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

蕭諫紙面色平靜,帶着微笑道:“看來果然是位世外高人。秦大人的內功修爲不低,那位老先生傳授的吐納之法,看來是十分高明的內功心法了。”

“一開始只是覺得練過之後渾身舒服。”秦逍面不改色,不失恭敬道:“後來練得久了,才感覺體力充沛,後知後覺,發現自己應該是遇上了好心的高人。”

蕭諫紙微點頭,繼續問道:“秦大人的內功來自高人,你的招式又師從何人?那位老先生只傳授你吐納之法,並無教你武功招式。聽聞秦大人的刀法不弱,招式也很是精妙......!”

“老大人,我如果說出來,你恐怕不相信。”秦逍嘆了口氣,道:“其實到現在,有時候下官自己都不相信。”

“哦?”蕭諫紙很感興趣:“願聞其詳。”

秦逍心裡很清楚,蕭諫紙分明是在試探自己,自己先前說的這些話,蕭諫紙肯定是一個字都不相信,雖然自己杜撰故事應付,也不怕他真的去找那根本不存在的老人,但也知道紫衣監如果真的要調查自己,不查點東西出來,那肯定是沒完沒了。

要讓對方不至於完全懷疑,說話的時候,就必須三分真七分假,真話假話都要說些。

“巨猿!”秦逍想了一下,終是道:“下官的招式,都是巨猿所教。”

蕭諫紙顯然沒聽明白,奇道:“什麼圓?”

“猿猴。”秦逍張開手比劃:“很大很大的猿猴,一頭巨猿。”

蕭諫紙呆了一下,顯然覺得匪夷所思,狐疑道:“秦大人是說,你的武功是一頭巨猿傳授?”

“是。”秦逍道:“實不相瞞,下官在龜城得罪了甄侯府,被甄家追殺,無奈之下,只能逃命。當時沿着長嶺山脈腳下往西邊走,後來遇上了一羣獵人,他們自稱被山魈襲擊,倉皇逃下山,慌亂之中,有人被丟在山裡,後來他們想回山上找尋,下官當時也是一時衝動,想着幫他們一把,就跟着一起上山。在山上和他們走散後,被一頭巨猿抓了起來,硬是被它關在山洞好幾個月。”

蕭諫紙睜大眼睛,更是詫異。

秦逍方纔說到那無名老頭的時候,蕭諫紙確實是連半個字都不相信,可這時候秦逍所言更是離奇,比起之前杜撰的老頭兒,這巨猿之說更像是信口開河,但蕭諫紙卻反倒覺得並非沒有可能。

“下官擔心那樣下去會永遠被困在山裡,所以經常找機會想逃跑。”秦逍說起真實經歷的事情,自然是神色真摯:“那巨猿靈性十足,每次都被他阻攔,而且逼着下官和它對招。下官爲求自保,竭力抵擋,稀裡糊塗就熟悉了這些招式。”

蕭諫紙睜大眼睛。

他這一輩子見多了許多奇聞怪事,但巨猿授藝這等匪夷所思的事情,還真是從未見過。

“是在長嶺山脈?”蕭諫紙問道。

秦逍點頭道:“正是。只是現在西陵落在叛軍之手,我也無法入山去找它,如果有朝一日西陵收復,老大人如果願意,咱們可以一起去看它。”

“看來秦大人真是福氣十足。”蕭諫紙感嘆道:“若有機會,還真的要去見識一下。”

秦逍心中卻想到巨猿獨自在山中生活,也不知道現在情況如何,以自己現在的修爲,應該可以應付那頭巨猿,日後如果真的有機會,還真要去見見故猿。

忽聽得腳步聲響,秦逍扭頭看過去,見得一身宮裙的麝月公主從門外進來,神情淡然,不喜不憂,也看不出她現在是什麼心情,進來之後,也沒看秦逍,秦逍和蕭諫紙卻都已經起身行禮。

“秦逍,這是紫衣監的蕭衛督,你們應該已經認識了。”麝月落座之後,這纔看了秦逍一眼,淡淡道:“蕭大人帶來了聖人的旨意,你接旨就好。”

秦逍神情一斂,跪倒在地,蕭諫紙已經朗聲道:“天子口諭:着大理寺少卿秦逍儘快回京述職,欽此!”等秦逍謝恩之後,蕭諫紙才微笑道:“秦大人可以起來了。聖人令你回京述職,自然是要當面獎賞。”

秦逍起身問道:“聖人可說何時返京?”

“聖人的意思,你帶一隊人馬護送公主回京。”蕭諫紙道:“公主在江南受驚,聖人日夜擔憂,只想早日見到公主,所以回京的日程,自然是越早越好。”頓了頓,轉向麝月道:“不過行程還要請公主定奪。”

公主搖頭道:“秦逍在杭州這邊的事情還沒有處理妥善,這幾天他還無法立刻啓程。本宮已經想過,讓長孫元鑫帶一隊人馬護送就行,聖人想念本宮,本宮也想念聖人,也希望越早動身越好。蕭大人,本宮這邊已經收拾好,明日便可啓程。”

秦逍一怔,心想聖人的旨意都讓自己護送公主,公主卻直接拒絕,看來她確實是不想再和自己有什麼瓜葛。

他心知這是麝月有意爲之,兩人只有保持距離,聖人那邊纔會放心。

他心下黯然,但面上卻不動聲色,恭敬道:“一切聽憑公主吩咐。”

“蕭大人,刺殺安興候的兇手是否已經確定?”麝月看着蕭諫紙問道。

蕭諫紙拱手道:“回稟公主,前來杭州的途中,老奴已經檢查了安興候的屍首,利器穿透了顱骨,這樣的內力,確實驚人。”

“筷子。”秦逍立刻道:“刺客是以筷子行兇。”

蕭諫紙微微點頭:“筷子是以內力催動,將筷子變成了利劍。其實這乍一看似乎是暗器功夫,江湖上也有不少高手能做到這一點,不過兩者其實大爲不同。”見麝月看着自己,細細解釋道:“如果是打出暗器,暗器最前端會異常鋒銳,勁道也最足,沒入身體之後,立刻就會受到皮肉的摩擦,後力變弱,前後的力道不均,那麼留下來的傷口就會很粗糙,很容易看出是暗器所傷。”

“那安興候的傷口如何?”麝月問道。

“從頭至尾,平滑至極。”蕭諫紙肅然道:“也就是說,那支筷子穿透顱骨之時,前後力道均勻,完全不是暗器手法。”

秦逍心想紫衣監不愧是紫衣監,這樣的區別,自己是萬萬不會知道。

“刺客以筷子作爲掩飾,讓人以爲他是暗器殺人,但實際上那是內劍的手法。”蕭諫紙正色道:“其實那支筷子存不存在,已經不重要,即使沒有那支筷子,刺客也能將安興候當場擊殺。內劍的劍氣化在了筷子上面,因爲是內劍,所以根本就不存在力道不均。”

麝月花容冷峻,淡淡道:“如此說來,陳曦說的並沒有錯,刺客是劍谷的人?”

“老奴方纔派人將陳曦接到暢明園,仔細詢問了一番,而且也檢查了陳曦的傷處。”蕭諫紙緩緩道:“陳曦的傷處看似是被重掌力擊中,傷到了他的五臟六腑,但陳曦親口證明,刺客留下的掌印也是掩飾,在他出掌之前,實際上就已經用內劍傷到了陳曦。”

秦逍皺起眉頭,心想陳曦從道觀被接出來之後,一直安頓在刺史府療養,今日自己在倉庫公幹,接到公主召見直接來了暢明園,卻不想蕭諫紙已經從刺史府將陳曦接了出來。

不過陳曦是紫衣監的人,被蕭諫紙接出來,也是理所當然。

蕭諫紙微一沉吟,神情變得凝重起來,道:“老奴現在已經有九成把握確定,刺客確實是劍谷的人。劍谷六絕之中,有三人修煉內劍,劍谷首徒、劍谷三徒以及最小的六弟子。不過劍谷三徒多年前就已經死去,所以劍谷中只剩下兩人修煉內劍,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刺客必是這兩人之中的一個。”

秦逍心下凜然,暗想紫衣監果然神通廣大,對劍谷的情況竟然是瞭若指掌。

“不過陳曦堅稱刺客是男人,而劍谷六弟子沐夜姬是女流之輩,所以劍谷首徒沈無愁的嫌疑最大。”

“沈無愁?”麝月眼角一挑。

秦逍卻是有些愕然,心想那便宜師傅不是叫沈藥師嗎,怎地變成了沈無愁?

但隨即尋思,沈藥師當初被關進監牢之時,登記在冊,名冊上寫着沈藥師的名姓,現在看來,這是那老傢伙掩飾了真名,想想也是理所當然,劍谷的人一直在追拿沈藥師,如果他四處以真名示人,很容易就被發現行蹤。

原來老傢伙真名叫做沈無愁。

名雖無愁,但老傢伙的愁煩之事似乎並不少。

“沈無愁是劍谷首徒,此人天賦極高,但性情懶散,極爲好酒,可以說是無酒不歡。”蕭諫紙道:“劍谷這些弟子之中,只有次徒崔京甲多年前突入大天境,其他幾人似乎一直停留在中天境。不過這幾名弟子都是天賦極高之輩,任何人都有突破進入大天境的實力,現在看來,劍谷又多了一位大天境。”

“有沒有可能是喬裝打扮?”麝月問道:“沐夜姬有沒有可能扮成男子行兇?”

蕭諫紙道:“如果進入大天境,可以鎖骨收皮,改變一些形貌,但卻無法真的完全變成另一個人。”頓了頓,才道:“據聞沐夜姬身材妖嬈,女性特點極爲明顯,她就算真的突破到大天境,做到鎖骨收皮,卻也不可能化成一個男人,以陳曦的經驗,刺客要是女人喬裝打扮,他立刻就能識別出來,所以刺客是沐夜姬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秦逍心下好笑,暗想蕭諫紙說小師姑女性特點極爲明顯,無非就是豐乳腴臀四個字而已,想想也不無道理,以小師姑那前凸後翹惹火至極的身材,要扮成男人,難度實在是太大,誰都能夠看得出來。

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四一六章 大人上火第六零三章 太玄觀第一一七章 擒賊擒王第八十一章 誘敵深入第五百章 少卿理案第二七二章 銅甲衫第二九九章 刀魔第二八一章 義子第六肆一章 我本西山鳳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一三八章 車裡傳來的哭聲第十六章 生辰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八十一章 誘敵深入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五七三章 魚玄舞第三三九章 誅心第五一零章 真相大白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三二一章 美人星第十三章 黑羽夜鴉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上架感言!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六八七章 讀書人第八六二章 銅皮鐵骨第八一七章 試探第三九六章 反戈一擊第三六八章 拉攏第三五九章 君子報仇一年不晚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三二三章 警情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五十三章 天降橫財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二六零章 良苦用心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十八章 義兄弟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七百章 重逢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八二八章 紅芒第一七三章 美人關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七八四章 登門第四五六章 天煞孤星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四六七章 把柄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二三六章 密議第八十九章 泄泄火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二二三章 恩怨兩清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三七八章 白衣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二三一章 盜墓第二七六章 月下虯髯第三九七章 結案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七十章 誘餌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五八四章 欲擒故縱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五八一章 懸樑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
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四一六章 大人上火第六零三章 太玄觀第一一七章 擒賊擒王第八十一章 誘敵深入第五百章 少卿理案第二七二章 銅甲衫第二九九章 刀魔第二八一章 義子第六肆一章 我本西山鳳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一三八章 車裡傳來的哭聲第十六章 生辰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八十一章 誘敵深入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五七三章 魚玄舞第三三九章 誅心第五一零章 真相大白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三二一章 美人星第十三章 黑羽夜鴉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上架感言!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六八七章 讀書人第八六二章 銅皮鐵骨第八一七章 試探第三九六章 反戈一擊第三六八章 拉攏第三五九章 君子報仇一年不晚第二五五章 夜襲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三二三章 警情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五十三章 天降橫財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二六零章 良苦用心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十八章 義兄弟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七百章 重逢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八二八章 紅芒第一七三章 美人關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七八四章 登門第四五六章 天煞孤星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四六七章 把柄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二三六章 密議第八十九章 泄泄火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二二三章 恩怨兩清第二三九章 月下輕舞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三七八章 白衣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二三一章 盜墓第二七六章 月下虯髯第三九七章 結案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七十章 誘餌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五八四章 欲擒故縱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五八一章 懸樑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