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二章 自找苦吃

秦逍對眼前這死太監心存鄙夷,但他卻也明白,閻王好見,小鬼難纏,當下的情勢,還真不好得罪這太監。

聖人既然將內庫交給胡璉暫管,此人在聖人的眼中自然還是有一定地位,對方圖財,自己也正好利用,微笑道:“都這麼晚了,胡總管還要親自出來處理這一攤子事情,實在辛苦。”左右看了看,壓低聲音道:“下官知道您對這點世俗之物瞧不上眼,可是你手底下還有一大幫子人都要打發,所以回頭那四十萬兩銀子補進內庫之時,另有五萬兩銀子專門交給總管,這自然不能回入賬,總管給大夥兒安排一頓酒吃。另外不知道總管是否喜歡古董字畫?”

胡璉已經是眉開眼笑,連聲道:“不可如此,不可如此,都是爲宮裡辦事,哪裡還能讓秦大人再破費。不過說起字畫,雜家附庸風雅,還真有些興趣,特別是山水畫,一直都很欣賞。”

“下官明白了。”秦逍微笑道:“這事兒就都交給下官,您就別操心了。”

“你看.....哈哈哈,這如何好意思。”胡璉親熱地握住秦逍手腕,低聲道:“秦大人,這江南都護府的事兒,目前知道的人屈指可數。這都護一職,聖人是要選一個老成持重的長者,此外還設有兩名副都護,協助都護官吏地方兵馬錢糧,雜家的意思,秦大人年紀尚輕,不必太着急,咱們先盡力爭取副都護的椅子坐一坐。”

秦逍故作驚訝道:“總管,下官年紀太輕,才疏學淺,這副都護的位子,實在是......!”

“雜家說過,椅子由誰坐,不是看年紀,要看是否會爲人處世,是否對宮裡忠心耿耿。”胡璉微笑道:“這次三百萬兩銀子進了內庫,這就是秦大人的籌碼,你放心,雜家在宮裡有人脈,一定會幫你促成此事。”擡手拍了拍秦逍肩頭,道:“秦大人一路辛苦,剛剛入京,這天色已晚,目下自然是不好進宮打擾聖人歇息。這樣,你先回府,這邊的事情都交給雜家來處理,明日聖人應該就會傳召了,今晚回去好好休息。”

秦逍拱手道:“多謝總管。”

“是了,還有個事兒差點忘記告訴你。”胡璉道:“昨天晚上,渤海使團已經進京,聖人下旨,讓他們暫時在四方館歇息三日,三日之後便會召見,秦大人趕回來及時,正好可以見到渤海使團。”

秦逍一怔,皺眉道:“渤海使團?他們跑來做什麼?”

“求親。”胡璉顯然對渤海小國也是不屑:“渤海永藏王三翻四次向我大唐求親,之前聖人都沒有理會,這次讓渤海派使團前來,他們接到旨意,立刻派了一支使團過來。”

“求親”二字立時讓秦逍警覺起來,面上卻很淡定道:“渤海王求親,咱們大唐會賜婚嗎?”

胡璉點頭道:“聖人如果無意賜婚,也就不會讓他們派使團前來。”

秦逍猶豫了一下,卻表現的很隨意問道:“總管,我大唐賜婚永藏王,會挑選什麼樣的女子嫁過去?”

“渤海雖然只是我大唐的藩國,但在周邊諸國中,也算是大國。”胡璉道:“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會下嫁公主。”

秦逍心下一凜,胡璉卻是笑道:“不過渤海想要迎娶我大唐真正的公主,那是癡心妄想了。”擡頭看了看天色,道:“秦大人,雜家派人先送你回府,離京多日,也該回去瞧瞧了。”

秦逍不好再多問,過去向林宏交待了一番,他知道林宏既然已經到了京都,是賞是罰,自己已經做不了主,只要聖人想罰他,自己在他身邊也保不住,若是聖人不追究,那麼京都其他人也不敢輕舉妄動。

胡璉索要賄賂,秦逍自然不會從自己腰包掏銀子,囑咐了林宏幾句,林宏對此卻似乎早有心理準備,只讓秦逍不要擔心,一切由他來操持。

胡璉得到秦逍的承諾,自然是心中歡喜,派了人護送秦逍回府。

秦逍也不耽擱,騎着黑霸王,在幾名龍鱗衛的保護下,回到少卿府,想到馬上便可以見到秋娘,心下卻也激動,送走幾名龍鱗衛後,過去敲了門,好一陣子,才聽看門的老沈迷迷糊糊在屋裡道:“誰?半夜三更找誰?”

秦逍擡頭看了看天色,卻是已經是深夜,咳嗽兩聲,道:“是我,秦逍!”

“嘎吱!”

屋門打開,老沈瞧見秦逍,吃了一驚,隨即激動道:“大.....大人,你.....你回來了?這.....這可太好了,我去告訴秋娘姑娘.....!”

“不要驚動大家!”秦逍笑道:“我自己過去就好,你把馬牽去馬廄。”

老沈忙道:“是,大人,你吃過飯沒?要不要讓人給你準備些吃的?”

秦逍摸了摸肚子,確實有陣子沒吃東西,吩咐道:“隨便下點麪條,放在廚房那邊,不用喊我,餓了我自己去吃。”想着去見秋娘,也不多言,將馬繮繩丟給老沈,自己直往東院去。

夜色深沉,府裡一片幽靜,秦逍剛進東院,便聽到“嗖”的一聲響,一支利箭斜空而來,速度快極,秦逍閃身躲開,扭頭看過去,只見院中那棵大樹上,竟然有一道身影在其中。

“是我!”如此箭術,秦逍立刻知道是誰,壓低聲音道:“出手時也不看明白?”

那身影從樹上飄然落下,卻正是少卿府的馬伕陸小樓。

陸小樓打量秦逍兩眼,也有些意外:“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到家。”秦逍嘆道:“許久不見,這一見面就用利箭迎接我?”

“吃你的住你的,就該履行承諾。”陸小樓淡淡道:“我答應過你,你離開這些時日,我會盡力保護她的周全,這半夜三更,其他人不敢進來,突然冒出一個人來,我也沒興趣慢慢看是誰。”

秦逍輕笑道:“你的箭術似乎又有進步了,換做別人,恐怕就要死在你的箭下。”

“你回來我就不用管了。”陸小樓打了個哈欠:“我先去睡了。”

秦逍疑惑道:“你不會告訴我說,我離開這些日子,你每天晚上都躲在樹上保護她吧?”

“你放心,我沒衝屋裡看一眼。”陸小樓也不廢話,轉身就走。

秦逍新下卻頗爲感動,陸小樓最大的優點便是言出如山,視諾言爲生命,這世間立下誓言的人多如牛毛,但真正能堅守自己承諾的卻鳳毛麟角,在他身後輕聲道:“多謝!”

“彼此!”陸小樓也不回頭,徑自離去。

秦逍知道他所說的彼此,倒不是說自己收留他,而是自己之前讓他觀閱了【太古意氣訣】一晚,對習武之人來說,【太古意氣訣】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寶典,以陸小樓的記憶力,一夜之間記下【太古意氣訣】的內容實在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得到【太古意氣訣】,潛心修煉,對陸小樓的武道之路將有着巨大的幫助。

秦逍這纔過去,本想直接敲門,轉念一想,卻是走到窗邊,很輕易地挑開窗栓,翻身而入,屋內幽香浮動,他緩步走到牀邊,正是八月盛夏時節,京都的天氣炎熱無比,牀上鋪着一張涼蓆,或許是因爲門窗緊閉,所以秋娘睡下的時候也很隨便,除了一條粉色褻褲,上面便只有一條乳白色的肚兜,側身躺着,飽滿的胸脯幾乎要破衣而出。

秦逍蹲在牀邊,看着睡夢中的秋娘,秀美可人的臉蛋兒嬌豔如花,也不知道這美嬌娘在做着什麼美夢,脣角竟然泛着一絲淺笑。

看着秋娘粉潤的朱脣,秦逍歪過頭,忍不住湊近過去,還沒親上,“啪”的一聲脆響,秦少卿臉上竟然生生捱了一巴掌,隨即聽得一聲嬌呼,秦逍還沒反應過來,秋娘卻已經一個轉身,拉開距離,坐起身子。

秦逍睜大眼睛。

秋娘的反應速度之快,着實讓他吃了一驚。

“什麼人?”房間裡一片昏黑,秦逍內力深厚,倒是能夠依稀看得清楚,可秋娘卻只見到牀邊一個人影,根本看不清楚面龐,花容失色:“你是誰?”

秦逍摸着被打的臉,暗想着是自己活該,有正門可以進,自己非要走偏窗,嘆了口氣,道:“秋娘姐,是我,我回來了!”

秋娘聽到熟悉的聲音,先是一呆,爾後小心翼翼問道:“是.....逍弟?”

“除了我,誰還敢進你的屋。”秦逍一屁股在牀邊坐下,“過來,摸摸我的臉,都被你打腫了。”

秋娘兀自有些不相信,只以爲是在夢中,掐了一下自己的手,這才意識到並不是做夢,又驚又喜:“你.....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今晚剛抵京。”秦逍雙手展開:“好姐姐,趕緊過來,我這一路上可是想你想的頭都大了,這一回京,馬上跑回來,還不趕緊過來讓你的好弟弟抱抱。”

秋娘猝不及備,雖然這聲音很熟悉,但兀自看不清楚秦逍的面龐,她畢竟也在市井做過事,長了心眼,道:“你.....你先去點燈,讓我瞧瞧你。”

第八七零章 人心有秤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四十章 奪命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一二九章 虛與委蛇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八十九章 泄泄火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三四九章 反目成仇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七八四章 登門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三十二章 同牀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七五五章 更新換代第五八五章 內奸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八七七章 頑疾第一百零一章 匪夷所思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一章 甲字監第六一零章 夜梟第八七七章 頑疾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二九零章 赴宴第六十章 夜行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三五八章 深入虎穴第三十一章 空有寶山自不知第二七一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一八零章 自焚第五七五章 疑雲第三七四章 此路不通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七九七章 口訣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一六七章 鴻影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八十三章 承朝第一五三章 價值連城第三三九章 誅心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八一九章 孔雀石第八三七章 大局爲重第八三六章 故事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一九二章 監牢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五十二章 黑色包裹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一八三章 火神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四三四章 真正的棋手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八二四章 殺意第七三二章 擺酒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第一二七章 可憐人第八二五章 隱患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五五九章 月宮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七一三章 投誠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二十二章 夜姬第五七零章 南下第七五零章 國有國法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二七四章 將令第一三八章 車裡傳來的哭聲第二二三章 恩怨兩清第四一六章 大人上火第四五五章 內舍女官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六肆二章 公主的憤怒
第八七零章 人心有秤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四十章 奪命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一二九章 虛與委蛇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八十九章 泄泄火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三四九章 反目成仇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七八四章 登門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三十二章 同牀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七五五章 更新換代第五八五章 內奸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八七七章 頑疾第一百零一章 匪夷所思第七三三章 送別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一章 甲字監第六一零章 夜梟第八七七章 頑疾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二九零章 赴宴第六十章 夜行第二五二章 天都峰下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三五八章 深入虎穴第三十一章 空有寶山自不知第二七一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一八零章 自焚第五七五章 疑雲第三七四章 此路不通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七九七章 口訣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一六七章 鴻影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八十三章 承朝第一五三章 價值連城第三三九章 誅心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八一九章 孔雀石第八三七章 大局爲重第八三六章 故事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一九二章 監牢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五十二章 黑色包裹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一八三章 火神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四三四章 真正的棋手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八二四章 殺意第七三二章 擺酒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第一二七章 可憐人第八二五章 隱患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五五九章 月宮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七一三章 投誠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二十二章 夜姬第五七零章 南下第七五零章 國有國法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二七四章 將令第一三八章 車裡傳來的哭聲第二二三章 恩怨兩清第四一六章 大人上火第四五五章 內舍女官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六肆二章 公主的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