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

秦逍心下感動,更是抱緊麝月溫潤如玉的嬌軀,柔聲道:“如果有朝一日,我真的收復了西陵,報仇雪恨之後,交出手中所有的權力,再向聖人請求將公主下嫁於我,你說她會不會答允?”

麝月嬌軀一震,坐正身子,看着秦逍,有些詫異:“你......你這樣想?”

“如果她真的要軟禁你,也許只有這個法子才能還你自由。”秦逍柔聲道:“除了這個法子,我想不出別的辦法,總不能帶兵造反從皇宮裡將你搶出來。”

麝月立刻擡起手,捂住他嘴,肅然道:“不許胡說,這兩個字豈能是隨口說出來?”

秦逍點點頭。

“如果真的有朝一日收復西陵,那你就是大唐的功臣,定然是可以將名字刻進凌霄閣。”麝月幽幽道:“那時候的你必然是聲威無二,整個大唐都會以你爲榮,權柄也會極重。我只不過是被軟禁在宮裡無權無勢的一個女人,而且人老珠黃,你當真願意爲了這樣一個女人,放棄手中的一切?”

秦逍微笑道:“你是否覺得我會留戀?”

“我不知道。”麝月搖搖頭:“這世間最善變的就是人心,也許到了那個時候,你會是另一種想法。”

秦逍依然是一笑,卻沒有說話。

“很晚了,咱們在這裡待很長時間了。”麝月坐正身子,看着秦逍,嫣然一笑:“你還能不能走路?早些回去吧,我也倦了。”

秦逍卻是凝視着麝月,反問道:“你能不能站起身?”

麝月臉一紅,瞪了秦逍一眼,卻是倔強道:“那有什麼不能?你還真以爲你有多厲害?”

“看來公主還有餘興。”秦逍再次欺身上前,將麝月壓在身下,輕輕捏了一下麝月的鼻子:“我正好還有力氣,咱們......!”

“不行!”麝月花容微微失色:“你......你是瘋了嗎?還讓不讓人活了。”

秦逍道:“明日一別,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見到,就.....就最後一次?我收斂一些,好不好?”

麝月知道秦逍習武之人,而且年輕氣盛,有使不完的氣力,心知這一別確實很難再相見,咬住嘴脣,扭過頭去,也不看他。

秦逍心知麝月意思,脣角泛笑,湊上前去。

次日黃昏時分,長孫元鑫率領杭州營騎兵親自護送公主返京,公主依然是乘坐馬車而行,她這次來到杭州十分低調,臨走也不讓官員們相送,只有秦逍在宇文承朝的陪同下,一起送到城外。

昨夜二人柔情無限,今日告別,反倒不能太過親近,免得被別人看出破綻。

夕陽西下,望着長孫元鑫帶人護送馬車消失在天邊,秦逍兀自遠遠望着,神情落寞。

公主給他留下了太美好的記憶,可是美好的時光轉瞬即逝,真正瞭解了對方的情意時,卻要立刻分別,而且以後再想見面卻已經很不容易。

“大人?”宇文承朝見秦逍神遊遠方,在旁輕輕叫道。

秦逍回過神來,扭頭看向宇文承朝,見宇文承朝關切看着自己,立刻笑道:“沒事,只是先前有公主在背後撐腰,什麼事情都敢放手去做,如今公主走了,心裡沒底。”

宇文承朝微笑道:“大人在江南救了那麼多人,無論是士紳還是官員,對大人都存有感激之心,不用太擔心。”

“大公子不要這樣稱呼我。”秦逍摸摸頭:“這大人二字從大公子裡口裡說出來,總覺得生分別扭。以後咱們單獨在一起的時候,還是和以前一樣稱呼。”

宇文承朝微微一笑,點點頭,他本就是豁達灑脫之人,並不拘泥,猶豫一下,才問道:“安興候的案子,朝廷那邊可有說法?”

“忘記告訴你了,紫衣監的衛督蕭諫紙昨天已經秘密抵達杭州。”秦逍道:“他也確定了刺客是來自劍谷,這樁案子朝廷應該是要交給紫衣監了。這倒也好,咱們用不着費心思去管這件事。”

宇文承朝皺起眉頭,欲言又止,秦逍察言觀色的本事自然了得,道:“大公子有什麼儘管說,你我之間還有什麼顧忌。”

“蕭諫紙這次來杭州,是否只是爲了安興候的案子?”宇文承朝看着秦逍問道:“蘇州發生叛亂,江南世家捲入其中,那些官員也都有失察之罪,朝廷是否派蕭諫紙來處理此事?”

“按照他的說法,如何處理這些官員,要等我回京之後見了聖人之後再做決斷。”秦逍這才低聲道。

宇文承朝詫異道:“你要進京?”

“有件事情正準備和你說。”秦逍道:“有一筆銀子要運送回京,數額不小,公主的意思,有大公子帶着忠勇軍一起隨我護送返京。”

宇文承朝奇道:“護送官銀,一直都是有地方官府派人,公主爲何會讓我們護送?有多少銀子?”

“三百萬兩!”秦逍嘆道:“這已經不是地方官兵能保護的了。”

“三百萬?”宇文承朝雖然出身西陵第一世家,卻也是愕然道:“這麼大一筆銀子運送進京?”

秦逍解釋道:“運送的數額在一百多萬輛,還有古董字畫之類。”

宇文承朝嘆道:“看來這江南果然是富可敵國,輕易就能拿出三百萬兩銀子。如果這三百萬兩銀子用來整軍備戰,又何愁西陵收復不了?”

“大公子,你我的心思都是要收復西陵,我也希望這些銀子全都用在整軍備戰之上,可惜朝廷不會這樣想。”秦逍也是嘆了口氣:“這次江南之亂,已經讓聖人和朝廷對江南生出戒備之心,特別是江南世家,朝廷再也不可能讓他們擁有富可敵國的實力。以後江南的日子不會很好過,不過破財消災,他們想要活下去,就只能將這些身外之物捐獻出來。三百萬兩銀子送到京都,聖人或許會因此答允我們募練新軍,不過到時候肯定也不會是朝廷拿銀子出來,依然需要我們在江南籌措。”

宇文承朝神情凝重,沉默片刻,終於道:“收復西陵,任重道遠,不是朝夕就能達成的目標。”看着秦逍,肅然道:“只要我們堅持到底,終有一日,大唐的鐵騎會重新出現在西陵。”

京都下了一場雨。

這場雨來的很快,去得也很快,宮中各殿宇被大雨沖刷過後,更顯富麗堂皇。

聖人看着老態龍鍾的國相走進御書房的時候,破天荒地站起身,示意長孫媚兒過去攙扶,媚兒善解人意,上前攙扶,沒等國相跪拜行禮,聖人已經搖頭道:“不必了,國相坐下說話。”

國相卻還是跪倒在地,行過禮後,長孫媚兒扶着他坐下。

這位一直精力旺盛的國相大人此刻看起來比實際年齡似乎還要老上十歲,額頭佈滿褶皺,頭髮似乎也白了許多。

“安興候過世,朕知道你心裡不好受,朕也和你一樣,心中傷疼。”聖人坐下之後,嘆了口氣:“不過國相也不可因此傷了自己的身體,越是這個時候,國相越要保重身體。”

國相苦笑道:“多謝聖人眷顧。”

“安興候的遺體還有幾日便可抵京,朕已經吩咐太常寺協助操辦後事,總要讓安興候走的風風光光。”聖人凝視國相:“國相對安興候的落葬之處,可有什麼想法?”

國相擡頭看向聖人,搖頭道:“回稟聖人,老臣沒有想過操辦喪事。”

聖人一怔,長孫媚兒也有些詫異。

“寧兒死的冤枉,死不瞑目。”國相一隻手握起拳頭,拳頭微微顫抖:“如果兇手的人頭沒有取回來,放在他的靈柩前祭奠,他如何能夠瞑目?若無法瞑目,又怎能下葬?”

聖人蹙眉道:“杭州那邊有幾道摺子上來,他們查出刺客與劍谷有關。不久前朕也派了蕭諫紙去徹查,昨日飛鴿傳書回來,已經確定兇手很可能是劍谷首徒沈無愁。”

國相目中顯出怨毒之色,忽然爬起身,噗通跪倒在地,顫聲道:“只求聖人做主,爲寧兒報仇。”

“你不說,朕也會爲他報仇。”聖人嘆道:“你起來說話,媚兒,趕緊扶國相起身。”

長孫媚兒上前要扶起國相,國相卻擡手阻止,擡頭看向聖人:“寧兒被害,不僅僅是劍谷捲入其中。劍谷叛逆身在杭州,那羣官員竟然一無所知,事發當場,大理寺少卿據說也在現場,他.....!”

“國相覺得秦逍也該承擔責任?”聖人打斷國相的話頭,淡淡道:“蕭諫紙查的很清楚,秦逍當時雖然也在現場,但此事與他並無關係。國相可知道在案發當日,還發生過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國相搖搖頭,問道:“請聖人明示。”

“可知道黑頭鷹這個人?”聖人問道。

國相一怔,點頭道:“他是國相府的護衛,寧兒和他學過武功,有師徒之實,所以寧兒去江南,黑頭鷹貼身護衛。”

“黑頭鷹是你國相府血鷂子裡的人。”聖人緩緩道:“蕭諫紙查明白,安興候前往杭州,帶了四名國相府的侍衛,黑頭鷹便在其中,另外三名侍衛,屬於黑頭鷹一組,一直都是黑頭鷹的下屬。”

國相眼角微跳。

國相府有一支秘密的護衛隊伍,這事情聖人從第一天開始就知道,不足爲奇,但是血鷂子分爲十組,黑頭鷹只是其中一組,一直以來血鷂子的名姓從不爲人所知,甚至來歷都是十分隱秘,卻不想聖人對這些卻是瞭若指掌。

“案發當日,本來寸步不離的黑頭鷹卻不在安興候身邊。”聖人盯着國相,淡淡道:“當日在酒樓設宴,是安興候邀請秦逍赴宴,安興候心高氣傲,再加上之前他與秦逍已經有了嫌隙,卻主動設宴邀請,這可是大違他的本性。而且黑頭鷹不在現場,時候更是莫名其妙地失蹤,早也沒有此人的消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國相難道不覺得事情很蹊蹺?”

第六一六章 火雷第三七五章 秋娘第四二四章 樓上下來個容姑姑第六五九章 木場第三一四章 無心亦無劍第七八一章 珍寶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一二六章 驚問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二一五章 夜會第十三章 黑羽夜鴉第二六五章 遷徙第一九五章 野狼峽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一百零二章 風林火山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一五九章 壞東西第二十三章 真劍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四三六章 一兩銀子的交易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八七七章 頑疾第六二一章 是非之地不久留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三四七章 侯府血戰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第三六三章 明月聖女度蒼生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六三五章 兵分兩路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六五三章 摸不得第四二四章 樓上下來個容姑姑第二九三章 龍王廟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第二五七章 雌雄雙箭第三四六章 殺父之仇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七零四章 四路兵馬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一八八章 接頭第三五三章 協議第五四七章 只願朝朝暮暮第九十四章 白虎第四十二章 別離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六一六章 火雷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三零九章 天降瘋兵第一六六章 真相第一一九章 陷阱第三三九章 誅心第四三六章 一兩銀子的交易第二一六章 身不由己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六零六章 假山下的玄機第八四二章 陷阱第二四二章 千夜曼羅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四二六章 離宮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三五七章 太監圓房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四九二章 月光下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一五零章 斥候第二四七章 三個臭皮匠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一一二章 糧隊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七三二章 擺酒第八七五章 養生第八一一章 魔塚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七八三章 豪賭第八一二章 長夜漫漫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二七四章 將令第四零九章 南疆往事第四七七章 投壺第六零一章 惹不起的人第三五三章 協議第十三章 黑羽夜鴉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四七六章 絕代風華
第六一六章 火雷第三七五章 秋娘第四二四章 樓上下來個容姑姑第六五九章 木場第三一四章 無心亦無劍第七八一章 珍寶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一二六章 驚問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二一五章 夜會第十三章 黑羽夜鴉第二六五章 遷徙第一九五章 野狼峽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一百零二章 風林火山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一五九章 壞東西第二十三章 真劍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四三六章 一兩銀子的交易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八七七章 頑疾第六二一章 是非之地不久留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三四七章 侯府血戰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第三六三章 明月聖女度蒼生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六三五章 兵分兩路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六五三章 摸不得第四二四章 樓上下來個容姑姑第二九三章 龍王廟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第二五七章 雌雄雙箭第三四六章 殺父之仇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七零四章 四路兵馬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一八八章 接頭第三五三章 協議第五四七章 只願朝朝暮暮第九十四章 白虎第四十二章 別離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六一六章 火雷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三零九章 天降瘋兵第一六六章 真相第一一九章 陷阱第三三九章 誅心第四三六章 一兩銀子的交易第二一六章 身不由己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六零六章 假山下的玄機第八四二章 陷阱第二四二章 千夜曼羅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四二六章 離宮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三五七章 太監圓房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四九二章 月光下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一五零章 斥候第二四七章 三個臭皮匠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一一二章 糧隊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七三二章 擺酒第八七五章 養生第八一一章 魔塚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七八三章 豪賭第八一二章 長夜漫漫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二七四章 將令第四零九章 南疆往事第四七七章 投壺第六零一章 惹不起的人第三五三章 協議第十三章 黑羽夜鴉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四七六章 絕代風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