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五章 隱患

聖人淡然一笑道:“國相的意思,大唐的國策要改變。朕記得西陵陷落之後,你堅持先攻略南疆,再圖收復西陵,如今是想改變這一戰略?”

“如果沒有江南之亂,老臣還是會堅持不要輕易出兵西陵。”國相肅然道:“但局勢有變,老臣以爲國策也該有所改變。”

“改變國策與江南之亂有何關聯?”

國相坐正身子,一臉嚴肅:“有。之前老臣不贊同出兵西陵平叛,就是因爲知道收復西陵所面對的敵人不僅僅是李陀那幹叛賊,最主要的敵人是他們背後的兀陀汗國。與兀陀人決戰,必須要大兵團,所需要的錢糧裝備不計其數,而朝廷根本無力承擔如此沉重的壓力。可是江南之亂過後,老臣以爲,收復西陵的錢糧應該有了解決辦法。”

“哦?”聖人神色淡定:“什麼辦法?”

“蘇州錢家是叛亂的主力,江南七姓同氣連枝,錢家捲入叛亂,其他幾家絕不會置身事外,雖然他們並無起兵,卻一定參與其中。”國相脣角泛起冷笑:“江南世家富可敵國,這次叛亂已經證明,如果他們真的聯起手來,將會對大唐造成極其嚴重的威脅,對此朝廷自然不能視而不見。”

聖人拿着玉如意,輕輕撫摸,面不改色:“你是說收復西陵的錢糧可以從江南調出來?”

“老臣以爲,朝廷要讓江南世家明白一個道理,大唐萬兆黎民都是聖人的子民,大唐的一花一木,也都是爲聖人所有。”國相面色冷厲:“不說江南其他豪族世家,僅僅江南七姓的家資就有數百萬之巨,他們謀逆作亂,這筆銀子用來整軍備戰,正是及時。天下人都知道江南七姓與江南叛亂逃不脫干係,朝廷一道文書,抄沒他們的家資,天下百姓也只會拍手稱好。”

聖人嘆道:“朕明白了,國相是想借江南之亂的機會,一舉將江南七姓的家財全都納入國庫,再以這筆銀子募練兵馬整軍備戰?”

“老臣正是這個意思。”國相緩緩道:“以前老臣糊塗,以爲江南富庶,就代表朝廷富庶,現在終於明白,江南世家與朝廷根本不是一條心。既然如此,就不能再讓江南世家富可敵國,正好藉此機會,削奪江南財富用於國事,既可以削弱江南門閥的實力,又可以爲收復西陵做準備,一舉兩得。”

聖人微一沉吟,才問道:“媚兒,國相所言,你如何看?”

“媚兒不敢。”長孫媚兒恭敬道:“此等國家大事,媚兒見識粗淺,不敢胡言。”

“你說你的,並沒有讓你制定國策。”聖人道:“你儘管說出自己的看法。”

長孫媚兒猶豫了一下,才道:“國相老成謀國,要收復西陵,媚兒以爲並沒有錯。李陀亂黨佔據西陵不久,根基未穩,如果時日一久,整個西陵便會被他們牢牢把控,甚至兀陀人還會藉着李陀亂黨之手,將西陵納入兀陀汗國的勢力範圍。”頓了頓,見國相正看着自己,聖人則是側耳聆聽,只能繼續道:“聖人之前說過,收復西陵,不必急於一時,封鎖嘉峪關,切斷西陵的供給,用不了三年,西陵就會實力大挫,那時候正是出關平叛的好時機。如果現在開始募練新軍整軍備戰,花上兩三年的時間嚴加訓練,等到這支兵馬訓練有成的時候,正是聖人所說的出關時機。”

“長孫舍官見識非凡。”國相一聽長孫媚兒也贊成募練新軍收復西陵,心下歡喜,他知道長孫媚兒雖然只是個舍官,但在聖人的心中很有地位,許多朝臣都未必能說服聖人的事情,這位舍官往往三言兩語就能說服聖人,立刻道:“聖人,三年之內練出新軍,正好是出關的最佳時機,這三年之內,老臣也會竭力囤積糧草,到時候大軍出關,一戰功成。”

聖人含笑道:“看來國相收復西陵的心意已決。”

“還請聖人定奪。”國相拱手道。

“若是如此,國相纔是老成持國。”聖人道:“不求一時之快,可以徐而圖之,這也是朕想對你說的話。”

國相道:“收復西陵自然是不可急於一時,老臣對此心知肚明。劍山可以等到收復西陵之後,在派兵一舉摧毀,可是......誅殺劍谷五大弟子,卻不能等下去,多等一日,就多一分威脅。”

“哦?”

“老臣的意思,派人捕殺劍谷門徒之事,現在就可以籌劃。”國相神色再次變得冷厲起來,握拳道:“聖人之前已經派出羅睺在關外奪取紫木匣,再加派人手,勢必能夠摸清楚這些人的行蹤,只要查明他們的行蹤,便可以將他們一一捕殺,特別是害了寧兒的沈無愁,一定要將此人千刀萬剮。”

聖人嘆道:“劍谷有兩名大天境,你覺得可以派誰人去捕殺他們?國相府有不少高手,宮中也有諸多內廷高手,可這些人中,卻並無大天境,即使六品境界也是屈指可數,讓這些人去捕殺劍谷門徒,不是自尋死路?”

國相低頭沉默着。

“要捕殺劍谷門徒,最要緊的便是各個擊破,而且還要做到出其不意,讓他們事先沒有察覺。”聖人若有所思,想了一下,才繼續道:“一旦人多,只要出了關,他們立刻就會警覺。關外的環境,他們比咱們熟悉,一旦打草驚蛇,想要捕殺他們幾無可能。”

“如果不及早誅殺他們,等他們真的一個個突破到大天境,後果不堪設想。”國相嘆道:“最要緊的是紫木匣,如果......!”後面的話沒有繼續說下去,聖人卻已經蹙起眉頭。

一陣沉寂之後,聖人才道:“此事容朕再好好想想。”頓了頓,看着國相道:“如果整軍備戰,籌劃在三年之內收復西陵,那麼周邊其他諸國也要改變策略。兀陀汗國並非孱弱小國,朕只擔心一旦開戰,短時間內無法擊敗敵軍,甚至陷入持久戰,那麼周邊諸國必然會蠢蠢欲動。南北兩邊都有大軍駐守,那倒也罷了,可是東北的渤海國卻是心腹大患。”

國相點點頭,並沒說話。

“東北不穩,對西陵的戰事就不可輕舉妄動。”聖人放下一直拿在手中的玉如意,擡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緩緩道:“近些年渤海國蠢蠢欲動,渤海國莫離支淵蓋建是個狼子野心之輩,半個遼東已經在他們的控制之中,聽聞他們還時不時派人假扮盜匪,進入我大唐境內燒殺劫掠,安東都護府向他們追責,他們卻說那些盜匪都是渤海國追捕的要犯,這些事兒國相應該都清楚吧?”

國相回道:“淵蓋建確實野心勃勃,當年他的先祖是被武宗皇帝當衆處決,淵蓋家族對我大唐必然是心存仇視。早些年唯唯諾諾,也只是實力不濟,這些年朝廷對東北那邊也放鬆了一些,淵蓋建便趁機擴張勢力,若是再不給他們點苦頭嚐嚐,他們只會越來越驕橫,也必將成心腹大患。”

“淵蓋建的心思,朕一清二楚。”聖人冷笑道:“他的目的是要將整個遼東吞入渤海國,恢復當初渤海國的強盛,可是朕又怎容許這樣的跳樑小醜在朕的眼皮底下胡作非爲。”頓了頓,才淡淡道:“不過收復西陵之前,東北那邊只能放一放,非但如此,還要儘量安撫他們。安東都護府的兵馬薄弱,也是我大唐邊關守備最虛弱所在,如果收復西陵的時候,靺慄人趁虛而入,卻也不得不防。”

“聖人英明。”國相正色道:“安撫渤海,勢在必行。先讓他們舒坦幾年,等收復了西陵,再讓靺慄人知道大唐的天威。”

聖人想了一下,問道:“前幾日那份有關渤海使團的摺子你可看過?之前永藏王向我大唐求親,懇請大唐下嫁一位公主,朕沒有答應,也沒有反對,只是讓他們先派師團前來京都求親。靺慄人動作倒是很快,知道朕的意思,立刻派了一直使團前來。”

國相頷首道:“老臣也看過摺子。安東都護府那邊奏報,二十天多天前那支使團就已經進入了我大唐境內,安東都護府派了兵馬護送前來,按照路途估算,再有半個多月,渤海使團應該就會抵京了。”

“國相,安興候的喪事還是儘快操辦。”聖人溫言道:“朕知道你心裡悲痛,但入土爲安,朕向你保證,不但沈無愁的腦袋遲早會祭在他墓前,劍谷的其他人一個也跑不了。朕已經吩咐太常寺的人在皇陵西側爲安興候選了一塊吉壤,他英魂不滅,將永遠守衛在大唐歷代先皇帝身邊。”

國相一怔,顫巍巍起身來,跪倒在地,老淚縱橫:“聖人如此恩遇,寧兒泉下有知,必是感恩不盡。”

“快起來吧。”聖人擡手道:“喪事在渤海使團抵京之前辦好。”微一沉吟,才道:“渤海國這次派使團求親,朕還不好拒絕,他們要大唐下嫁公主,但是你也知道,我大唐現在只有兩位公主,你說此事該如何解決?”

第一六六章 真相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九十九章 不自量力的少年第一七四章 聯手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五十一章 紅葉第五六二章 驚天大案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四十四章 公堂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三七八章 白衣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八四八章 朝會第八零五章 召見第八五四章 擂臺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四五二章 巧舌如簧第四二六章 離宮第十章 霸王餐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三七八章 白衣第五三八章 事緩則圓第四零八章 道別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四五五章 內舍女官第四五六章 天煞孤星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六零七章 鐵證如山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六七九章 火光沖天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三零六章 死敵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一章 甲字監第四七六章 絕代風華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六六七章 紅羽第三十九章 梟首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五二九章 武川澹臺第六二零章 驚覺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二二八章 攻山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四七七章 投壺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二九二章 糧倉第三六一章 窗後的眼睛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三六肆章 王母會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一四八章 絕境逢生第二七六章 月下虯髯第三四七章 侯府血戰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八三七章 大局爲重第八零八章 失蹤第七七一章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第六十五章 狼騎入城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一八九章 看不透第八二四章 殺意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三十四章 命若螻蟻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三六肆章 王母會第三七五章 秋娘第一八四章 乞伏善汗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七二二章 走投無路第五二九章 武川澹臺第三零六章 死敵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八二二章 柔情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四四八章 東窗事發第六九二 遊說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一九五章 野狼峽第六七八章 託付
第一六六章 真相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九十九章 不自量力的少年第一七四章 聯手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五十一章 紅葉第五六二章 驚天大案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四十四章 公堂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三七八章 白衣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八四八章 朝會第八零五章 召見第八五四章 擂臺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四五二章 巧舌如簧第四二六章 離宮第十章 霸王餐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三七八章 白衣第五三八章 事緩則圓第四零八章 道別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四五五章 內舍女官第四五六章 天煞孤星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六零七章 鐵證如山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六七九章 火光沖天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三零六章 死敵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一章 甲字監第四七六章 絕代風華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六六七章 紅羽第三十九章 梟首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五二九章 武川澹臺第六二零章 驚覺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二二八章 攻山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四七七章 投壺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二九二章 糧倉第三六一章 窗後的眼睛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三六肆章 王母會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一四八章 絕境逢生第二七六章 月下虯髯第三四七章 侯府血戰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七五二章 目無法紀第八三七章 大局爲重第八零八章 失蹤第七七一章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第六十五章 狼騎入城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一八九章 看不透第八二四章 殺意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三十四章 命若螻蟻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三六肆章 王母會第三七五章 秋娘第一八四章 乞伏善汗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七二二章 走投無路第五二九章 武川澹臺第三零六章 死敵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八二二章 柔情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四四八章 東窗事發第六九二 遊說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一九五章 野狼峽第六七八章 託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