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七章 天降橫財

長孫媚兒眼圈泛紅,聖人握着她的手,輕撫她的手背,柔聲道:“朕身邊缺不了你,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真不會讓你離開朕的身邊。”

“媚兒死也要伺候在聖人身邊。”

“朕一直將你當作女兒看待,麝月雖然是朕親生,但你比她更明白朕的心思。”聖人輕嘆道:“朕是女人,也是皇帝,女人爲君,比男人更難。朕一旦比不上先代聖君,就會被天下人罵成禍水。朕其實很清楚,西陵丟失,朝廷沒有出兵,許多人都覺得朕是昏君,朕如果收復不了西陵,必將千秋萬代被那些人唾罵。”

長孫媚兒鼻子一酸,輕聲道:“那是他們不知聖人的難處。”

“國庫沒有銀子,帝國周圍虎狼環伺,朕又豈敢輕舉妄動?”聖人苦笑道:“朕比任何人都想早日收復西陵,也一直在等待機會。國相說的沒有錯,江南之亂,看似是禍,其實也是個機會。”鳳目生出寒意,冷冷道:“朕不想大開殺戒,可是也不允許江南世家繼續對朝廷存有威脅。他們要活下去,朕給他們機會,利用江南之資收復西陵,即可以削弱江南世家的實力,也可以爲大唐收復疆土,一舉兩得。”

“聖人英明!”

“之前國相一直對朕抱怨國庫空虛,他也一直反對耗費巨資用於收復西陵。”聖人目光深邃,緩緩道:“這次他主動要求整軍備戰,也是深合朕意。朕如果收回了西陵,那些背後咒罵朕的人就會閉上嘴巴,朕也將名垂鞦韆。”

長孫媚兒水汪汪的眼眸兒看着聖人,輕聲道:“聖人已經決意整軍備戰?”

聖人微微點頭,道:“這是最好的機會,朕自然不能錯過。”頓了頓,若有所思,片刻之後才道:“媚兒,你隨在朕的身邊多年,以你之見,大唐周圍諸多虎狼,誰最可怕?”

媚兒一怔,聖人淺笑道:“你但說無妨。”

“慕容天都老奸巨猾,而且文武雙全,他控有南疆兩州十四郡,威脅極大。”媚兒緩緩道:“不過南疆非富庶之地,他維持數萬兵馬,多年下來,其實也已經是強弩之末。”

聖人微笑頷首,媚兒繼續道:“北方圖蓀人雖然勇悍,但諸部落離心離德,杜爾扈部的鐵瀚雖然想要一統草原諸部,但短時間內沒有可能達成,一盤散沙的圖蓀人在目前對我大唐也形不成絕對威脅。”頓了頓,繼續道:“論起兵力之強,最難對付的便是兀陀汗國,他們覬覦大唐許久,一直都想着向東擴張,始終是我大唐心腹之患。”

“不錯。”聖人冷笑道:“兀陀人賊心不死,如果放縱西陵不管,等到兀陀汗國藉助李陀叛黨的力量完全控制西陵,那麼大唐就直接面對兀陀汗國,只有一道嘉峪關阻擋。嘉峪關雖然是天塹,但這世間沒有真正的銅牆鐵壁,一旦被兀陀人破關,兀陀鐵騎馳騁關內,到時候我大唐將危在旦夕。”

媚兒道:“所以聖人想要及早解決西陵?”

“西陵只要控制在大唐的手中,就可以成爲與兀陀汗國的緩衝之地。”聖人平靜道:“兀陀人要打過來,只要西陵那邊拖延他們一些時日,唐軍就有充足的時間可以做好準備,所以西陵對大唐的重要不言而喻。”微一沉吟,才道:“兀陀汗國是一把大刀,大唐上下都知道他們是最強的對手,可是比起兀陀汗國,渤海國纔是真正的心腹大患。他們不是刀,是一把匕首,整個渤海國更是老辣的刺客。”

“刺客?”

“朕登基的時候,叛亂四起,朕本以爲渤海國也會跟着趁虛而入,所以調了不少兵馬駐守遼東。”聖人淡然一笑:“可是靺慄人卻還是讓朕大感意外,他們竟然始終按兵不動,甚至都不曾派人在邊關騷擾。”凝視着媚兒道:“淵蓋建心機之深,性情之沉穩,甚至讓朕感到吃驚。那種情勢下,很少有人會經受住誘惑。”

長孫媚兒蹙眉道:“平定叛亂之後,聖人還下旨褒獎,給了渤海國不少賞賜,而且允許渤海商人在大唐任何地方貿易,對渤海商人也只是收取最低的賦稅。”

“不錯。”聖人淡淡一笑:“媚兒,你可明白淵蓋建爲何沒有趁虛而入?”

“武宗皇帝當年征伐渤海,渤海跪地乞降。”長孫媚兒對大唐的歷史倒是如數家珍:“武宗皇帝在渤海分封諸侯,讓渤海國一分爲七,聖人登基那年,渤海七候還各自爲政,淵蓋建想要趁機吞併諸侯,所以沒有出兵。”

“如果淵蓋建當時邀請渤海諸侯入關,他們會不會同意?”

長孫媚兒想了一下,點頭道:“渤海人反覆無常,以利爲先,有機會進入大唐劫掠,他們一定不會錯過。”

聖人道:“不錯,淵蓋建如果號令渤海諸侯入關,圖一時之利,那也是能做到。但此人沒有這樣做,他趁大唐無暇東顧之際,以最快的速度吞併諸侯,雖說當時淵蓋建的實力最強,而且打着以莫離支的身份打着渤海王的旗號,但能夠在三年之內一統渤海,確實是一代梟雄。此人沒有圖一時之力,卻有遠見卓識,事後又派使團前來朝賀,表達對大唐的忠誠,又提出了諸多的請求,媚兒,這位渤海莫離支,可不是泛泛之輩。”

長孫媚兒微點螓首,輕聲道:“此人一面對大唐表忠心,一面又四處征戰,擴張勢力,確實不簡單。”

“此人的心思,有時候連朕也猜不透。”聖人緩緩道:“所以日後收復西陵,靺慄人才是真正的變數。朕需要與渤海結親,更需要有人在渤海爲大唐爭取利益,收復西陵之日,渤海那邊一定不可輕舉妄動。”凝視着長孫媚兒的眼睛,柔聲道:“你覺得誰可以幫朕做到此事?”

長孫媚兒嬌軀一顫,低下頭,沒有說話。

“朕知道遠離故國非你所願。”聖人擡手輕撫長孫媚兒秀髮:“朕也不想讓你離開,但朕是天子,首先想到的必須是大唐,如果是爲了大唐,即使朕萬般不捨,也可以犧牲一切。”

長孫媚兒擡起頭,已經是淚眼婆娑:“媚兒如果能爲聖人盡忠,就是粉身碎骨也心甘情願。”

“好孩子。”聖人伸手親自幫長孫媚兒拭去眼角淚水,柔聲道:“不過不到萬不得已,朕不會讓你走。渤海使團還沒到,等他們到了京都,朕到時候再做決斷。”

長孫媚兒低下頭,嬌軀一直輕抖。

時當七月,兗州白馬縣郊外的一片農田裡,農夫們熱火朝天的收割着稻穀,正是農忙時節,搶收稻穀之後,下一季的稻子也要迅速種上。

這幾年白馬縣一片太平,白馬縣令也算是位清官,所以吏治清明,縣內也沒有匪患作亂,百姓也算是安居樂業。

一年下來雖然沒幾個積蓄,卻還是能夠吃飽穿暖。

正午時分,正是一天最熱的時候,田壟有兩棵大槐樹,幾名農夫在大槐樹下喝水歇息片刻,等毒日頭過了再下地,身體雖然都很瘦弱,但肌膚黝黑,看起來十分結實。

田壟不遠處就是一條大道,不過這幾天日頭太大,行人不算太多。

所以兩匹高頭大馬出現在道路上的時候,立刻吸引了幾名農夫的注意。

前面一匹馬背上乘坐着一名十五六歲的年輕人,粗布衣衫,古銅色的肌膚顯得十分特別,在他身後那匹馬的馬背上,卻是坐着一名人高馬大的中年男子,兩人看起來像是父子,不過兒子走在老子的前面,這對長幼有序的大唐來說,實在是僭越。

農夫們注意到年輕人,年輕人也看到他們,勒住馬,衝着農夫們揮手打了個招呼,這才翻身下馬,手裡拿着一隻黑布包,長長的形狀,也不知道里麪包着什麼。

“你們好!”年輕人樣貌倒也俊朗,距離幾步之遙,點點頭,一臉笑容:“你們要不要和我比武?”

農夫們面面相覷,年輕人從懷裡直接掏出一錠黃金,陽光之下,金光燦燦,他託在手掌中,笑眯眯道:“這是十兩黃金,可以兌換一百多兩銀子,一百兩銀子可以換很多東西。”

“後生,你這是什麼意思?”一名四十出頭的農夫一臉疑惑。

“我喜歡和人比武,誰贏了我,這錠金子就給誰。”年輕人十分有禮貌,說話的時候一直帶着笑臉:“我看你們身體都很結實,一定很有力氣,有沒有誰和我比武?”

農夫們面面相覷。

十兩黃金對這些農夫來說,當然是天文數字。

一年累死累活,吃飽穿暖之外,能存下二三兩銀子就已經是了不得,這年輕人一出手就是一百多兩銀子,對在場的幾名農夫來說,這一輩子都未必能存上這麼多銀子。

“我們沒有練過武,怎會比武?”黃金璀璨的光芒還是讓幾名農夫動了心:“要是比力氣,倒可以試試。”

年輕人笑道:“不礙事,你們有力氣就使力氣,就像平日打架一樣。”掂了掂金錠,笑道:“無論手腳,只要拿下我一根頭髮或者撤下我身上任何一件東西,,這金錠就是你們的,如果能將我打倒在地,我身上還有兩個金錠,也都歸你們了。”

農夫們都是哈哈笑起來,覺得這年輕人只是在逗樂。

這年輕人看起來瘦弱得很,而且年紀輕輕,即使真的練過拳腳,但年紀在那裡,肯定也厲害不到哪裡去,要說將他打倒在地還可能有些困難,但要從他身上扯一根頭髮下來,那實在不是什麼難事。

“蘇老更,你平時不是喜歡拎着鋤頭耍功夫嗎?”有人衝着一名不到四十歲的健壯漢子笑道:“你家小子早都了成親的年紀,不是說相中了老李家的閨女?要是贏了,這親事馬上就能辦,還能辦的風風光光,全村人都沾你光。”

那蘇老更上下打量年輕人一番,見年輕人笑眯眯看着自己,站起身來,道:“打就打。後生,你說話可算話?我要真的將你打倒在地,你可要給我三錠金子?”

年輕人也不廢話,彎下身子,將手上的金錠放在地上,又取了兩錠放下,指着金錠道:“我倒地,你拿走!”

蘇老更再不猶豫,快步上前來,便在此時,卻見後面那匹馬背上的男子已經翻身下馬,取了一份文書在手中,上前道:“立字爲證,這是契約,你要比武,按個手印。”

第三六八章 拉攏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一九五章 野狼峽第五九八章 曾經有個女人第二八五章 雞肋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一四零章 買命第八零七章 珠圓玉潤第四二八章 怨靈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七九七章 口訣第四一七章 偵辦第五十一章 紅葉第六九三章 貌合神離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二九七章 在人間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五二九章 武川澹臺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一百零三章 血仇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七三八章 入世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八四八章 朝會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六肆九章 叛徒第二九九章 刀魔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三八一章 嫁禍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八五零章 封爵第七四七章 赤足第五七九章 內庫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四一九章 河邊的院子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二七六章 月下虯髯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五四一章 馬伕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五九八章 曾經有個女人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四七九章 做媒第七二七章 勸降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十七章 打草驚蛇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七八八章 不解之仇第七七一章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一一八章 深入虎穴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擊第四八零章 星命鼎定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六六七章 紅羽第一五九章 壞東西第二七一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六零三章 太玄觀第六零八章 大先生的懲罰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五四一章 馬伕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二零四章 醋意第五六七章 少監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五七九章 內庫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一四零章 買命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四七五章 葬蝶第二五四章 調虎離山
第三六八章 拉攏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一九五章 野狼峽第五九八章 曾經有個女人第二八五章 雞肋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一四零章 買命第八零七章 珠圓玉潤第四二八章 怨靈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七九七章 口訣第四一七章 偵辦第五十一章 紅葉第六九三章 貌合神離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二九七章 在人間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五二九章 武川澹臺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一百零三章 血仇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七三八章 入世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八四八章 朝會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六肆九章 叛徒第二九九章 刀魔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三八一章 嫁禍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八五零章 封爵第七四七章 赤足第五七九章 內庫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四一九章 河邊的院子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二七六章 月下虯髯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五四一章 馬伕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五九八章 曾經有個女人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四七九章 做媒第七二七章 勸降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十七章 打草驚蛇第五一三章 可殺之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七八八章 不解之仇第七七一章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一一八章 深入虎穴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六十三章 致命一擊第四八零章 星命鼎定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六六七章 紅羽第一五九章 壞東西第二七一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六零三章 太玄觀第六零八章 大先生的懲罰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五四一章 馬伕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二零四章 醋意第五六七章 少監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五七九章 內庫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一四零章 買命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四七五章 葬蝶第二五四章 調虎離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