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

麝月一怔,月光透過林葉灑落下來,碎裂的月光灑射在她雪膩的臉頰上,有些模糊,卻更是朦朧醉人。

“你搞什麼鬼?”麝月眉頭緊蹙,冷聲道:“你在戲弄本宮?”

秦逍上前兩步,麝月卻是不自禁後退,厲聲道:“別過來!”

“我已經檢查過,在這竹林內外,沒有任何耳目。”秦逍凝視着麝月,平靜道:“有些事情,我還是希望弄明白。”

麝月似乎有些緊張,一隻手橫在飽滿的胸脯前,冷聲道:“什麼事情?”

“那天晚上,你爲何會進去?”秦逍嘆道:“既然進去了,爲何又要不告而別?”

麝月身體一震,臉色有些泛白,咬住銀牙,這時候終於知道,這小混蛋其實早就知道了那晚的真相,方纔還裝模作樣,分明是在戲弄自己,有了先前那一驚,此刻麝月反倒鎮定不少,淡淡道:“你在說什麼?”

“那天晚上不是媚娘,是你。”秦逍平靜道:“讓我度過出生以來最快樂的一晚,是公主!”

麝月冷哼一聲,道:“秦逍,本宮知道你膽大包天,可是你若信口雌黃,本宮饒不了你。那晚是本宮吩咐媚娘去伺候你,你不知好歹,竟然污衊是本宮,你.....你該死!”

“公主真當我會愚蠢到不知和自己共度春宵的女人會是誰?”秦逍搖搖頭:“如果我如此愚蠢,早就死了無數次,今晚也無法在這裡與公主說話了。”

麝月沉吟着,竹林內一片幽靜,只有風吹竹林沙沙之聲。

“你什麼時候知道的?”麝月長嘆一聲,苦笑道:“難道那天晚上你就已經知道?”

秦逍點點頭,道:“在你走到牀邊的時候,其實我就知道是誰,你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與媚娘完全不同。那天我見過媚娘,她身上是另一種味道,雖然與公主頗爲相似,但我卻能夠瞬間辨識出來。那也不是什麼水粉,而是從身體上散發出來的體香,我與你一夜春風,你肌膚的味道終生都不可能忘記,水粉和肌膚的香味,我又怎能區別不開?”

麝月咬牙道:“你是狗鼻子嗎?”

“公主還真沒說錯。”秦逍微微一笑:“我鼻子的嗅覺,只怕沒有幾個人能相比,只要被我聞過一次味道,就絕不能騙過我。”

他當初依靠飲血抵禦寒毒,飲的最多的便是狗血,飲血過後的兩個時辰之內,嗅覺之靈敏就如同獵犬,雖然寒毒的症狀已經許久不曾出現,他也沒有再飲過狗血,但當初長年累月飲狗血,還是讓他如今的嗅覺比普通人要強出許多。

“那....那你是存心要佔我便宜?”麝月恨恨道。

秦逍失聲笑道:“公主,那天晚上不是我進你屋,是你進我屋。你這樣的大美人進了我的屋,我就算是石頭做的,也不可能不動心啊。”頓了頓,嘆道:“當時聞到你身上的香味,我還不敢相信,並不完全確定就是你,等到我抱住了你,就徹底確定了。”

麝月羞惱道:“爲何會那般確定?”

“咱們逃難的時候,你腳上有傷,我只能揹着你。”秦逍道:“我那段時日每天都託着你的屁股,對你屁股的形狀和感覺一清二楚,渾圓飽滿,那晚我一摸......!”乾笑兩聲,也不好意思再說下去。

“你果然是混蛋。”麝月想到那晚過後,次日自己找他說話,這小混蛋還裝作不知道,甚至還說媚娘風騷動人,現在回想起來,當時這小混蛋對媚孃的評論,不就是衝着自己來,想到那些虎狼之詞,更是臉上發燙,羞惱無比,越想越氣,怒道:“你.....你既然知道是我,那.....那天晚上還那樣待我?”

那晚麝月假扮媚娘,就不得不放低姿態,順從秦逍的心意,這傢伙卻是花樣百出,換了不少姿勢折騰自己,回想起來,那晚秦逍興奮異常,如同蠻牛般在自己成熟豐腴的身體上恣意折騰,就像有使不完的力氣,如今麝月卻已經完全明白,敢情這傢伙知道那晚承歡的是大唐公主,所以纔會那般興奮,也纔會那般用力折騰。

她羞怒交加,彎下身子,隨手抓了一塊泥土向秦逍砸了過去,秦逍輕鬆閃過,柔聲道:“待會兒你想怎麼打都成,咱們先把話說明白。”又往前走了一步,輕聲問道:“公主爲何會那樣做?”

麝月咬牙道:“我想怎樣就怎樣,與你何干?”

“別的事情倒也罷了,可是那天晚上是咱們兩個的事,那種事情你一個人做不來。”秦逍微笑道:“所以這事和我當然有關。我只是奇怪,這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卻不知原因,所以想問明白。”

麝月冷笑道:“你既然知道了,那也無妨。不錯,那天晚上是我,我......我心血來潮,想去就去。你可知道成國夫人?”

“自然知道。”

“你和她爲何結仇?”

“光祿寺丞衛璧設計殺妻,我要治衛璧的罪,成國夫人阻攔,我直接殺了衛璧,這就結下了仇。”秦逍皺眉道:“爲何提起這事?”

麝月冷冷道:“衛璧是成國夫人的面首,在衛璧之前,成國夫人的面首不計其數。”頓了頓,才淡然道:“你現在明白我的意思?”

“你是說我成了你的面首?”

“不錯。”麝月道:“我就是將你當成面首。男人有三妻四妾,女人爲何不能有?”

秦逍哈哈一笑,麝月有些慌,蹙眉道:“你.......你笑什麼?你懂不懂面首是什麼意思?就是......就是對你沒有愛,沒有感情,純粹.....純粹就是一件工具,我......我將你當成一件工具,你明不明白?”

“公主金枝玉葉,如果真的將我當做面首,在你眼中我只是一件工具,又何必如此解釋?”秦逍笑道:“而且那天晚上咱們情投意合.....1”

麝月立刻打斷道:“呸,誰和你情投意合?”似乎不想繼續說下去,轉身要走,但竹林深處,四周林蔭茂密,一時也不知往哪個方向去。

“你明天都要回京了,我回京之後,甚至都不一定再見到你。”秦逍嘆道:“難道你就不能讓我明白一些?咱們下一次也許要好久好久才能相見,在這之前,就不能坦誠相待?”

麝月一怔,忽然仰起雪膩脖子,似乎想透過林葉仰望夜空。

秦逍很早就從韓雨農口中瞭解到,麝月並不是個隨便的人,雖然許多有權勢的貴婦喜歡豢養面首,但麝月卻從無此等事情,她當然不相信麝月是將自己當做面首看待。

如果真是當做面首,她根本沒有必要花費心思假冒媚娘。

當日麝月要將媚娘賞賜給自己,其實就已經是做好了準備,現在想來,如果自己真的接受了媚娘,或許就不會再有那天晚上的事情發生。

那既是一次考驗,更是一次預先設計。

但秦逍更加明白,麝月確實不是隨意之人,自己與她落難之時,孤男寡女,麝月都是十分謹慎,甚至因爲自己的冒犯,兩人還爭吵起來,這樣的女人,當然不是一個隨便的人。

既然如此,她就不應該半夜三更偷偷進入自己的屋內,主動投懷送抱,麝月這樣精明謹慎的女人,既然這樣做了,就一定有其道理,至少絕不可能只是爲了追求一夜之歡。

“你真想知道原因?”許久之後,麝月終於幽幽道。

秦逍點點頭,道:“想!”

“我回京之後,很可能會被軟禁。”麝月平靜道:“蘇州之亂,聖人對我徹底生出了忌憚之心,也許從今以後,我再也無法踏出宮門半步。”

秦逍皺起眉頭,道:“她真的會這樣做?”

“如果沒有鐵石心腸,你覺得她能坐上皇位?”麝月嘲諷般笑道:“君臨天下的代價,往往就是孤家寡人,不會相信任何人,任何威脅到皇位的人,都會剷除。她目前還不會真的殺我,不過也絕不會讓我再有機會走出宮門。”

秦逍沉默着,嘴脣動了動,卻沒有發出聲音。

“我和長寧是李唐皇族碩果僅存的血脈。”麝月緩緩道:“長寧的狀況,你也看到了,所以延續李唐皇族血脈的重擔只能由我擔負起來。”凝視着秦逍道:“我需要你幫我延續血脈,如果真的有了孩子,哪怕有一天我真的死在宮裡,李唐血脈卻不會斷絕。秦逍,你現在是否明白?”

秦逍身體一震,很是震驚。

他忽然間明白過來,那天夜裡,麝月雖然已經被自己折騰的有氣無力,卻還是堅持承受着自己一波又一波的進攻,一夜之間自己要了她三次,卻原來是要自己幫她延續血脈。

他心下一陣失落,雖然麝月並非將自己當做面首,但這樣的狀況,也同樣是將自己當成工具,淡淡道:“爲何偏偏選中我?”

“因爲你不讓我討厭。”麝月緩緩道:“和你在一起,我不會排斥。”

秦逍沒有說話,卻是一步步走向麝月,麝月見狀,不自禁往後退,有些害怕道:“你.....你別過來,你.....你要做什麼?”

秦逍卻並不停步,甚至加快步子,麝月轉身便跑,還沒跑出兩步,秦逍已經從後面攔腰抱住,在麝月的驚呼聲中,秦逍已經抱着麝月向後倒去,麝月整個身體後仰,壓在了秦逍身上,只聽秦逍已經在她耳邊道:“公主既然要我幫忙,我就好人做到底,不讓你失望。”

第八六六章 突變第三四六章 殺父之仇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一一八章 深入虎穴第三七八章 白衣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六八七章 讀書人第四五三章 宮中有片海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四九零章 水井第六肆九章 叛徒第八七二章 宮中有賊第三一七章 九天臨仙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擇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六八二章 煉獄上架感言!第六六零章 計劃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二二四章 離間上架感言!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七三二章 擺酒第八三二章 自找苦吃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五五九章 月宮第三二零章 內外兼修第一八九章 看不透第一百零九章 白虎營失蹤事件第一八九章 看不透第八八六章 龍銳軍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七四五章 忠勇軍第六八八章 刺殺第一五六章 風雨與共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二十三章 真劍第七四五章 忠勇軍第七五六章 立場第五零九章 借力打力第一百零九章 白虎營失蹤事件第七三二章 擺酒第二二三章 恩怨兩清第一九一章 煉刀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六五二章 公主的鄉下日子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五一七章 放逐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六二零章 驚覺第五一八章 桂花糕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第七四六章 割草第二二二章 你是誰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五八五章 內奸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第三九七章 結案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八一二章 長夜漫漫第七六七章 活菩薩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六零六章 假山下的玄機第四六七章 把柄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四三六章 一兩銀子的交易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第七七三章 赴宴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第三章 御賜佛像第七八三章 豪賭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六二八章 旗號第五一六章 在劫難逃第四十二章 別離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一六九章 修儒
第八六六章 突變第三四六章 殺父之仇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一一八章 深入虎穴第三七八章 白衣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六八七章 讀書人第四五三章 宮中有片海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四九零章 水井第六肆九章 叛徒第八七二章 宮中有賊第三一七章 九天臨仙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擇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六八二章 煉獄上架感言!第六六零章 計劃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二二四章 離間上架感言!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七三二章 擺酒第八三二章 自找苦吃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二九一章 行刺第五五九章 月宮第三二零章 內外兼修第一八九章 看不透第一百零九章 白虎營失蹤事件第一八九章 看不透第八八六章 龍銳軍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七四五章 忠勇軍第六八八章 刺殺第一五六章 風雨與共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二十三章 真劍第七四五章 忠勇軍第七五六章 立場第五零九章 借力打力第一百零九章 白虎營失蹤事件第七三二章 擺酒第二二三章 恩怨兩清第一九一章 煉刀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六五二章 公主的鄉下日子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五一七章 放逐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六二零章 驚覺第五一八章 桂花糕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第七四六章 割草第二二二章 你是誰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五八五章 內奸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第三九七章 結案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八一二章 長夜漫漫第七六七章 活菩薩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六零六章 假山下的玄機第四六七章 把柄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四三六章 一兩銀子的交易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第七七三章 赴宴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第三章 御賜佛像第七八三章 豪賭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六二八章 旗號第五一六章 在劫難逃第四十二章 別離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一六九章 修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