯第三十八章 荒西死翼第一四四章 敵蹤第三六一章 窗後的眼睛第二九四章 綁架第一五九章 壞東西第三四二章 雙龍玉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