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

秦逍笑道:“大人稍等一下。”變戲法般從身上取了一隻竹筒出來,雙手呈給蘇瑜:“大人,你看看這禮物是否合您心意?”

“還給老夫帶禮物?”蘇瑜臉上顯出欣慰笑意,接了過去,打開來,瞧了一眼,湊上去聞了聞,隨即閉目顯出享受之色:“正宗的西湖龍井,童叟無欺,真貨,真貨!”

秦逍哈哈笑道:“知道老大人平日裡就這點愛好,所以特地給大人帶了一筒。市面上打着西湖龍井的旗號很多,但據下官瞭解,這一年下來也就那麼幾百來斤,其中一半就要繳到宮裡,京都的貴人們也都要佔一份,再加上各州的封疆大吏,每年這茶葉剛一出來,就幾乎沒貨。下官在杭州好不容易存了這一筒,雖然不多,聊勝於無,不過下官已經讓那邊保證,以後每年就算髮生天大的事情,一年十斤純正西湖龍井茶要給下官留着,下官都送來孝敬您老。”

蘇瑜當然知道純正西湖龍井的寶貴,他雖然是大理寺卿,但還真沒有資格從江南搞到着正宗貨,一年也就偶爾去其他貴人那邊蹭一蹭,喝不了三兩次。

愛茶之人對茶葉的喜好,就如同軍人對甲冑的喜好,秦逍就算送他一千兩銀子,也比不得送他一筒茶葉讓他歡喜,抱在手中,愛不釋手,眉開眼笑道:“老夫就知道你做事穩當,哈哈哈,這份情老夫領了。快坐下說話。”

秦逍坐下後, 蘇瑜才道:“這次江南之行,你功勳卓著,大夥兒都替你高興。老夫還擔心你在那邊會出什麼意外,如今完完整整回來,老夫也就安心了。”

“多謝大人掛念。”秦逍笑道:“聖人庇佑,公主護持,不會有什麼事。”

“秦逍,居功萬不可自傲。”蘇瑜壓低聲音道:“你立了功,大理寺上下自然是爲你歡喜,可是你風頭正勁,保不準朝中許多人看不順眼,這個時候,更要低調行事,萬不可持功自傲。”

秦逍知道蘇瑜這是一番好意,感激道:“大人放心,你的教誨,下官銘記在心。”

“淺水養不了大魚。”蘇瑜嘆道:“你立下如此功勞,聖人肯定還會提攜,這大理寺恐怕留不住你。不過你無論去了哪裡,都給老夫記着,大理寺永遠都將你當自己人。”

秦逍恭敬道:“雖然在大理寺待的時間不長,但大人對下官的照顧,下官絕不敢忘。”

“其實也談不上什麼照顧。”蘇瑜嘆道:“再有一年,老夫也該致仕了,這半輩子在官場混,雖然也曾被許多人視爲昏庸之才,好在也沒出什麼大錯,平平安安就是福。”微一沉吟,左右看了看,壓低聲音道:“聖人對你還是很器重的,以後無論在什麼位置,都要緊緊抱着聖人這顆參天大樹。你這次算是將夏侯家得罪了,搞不好他們背後便要給你使絆子,你可一切都要當心。”

秦逍點點頭,輕聲問道:“大人,安興候那邊.....?”

“他的靈柩沒有進城。”蘇瑜低聲道:“神策軍將靈柩護送到京都之外時,國相就直接讓人將靈柩送到了皇陵附近。聽說聖人隆恩浩蕩,在皇陵西側給安興候賜了一塊墳地,國相派人臨時修了一處停放棺柩之處,聖人下旨工部在墳地修建陵墓。”頓了一頓,才嘆道:“國相視安興候爲心頭肉,如今沒了,這陵墓自然也不同尋常,那是要花大功夫去修建,老夫估摸着一年半載都未必能完工。”

秦逍皺眉道:“難道安興候這一年半載都不下葬?”

“國相應該是這個意思了。”蘇瑜放下茶筒,撫須道:“夏侯家也沒有設靈堂,更沒有辦喪事,瞧那意思,暫時也不會辦。想想也是,安興候被刺殺,死不瞑目,若是抓不住真兇,國相肯定不甘心就這樣讓兒子入葬。”

秦逍微微頷首,神色凝重,知道夏侯家和劍谷這場血債肯定不能善了。

他本以爲蘇瑜會向自己詢問安興候在杭州被刺的情況,但蘇瑜卻根本沒有詢問的意思,而是端杯飲茶,顯得十分愜意。

秦逍也抿了一口茶,這才問道:“大人,聽說渤海使團在京城犯了案子?”

“你知道了?”蘇瑜放下茶杯,冷笑道:“這幫蠻夷,在我大唐的國土胡作非爲,而且就在天子眼皮底下如此放肆,換了老夫年輕時候脾氣,這事兒和他們沒完。”

“大人,到底怎麼回事,能讓你如此動怒?”秦逍道:“渤海人在城外殺人,起因是爲什麼?”

蘇瑜搖頭道:“不是一個人,前前後後,那個渤海世子已經殺了三十多人......!”

秦逍大吃一驚,駭然道:“三十多人?”心想秋娘只說在城外殺了一人,看來消息並不準確,但殺一個人和殺三十多人在數量上天壤之別,秋娘的消息就算有誤,也不可能錯的這麼離譜,只覺得其中大有蹊蹺。

蘇瑜扭頭看向秦逍,奇道:“你不知道?”

“下官只聽說渤海人在城外殺了一人,並不知道什麼渤海世子,更不知道他殺了三十多人?”秦逍皺眉道:“大人,殺人的是渤海世子?三十多人,都是他一人所殺?”

蘇瑜點頭道:“渤海世子是渤海莫離支淵蓋建的兒子,叫什麼淵蓋無雙,你聽聽,這名字多狂妄?這淵蓋無雙真的就是一條瘋狗,不對,他連狗都不如,禽獸不如的畜生。”說到這裡,情緒甚至有些激動,氣息也加快,秦逍看在眼裡,更是愕然。

他知道蘇瑜素來穩重,天大的事情他都是淡定處之,能讓這位老大人如此激憤,看來淵蓋無雙所作所爲確實是罄竹難書。

“這狗東西一進我大唐境內,就開始殺人,一路殺到京都城外。”蘇瑜握起一隻拳頭,吹着鬍鬚道:“前前後後,按他所說,已經殺了三十六人,他還說大唐講究天罡地煞之數,他抵京之前,殺了三十五人,城外殺一人,剛好湊成三十六天罡數,你說說,這是人說的話嗎?”

秦逍更是驚訝:“他自己都承認了?”

“他比使團早半天抵達城外,殺人之後,立刻被圍了起來。”蘇瑜解釋道:“他自稱是渤海世子淵蓋無雙,還有聲有色地告訴圍觀的人,他進入大唐之後,從遼東就開始殺人,三十多條人命,他說起來就像茶館裡的說書先生,眉飛色舞。刑部那邊先得到了消息,派人出城去抓捕,剛好渤海使團抵達,盧俊忠知道那瘋子真是渤海世子,就故意不管,於是便有人將案子告到了大理寺這邊。”

“這案子沒什麼難辦的。”秦逍冷笑道:“就算是渤海王在大唐殺人,同樣也要以大唐律懲辦。什麼狗屁世子,殺人償命,他想跑也跑不了。大人,案子還在咱們大理寺手裡?大人若是覺得不好辦,這案子交給下官,下官要是不取下他人頭,枉爲唐人!”

蘇瑜搖頭嘆道:“如果能辦,不用你來辦,老夫親自給他定罪。”

“爲何不能辦?”秦逍皺眉道:“難道就因爲他是渤海世子?”

蘇瑜搖頭道:“不是。你說的沒錯,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一個渤海世子,真要在大唐殺人,而且親口承認,立時就能拘押下獄。可是.....哎,淵蓋無雙狡猾多端,他殺了人,咱們卻偏偏無法定罪。”

秦逍一臉疑惑,蘇瑜輕聲問道:“你可聽說過生死契?”

“生死契?”秦逍一怔,點頭道:“聽說過。聽說江湖上有人比武決鬥,爲免冤冤相報,交手之前簽下生死契,那意思是說,無論誰被殺,都由自己承擔一切後果,其他人不得追究。不過這種生死契很少有籤,江湖中人冤冤相報習以爲常,而且這生死契也很麻煩,我大唐律法之中,並無涉及到生死契,所以依照大唐律,真要簽了生死契,也並不違背律法。”

他當年聽說書先生說書,多有江湖大俠行俠仗義的橋段,這生死契倒也聽說書先生提及過,但卻從未見過。

但他一瞬間意識到什麼,微微變色道:“大人,難道......?”

“不錯!”蘇瑜微微頷首:“淵蓋無雙殺的三十六人,全都簽下了生死契,那三十六分生死契都在他手中。我大唐以武立國,民間也經常以武力解決爭端,一些民風剽悍之地,甚至數千人械鬥也是有的。朝廷一度下令嚴禁協鬥,不過卻並未禁止武人比武對決。朝廷其實也是考慮到如果全面禁武,我大唐武風不振,男人都成了繡花枕頭一樣的孬種,體虛懦弱,大唐也就沒有前途了。”

秦逍倒吸一口冷氣,終於明白蘇瑜爲何說此案不能辦。

唐人強悍,以武立國,雖然禁止大規模械鬥,卻並沒有全面禁武,生死契這樣的東西,本就不多見,朝廷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民間若有人立下生死籤自行解決爭端,也就由他們去。

可萬萬沒有想到,這一點竟然被淵蓋無雙所利用。

如果被殺的三十六人果真心甘情願在比武之前都簽下生死契,那麼被殺之後,淵蓋無雙手握生死契,完全可以稱這是比武較藝生死自負,想要治他的罪,那還真是不容易。

“那三十六人都甘願簽下生死契?”秦逍冷着臉:“可有被逼迫的?”

蘇瑜道:“如果不是淵蓋無雙自己說出來,我們都不知道他一路上竟然殺了這麼多人。昨天大理寺已經派人沿途去調查,查一查是否真的發生了此事。不過城外這樁案子有不少目擊證人,淵蓋無雙雖然是條瘋狗,卻狡猾異常,他以金錠子作爲誘餌,引誘別人簽下生死契,那些人看他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誰能想到他人皮只下是一頭野獸,生死契一簽,這畜生就原形畢露,立刻動手殺人!”

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四四九章 粗中有細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二零六章 投名狀第六章 賓至如歸第三四七章 侯府血戰第八六二章 銅皮鐵骨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四四八章 東窗事發第五三八章 事緩則圓第三五一章 抉擇第十八章 義兄弟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四十一章 抉擇第八五二章 刁難第三一四章 無心亦無劍第七零四章 四路兵馬第八十七章 馬場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一百零七章 馴馬第六肆六章 沭寧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四十一章 抉擇第五零六章 借東風第四四六章 有風自豫州來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第一一零章 突飛猛進第一五九章 壞東西第四十二章 別離第三二零章 內外兼修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三七二章 去而不返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一六二章 送你們去死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六零一章 惹不起的人第六三零章 恩斷義絕第四一一章 京都猛虎第五八二章 疑點重重【求訂閱】第八零三章 重用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一七三章 美人關第八零七章 珠圓玉潤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三八八章 血閻王第四零六章 替罪羊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八一六章 形同陌人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一七零章 背叛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三二八章 緊急軍情第八十七章 馬場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四一零章 老道第十六章 生辰第七五零章 國有國法第三七八章 白衣第七八四章 登門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五十九章 二品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六八七章 讀書人第六二六章 羣寇第二七八章 真兇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六五三章 摸不得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五十五章 吃人的小羊羔第八零五章 召見第二二零章 真兇
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四四九章 粗中有細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二零六章 投名狀第六章 賓至如歸第三四七章 侯府血戰第八六二章 銅皮鐵骨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四四八章 東窗事發第五三八章 事緩則圓第三五一章 抉擇第十八章 義兄弟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四十一章 抉擇第八五二章 刁難第三一四章 無心亦無劍第七零四章 四路兵馬第八十七章 馬場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一百零七章 馴馬第六肆六章 沭寧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四十一章 抉擇第五零六章 借東風第四四六章 有風自豫州來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第一一零章 突飛猛進第一五九章 壞東西第四十二章 別離第三二零章 內外兼修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三七二章 去而不返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四一二章 屋檐下的黑影第一六二章 送你們去死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六零一章 惹不起的人第六三零章 恩斷義絕第四一一章 京都猛虎第五八二章 疑點重重【求訂閱】第八零三章 重用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一七三章 美人關第八零七章 珠圓玉潤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三八八章 血閻王第四零六章 替罪羊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八一六章 形同陌人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一七零章 背叛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三二八章 緊急軍情第八十七章 馬場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四一零章 老道第十六章 生辰第七五零章 國有國法第三七八章 白衣第七八四章 登門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五十九章 二品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六八七章 讀書人第六二六章 羣寇第二七八章 真兇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六五三章 摸不得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五十五章 吃人的小羊羔第八零五章 召見第二二零章 真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