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八章 紅芒

蘇老更見到那張契約送到自己面前,有些發懵,擡手摸了摸腦袋,奇怪道:“什麼契約?這是啥意思?”

“這是爲你好。”年輕人笑道:“咱們比武,你贏了拿金錠,這契約上寫的明白。”向那男子道:“你給他看看。”

男子將契約遞給蘇老更,蘇老更一臉茫然,後面幾名農夫也有些詫異,本以爲打架就打架,怎地還要立下契約?有人忍不住道:“咱們不識字,看也看不懂。”

“讀給他們聽。”年輕人依然笑盈盈道。

男子對契約上面的內容自然是瞭若指掌,念道:“立約:比武較藝,取勝者獲金錠,勝負難料,各自擔責。”一手拿着契約,一手拿着一隻泥盒,向蘇老更道:“按個手印就好。”

“這上面真是這麼寫的?”蘇老更狐疑道:“不是騙我吧?”

男子淡淡道:“你覺得你有什麼值得欺騙的?”比起年輕人的禮貌,這男子就顯得冷漠的多。

蘇老更頓時有些沒底,擺手道:“算了,我.....我不打了。”

“無妨,比武較量,本就是全憑自願。”年輕人笑道:“我不會逼你。”過去便要收起金錠,幾名農夫盯着金錠,都有些不捨,一人忍不住道:“蘇老更,錯過這村沒這店,你.....你不打,我來打!”一名農夫便要上前,蘇老更見狀,急忙道:“滾開,總有先來後到,我先要打的,你走開。”向年輕人道:“後生,咱們就比比力氣,看看誰的力氣大。”

男子再次將契約遞過去,蘇老更只猶豫了一下,手指沾了印泥,按了手印。

男子立刻收起契約,一言不發,回到自己的馬匹邊上,從馬背上取下一隻布袋子,將那份契約和印泥都放入了袋中。

蘇老更心下雖然有些忐忑,卻還是笑着向年輕人道:“你年輕,你先來。”說完擡起手,往內勾了勾。

年輕人和善一笑,卻是蹲下身子,將手裡一直提着的黑布包放在地上,農夫們都很奇怪,伸長了腦袋看,卻見到年輕人打開黑布包,很快,裡面便顯出一把大刀來。

蘇老更頓時變了眼色,急道:“你拿刀做什麼?”

年輕人卻很有儀式感地拿起刀,這是一把直刀,刀身比大唐橫刀要窄的多,刀身一面平整,另一面中間卻是突起一道,與大唐的刀完全不同。

“這是渤海金石山上的鐵礦鍛造出來,由渤海第一鑄刀大師李玄真親手鍛造,削鐵如泥,我給它取了個名字,叫做紅芒!”年輕人聲音平和,微笑道:“紅芒的意思,是說這把刀出鞘之後,對手只會看到一道紅色的光芒,然後就此長眠。”

“不打了!”蘇老更已經意識到不對勁,連連後退,擺手道:“我不打了。”

幾名農夫見得年輕人拿起刀,也都是變了顏色,一個個往後縮,有兩人早已經躲到了大槐樹後面。

“契約已經按了手印。”年輕人笑道:“那是生死契約,比武較量,生死都由自己承擔。聽說你們唐人都遵守契約,自然不能反悔。”刀鋒前指,微微一躬:“請!”

“他不是大唐的人。”一名農夫驚呼道。

蘇老更見得刀鋒指向自己,魂飛魄散,連退數步,猛地轉身便跑,其他農夫見狀,也都是四散逃竄。

年輕人並沒有動,等蘇老更跑出十幾步遠,腳下猛地如風般向前,臉上顯出興奮地神情,面龐扭曲,本來俊朗的面龐變得異常猙獰,他速度極快,眨眼之間,已經到得蘇老更身後,雙臂舉起,手中的紅芒刀已經歇歇劈下,只聽得一聲慘叫,血光飛濺,一刀劈過,蘇老更的腦袋已經從脖子上被砍落,腦袋飛出,無首身體卻慣性使然依舊往前跑出數步,隨即一頭栽倒在地。

“殺人了,殺人了!”農夫們驚呼出聲,魂飛魄散,拼了命地跑。

年輕人收起刀,看着地上兀自抽動的無首屍身,搖頭嘆道:“原來唐人的膽量如此懦弱,寧可逃竄被殺,也不願意拼死一戰。”擡起頭,望着天上火辣的太陽,喃喃道:“唐人尚武的精神,早就已經消失了。”

男子等在路邊,年輕人緩步走回去,意興索然。

“今日不盡興。”年輕人搖頭道:“還要再找一個人比試。”

男子恭敬道:“世子,我們走的太快,使團被落在後面,不必急着往前走,與使團離得太遠,萬一......!”

“萬一?”年輕人睜大眼睛:“萬一什麼?”

男子小心翼翼道:“唐國地大物博,人才輩出,他們的江湖是一個龐大的世界,有着無數的高手。世子尊貴之軀,如果遇上唐國的頂尖高手,有了閃失,屬下無法向莫離支交代。”

“如果沒有唐國的江湖,我此行又有何意義?”年輕人眼中泛着光:“我希望遇見真正的高手。可是這一路過來,所有的唐人都是不堪一擊,這是第幾個?”

“二十七個!”男子乾脆利落:“這是世子進入唐國之後挑戰的第二十七人。”

年輕世子擡頭望向西邊,問道:“離唐都還有多遠?”

“按照目前的行進速度,十天之內可以抵達唐都。”

年輕世子微笑道:“也就是說,我還有十天可以向唐國的高手挑戰。”並不多言,翻身上馬,一抖馬繮繩,向着大唐帝都的方向飛馳。

秦逍也在郊外。

杭州城外不到二十里地,有一片荒地,秦逍和宇文承朝並肩而立,望着不遠處正在張羅的小道士張太靈,好一陣子過後,張太靈才屁顛屁顛跑過來:“師傅,都準備好了,可以點火。”

“秦兄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宇文承朝卻是一臉疑惑,“那些麻袋裡裝的是什麼?爲什麼要埋在石頭下面?”

秦逍神秘一笑,道:“大公子彆着急,待會兒就什麼都明白了。”向張太靈道:“你這引火的繩子是什麼做的?”

“外面是軟紙,裡面裹着硝石粉。”張太靈解釋道:“硝石粉最易燃燒,軟紙包上硝石粉,哪怕是粘了水,引火繩也能繼續燃燒。”不無得意道:“這是我自己想出來的法子,離得遠一些,點燃引火繩,可以確保自己的安全。”

“你這小子還算機靈。”秦逍嘿嘿一笑,向宇文承朝道:“大公子,咱們過去看看。”

宇文承朝一臉狐疑,點點頭,張太靈引着二人往前行,走到一堆亂石邊上,數十塊石頭堆成一堆,在石頭下方,埋放着幾隻麻袋,從麻袋中有一條細繩引出來,一直延伸到數米開外。

ωwш●тт kΛn●¢O

宇文承朝蹲下拿起引火繩看了看,甚至湊上去聞了聞,這才道:“裡面確實是硝石粉。”

秦逍嘿嘿一笑,引着宇文承朝一直走到引火繩盡頭,這才取了一直火摺子在手中,將火吹着,遞給宇文承朝,宇文承朝猶豫了一下,知道秦逍意思,當下用火摺子點了引火繩。

“刺啦!”

引火繩遇火便着,蛇一般迅速向是對那邊蔓延過去。

“矇住耳朵!”秦逍率先蒙上耳朵,宇文承朝見張太靈也蒙起耳朵,不知何故,但秦逍這樣交代自然沒錯,也擡臂捂耳,眼見得引火繩燒過去,很快,就聽“轟隆”一聲驚天巨響,即使捂着耳朵,宇文承朝卻依然如同聽到巨雷之聲,身體一震,卻已經看到,那一堆石頭竟然四散飛起,如同煙塵般四散飄開。

宇文承朝睜大眼睛,不敢置信。

好一陣子,宇文承朝才放下手,扭頭看向秦逍,見秦逍正笑眯眯看着自己,驚訝道:“這.....這就是你說的戲法?”

“這其實不是戲法。”秦逍笑道:“大公子,威力如何?”

宇文承朝只想過去看看,但那一聲巨響後亂石紛飛,還真不敢靠近過去,驚駭道:“麻袋裡到底是什麼?那.....那些石頭怎麼飛起來了?”

“火雷!”秦逍微笑道:“麻袋裡面的東西叫做火雷,遇火便會爆裂開來,如同巨雷。”

宇文承朝一臉驚駭,道:“火雷?這火雷從何而來?”

“以前從何而來不重要,但以後這火雷就屬於我們。”秦逍笑道:“大公子,你說王母會攻打沭寧城的時候,如果在牆根下埋放這樣的火雷,是不是立時就能將城牆弄塌了。”

宇文承朝點頭道:“如果足量,以這火雷的威力,確實可以將縣城的城牆弄塌,這可比那些工程器械威力大得多。”

“我在想,如果以後打到西陵,兀陀人的騎兵不是很厲害嗎?咱們在地上全都埋放這樣的火雷,引他們進入伏擊地,這火雷轟隆一響,你覺着是兀陀騎兵厲害,還是這火雷厲害?”秦逍嘿嘿笑道:“終有一日,我就用這玩意兒對付他們,讓他們嚐嚐大唐火雷的厲害。”

宇文承朝也是笑道:“若真的有大量這種火雷,確實是對付兀陀騎兵的一大殺器。”他精明過人,明白這火雷與張太靈必有關係,笑道:“看來你這徒弟這沒有白收,可真正是個寶貝。”

第二零七章 美人心跡第三四九章 反目成仇第六七五章 腰帶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三九二章 猝不及防第二八一章 義子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八七六章 公堂對證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二十四章 臥底第八七零章 人心有秤第七零八章 分崩離析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八七九章 無官一身輕第三一二章 助人爲樂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三五零章 淒寒冷夜送將軍第六七六章 兵源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三六七章 知法犯法第二六六章 歸屬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一五五章 風一般的霸王第四四九章 粗中有細第二五三章 重劍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六五四章 小機靈鬼兒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六九三章 貌合神離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七八四章 登門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五八八章 太湖盜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第八八五章 蟲豸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五四七章 只願朝朝暮暮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二一二章 禮儀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三九七章 結案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一百零三章 血仇第十六章 生辰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二五四章 調虎離山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八十章 驚襲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九十三章 疑心第一五五章 風一般的霸王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第四十四章 公堂第八五零章 封爵第二四二章 千夜曼羅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六八八章 刺殺第三二二章 自尋死路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六九一章 偷樑換柱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
第二零七章 美人心跡第三四九章 反目成仇第六七五章 腰帶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三九二章 猝不及防第二八一章 義子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八七六章 公堂對證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二十四章 臥底第八七零章 人心有秤第七零八章 分崩離析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八七九章 無官一身輕第三一二章 助人爲樂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三五零章 淒寒冷夜送將軍第六七六章 兵源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三六七章 知法犯法第二六六章 歸屬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一五五章 風一般的霸王第四四九章 粗中有細第二五三章 重劍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六五四章 小機靈鬼兒第八八二章 易論第六九三章 貌合神離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七八四章 登門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五八八章 太湖盜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第八八五章 蟲豸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五四七章 只願朝朝暮暮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二一二章 禮儀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三九七章 結案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一百零三章 血仇第十六章 生辰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二五四章 調虎離山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第六零四章 夜宴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八十章 驚襲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九十三章 疑心第一五五章 風一般的霸王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第四十四章 公堂第八五零章 封爵第二四二章 千夜曼羅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六八八章 刺殺第三二二章 自尋死路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六九一章 偷樑換柱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