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九章 孔雀石

秦逍故作一臉嚴肅道:“老大人,劍谷遠在關外,刺客行兇,我們該如何捉拿?”

“抓捕兇犯,杭州這邊是做不到的。”蕭諫紙嘆道:“而且刺客得手之後,自然已經遠遁,要抓他,就只有跑到關外去抓了。劍谷刺客心裡其實也很清楚,他的手法終究要被我們查出來,他故作掩飾,也只是存了一絲僥倖的心理而已。不過他有恃無恐,就是因爲劍谷不在我大唐境內,要抓他並不容易。”

麝月微一沉吟,道:“聖人既然派了你來調查此案,這件案子應該就是交給你們紫衣監了。蕭諫紙,這件案子便由你來接手了。”

蕭諫紙苦笑道:“殿下,這樣的案子,即使是老奴,恐怕也接不了。老奴此行,只是遵旨確定兇手的來路,確定兇手之後,要立刻返京稟報,下一步該如何行事,還要聖人的旨意。”

“老大人,關於安興候的案子,刺史府那邊有一份案卷,將我們目前所瞭解到的情況都如實記錄,此外還有不少口供。”秦逍道:“下官是否過去取來交給老大人?”

蕭諫紙搖頭笑道:“不必,此事老夫自己去辦。”

“江南這邊發生如此變故,不知聖人對江南其他官員可有旨意?”秦逍小心翼翼問道。

蕭諫紙搖頭道:“沒有。不過聖人召秦大人回京,應該是要當面瞭解詳細的情況,聖人做事素來謹慎,菩薩心腸,不會在沒有確定情況之下輕易懲處官員,這些官員如何發落,還要看秦大人回京如何回話。”

麝月似乎也沒有興趣多談,起身道:“你們自己商議,明日啓程返京,本宮早些過去歇着了。”

兩人立刻起身恭送,麝月也不多看一眼,扭動腰肢,風姿綽約走到門前,秦逍忽然想到什麼,恭敬道:“殿下,小臣還有事情稟報,不知殿下是否方便?”

麝月停下步子,也沒有回頭,只是淡淡道:“何事?”

“關於忠勇軍的安排。”秦逍道:“雖然他們暫時有了軍號,卻還不是朝廷的正規編制。此番小臣和公主都要進京,小臣還真不知道如何安置。”

蕭諫紙卻已經拱手道:“殿下既然有事要和秦大人商量,老奴先行告退。”

麝月這纔回過身,向蕭諫紙道:“你一路辛苦,好好歇息吧,有什麼事情明日再和秦逍細談。”瞥了秦逍一眼,道:“你根本宮來吧。”也不多言,擡步便走。

秦逍這才向蕭諫紙一拱手,跟隨在麝月身後離開。

麝月出了門,並沒有回自己院子,而是順着小徑往暢明園後院去,秦逍跟在後面,月光灑落下來,看着眼前的倩影,愈發覺得這大唐公主確實是風情萬種。

那豐腴有致的嬌軀並沒有因爲穿上宮裙就遮掩了它的風采,玲瓏浮凸,走動間更是搖曳生姿風姿綽約,使得原本就動人無比的肉體線條平添了一份動感魅力,真是活色生香,猶如月光之下一朵嬌美的桃花。

一陣風過,一股淡淡的幽香從麝月身上散發出來,鑽入鼻中,沁人心脾,讓人心蕩。

那股如蘭似麝的幽香卻讓秦逍又想起了那天晚上春色撩人的時光,浮現那成熟腴美的身體在自己身下承歡時的動人風韻,目光禁不住落在了麝月的腴臀處,飽滿渾圓的輪廓宛若滿月,被絲綢緊緊裹着,只因太過豐滿緊緻,所以那處的裙子沒有絲毫的褶皺,形成完美的形狀。

隨着腰肢扭動,腴臀也如風中花兒般在搖擺。

兩人一前一後,一直沒有說話,只走進一處花園內,假山流水,一處人造的池塘邊上,栽種着一片竹林,夜色之下,清風徐徐,竹林發出沙沙響聲,寧靜怡人。

竹林與池塘中間,有一處圓形的石桌,四周擺着石墩,自然是用來觀賞景色所用。

麝月走到石桌邊,也不嫌棄石墩邋遢,微撩起裙裾坐了下去,也不讓秦逍坐下,看向宛若一面鏡子的池塘,月光倒映在池水之中,微風拂過水麪,波光粼粼。

秦逍四下裡看了看,輕聲問道:“這附近有沒有人?”其實以他目前的修爲,倒也確定周圍並無其他人,只是如果有高手,自己卻未必察覺得到。

麝月瞥了秦逍一眼,月光照在她嬌美的臉頰,白皙如玉,淡淡道:“有人無人有什麼關係?”

“議事的時候,我不想讓別人聽見。”秦逍一屁股在麝月邊上的石墩坐下。

麝月蹙起秀眉,惱道:“沒規矩,誰讓你坐下了?”

“腿腳有些酸,坐下好說話。”秦逍笑眯眯道。

麝月白了他一眼,道:“別嬉皮笑臉的。你說的忠勇軍之事,本宮已經考慮過。杭州這邊,長孫元鑫明日會護送我回京,不過步軍會留下,依然由副統領甘景山統帥,在朝廷的旨意下來之前,甘景山領兵駐守杭州城內。蘇州那邊目前是由顧白衣領着太湖軍駐守,不過太湖軍不是朝廷的兵馬,讓他們駐守蘇州不是長久之計,本宮的意思,宇文承朝手裡的忠勇軍調往蘇州暫時駐守,姜嘯春和他手下的內庫騎兵眼下也都在蘇州,到時候協助宇文承朝鎮守蘇州。”

“公主忘記一件事了。”秦逍輕聲道:“公主說過,林宏籌募的三百萬兩銀子二十日之內會送到杭州,如今只有不到十天的時間。”

麝月一怔,擡手摸着額頭道:“本宮糊塗了,差點忘記這大事。”美眸流轉,道:“若是這樣,忠勇軍就不能全都調到蘇州了。忠勇軍有五六千人,也不能全都護送銀子進京,你覺得要多少人護送車隊進京?”

秦逍問道:“那三百萬兩都是現銀?”

“那倒不是。”麝月搖頭道:“二十天籌措三百萬兩現銀,即使是江南世家也不可能做到,這其中有許多古董珍寶字畫,此外這幾家在京都還有店鋪,特別是寶丰隆,京都是它最大的分店,那裡有不少存銀,回京之後直接取出來就好。不過現銀也有一百多萬兩要運回去。”

“一百多萬兩,那運送的車輛也不少。”秦逍想了想,盤算道:“那至少也得二百輛馬車,這批東西事關重大,至少也要兩三千人護送,不能出現任何差池。”

“忠勇軍只有宇文承朝能夠鎮得住,由他抽調三千兵馬護送,剩下的都調往蘇州。”麝月思路清晰:“揚州那邊倒無大礙,不會出什麼簍子。”

秦逍想了一下,低聲道:“公主,你真的信得過忠勇軍?”

“不是信得過忠勇軍,而是信得過宇文承朝。”麝月淡淡道:“宇文承朝文武雙全,日後如果你在江南募練新軍,他是個好幫手,此番他跟你護送車隊進京,聖人對他自然也會大加褒獎。忠勇軍之中,有不少人曾經還是朝廷的要犯,這次如果能夠將功贖罪,到時候朝中有人蔘劾你任用朝廷要犯,聖人也會維護你,你可明白?”

秦逍心下感激,道:“原來公主是在爲我着想。”

“別自作多情。”麝月白了一眼,道:“這些人在蘇州平叛的時候,都立下過功勞,本宮也是讓他們有重新爲人的機會。”隨即問道:“除了此事,可還有別事?”

秦逍道:“主要就是這個事了。”

麝月道:“我都幫你安排妥當了,你照着這個意思去安排就好。沒事就先退下吧。”扭過頭,目光看向波光粼粼的池塘。

“公主,前兩日我在城中轉悠,瞧見一家首飾鋪子生意興隆,便過去湊熱鬧瞧了瞧。”秦逍從懷中小心翼翼取出一隻小布包,“那裡面的首飾看着也都很普通,算不得名貴,不過有一隻手鐲子很不錯,掌櫃的說是鎮店之寶,我就買了下來,殿下幫我瞧瞧這手鐲好不好?”

說話間,已經打開小布包,取了一隻手鐲在手,遞了過去。

麝月這纔看過來,也沒伸手接,打量兩眼,才道:“這是孔雀石製成的桌子,談不上十分名貴,但也算是不錯。”

“掌櫃的說這是最好的玉,難道在騙我?”

麝月脣角泛起一絲淺笑,道:“最名貴的是從西域過來的和田玉,宮裡的玉器大都是和田玉,此外獨山玉、岫玉和藍田玉都不比它差。達官貴人很少用孔雀石,怎麼,你買這玉鐲子是要送給誰?”

秦逍笑道:“公主馬上要回京了,我想奉承一番,所以選了這個玉鐲子,還請公主笑納。”

公主一怔,先是看着玉鐲子,片刻之後,才盯着秦逍道:“你送我玉鐲子?你.....你幹嘛送我玉鐲子?”

“純粹是巴結。”秦逍道:“公主不喜歡嗎?”

麝月微揚起脖子,道:“秦逍,你可懂玉鐲子不能輕易送人?”

秦逍擡手摸着腦袋道:“爲何?”

“真是毫無見識。”麝月嘆道:“男人只會將玉鐲子送給自己的心上人,這往往是男女之間的定情信物。孔雀石製作的玉鐲子送給女人,更是誇讚女人像孔雀一樣美麗,也是許多人最喜歡的定情信物。你要巴結本宮,卻送本宮孔雀石鐲子,豈不是胡來?”

第四一八章 神速破案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二七零章 畫個圈圈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四二一章 刀下鬼第三七五章 秋娘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七七六章 難辭其咎第一五四章 追兵第七九八章 禍水西引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三四零章 謀反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一百零九章 白虎營失蹤事件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第一五四章 追兵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第八二九章 掘地大師第二九五章 信口開河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第八三五章 帝國之恥第六九三章 貌合神離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四十四章 公堂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二六八章 伏兵第七零四章 四路兵馬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六十七章 紫衣監第六一零章 夜梟第一百零九章 白虎營失蹤事件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六十一章 陷阱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上架感言!第三六一章 窗後的眼睛第四七五章 葬蝶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七零一章 一針見血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七五七章 罪證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二一五章 夜會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二七八章 真兇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四四五章 說媒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一章 甲字監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八五八章 無爲而有爲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七七一章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六肆六章 沭寧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五八七章 沆瀣一氣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四二七章 姽嫿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六肆八章 六陌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一一一章 雞公峽第二六零章 良苦用心第四三一章 調令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四一一章 京都猛虎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一六七章 鴻影第二零二章 下刀禮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七一六章 信使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六五四章 小機靈鬼兒第五零五章 魚餌第二二九章 永遠的敵人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四四一章 殘片第五八五章 內奸
第四一八章 神速破案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二七零章 畫個圈圈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四二一章 刀下鬼第三七五章 秋娘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七七六章 難辭其咎第一五四章 追兵第七九八章 禍水西引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三四零章 謀反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一百零九章 白虎營失蹤事件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第一五四章 追兵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第八二九章 掘地大師第二九五章 信口開河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第八三五章 帝國之恥第六九三章 貌合神離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四十四章 公堂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二六八章 伏兵第七零四章 四路兵馬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六十七章 紫衣監第六一零章 夜梟第一百零九章 白虎營失蹤事件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六十一章 陷阱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上架感言!第三六一章 窗後的眼睛第四七五章 葬蝶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七零一章 一針見血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七五七章 罪證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二一五章 夜會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二七八章 真兇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四四五章 說媒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一章 甲字監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八五八章 無爲而有爲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七七一章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六肆六章 沭寧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五八七章 沆瀣一氣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四二七章 姽嫿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六肆八章 六陌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一一一章 雞公峽第二六零章 良苦用心第四三一章 調令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四一一章 京都猛虎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三二四章 最後一戰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一六七章 鴻影第二零二章 下刀禮第四十六章 神兵天降第七一六章 信使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六五四章 小機靈鬼兒第五零五章 魚餌第二二九章 永遠的敵人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四四一章 殘片第五八五章 內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