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七章 試探

秦逍本以爲是公主在這裡等候,看到那人身形微有些佝僂,個頭也不高,有些疑惑。

聽到身後腳步聲,那人終於回過身來,單手揹負身後,上下打量秦逍一番,秦逍見他面色紅潤,五十多歲年紀,但下顎竟然沒有一絲鬍鬚,瞬間明白什麼,拱手道:“下官秦逍,見過大人!”

他不認識對方,但已經猜到此人定然是宮中宦官。

能夠進出暢明園,自然不是尋常人物,而且對方氣質儒雅,面帶微笑,秦逍心知對方如果不是宮裡的人,就必定是紫衣監的官員。

杭州發生行刺侯爺的大案,朝廷當然會派人前來徹查。

“年少有爲。”那人含笑道:“老夫蕭諫紙,紫衣監衛監,陳曦是老夫的部下,這次承蒙秦大人相救,才讓陳曦撿回一條命來,老夫十分感激。”

秦逍心下駭然。

秦逍自然已經摸清,紫衣監兩大衛督,一個是在關外見過的羅睺,而另一個自己卻從未見過,想不到今日竟然會在此處相見。

“原來是蕭老大人,下官得見大人,三生有幸。”秦逍再次拱手行禮。

蕭諫紙擡手道:“坐下說話。”自己先走過去,在椅子坐下,等秦逍落座之後,才道:“秦大人公務繁忙,本來不該打擾,不過有些要緊的事情需要秦大人協助,這纔派人請你過來。”

“大人有何吩咐,儘管示下。”秦逍客氣道。

蕭諫紙微微一笑,道:“聖人知道秦大人這次在平叛之中-功勞卓著,甚是欣慰,親口誇讚你年少有爲。”似乎想到什麼,含笑問道:“對了,秦大人今年多大年紀?”

秦逍一怔,卻還是回道:“下官八月初五生辰,再有不到一個月,便年滿十七。”

“八月初五.....!”蕭諫紙微笑點頭:“這才十七歲,當真是有志不在年高,老夫十七歲的時候,還在宮裡伺候,懵懂無知。”

秦逍只是微微一笑,並不說話,面上顯得十分謙恭。

他當然知道紫衣監的了得,陳曦只是一個少監,便已經很是敏銳,這蕭諫紙既然是陳曦的頂頭上司,自然更是了不得。

秦逍並沒有忘記,自己在關外那間賭坊與小師姑相遇之後,卻碰上羅睺帶人搶奪紫木匣,自己當時和小師姑並肩作戰,後得到血魔老祖相助,這纔將羅睺一行人擊退。

當時情勢危機,也並無遮掩,自己的樣貌被羅睺瞧見,這也是秦逍一直擔心的事情。

如果再見到羅睺,羅睺不可能認不出自己,一旦如此,自己和小師姑的關係立刻敗露,聖人也立刻知道自己與劍谷有淵源。

以前倒也罷了,畢竟他也不知道劍谷和聖人有着生死之仇,可是如今卻已經知曉劍谷和聖人生死不休,乃是水火不容的仇敵,一旦被聖人知道自己與劍谷有淵源,這後果實在不堪設想。

他爲此也使有些發愁,只盼與羅睺再也不見。

眼下自己面前的便是紫衣監的另一位衛督,秦逍對他自然是滿心提防,不敢輕易開口。

“聽聞秦大人出生在西陵,後來遭了瘟疫,四處流落,最後被龜城都尉府的一名捕頭所救?”蕭諫紙端起手邊的茶杯,看似十分自然道:“如此說來,秦大人的父母都已經不在?”

秦逍心下一凜,對方看似只是閒話家常,但他敏銳察覺這其中必有蹊蹺。

對方首先詢問自己的年紀,自己尚未防備,如實告知,現在又問起自己的父母,明顯不對勁。

不過他混跡市井多年,又在甲字監帶了三年,見多了各色人物,這點場面自然是能夠應付,不動聲色,故作感慨道:“他們如果知道下官還能爲朝廷效命,想來在九泉之下也能安心。”

“秦大人出生在何處?”蕭諫紙微笑道:“可還有其他親眷?你爲國盡忠,立下大功,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西陵苦寒之地,秦大人難道不想讓他們也過上好日子?如今西陵落入賊手,秦大人的親眷都在西陵,如果被那羣賊寇得知秦大人爲朝廷重用,又查知了你的親眷所在,他們的安危着實可憂。”面上帶着笑,一雙眼睛看起來也是十分平和:“紫衣監在西陵還有不少探子,如果秦大人有需要,老夫可以命令他們將你的親眷轉移到關內,到時候亦可以與秦大人團聚。”

外人聽到這番話,自然會覺得蕭諫紙一片好心,甚至有拉攏親近大唐這位後起之秀官員的嫌疑,可是秦逍聽在耳中,卻是覺得心驚肉跳。

他自然已經明銳地感覺到,這蕭諫紙竟似乎是在摸自己的底細。

紫衣監調查一個人的底細,其實並不難,但即使是無孔不入的紫衣監,要調查秦逍在龜城之前的蹤跡,卻是難上艱難。

秦逍當初與鍾老頭幾乎是隱居在只有十幾戶人口的偏僻小村子裡,西嶺地域廣闊,荒郊野嶺和不爲人知的地方自然也不少。

那小村落地處偏僻,日出日做日落而息,很少與外界有交往,幾乎可以說是與世隔絕,甚至徵收賦稅的地方官府都不知道有那處偏僻小村子的出現。

所以秦逍可以很肯定,朝廷更不可能知道那處村子的存在,只要自己不開口,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自己的出身。

秦逍自打記事的年紀開始,身邊就只有一位鍾老頭日夜照顧,一老一少相依爲命,鍾老頭教授他的不少技能還有那些囑咐,他在離開那個村子之前也沒有太在意,只以爲那是很平常之事。

但年紀漸大,特別是離開村子之後,他才恍然發現,如果鍾老頭只是一個偏僻存在的平凡老頭,又怎可能教授自己讀書識字,而老頭的見識,也絕不可能只是一個村中老漢所能擁有。

更要緊的是自己身上的寒毒,又是從何而來?

鍾老頭臨終前囑咐過,絕不可對外透露那個小村子,更不可對任何人提及自己的從前。

這一切都太過詭異,而且後來在龜城住下後,紅葉竟似乎從一開始就一直扮作麻婆守衛在自己身邊,他也隱隱明白,自己的身世很可能不一般。

這時候蕭諫紙突然故作自然地訊問起自己的身世,秦逍心下又如何不驚。

他第一反應便是蕭諫紙在試探自己。

但他爲何如此?

這是蕭諫紙習慣使然,隨意地詢問,還是有人指使?

是聖人派他試探自己?

如果真是這樣,聖人應該在提拔自己之前就會派人將自己查個一清二楚,也不會等到現在。

如果不是聖人,那又會是誰?

又或者說只是蕭諫紙自己起了疑心?

但自己之前與蕭諫紙沒有任何的接觸,他又怎可能對自己起疑心?

他心下吃驚,但面上卻還是鎮定自若,搖頭嘆了口氣,黯然道:“都不在了,若是有親眷,當初就不必流浪,投靠他們就好。”擡起手,擺了擺,道:“以前的事下官實在不願意回想,想起來都是淚水。”

蕭諫紙微微一笑,卻也沒有繼續追問這個話題,端杯抿了一口茶,放下茶杯才道:“聽聞秦大人在沭寧城下,爲了保護公主,單人匹馬殺進賊軍陣中,傷敵無數,甚至生擒了叛軍一名所謂的星將,這份膽識和能耐,便是老夫也很爲欽佩。對了,秦大人師承哪位高人?老夫和江湖上不少高手都頗有交情,很可能與令師相識。”

秦逍心下冷笑,暗想這老傢伙真的是來探自己的底。

他心下愈發奇怪,紫衣監的衛督來到江南,肯定是爲了夏侯寧的事兒,怎地不好好查案,卻來對自己尋根問底?

自己在京都獨闖青衣堂,又在大理寺門前斬殺成國夫人手下七名侍衛,再加上蕭諫紙所說沭寧城下的一騎闖陣,蕭諫紙既然要查自己,這些他當然早就已經瞭如指掌,自己若說不會武功,那是睜眼說瞎話,而且還會讓對方更起疑心。

“實不相瞞,下官流浪的時候,打到一隻野兔,烤肉的時候,一個老頭兒剛好經過。”秦逍其實很早就想好了說辭,如果有朝一日有人追問自己武功的來歷,自己不得不回答,就只能杜撰一套說辭應付,管他信不信,總是能夠應對過去,慢條斯理道:“下官看那老頭兒眼饞,就給了他半隻兔肉,吃過兔肉,他教了我一套吐納之法,說是堅持習練,可以強身健體,下官覺得練練也無害,就一直堅持了下來。”

他尋思沈藥師當初在監牢之中就探出自己修煉過道門功法,以蕭諫紙的實力,也未必不能探知出來,不過就算對方探查自己修煉過道家內功,自己直接將根源丟到那無名老頭的身上,不怕應付不來。

“老頭兒?”蕭諫紙面色淡定,微笑道:“什麼樣的老頭兒?”

“黑黑瘦瘦,看起來比老大人還要大上好幾歲,而且十分邋遢,樣貌平平,沒什麼特點。”秦逍裝作回憶般道:“他教授下官吐納之法後,一去不返,下官再也不曾見過他。置若他的來歷,下官着實不知,也許真的與老大人相識,不過當時下官也沒問他名姓,他如果真是高人,估計問了也不會說。”

他心下冷笑,暗想你若真有本事,就去將那根本不存在的老傢伙找出來,我知道你不相信這套說辭,可是不相信又能如何?

第十章 霸王餐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三二二章 自尋死路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三十三章 提囚第二十章 蛇蠍心腸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三九二章 猝不及防第三二一章 美人星第一六肆章 山上有座院第二六一章 軍前宴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七一六章 信使第二七二章 銅甲衫第二零七章 美人心跡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一一六章 除哨第五七零章 南下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六五九章 木場第二一五章 夜會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五七五章 疑雲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四五五章 內舍女官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七五九章 何患無辭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二七八章 真兇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七八八章 不解之仇第五一零章 真相大白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四五三章 宮中有片海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六八二章 煉獄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六肆二章 公主的憤怒第一四二章 內奸第八三三章 風情月意第九十二章 坐懷不亂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第七五五章 更新換代第二八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五一七章 放逐第五八七章 沆瀣一氣第七二零章 一弓三箭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五五三章 茶館第四二六章 離宮第八十八章 幕後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二八零章 乘風得勢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五四四章 黑袍下的盔甲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三章 御賜佛像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一一九章 陷阱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四十一章 抉擇第七十二章 知命院第四九九章 接訴第四八四章 皆大歡喜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一八八章 接頭第二七一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第六肆二章 公主的憤怒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一一三章 寧死不屈第四一一章 京都猛虎
第十章 霸王餐第二二一章 利益與真相第三二二章 自尋死路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三十三章 提囚第二十章 蛇蠍心腸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三九二章 猝不及防第三二一章 美人星第一六肆章 山上有座院第二六一章 軍前宴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七一六章 信使第二七二章 銅甲衫第二零七章 美人心跡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一一六章 除哨第五七零章 南下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六五九章 木場第二一五章 夜會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五七五章 疑雲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四五五章 內舍女官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七五九章 何患無辭第八三八章 觀音廟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二七八章 真兇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七八八章 不解之仇第五一零章 真相大白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四五三章 宮中有片海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六八二章 煉獄第七三四章 過街老鼠第六肆二章 公主的憤怒第一四二章 內奸第八三三章 風情月意第九十二章 坐懷不亂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第七五五章 更新換代第二八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八一三章 美好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五一七章 放逐第五八七章 沆瀣一氣第七二零章 一弓三箭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五五三章 茶館第四二六章 離宮第八十八章 幕後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二八零章 乘風得勢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五四四章 黑袍下的盔甲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三章 御賜佛像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一一九章 陷阱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四十一章 抉擇第七十二章 知命院第四九九章 接訴第四八四章 皆大歡喜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一八八章 接頭第二七一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第六肆二章 公主的憤怒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一一三章 寧死不屈第四一一章 京都猛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