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

喬瑞昕眼角抽動。

秦逍的話他相信。

此人膽大包天,在杭州的時候,竟然與安興候對着幹,若說他要將車隊調轉回去,那是絕對做得出來,雖然事後這傢伙必然會受到宮裡的訓斥甚至降罪,但自己完不成任務,肯定也沒有好果子吃。

要緊的是這位秦少卿似乎很得聖人的垂青,雖然自己的地位不比一個大理寺少卿低,但是秦逍見到聖人的機會肯定比自己多得多,這傢伙本就伶牙俐齒,要真是在聖人面前賣弄口舌,將所有責任推到自己身上,那可就是大麻煩。

可是讓他在手下兵士們前向一幫連正規編制的泥腿子道歉,那可真是顏面盡失,以後在神策軍可就沒法再混下去。

秦逍卻不給他考慮的時間,揮舞手臂,吩咐手下車隊調頭回杭州。

喬瑞昕心想秦逍膽子自然不小,可是一路辛苦帶着隊伍來到京畿,距離京都不過兩天的路途,這時候返回去,實在有些匪夷所思,尋思秦逍肯定只是在嚇唬人。

但這支隊伍轉換的速度確實不慢,很快後隊便已經變成了前隊,車輛也開始調轉頭,瞧那陣勢,根本不是在開玩笑。

“秦少卿!”喬瑞昕恨不得一刀剁了秦逍,但此時卻只能壓住心頭怒火,沉聲道:“宮裡還在等着,你真的要這樣就走了?”

秦逍理也不理,甚至大聲叫道:“速度快些。”

喬瑞昕無可奈何,只能大聲道:“等一下!”等那邊的人都停下手,猶豫了一下,終是道:“是本將說錯了話。聖人有旨,你們忠勇軍前往六和縣城駐營,那邊食宿都已經安排妥當,勞.....勞煩弟兄們去六和縣休整。”

秦逍這才笑道:“喬將軍,這話大家才愛聽,都是自己兄弟,別動不動喊打喊殺。”向宇文承朝吩咐道:“宇文承朝,你率隊隨他們去六和縣,讓弟兄們稍安勿躁,此番立下功勞,我定然向聖人懇請賞賜。”

宇文承朝也知道自己這支兵馬那是肯定不能靠近京都,當下與神策軍這邊做了交接,由神策軍接過護送之責,繼續保護車隊往京都去。

神策軍自有人帶着宇文承朝一行人往六和縣去。

接下來的路上,秦逍也不去理會喬瑞昕,喬瑞昕更是對秦逍也沒有好臉色,不過神策軍的職責只是護送車隊,對車隊的行程無權過問。

不過看到隊伍中的林宏,喬瑞昕還真是吃了一驚,萬萬想不到之前被囚禁的林宏搖身一變,竟然跟隨秦逍一起護送車隊,而且車隊的大小事務,分明都是由林宏操持。

此人竟然有膽子進京,着實出乎喬瑞昕的意料。

兩天的路途自然不長,八月十七,途中花了二十多天,終於在這日黃昏望見了京都的輪廓,隊伍卻並沒有直接往京都南邊的諸門過去,而是繞向西邊,順着京都西城牆往北走,只等到亥時過後,隊伍才抵達京都西城三門之一的開運門。

天色早已經完全黑下來,隊伍停在門外,秦逍和喬瑞昕一起到了開運門外,城門打開,卻見到裡面密密麻麻都是火把,除了甲冑寒光的龍鱗禁衛,另有大批宮中的太監,不下三四百之衆。

一名年近五旬的老太監被人簇擁在當中,正含笑看着秦逍,秦逍看此人的衣飾服色,便知道不是一般太監,立刻上前,拱手道:“下官大理寺少卿秦逍,見過公公!”

“秦大人辛苦了。”老太監微笑道:“雜家是內庫副總管胡璉,奉旨在此等候。”

秦逍知道內庫總管是麝月,此人是內庫副總管,應該就是麝月的部下了,雖然很想知道麝月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但周圍都是人,自然不能當着衆人的面訊問。

而且聖人如果真的削弱麝月的權勢,從麝月手中接走內庫,那麼自然會另派親信掌理內庫。

聖人對朝中的個文武百官並不信任,反倒是對宮裡的太監一黨深信不疑,由宮中太監接掌內庫,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如果是這樣,這胡璉是聖人新派的內庫副總管,自己還真不能向此人詢問任何關於麝月之事。

“有勞胡總管!”秦逍拱了拱手,回過身,向身後不遠處的林宏招招手,林宏迅速上前來,手裡捧着厚厚的清單,秦逍接過之後,呈給胡璉道:“胡總管,這是貨物詳細清單,您派人覈對一下,如果沒問題,按個手印,這些貨物就由你們內庫接管了。”

胡璉接過賬本,也不急着翻看,含笑道:“秦少卿,借一步說話?”

“請!”秦逍立刻擡手。

其他人都是原地不動,胡璉緩步走到僻靜處,秦逍跟在邊上,確定不會有人聽到,胡璉才笑道:“聖人對秦大人肯定是信任的,覈對就不必了,要儘快將這些貨物運到倉庫去。”

“那就辛苦胡總管了。”

“秦大人,公主在江南受了驚嚇,要調養很長時間,目前這內庫由雜家暫時打理。”胡璉微笑道:“秦大人江南一行,不但平定叛亂,而且爲宮裡解決了燃眉之急,宮中上下都會感念秦大人的好。”頓了頓,似笑非笑道:“秦大人,這批貨物進入內庫,宮裡可以維持一年半載,只是你也知道,宮裡數萬張口,花銷甚大,這些年來都要從江南那邊填補一些虧空,你覺着以後江南是否每年都能幫着宮裡填補一下虧空?”

秦逍一怔,心裡卻迅速明白,這胡璉分明是要自己保證,以後江南每年至少要有三百萬兩銀子入內庫。

這當然是一筆沉重的負擔,江南賦稅半天下,秦逍之前也打聽過,江南三州百業,包括務農經商的各類賦稅,一年下來向朝廷繳納的也不過四五百萬兩銀子,這已經是極爲龐大的一筆數目。

此番的三百萬兩,是江南世家爲了保命,竭力籌措出來,可是如果每年在繳納賦稅過後,還要承擔數百萬兩銀子繳納給內庫,秦逍實在不知道江南是否承受得住。

可是他更加明白,胡璉開門見山找自己問這句話,當然不是此人自己的意思,這自然是聖人授藝,聖人乃帝國九五之尊,當然不可能親口向臣子訊問銅臭之事。

他知道這個問題自己還真不能輕易回答。

如果回答可以,那麼聖人自然會將自己安排在江南,可是每年這三百萬兩從江南世家身上抽出,江南世家哪裡還有財力繼續支持新軍的籌建,長此以往,整個江南撐不了幾年就會崩潰。

可是如果回答難以做到,聖人就很可能另外委派官員前往江南吸血,自己在江南籌措新軍的事宜很可能功虧一簣。

他沒有想到宮裡竟然如此貪婪。

“補貼宮裡的虧空,那是江南應該做的。”秦逍微笑道:“不過下官在江南時日不久,對那邊的財稅情況還真不是太瞭解。胡總管,你看這樣成不成,如果聖人委派我在江南任職,我會竭盡全力多爲宮裡補貼。”

胡璉盯着秦逍,目光銳利,秦逍面不改色,只是帶着淡淡笑意。

片刻之後,胡璉才笑道:“秦大人這樣說,雜家就放心了。”左右看了看,壓低聲音道:“有一件事兒,雜家先向秦大人透個風。”

“還請公公指點!”

“聖人有意在江南設立都護府。”胡璉低聲道:“仿西陵和遼東例,江南三州設都護府,用以更好地管理江南事務。”

秦逍身體一震。

雖然天下人提到江南三州的時候都以江南概稱,但三州其實各有官僚體系,三州地位平等,一旦設立都護府,那就等同於將三州合二爲一,這當然是一件大事。

“此事知道的人還很少。”胡璉壓低聲音道:“聖人也還在斟酌都護府的官員人選,秦大人是否有意在都護府內任職?”

秦逍勉強笑道:“下官才疏學淺,恐怕......!”

“秦大人錯了。”胡璉含笑道:“有些時候,能不能上位,從來不是因爲你能力出不出衆,而是在於你會不會爲人,會不會做事,這個會做事,也要分怎麼看。宮裡覺得你做的好,那你就算成天躺着,那也是好,宮裡如果不滿意,你就算日夜操勞,那也是白費功夫。秦大人的能力自然沒話說,而且你這次做的事情,宮裡上下都很讚許,那就是做得好,所以不少人覺得,一旦江南設都護府,秦大人應該在其中有一席之地。”

秦逍一時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說,只能道:“下官一切遵從聖人的旨意。”

“你放心,這次你辦的差事讓宮裡挑不出毛病,雜家也會在聖人面前爲你多說好話。”胡璉輕輕拍了拍秦逍手臂:“秦大人,咱們以後打交道的日子還很長,來日方長,可要多親近親近。”

秦逍拱手道:“一切還憑總管提攜。”

“言重了,言重了。”胡璉溫和笑道:“是了,這次送來的是三百萬兩?”

“是這樣,車隊裡的加起來一共是二百六十萬兩,還有四十萬兩的空缺.....!”秦逍低聲道,見到胡璉的臉色似乎沉下去,立刻接着道:“剩下的四十萬兩,京都這邊兩天之內就能交付,總管放心。”

胡璉這才舒展眉頭,微笑道:“秦大人辦事,雜家肯定放心。”嘆了口氣,道:“這三百萬兩都進了內庫,雜家和孩子們多出些力氣也是值得的,只要聖人滿意,咱們這些人也不算白忙!”

秦逍市井之間混了幾年,聽話聽音,胡璉這話一出口,他就知道背後在放什麼屁,心裡冷笑,暗想宮裡吞了三百萬兩還不知足,這死太監竟然私下索賄,還真是吃人不吐骨頭。

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七一零章 斬神將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七零八章 分崩離析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八零六章 禮物第二二七章 追兵第三七八章 白衣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八三五章 帝國之恥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二十三章 真劍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八一九章 孔雀石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七五九章 何患無辭第四五四章 老總管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五百章 少卿理案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五六八章 舍官姐姐的玉佩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三五零章 淒寒冷夜送將軍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六二一章 是非之地不久留第五三四章 無欲則剛第四十章 奪命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四十四章 公堂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二十六章 貪吃好財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三四六章 殺父之仇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五三二章 以衆凌寡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四零六章 替罪羊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一六二章 送你們去死第二一零章 巴山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二七三章 非常手段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六五四章 小機靈鬼兒第八五二章 刁難第六肆零章 蘆葦第八二五章 隱患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一百零二章 風林火山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七九七章 口訣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五十二章 黑色包裹第一二二章 審訊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五八二章 疑點重重【求訂閱】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六八七章 讀書人第一百零二章 風林火山第七二二章 走投無路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四十章 奪命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八二二章 柔情第七八一章 珍寶
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七一零章 斬神將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七零八章 分崩離析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八零六章 禮物第二二七章 追兵第三七八章 白衣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八三五章 帝國之恥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二十三章 真劍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八一九章 孔雀石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七五九章 何患無辭第四五四章 老總管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五百章 少卿理案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五六八章 舍官姐姐的玉佩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三五零章 淒寒冷夜送將軍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六二一章 是非之地不久留第五三四章 無欲則剛第四十章 奪命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四十四章 公堂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二十六章 貪吃好財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三四六章 殺父之仇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五三二章 以衆凌寡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四零六章 替罪羊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一六二章 送你們去死第二一零章 巴山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二七三章 非常手段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六五四章 小機靈鬼兒第八五二章 刁難第六肆零章 蘆葦第八二五章 隱患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一百零二章 風林火山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七九七章 口訣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五十二章 黑色包裹第一二二章 審訊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五八二章 疑點重重【求訂閱】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六八七章 讀書人第一百零二章 風林火山第七二二章 走投無路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四十章 奪命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八二二章 柔情第七八一章 珍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