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六章 人選

聖人詢問國相之時,長孫媚兒不禁在後面瞥了聖人一眼。

渤海國提出要與大唐結爲姻親之國,這當然是事關重大,不過誠如聖人所言,如果真的搖下嫁大唐真正的公主,選擇卻並不多,先帝留下的血脈,雖然有兩位公主,但麝月公主年近三旬,已經成過親,某種角度來說,屬於遺孀,畢竟趙家被誅之後,麝月卻始終沒有與趙家直接解除婚約,情理上來說,依舊是趙家的兒媳。

至於長寧公主,情況就更特別。

長寧公主雖然早就過了成親的年紀,而且無論樣貌和身段都是出類拔萃,但幼年時一場大病,智力只是停在幾歲的年紀,這樣一位公主嫁到渤海,固然會被渤海人取笑,甚至在渤海還會遭受欺凌,那也是萬萬不能下嫁。

“渤海撮爾小國,想要迎娶大唐公主,自視也是太高了。”國相淡淡一笑:“聖人難道真的要下嫁真正的公主前往渤海?”

聖人不答反問,也是含笑道:“渤海雖然是小國,但我大唐素來是以德服人,兩國也曾有過姻親關係,記得太宗皇帝就迎娶過渤海的一位公主作爲貴妃。渤海永藏王已經數次上書,懇求大唐下嫁公主,朕之前也沒有太放在心上,不過這次他們派來了使團,而且國相方纔也說過,要收復西陵,必須要保障周邊其他諸國安分守己,這其中渤海國的威脅不容小覷。”頓了一頓,才道:“收拾渤海還不到時候,暫時就只能安撫他們,下嫁公主也是最合適的法子,有大唐公主嫁到渤海,日後出兵西陵,渤海也就不會輕舉妄動。”

“老臣以爲,無論是麝月公主還是長寧公主,都不適合前往渤海。”國相肅然道:“與渤海結親,不可從這兩位公主之中挑選。”

聖人問道:“爲何這樣說?”

“我大唐下嫁公主,必然要成爲渤海的王后。”國相正色道:“大唐的公主一旦成爲渤海的王后,言行舉止更是要小心謹慎,一言一行都是代表着我大唐的威儀。”頓了頓,輕嘆道:“長寧公主的情況,自然是不適合下嫁渤海,她孩童心性,一旦舉止不當,非但不能安撫住渤海,甚至......甚至會引起兩國的糾紛,到時候事與願違,這樁姻親卻是有害無利了。”

聖人微微點頭,問道:“麝月如何?”

“聖人,麝月公主雖然回宮,但卻一直沒有與趙家解除關係。”國相小心翼翼道:“按照大唐的律法,她還是趙家的人,如果將麝月公主下嫁渤海,着實不妥。”

“要解除關係,只要真的一道旨意。”聖人淡淡道:“朕這些年遲遲沒有下這道旨意,只因爲體諒她的心境。國事爲大,如果真的需要她下嫁渤海,朕可以立刻下旨。”

國相搖頭道:“還是不行。”

“哦?”

國相猶豫了一下,起身道:“老臣斗膽進言,我大唐其他人都可以嫁往渤海,卻唯獨麝月公主不可以。”上前一步,神情肅然,微壓低聲音道:“渤海莫離支淵蓋建的野心,比江南世家更大,也更有實力!”

他說完這句話,便閉口不言。

聖人眉頭一緊,自然已經明白了國相的意思。

江南王母會此番叛亂失利,固然是因爲事起倉促,其而王母會的幾股勢力心思各異,但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卻是因爲沒有挾持住麝月公主,非但無法打出麝月公主這面旗幟,反倒讓麝月坐鎮沭寧城,成了平叛的一面旗幟。

所有人都知道,大唐麝月公主是李唐皇族真正的血脈。

渤海靺慄人野心勃勃,如果渤海同意麝月下嫁,而且麝月也順利成爲渤海的王后,那麼麝月公主就擁有大唐公主和渤海王后兩重身份,一旦渤海國利用麝月李唐皇族血脈做文章,反倒是會給大唐帶來巨大的威脅。

國相一針見血,聖人不禁微微點頭。

“聖人,下嫁公主結親,可以效仿古例。”國相道:“渤海求親大唐公主,看重的並不是哪個人,而是大唐公主的名號。大唐公主下嫁渤海王,這自然會讓渤海王榮耀無比,老臣的意思,可以挑選一名貌美女子,賜婚永藏王。”

“若是以前,你這法子也並無不可。”聖人道:“不過既然要安撫他們,卻也不能隨意挑人。”

國相立刻道:“聖人所言極是。挑選的女子,不但要樣貌過人,而且還要聰慧伶俐,見多識廣,如此才能應付渤海那邊的局面。賜婚永藏王,不僅僅只是爲了結下姻親,靺慄人反覆無常,即使賜婚,可是如果發現有機可乘,也未必會在意兩國的姻親關係,所以挑選的女子,必須有能力安撫永藏王,能在渤海那邊儘可能爲我大唐爭取更多的利益。”

“國相這話深合朕心。”聖人泛起一絲淺笑,微點頭道:“若能選的此等女子,朕可以收其爲女兒,封賜公主名號,如此一來,下嫁渤海也就順理成章了。”微一沉吟,才道:“國相,傾城似乎已經到了婚嫁的年紀,你覺得她是否合適?”

國相卻是面不改色,拱手道:“如果聖人決意讓傾城下嫁渤海,老臣絕無異議。不過聖人知道,傾城自幼就被溺愛,說她聰慧倒也不假,可是人情世故一竅不通,一些尋常之事,她都是鬧不明白。”嘆了口氣,道:“這也都是老臣太過嬌縱,若是知道有今日的局面,無論如何也要好生調教。”

“朕剛進宮的時候,和她一樣,也是懵懂無知。”聖人見國相併不拒絕,神色變得平和,微笑道:“如果真的嫁到渤海,她是大唐國相之女,本就是朕的侄女,朕再賜封公主名號,渤海人就挑不出任何毛病。她成了渤海王后,在渤海歷練幾年,也自然會精明能幹。傾城樣貌出衆,永藏王迎娶了她,自會好好疼愛,到時候傾城在永藏王耳邊的言語,永藏王也不會不聽。”

國相肅然道:“如果是從前,這確實是最合適的人選,不過如今的局勢,傾城依然不合適。”

聖人皺起眉頭,國相立刻道:“三年之內,出兵西陵,所以安撫渤海國最重要的時間,就是在這三年。聖人,老臣剛說過,靺慄人反覆無常,要下嫁公主,必須是精明強幹之人,到了渤海國,就能立刻看清局勢,而且迅速爲我大唐爭取利益,根本沒有歷練的時間。”頓了頓,才平靜道:“傾城太過稚嫩,她要在渤海王宮站穩腳跟就要不少時間,如果只是爲了兩國姻親,老臣贊同傾城下嫁,否則就必須另選他人。”

聖人若有所思,她對夏侯傾城自然是十分了解,也知道國相對夏侯傾城極爲保護,並不讓她捲入紛爭之中,是以這位國相之女天真爛漫,甚至談不上有任何心機。

二宮闈之爭、兩國較力,就絕不是夏侯傾城這樣稚嫩的女子能夠應付,她知道國相骨子裡當然不希望愛女下嫁渤海國,但國相所言,卻也並非沒有道理。

“京都官宦之家自然也有精明過人的女子,但渤海是否會接手官宦之女下嫁渤海?”聖人蹙眉道:“即是賜封公主名號,但靺慄人卻一定會查明她的出身。傾城是夏侯家的人,是朕的侄女,他們自然可以接受,但其他人......!”

✿тt kΛn ✿co

國相眼角餘光忽然瞥向了長孫媚兒,長孫媚兒的目光剛好與國相接觸,看到國相眼神,花容微微變色。

聖人何其精明,看在眼中,忍不住扭頭看向長孫媚兒,見長孫媚兒低着頭,站姿明顯有些不對,猶豫了一下,才道:“國相,你身體不大好,今日就議到這裡,先退下吧,魏無涯,送國相!”

魏無涯上前躬着身子,恭敬道:“老奴恭送國相!”

國相行禮過後,也不多言,出了御書房。

屋裡一陣幽靜,聖人看向長孫媚兒,輕嘆道:“媚兒,你在想什麼?”

“沒.....沒有!”長孫媚兒緊張道:“媚兒沒想什麼。”

“朕知道你在想什麼。”聖人平靜道:“你是擔心朕會讓你下嫁渤海?”

長孫媚兒嬌軀一顫,“噗通”跪倒在地,顫聲道:“媚兒.....媚兒只想這輩子都伺候在聖人身邊,絕無他想。媚兒出身普通官家,也沒有資格受封公主名號......!”

聖人卻是站起身來,走到長孫媚兒身邊,伸手握住她手臂,將她拉起,隨即握着她一直手兒,走到椅子上坐下,這才細細打量長孫媚兒,柔聲道:“你覺得國相今日之言,可有道理?”

“這......!”長孫媚兒額頭滲出一絲冷汗,勉強笑道:“國相老成謀國,他說的自然不錯。”

“朕也明白他說的不是沒道理。”聖人嘆道:“媚兒,你可知道西陵被亂賊所佔,朝廷沒有立刻發兵,不是朕不想,而是朕不能。你在朕身邊多年,應該明白,朕雖然是九五之尊,但很多事情也由不得朕做主,朕的難處也很多。”

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一三一章 商貿行第六五四章 小機靈鬼兒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三五六章 遺忘的故鄉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六百章 苦海神君第七十五章 偏向虎山行第七五九章 何患無辭第六十七章 紫衣監第六肆零章 蘆葦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二十章 蛇蠍心腸第三四六章 殺父之仇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一一八章 深入虎穴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七四六章 割草第五七八章 靈巖山第八八四章 駭人命案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三九三章 鬥法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第二七六章 月下虯髯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三十三章 提囚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八三六章 故事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八一一章 魔塚第三一一章 綺念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三六二章 是非顛倒第一百零七章 馴馬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九十九章 不自量力的少年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二零二章 下刀禮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六八一章 大戰在即第七二零章 一弓三箭第六十四章 事了拂衣去第四八零章 星命鼎定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二二七章 追兵第一一三章 寧死不屈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第二五三章 重劍第二二九章 永遠的敵人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八一九章 孔雀石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三三四章 美麗的土地第一八五章 天神開眼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四三四章 真正的棋手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八三三章 風情月意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六零八章 大先生的懲罰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二九九章 刀魔第三八六章 道貌岸然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八十三章 承朝第一八一章 土堡第三章 御賜佛像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五四零章 羣狼環伺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第三一二章 助人爲樂第七四六章 割草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二一一章 兀思魯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二五三章 重劍
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一三一章 商貿行第六五四章 小機靈鬼兒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三五六章 遺忘的故鄉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六百章 苦海神君第七十五章 偏向虎山行第七五九章 何患無辭第六十七章 紫衣監第六肆零章 蘆葦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二十章 蛇蠍心腸第三四六章 殺父之仇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一一八章 深入虎穴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七四六章 割草第五七八章 靈巖山第八八四章 駭人命案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三九三章 鬥法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第二七六章 月下虯髯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三十三章 提囚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二八三章 別有用心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八三六章 故事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八一一章 魔塚第三一一章 綺念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三六二章 是非顛倒第一百零七章 馴馬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九十九章 不自量力的少年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二零二章 下刀禮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六八一章 大戰在即第七二零章 一弓三箭第六十四章 事了拂衣去第四八零章 星命鼎定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二二七章 追兵第一一三章 寧死不屈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第二五三章 重劍第二二九章 永遠的敵人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八一九章 孔雀石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三三四章 美麗的土地第一八五章 天神開眼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四三四章 真正的棋手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八三三章 風情月意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六零八章 大先生的懲罰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二九九章 刀魔第三八六章 道貌岸然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八十三章 承朝第一八一章 土堡第三章 御賜佛像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五四零章 羣狼環伺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第三一二章 助人爲樂第七四六章 割草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二一一章 兀思魯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二五三章 重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