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

麝月眸中劃過一絲慌亂之色,但一閃即逝,重新拿起筷子,鎮定自若道:“我用的是宮廷特製的水粉,賞賜一些給她,也並沒什麼奇怪。”

“原來如此。”秦逍點點頭,喃喃道:“昨晚我差點還以爲是公主......!”說到這裡,卻立刻打住。

麝月卻是冷冷看着他,冷聲道:“你還真是異想天開。”

秦逍忙笑道:“公主恕罪,是臣失言。”

“諒你也沒那個膽子。”公主淡淡道:“如果真是本宮,你還敢碰本宮不成?”

秦逍也拿起筷子道:“公主如果敢進屋,臣又有什麼不敢的?”

“秦逍,你真是膽大包天。”

“小臣的膽子本來就不小。”秦逍夾了一塊也不知道是什麼菜餚,塞進嘴裡道:“要是膽小,也不敢跑到杭州和安興候搶銀子了。”

公主放下筷子,冷笑道:“如此說來,你還真的對本宮存有非分之想?”

“臣絕無褻瀆公主的意思。”秦逍立刻道:“這不是公主自己打比方嗎?”

公主盯着秦逍眼睛道:“那本宮真要進了你的房間,你會如何做?”

“不會不會。”秦逍連連擺手,笑道:“小臣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對公主胡來,剛纔是臣胡說八道,公主千萬不要生氣。”

公主不屑笑道:“我還以爲你真的膽大包天,原來只是個膽小鬼。”

“膽小鬼?”秦逍拉下臉來:“公主,士可殺不可辱,你要這樣說,我可不樂意了。你要真的有膽量,今晚進我屋裡,我就有膽子......!”話到此處,後面卻沒有繼續說下去。

麝月卻是以咄咄逼人的目光看着秦逍道:“你有膽子如何?”

“公主既然假設自己敢進屋,小臣也不妨假設。”秦逍也是看着公主那迷人的眼眸,並不閃避,甚至往前湊了湊:“如果半夜三更有公主這樣的女人進屋,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我也不會讓你走。”

麝月本是想咄咄逼人的目光鎮住秦逍,可是秦逍的目光比她還要咄咄逼人,這位素來運籌帷幄的公主殿下眼眸之中竟然顯出一絲慌亂,避開眼神道:“不和你說這些無聊話。”

“其實我覺得這些話不無聊。”秦逍接話道。

麝月瞪了一他一眼,才道:“昨日和你說的話,你都記在心裡了?”

秦逍點點頭道:“公主的囑咐,不敢忘記。”

“江南七姓半數被誅,剩下這幾家也是元氣大傷。”麝月想了一下,才道:“若要募練新軍,軍資是要從江南世家手裡拿。剩下這幾家,其實都知道自己是窮於末路,能夠保住性命已經是萬幸,所以這次林宏募資,剩下這幾家肯定是要傾盡家財將銀子交出來,湊出三百萬兩銀子,不是什麼難事。”輕嘆一聲,道:“他們其實也沒有別的選擇了,要麼交出銀子保命,要麼人財兩空。”

秦逍微點頭道:“蘇州錢家造反,不管其他幾家有沒有積極參與此事,都是脫不了干係。江南七姓在江南盤踞百年,這七大家族共同進退,互相扶持,這纔有了他們的富可敵國,這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錢家遭難了,他們當然也不會好過。”頓了頓,才繼續道:“公主,安興候在杭州逮捕士紳的時候,抄沒了不少家財,據我所知,如今都堆放在城西的一處倉庫裡,一直有重兵把守,我也派人一直盯着。喬瑞昕離開的時候,倒也沒敢打倉庫的主意。”

“你準備怎麼做?”

“既然許多士紳都已經被翻案,並無謀反之罪,那些家財當然要如數奉還。”秦逍道:“我也打聽了一下,抄沒的家財,入庫的時候都有登記,登記的賬冊也在倉庫那邊,本來我是準備和安興候商量將那些人的家財歸還,不過還沒說出口,安興候就被殺。”頓了頓,才道:“公主正好在這邊,不知道此事是否能儘快處理?”

麝月微點螓首道:“就按照你的意思辦,回頭你去倉庫那邊,就說是我的意思,倉庫由你來接管,將入賬的賬冊拿到手後,如數奉還。”

“公主英明。”秦逍拱手笑道:“杭州士紳們若是知道公主如此,必然都會感激公主的大恩大德。”

“莫要以爲我不知道你的心思。”麝月白了秦逍一眼,鎮定之中帶着嫵媚,風韻動人:“你是擔心這些資財都被運回京都,到時候杭州士紳手中無銀,一旦募練新軍,你的軍資就沒有着落了。”

秦逍嘿嘿笑道:“公主睿智非凡,我這點小心思自然是瞞不過公主。”

“這事兒還要儘快去做。”麝月想了一下,才道:“這些財物沒有返回回去,隨時都會出現變數,你吃完飯就去辦這件事,儘快讓他們將財物都領回去,這些資財回到他們手裡,朝廷也就不好再從他們手裡直接要回來,依然可以留在杭州。”

“大部分的財物都可以領走,不過還有些家族被安興候全部誅殺,已經沒有原主認領。”秦逍輕聲道:“包括林家在內,有大批的金銀古董字畫都被查抄,據我所知,查抄的現銀倒不算太多。不過珍寶不少。”

“他們的銀子都用來置辦產業經營生意,手頭上自然不會有太多現銀。”公主道:“提起林家,這林宏你是要盡力保住。林宏籌募三百萬兩銀子,到時候送到京都,你也可以向聖人稟明,林宏出力不小,看在銀子的份上,聖人應該會網開一面。保住林宏,就保住了寶丰隆,有寶丰隆的財源,你募練新軍的軍資就不會有太大問題。這次是你將他從神策軍手中救出來,他對你還是存有感激之心,你只要承諾護住林家周全,他以後自然會對你盡心盡力。”

秦逍有些詫異。

寶丰隆是內庫的最大財源,也一直掌握在麝月手中,按理來說,這麼大的一筆財源,麝月是絕無可能輕易讓別人染指,但聽麝月此時的言辭,倒像是將寶丰隆交到自己手中一樣。

沒有了寶丰隆,對麝月的地位來說,那可是大大不利。

“公主,林宏是你的人,她怎會對我盡心盡力?”秦逍微皺眉頭:“你的意思,我還是不大明白?”

“你應該明白。”麝月幽幽嘆道:“安興候被殺,你可知道對誰最不利?”

“自然是夏侯家。”秦逍毫不猶豫道:“他是國相着力栽培的繼承人,如今繼承人沒了,他的兄弟淮陽侯只不過是一介紈絝子弟,愚蠢透頂,當不起大任,安興候這一死,對夏侯家幾乎算得上是致命打擊。”

麝月脣角泛起一抹淺笑,道:“這個道理誰都懂,夏侯家固然受創,而本宮以後的日子也不會很好過。”

“公主的意思是?”

“蘇州之亂,雖然已經平定,但聖人必然不會再信任我,甚至對我已經生出了忌憚之心。”麝月壓低聲音幽幽道:“如果安興候還活着,聖人即使忌憚於我,也會不動聲色,畢竟朝中除了我,還沒有其他人可以制衡夏侯家,她要培植新的力量制衡夏侯,也絕非三兩年就能辦到。可是安興候死了,夏侯家受到重創,聖人也就絕不會允許我繼續培植勢力。”

秦逍一時不解其中蹊蹺,問道:“這是爲何?”

“你應該知道,聖人除了我和長寧,沒有其他子嗣,更無皇子。”麝月脣角泛起冷意:“她出身夏侯家,登基快快二十年,竟然沒有冊立皇儲,這在歷朝歷代都說是極爲罕見的事情。”

秦逍微微點頭,大唐無皇儲,確實是十分詭異。

“可知道朝中官員爲何會形成兩黨?”麝月看着秦逍道:“有些人私下將朝中兩黨稱爲公主黨和國相黨,甚至有些家族分別投靠兩黨,明面上水火不容。”

秦逍瞬間明白:“他們這叫分散押注。”

“不錯。”麝月泛起輕蔑笑意:“正因爲聖人遲遲不立皇儲,許多人便覺得聖人很可能會從夏侯家挑選後輩改姓換宗,搖身一變成爲李氏皇族,如此便可以名正言順繼承皇位。”

“這可不叫名正言順。”秦逍淡淡一笑:“如果聖人真的這樣做,恐怕天下有無數人反對。”

“當年她登基爲女帝,也是石破天驚,多少人前赴後繼反對,不都被她處死,最終她還是在皇位坐了快二十年。”麝月淡然道:“對她來說,規矩是用來打破的,沒有她不敢做的事情。”

秦逍心想麝月這話倒是不錯,以皇后的身份最終卻成爲君臨天下的皇帝,那麼從夏侯家過繼一位男丁進入李氏皇族,對聖人來說,似乎也不是什麼大事。

“所以有人以爲夏侯寧可能最終被立爲皇儲,於是投靠在夏侯家門下,等夏侯寧真的有朝一日成爲皇帝,這些人自然是加官進爵,繼續過着錦衣玉食的生活。”麝月緩緩道:“而另一些人一位聖人不會如此違逆天道,最終還是會從李唐血脈挑選繼承人,而李唐血脈唯一的繼承人,似乎也只有我了。”

秦逍點點頭,沒有說話。

麝月拿起酒杯,輕抿一口,繼續道:“夏侯寧死了,那些投靠在夏侯家門下的官員自然是心中惶恐,他們也許會以爲,既然爭鬥皇儲的夏侯寧死了,那麼唯一可以繼承皇位的應該就是本宮。不管這些人心裡怎麼想,夏侯家的地位自然不會再向之前那樣穩固。”

秦逍卻是明白過來,神情嚴肅道:“夏侯寧死了,如果聖人要立公主爲儲君,遲早都會掃清公主路上的荊棘,那麼夏侯家自然會受到打壓,那些官員擔心被連累,自然會生出首鼠兩端之心,對夏侯家也不會再忠心耿耿。”

“你能看到這一點,也算聰慧。”麝月淡然一笑:“在朝中百官的眼裡,一個是聖人的千金公主,一個是她的出身家族,無論她偏袒哪一方或者打壓哪一方,都是合情合理。”頓了頓,自嘲笑道:“只有我明白,我們的皇帝陛下,心裡其實並不在乎其他,她關心的只有自己的皇位。這十年來,她一直扶持我,是爲了用我去制衡夏侯,如今夏侯因爲夏侯寧之死受重創,她又怎會允許我的勢力強過了對方?”

第四一九章 河邊的院子第二章 甄侯府第一四九章 自由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六十二章 血戰逍遙居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二七三章 非常手段第三七二章 去而不返第四六零章 伴風雨而來第八二五章 隱患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四十九章 故鄉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七一零章 斬神將第八一九章 孔雀石第一四四章 敵蹤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三四七章 侯府血戰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八二八章 紅芒第一一二章 糧隊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三二二章 自尋死路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三五八章 深入虎穴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三二八章 緊急軍情第七十章 誘餌第六六零章 計劃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六十五章 狼騎入城第五一八章 桂花糕第八四八章 朝會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五零九章 借力打力第一百章 取而代之第五五三章 茶館第八一二章 長夜漫漫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八一一章 魔塚第四五零章 隱聞驚雷聲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三九九章 半夜來的男人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五九七章 剪刀鋪下白燈籠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一二三章 觸目驚心第四六六章 以妹之名第八六一章 龍背甲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七八八章 不解之仇第六零八章 大先生的懲罰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六六零章 計劃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四二七章 姽嫿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六二七章 一箭雙鵰第七七八章 道姑第六二三章 煽動第三八八章 血閻王第六二零章 驚覺第五九八章 曾經有個女人第七九八章 禍水西引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六七九章 火光沖天第二三六章 密議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三八六章 道貌岸然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二七零章 畫個圈圈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二五七章 雌雄雙箭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六二一章 是非之地不久留第五十一章 紅葉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七六肆章 奇恥大辱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五七三章 魚玄舞第一五三章 價值連城第一百零七章 馴馬第四十七章 隱忍
第四一九章 河邊的院子第二章 甄侯府第一四九章 自由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六十二章 血戰逍遙居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二七三章 非常手段第三七二章 去而不返第四六零章 伴風雨而來第八二五章 隱患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四十九章 故鄉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七一零章 斬神將第八一九章 孔雀石第一四四章 敵蹤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三四七章 侯府血戰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八二八章 紅芒第一一二章 糧隊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三二二章 自尋死路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三五八章 深入虎穴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三二八章 緊急軍情第七十章 誘餌第六六零章 計劃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六十五章 狼騎入城第五一八章 桂花糕第八四八章 朝會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五零九章 借力打力第一百章 取而代之第五五三章 茶館第八一二章 長夜漫漫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八一一章 魔塚第四五零章 隱聞驚雷聲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三九九章 半夜來的男人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五九七章 剪刀鋪下白燈籠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一二三章 觸目驚心第四六六章 以妹之名第八六一章 龍背甲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七八八章 不解之仇第六零八章 大先生的懲罰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六六零章 計劃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四二七章 姽嫿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六二七章 一箭雙鵰第七七八章 道姑第六二三章 煽動第三八八章 血閻王第六二零章 驚覺第五九八章 曾經有個女人第七九八章 禍水西引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六七九章 火光沖天第二三六章 密議第六六九章 神策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三八六章 道貌岸然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二七零章 畫個圈圈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二五七章 雌雄雙箭第四二五章 慶豐樓的笑聲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六二一章 是非之地不久留第五十一章 紅葉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七六肆章 奇恥大辱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五七三章 魚玄舞第一五三章 價值連城第一百零七章 馴馬第四十七章 隱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