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三章 風情月意

燈火點上,秋娘立時看到面帶微笑的秦逍,欣喜萬分,便要從牀上下來,秦逍卻已經一個餓虎撲食衝上前,將秋娘柔美的身子壓在身上,秋娘又羞又急,秦逍卻已經在她額頭重重親了一下,柔聲道:“有沒有想我?”

秋娘見得秦逍一雙眼眸深情款款看着自己,輕聲“嗯”了一聲,還沒多說,秦逍已經是湊上前,吻在了她弧度優美的紅脣上。

兩人許久不見,自然是抵死纏綿,其中風光不足爲外人道也。

風平浪靜,秦逍將秋娘白皙如玉的較軟身子抱在懷中,這天氣炎熱,這一番折騰下來,兩人身上都是汗水淋漓,但卻還是享受般地聞着對方身上的味道。

如同一灘爛泥般的秋娘一臉幸福地擠在秦逍懷中,累得幾乎睜不開眼睛。

她多時沒有與秦逍同窗,這一番滋潤,卻如同久旱的花兒被甘露淋灑,渾身瀰漫着誘人的女人氣息。

“好不好?”許久之後,秦逍才輕聲笑問道。

秋娘扭動了一下身子,更是貼緊秦逍,睜開眼睛,微擡頭看着秦逍,輕聲問道:“白衣是不是一起回來了?”

“他留在江南還有事情要辦。”秦逍一隻手在秋娘飽滿的翹臀上摩挲,如瓷器般光滑,輕聲道:“你不是一直想着他能有大出息?朝廷應該很快就會重用他。”

“聽說江南那邊出了事兒?”秋娘眨了眨眼睛:“現在情況怎樣?”

蘇州叛亂,震動天下,京都自然是早就風傳,秋娘當然也不會不知道。

秦逍微笑道:“已經穩定下來了,沒什麼事,否則我也不會回來了。”

“那陣子可是嚇死我了。”秋娘心有餘悸道:“我日夜懇求菩薩保佑你們平安無事,菩薩有靈,前陣子都說叛亂已經平定,我這才放心。”感覺秦逍大手在自己豐滿的腴臀上捏了捏,臉上泛着紅潮,低聲道:“老實.....老實一些,方纔都那樣了,先別動。”

秦逍呵呵一笑,問道:“你最近如何?”

“布莊的生意挺不錯。”秋娘道:“每個月都有進賬,維持府裡的開銷綽綽有餘,那裡也用不着我太操心,只是偶爾過去看看。”

秦逍之前專門爲秋娘開設了一家布莊,秋娘自然是用心打理,不過秦逍擔心秋娘太辛累,早就聘請了掌櫃,所以還真不用秋娘太操心。

“對了,秋娘姐,剛纔你出手怎麼那麼快?”秦逍捂着臉頰道:“你那一巴掌,打得我差點沒回過神。”

秋娘有些尷尬,道:“誰.....誰讓你偷偷摸摸進屋?我突然被驚醒,想也沒有想,就一巴掌打了過去.....!”伸手輕撫秦逍臉頰,柔聲道:“還疼嗎?”

“本來很疼,可是你這一摸,就一點也不疼了。”秦逍更是抱緊秋娘身子:“不過你出手速度可真不慢,你說實話,是不是練過?”

秋娘忙道:“沒有,我要是練武功,以前也不會被人欺負了。”盯着秦逍眼睛問道:“江南好不好玩?”

“挺好的。”秦逍道:“風光很好,還要許多小吃,等以後我帶你去見識。”

“都說江南的姑娘長得水靈,是不是真的?”

秦逍咳嗽一聲,道:“沒太注意,終日忙着公務,哪有時間去看姑娘。”

秋娘似笑非笑,道:“你當我是傻子嗎?大街上到處都是姑娘,你敢說你沒看?”

“看了幾眼又能如何?”秦逍一想到自己和公主在杭州梅開二度,心下還真有些緊張,面上卻鎮定自若:“我家裡有姐姐這樣的美人兒,其他姑娘我可不放在眼裡。”

“我怎麼不相信?”秋娘道:“你是京裡派去的官員,那些地方官自然會好好招待你,就真沒有給你安排姑娘?”

秋娘也不是沒有見過世面的小婦人,當年在宮裡待了多年,自然也瞭解一下情況。

“沒有。”秦逍斬釘截鐵:“不是他們沒安排,而是我阻止他們那樣做。好姐姐,你還不相信我?”

“這樣說來,你在外面沒有和別的女人胡來?”秋娘睜着水汪汪的眼眸兒,盯着秦逍道:“你在那邊就沒動過其他心思?”

秦逍心想秋娘要是知道自己把大唐公主睡了,也不知道會是怎樣一副表情,但這事兒那是打死也不能說一個字,語重心長道:“好姐姐,別人我不知道,可是我剛說了,家裡有這樣一個如花似玉的好姐姐等着,我還對別的女人起非分之想,那可......!”本想立個重誓打消秋娘的疑慮,可是這誓言還真不能立,先不說自己睡了麝月公主,此外自己心裡還沒有放下唐蓉,甚至連小師姑也在自己心裡有一席之地,這要立下誓言,那就是打自己的臉。

“那可什麼?”秋娘眨眼問道。

秦逍嘆道:“那可就真的沒心沒肺了。”心中感嘆,誰讓自己遇上的幾個女人都是顛倒衆生之輩,自己血氣方剛,如果沒有絲毫的綺念,那連男人也算不上了。

他只怕秋娘還要追問,立刻轉變話題道:“對了,你等一下。”光着屁股從牀上下去,從衣服裡掏出一支精緻的小盒子,跳上牀,道:“你猜我給你帶了什麼禮物?”

他進屋之後,其他也沒顧得上,和秋娘胡天胡帝折騰了好一陣子,這時候纔將禮物取出來。

“什麼?”秋娘扯過自己的肚兜,遮擋住胸脯,坐起身來。

秦逍打開盒子,裡面確實一隻血紅色的吊墜,秦逍小心翼翼取出來,道:“我給你戴上。”

“這是什麼?”

秦逍一邊給秋娘戴上,一邊解釋道:“這是用寶石製作的吊墜,寶石叫鴿血紅,十分名貴,你喜不喜歡?”

鴿血紅吊墜精緻無比,燈火之下,泛着紅光,紅光映襯下,秋娘的肌膚更顯白皙,女人愛首飾自然是天性,但秦逍能夠想着她,更是讓秋娘歡喜,眸中柔情無限,點頭道:“你送的東西,我都喜歡。”貼到了秦逍懷中。

秦逍抱着秋娘柔軟的嬌軀,心中一片溫馨,輕聲道:“過陣子朝廷可能派我去江南當差,到時候你跟我一起去江南,我帶你看遍江南風景,吃盡江南美食。”

秋娘更感幸福,兩人相擁躺下,感覺秦逍似乎又蠢蠢欲動,急忙輕聲道:“先別動,等一會兒.....!”

秦逍知道自己方纔折騰的太猛,連續下去,美嬌娘未必承受得住,好在漫漫長夜,也不急在一時,問道:“對了,渤海使團入京的事兒,你可知道?”

“知道。”秋娘輕聲道:“現在京都大街小巷都在說這事兒。許多人都說要將渤海使團趕出大唐,不再讓他們踏入大唐一步。”秦逍一怔,奇道:“這是爲何?”

“他們殺了人。”秋娘蹙眉道:“聽說渤海使團在城外不到二十里地,殺死了一個年輕人,而且是直接砍了腦袋。”

秦逍赫然坐起,驚駭道:“他們在城外殺人?什麼時候的事?”

“他們是昨天.....!”秋娘還沒說完,向窗外看了一眼,知道已經過了半夜,改口道:“前天,他們是前天抵達京城,在進城之前,殺了人,然後有人告到了大理寺。”

秦逍只覺得匪夷所思,問道:“可是有人衝撞了他們?”

“到底怎麼回事,我也不大清楚。”秋娘道:“我昨天去布莊的時候,聽他們說起此事,但也都是聽別人傳過來,到底怎麼回事,都沒弄清楚。你明天去了大理寺,應該就能鬧明白了。”

秦逍微一沉吟,心想渤海使團既然是來求親,兩國自然是以和爲貴,即使雙方有矛盾,也會盡力化解,可是渤海使團竟然在京都城外殺人,這可不是小事,如果使團無法解釋清楚,大唐的百姓肯定會怒氣難消。

這一夜兩人自然是恩愛有加,直到快天亮,才真正相擁而眠。

這一覺睡到大中午,若是換了普通女子,被秦逍橫衝直闖一晚上,次日肯定起不來身,好在秋娘之前撐船過活,身體素質不弱,起來伺候了秦逍洗嗽,又吃了午飯,秦逍這才騎着心愛的黑霸王到了大理寺衙門。

他是大理寺的官員,外出辦差,回京之後,第一件事情自然是要回本部衙門向本部堂官述職。

秦逍一進衙門,見到秦逍的官員立刻都堆滿笑臉,不論官大官小,一個都是上前來熱情打招呼,大理寺另一名少卿雲祿更是握住秦逍的手直搖晃,表達對秦大人的思念以及歌頌秦少卿此番在江南的功績。

江南平亂,尋常百姓只知道叛軍被打敗了,但其中到底是怎麼回事,自然弄不清楚。

但大理寺衙門對江南平叛的情況自然都已經瞭然,曉得秦逍此次去江南,那是立下了不世之功,以大理寺少卿的身份協助公主殿下在極短的時間內誅滅王母會叛亂,這當然功勳卓著,這小秦大人日後更將是平步青雲。

一羣官員圍着秦逍有說有笑,秦逍倒是沒有看到宇文懷謙。

宇文懷謙被秦逍從獄中救出,爲了加強自己在大理寺的實力,秦逍親自將宇文懷謙拉倒大理寺補了寺正之缺,不過宇文懷謙爲人低調,這樣的場合不過來湊熱鬧那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宇文懷謙擅長文牘事務,秦逍尋思如果自己離開大理寺去江南,這宇文懷謙是一定要想辦法帶走。

“諸位厚愛了。”秦逍面對衆人如潮水般的馬匹,拱手笑道:“這次平亂成功,實在是聖人庇佑,公主殿下指揮得當,我只是做了應盡之責。不過大家如此熱情,我心裡很感動,回頭請大家喝酒。”

大家一陣歡呼,自從秦逍來到大理寺之後,大理寺就一改從前的頹廢,從清水衙門重新回到了當初三法司之首的威風,如今小秦大人再創奇功,這大理寺自然也是跟着沾光,所有的大理寺官員都有了揚眉吐氣之感。

“少卿大人,部堂有請!”一名小吏急急過來稟報。

秦逍環拱一圈,笑道:“諸位先忙着,我去見部堂大人。”本來還想着向雲祿詢問一下使團殺人之事,現在看來直接去問大理寺堂官蘇瑜更好,也不耽擱,到了蘇瑜這邊,進屋之後,立刻行禮。

蘇瑜和藹可親,笑道:“聽聞你剛到衙門,老夫這邊正好沏茶,給你也沏了一杯,來,一起喝茶!”

第四十三章 證人第二九三章 龍王廟第三一二章 助人爲樂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二十三章 真劍第六六零章 計劃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六五八章 孤城第二五八章 獨木橋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六七五章 腰帶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四一八章 神速破案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二四一章 敗露第三零四章 寒夜陰客第八七五章 養生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一一九章 陷阱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一一九章 陷阱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四十章 奪命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七六七章 活菩薩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六肆一章 我本西山鳳第五七八章 靈巖山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六一六章 火雷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五五七章 威脅上架感言!第四十五章 劍拔弩張第三十八章 荒西死翼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七九八章 禍水西引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一四八章 絕境逢生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一六二章 送你們去死第六十一章 陷阱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八一二章 長夜漫漫第二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二九七章 在人間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五五八章 改頭換面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六八三章 鐵甲雄騎第一三五章 副統領第四六零章 伴風雨而來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七八八章 不解之仇第七七六章 難辭其咎第五八二章 疑點重重【求訂閱】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六九一章 偷樑換柱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一八八章 接頭第六八一章 大戰在即第六六七章 紅羽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五九七章 剪刀鋪下白燈籠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六五零章 心腹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九十六章 守規矩
第四十三章 證人第二九三章 龍王廟第三一二章 助人爲樂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二十三章 真劍第六六零章 計劃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六五八章 孤城第二五八章 獨木橋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六七五章 腰帶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四一八章 神速破案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二四一章 敗露第三零四章 寒夜陰客第八七五章 養生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一一九章 陷阱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一一九章 陷阱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四十章 奪命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七六七章 活菩薩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六肆一章 我本西山鳳第五七八章 靈巖山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六一六章 火雷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五五七章 威脅上架感言!第四十五章 劍拔弩張第三十八章 荒西死翼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七九八章 禍水西引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一四八章 絕境逢生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一六二章 送你們去死第六十一章 陷阱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八一二章 長夜漫漫第二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二九七章 在人間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五五八章 改頭換面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六八三章 鐵甲雄騎第一三五章 副統領第四六零章 伴風雨而來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七八八章 不解之仇第七七六章 難辭其咎第五八二章 疑點重重【求訂閱】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六九一章 偷樑換柱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一八八章 接頭第六八一章 大戰在即第六六七章 紅羽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五九七章 剪刀鋪下白燈籠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六五零章 心腹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九十六章 守規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