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六章 形同陌人

秦逍深知麝月這番話算得上是推心置腹,除了自己,只怕也不會再對第二個人說。

“公主是說,聖人很可能將你的內庫之權收回去?”

麝月微點螓首道:“至少她不會允許我繼續掌理江南。蘇州之亂,已經讓她明白,如果我真的與江南世家聯手,會給她帶去極大的威脅,有了這個教訓,她是不會再犯第二次錯誤。”

“如果不讓你掌理江南,又能讓誰?”

“以我對她的瞭解,她對滿朝文武都不會真正信任,包括夏侯元稹。”麝月淡淡道:“她最信任的,還是自己身邊的那些宦官,將內庫交到宦官的手中,那是大有可能。”

秦逍皺眉道:“既然如此,林宏又如何會聽我吩咐?一旦聖人真的派宦官打理江南,第一個要拿在手中的就是寶丰隆。我現在只是小小大理寺少卿,就算以後參與募練新軍,聖人也不可能允許我接觸到寶丰隆。”

“兩個理由。”公主簡明扼要:“首先,寶丰隆的規模太大,運作繁瑣,除了林宏,很難有人竟然運作,朝中派來任何人,都無法接手,即使強行派人過來,林宏這邊也不會配合,如果你能夠保障江南財源順利運作,聖人或許會默許你掌控江南世家。其二,有錢能使鬼推磨,銀子這東西,有時候是天下最可恨的玩意,但有時候卻又是天下最有用的東西。三百萬兩銀子以你的名義秘密送到京都交給聖人,聖人便知道有你在江南,虧待不了宮裡。有了這兩個條件,聖人將寶丰隆暫交由你來掌控,也並非不可能。”

秦逍心下着實有些驚訝,暗想公主竟然要送自己這樣一份大禮,着實是匪夷所思。

“公主,爲何......爲何會選擇我?”秦逍看着麝月迷人的眼眸問道。

麝月淡然一笑,道:“莫以爲我真的對你有多看重。你如今得到江南世家的感激,在江南行事,比朝中任何官員都要順利得多。安興候雖然不是你派人所殺,但你和夏侯家的仇隙已經結下,將寶丰隆交到你手裡,至少你不會轉手將他交給夏侯家。”

秦逍嘆了口氣,並無說話。

麝月也是沉默了片刻,屋內一時間幽靜異常,片刻之後,麝月纔看了秦逍一眼道:“你沒什麼說的?”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秦逍擡手摸了摸腦袋:“我也不知道真要掌理寶丰隆是否能做好,不過公主既然有囑咐,我盡力幫公主看好場子。”

“錯了。”麝月搖搖頭,一臉嚴肅道:“秦逍,林宏跟隨你之後,他身後還有衆多江南世家的身家性命都要放在你身上。你要利用這些人的財富,取信甚至取悅聖人。京都的時候,聖人對你就破格提拔,雖然我至今也不知道其中緣由,但據我判斷,她對你確實是另眼相看,所以只要你在江南辦好差事,讓她滿意,相信在朝中一定要立足之地。”

秦逍苦笑道:“其實我也不知道聖人爲何會對我如此垂愛。”

“聖人會重用你,前提是你要讓她覺得你可以爲她所用,而且對她忠心耿耿。”麝月壓低聲音道:“你想要得到她的信任在朝中立足,不但要幫她在江南斂財,而且絕不可與朝中任何官員深交。一旦你留在江南,就是京都外臣,朝廷最忌外臣與內臣有勾連,這也是聖人最忌諱的事情,一旦觸碰到忌諱,聖人必然會對你存有疑竇之心,被聖人疑竇,那絕不會有好下場。”

秦逍微微頷首,道:“公主的囑咐,我一定記在心上。”看着公主道:“可是那樣一來,以後見到公主的機會就越發少了?”

麝月妙目流轉,嘴角泛起輕笑:“怎麼,你很想經常見到我?”

“見到公主,能夠獲得爲官之道的經驗,我自然是希望經常見到你。”秦逍立刻道。

麝月冷哼一聲,但隨即輕嘆道:“我在江南還能待上幾天,你若有什麼不明白的事,這幾天還可以過來見我。等我離開江南,返京之後,或許再也不會見到。”

秦逍忙道:“公主爲何這樣說?我就算留在江南,也總不會一直不去京都,到了京都......!”

“這就是我要交待你的最後一件事情。”麝月神色變得柔和起來,輕聲道:“無論以後你去不去京都,都不要想着再與我相見,更不要在任何人面前再提及我。你可以當我這個公主並不存在,特別是在聖人面前,更不要提及我一個字。”

秦逍一怔,嘴角微動,卻沒說出話來,似乎明白什麼。

“內外臣子相交,都是聖人忌憚之事,更何況外官與宮裡其他人有糾葛?”麝月微揚起天鵝般柔膩雪白的脖子,苦笑道:“我是宮裡的人,如今又是聖人最忌憚的人,你在江南募練兵馬,甚至還與江南士紳關係親密,這樣的外臣,你覺得聖人會允許你我二人有什麼交情?”

“所以我們以後見會的機會很少?”秦逍臉色有些不好看。

麝月微微點頭:“不是很少,而是不見。”

秦逍忽然笑起來,十分突兀,麝月一怔,有些不明白,隨即蹙眉,卻聽秦逍道:“所以我和公主從今以後就形同陌人?”

“這對你我都不是壞事。”麝月淡然道:“這次在江南,你幫了我許多,我現在也給了你我能給的,應該是兩不相欠了。以後我是身在宮中的大唐公主,你是鎮守要地的外臣,形同陌人也是理所當然。”

秦逍看着麝月眼眸,嘴脣動了動,沒有發出聲音。

麝月溫潤的朱脣也動了動,同樣也沒出聲。

兩人都沒有說話,良久之後,秦逍終於起身拱手道:“小臣要去處理倉庫的事情,先行告退,公主保重。”

麝月只是點點頭,秦逍走到門前,停下步子,也沒有回頭,只是道:“還有一件事情,勞煩公主幫忙。”

“你說!”

“如果你還能見到媚娘,和她說一聲,昨晚和她在一起的時光我很開心,我也知道她對我並非沒有情愫。”秦逍緩緩道:“她既然做了我的女人,我就一定會保她平安。無論她以後遇到怎樣的風波甚至磨難,讓她記着有我在。”再不多言,快步離開。

麝月沒有回頭,只是扭頭看向窗外,窗外的幾棵芭蕉樹翠綠無比,公主雙眸如水,怔怔出神。

接下來的時日,公主沒有再召見秦逍,秦逍也沒有主動去見公主,而是繼續主持江南世家諸多案件之事。

范陽按照秦逍的意思,在城中張貼了告示,被秦逍翻案有被抄沒資財的杭州世家,可以直到倉庫領取自己的財物。

倉庫本是由留下來的神策軍守衛,不過秦逍有了公主的命令,立刻讓宇文承朝帶人接管倉庫,神策軍雖然很不甘心,但安興候被殺,喬瑞昕帶兵護送遺體回京,留下來的這些人根本沒有膽量違抗公主的命令,再加上秦逍和宇文承朝都不是什麼善茬,這個時候要和秦逍爲難,神策軍官兵知道倒黴的只能是自己,無奈之下,倉庫只能交給了忠勇軍。

連續七八天,倉庫的財物大部分都已經被領取,但有幾支家族被夏侯寧滿門誅殺,後繼無人,這些財物暫時就封存在倉庫之中。

秦逍一開始倒是打算以公主的名義將這些財物返還回去,公主卻派人囑咐直接以秦逍的名義去做,如此一來,秦逍在杭州的聲望瞬間達到了頂峰。

杭州衆多世家本來全家老少的性命都保不了,更別提還惦記着自己的家產,誰能想到,大理寺的秦少卿扭轉乾坤,不但爲杭州世家翻案,而且還將被抄沒的家財如數奉還,這簡直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不少人甚至覺得如在夢中。

陳曦的傷勢恢復得倒是不錯,已經可以起身下地,不過之前受的傷太重,短時間內還無法痊癒。

秦逍倒是中間抽了時間兩次單獨前往洛月觀,想瞧瞧洛月道姑是否回來,可是道觀內空空如也,即使第二次去的時候已經過了七天,依舊沒有發現兩名道姑的蹤跡。

這讓秦逍很是詫異。

七八天不見,那就證明二人外出並不在杭州附近,可是她們久居洛月觀,突然離開,而且長時間不歸,又能往哪裡去?

如果沒有洛月道姑出手相救,陳曦自然是必死無疑,秦逍畢竟欠着對方人情,只想再次當面道謝。

陳曦雖然也想親自前往道謝,但一來身體還未恢復,二來也不確定兩名道姑已經回來,所以並未跟隨前往,但卻也想着痊癒之後,無論如何也要親自過去感謝。

七月十五中元節,又稱鬼節。

祭祖放河燈,杭州城內幾條大河道內都漂浮着祭奠亡靈的河燈。

按照風俗,天黑之後,如無特殊情況,最好不要外出,民俗都說夜裡百鬼夜行,若是夜裡出門遇到鬼魅,自然不是什麼好事,所以天黑之後,杭州城比起往日卻是寧靜許多,家家戶戶都閉門早歇。

秦逍卻歇不了。

天黑之前,就接到公主的召見,也沒有明說是什麼事情,秦逍並無猶豫,接到召見後,快馬到了暢明園,被人直接帶到了一間雅廳之內,卻見到窗戶打開,一人揹負雙手站在窗邊,似乎正在欣賞窗外的夜景。

第二五四章 調虎離山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四二一章 刀下鬼第十七章 打草驚蛇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六二七章 一箭雙鵰第六五九章 木場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三七二章 去而不返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一二七章 可憐人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擇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五四零章 羣狼環伺第一二六章 驚問第七三七章 門徒第三二六章 西邊有片海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四七九章 做媒第八三六章 故事第六五一章 不死昊天第二三零章 泄密第六二五章 風雨將襲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七零四章 四路兵馬第四二四章 樓上下來個容姑姑第六百章 苦海神君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三七五章 秋娘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六肆八章 六陌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二章 甄侯府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二二九章 永遠的敵人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七八三章 豪賭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二八七章 麝月第八三五章 帝國之恥第四零五章 借刀殺人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八八九章 前途荊棘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七一零章 斬神將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六八零章 天怒人怨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八八七章 家有仙妻第六五一章 不死昊天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三五八章 深入虎穴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六肆二章 公主的憤怒第八七五章 養生第一八九章 看不透第三五三章 協議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四七零章 請罪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五八八章 太湖盜第六肆零章 蘆葦第八十章 驚襲第六三二章 天羅地網第二四一章 敗露第六九七章 天外飛軍第四八五章 連升三級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
第二五四章 調虎離山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四二一章 刀下鬼第十七章 打草驚蛇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第二四三章 棋子第六二七章 一箭雙鵰第六五九章 木場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一四三章 殺人滅口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三七二章 去而不返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一二七章 可憐人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擇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五四零章 羣狼環伺第一二六章 驚問第七三七章 門徒第三二六章 西邊有片海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四七九章 做媒第八三六章 故事第六五一章 不死昊天第二三零章 泄密第六二五章 風雨將襲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七零四章 四路兵馬第四二四章 樓上下來個容姑姑第六百章 苦海神君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三七五章 秋娘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六肆八章 六陌第八一零章 真兇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二章 甄侯府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二二九章 永遠的敵人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七八三章 豪賭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二八七章 麝月第八三五章 帝國之恥第四零五章 借刀殺人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八八九章 前途荊棘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七一零章 斬神將第七八二章 本錢第六八零章 天怒人怨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八八七章 家有仙妻第六五一章 不死昊天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三五八章 深入虎穴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六肆二章 公主的憤怒第八七五章 養生第一八九章 看不透第三五三章 協議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四七零章 請罪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五八八章 太湖盜第六肆零章 蘆葦第八十章 驚襲第六三二章 天羅地網第二四一章 敗露第六九七章 天外飛軍第四八五章 連升三級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