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四章 味道

“住口,你.....你住口!”麝月臉頰瞬間充血泛紅,惱道:“你胡說八道,她.....她什麼時候風騷了?”

秦逍一臉詫異地看着公主,奇道:“不是公主讓我說的嗎?我只是實話實說,而且說的是媚娘,又不是說你。”

“當然不是我。”麝月更惱:“可是你這樣說一個姑娘家,總是不好。”

秦逍撓了撓頭道:“那我不說了。”

“說。”麝月咬了一下嘴脣朱脣,瞥了秦逍一眼,沒好氣道:“你儘管說,但不能.....不能說這樣的話。”

秦逍嘆了口氣道:“殿下真是讓人爲難。你又讓我說,可是風騷兩個字你又不讓說。我這不是貶損她,而是誇獎她。公主,我以前在市井中聽人說,最好的女人,在廳堂的時候端莊溫良,可是在牀上,就要風騷-媚骨,這樣的女人才是絕世無雙。”

麝月冷哼一聲,道:“男人就沒有一個好東西。”

“那我要不要繼續說?”

“誰讓你不說了?”公主放下筷子,自己給自己斟了一杯酒,淡淡道:“她真的很風騷?”

“風騷入骨。”秦逍讚歎道:“昨晚太黑,沒有點燈,而且她似乎有些緊張,一直拿着枕巾蓋着臉,可是......可是她的身體好軟,就像蛇一樣,一直扭動,聲音也是讓人酥麻,想喊出來又盡力憋着,卻又不能完全憋住,輕聲哼着,那滋味......哎,真的用言語說不清。我雖然看不到她臉,不過她臉上一定是魅惑入骨,要是真看到她那時候的表情,我估計自己真的受不了。”

“你別.....別說的這麼詳細。”公主臉頰緋紅,蹙眉道:“我只是問你喜歡她什麼?”

秦逍想了一下,才道:“公主,她是不是練過舞蹈?”

“舞蹈?”

“我以前看過舞姬,他們自幼練舞,所以身體十分柔韌。”秦逍道:“媚娘應該也練過舞蹈,所以身體十分柔軟,可以任意變幻......!”

公主立刻打斷道:“別說了。”又擔心秦逍就此住嘴,斜睨一眼道:“除了這些,你就記住她有什麼讓你永遠忘不了的?”

秦逍想了一下,才嘆道:“太多了。公主,有些話我真的不好意思說,方纔這些話,如果不是你問,我絕對不敢說一個字。這種事情是隱秘,不方便對第三個人細說,還請公主高擡貴手,不要再問了。我......我真的不好意思的。”

“你還有不好意思的時候?”公主沒好氣道:“你這種人要是沒有繩子繫住,就是橫衝直闖的蠻牛,誰都攔不住。你不讓我問,我偏要問,你說,除了喜歡.....喜歡她風騷,還喜歡她什麼?”

秦逍一本正經道:“那先說好,我實話實說,但你不能怪罪我,就算說的有些過分,你也不能怪我,否則我絕不敢多說一個字。”

公主抿了一口酒,才淡淡道:“說吧,就算說的過分,我就當是狗叫,不理會就好。”

“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言相告。”秦逍想了一下,臉上顯出曖昧的笑意:“公主,恕我直言,媚孃的身材就像是雕像,豐美動人,毫無瑕疵。她.....她胸脯就像是水袋子,裡面盛滿了花漿,又豐滿又柔軟,形狀也特別好看,還有,她的腿很結實,筆直修長,而且一定練過舞蹈,力量很足,有時候夾的我都動不了,那屁股......!”

公主面紅耳赤,一拍桌子,再次道:“不要說這些了,不堪入耳,秦逍,你.....你混蛋!”

秦逍無奈道:“你又不讓我說。”

“本宮是大唐公主,你竟然和本宮說這.....這等齷齪之詞,還有理了?”

“是我不好,公主別生氣,我不說就是。”

公主也不說話,只是自己飲酒,也不管秦逍,秦逍見她連飲數杯,急道:“公主,飲酒要有節制,過量傷身,你臉上都紅了。”

“我飲酒就會臉紅,沒什麼大驚小怪的。”麝月放下酒杯,靠坐在椅子上道:“都說男人喜歡年輕貌美的姑娘,你倒是特別得很,媚娘雖然貌美,卻也二十多歲,你就不嫌棄她比你年紀大?”

秦逍低着頭,沒有說話。

“我的話你沒聽見?”

“聽見了,可我不敢說話。”

“誰讓你不說話了?”

“每次說話,你都怪我,我哪裡還敢說。”秦逍嘆道:“我還是閉嘴的好。”

“我要你說你就說。”麝月惱道:“回答我的問題。”

秦逍猶豫一下,才道:“公主,或許是我打小顛沛流離,所以並不喜歡不知人間冷暖的小姑娘。其實成熟一些纔好,正是女人最有魅力的時候,那些小姑娘連女人味都沒有,何談風情?”

麝月冷哼一聲,道:“年紀大不代表一定懂得人間冷暖,也不一定有女人味。”

“那是那是。”秦逍笑道:“所以這樣成熟貌美的女人本就難遇。”

“你在京都還有個女人,你覺得和媚娘相比,兩人誰更適合你?”

秦逍一怔,想不到公主竟然會提及秋娘,沉默了一下,才道:“如果論起感情,我自然更愛秋娘,我與她相知相愛,感情深厚。”

“如果.....只是牀笫之事呢?”

“我也不敢欺瞞公主,如果論起在牀上的風騷-媚骨,秋娘遠遠不及媚娘。”秦逍嘆道。

公主淡然一笑,道:“你還算老實。如此說來,昨晚之事,你這輩子都會記在心裡?”

“恐怕想忘也忘不了。”秦逍再次嘆了口氣:“公主,你說我這是不是好色?”

“你本就是好色之徒,這有疑問嗎?”公主冷笑道:“不過男人不都這樣子,你也不是異類。”

秦逍點點頭,道:“公主言之有理。”頓了一頓,才問道:“公主,你說她會不會記得昨晚?會不會一輩子也忘不了?”

“不會。”麝月沒有任何猶豫,斬釘截鐵道:“恐怕她現在就已經忘記了。”

“你不是她,怎會這樣肯定?”秦逍好奇道:“難道公主能看透她的心思?”

麝月眼神避開秦逍,淡淡道:“她是女人,我也是女人,她的心思,我.....我當然清楚。對她來說,就是.....就是一件差事,差事完成後,自然不會再留戀,也不可能再記住。”

秦逍搖頭道:“公主此言,我實在不敢苟同。”

“哦?”

“公主不知昨夜的情況,肯定無法完全瞭解她的心思。”秦逍平靜道:“雖然我的經驗也不是很足,但一個女人是不是喜歡你,是不是會留下刻骨銘心的痕跡,我還是能夠判斷出來。她昨晚的反應,似乎很開心,而且抱住我的時候很用力,有一下抓住我的手臂,我一個沒注意,她在我手上咬下了痕跡。”擡起手,擼起袖子,手臂上果然留有牙印,“公主你看,這齒印估計十天半個月也好不了。”

麝月臉一紅,道:“那肯定是你欺負她太狠了,所以她才報復。”

“不對。”秦逍搖頭道:“這叫情到深處自然濃。我覺着她咬這一口,就是希望我永遠記着她,換句話說,她心裡也會永遠記着昨晚。”

麝月連連搖頭:“這是你自己胡思亂想。她是我安排的人,我又怎能不知她的心思?你別自作多情。”

“公主有所不知,如果一個女人厭惡一個男人,即使無奈伺候,也不會是昨晚那樣的反應。”秦逍很堅持道:“一開始她很矜持,我還看不出她心思,但後來她的心思我是全明白了。對了,昨晚我用力過猛,出了不少汗,她.....她還幫我擦拭汗水,公主,她若只將昨晚的事情當成任務,又怎可能如此體貼?”左右看了看,終於道:“小臣有個請求,懇請公主答應。”

“什麼請求?”

“公主上次說要將她送給我,我現在想明白了,接受公主的賞賜。”秦逍道:“我已經對她深深着迷,昨晚她離開之後,我心裡空落落的,害怕再也見不到她,都沒能睡好。可是後來一想,公主厚愛,準備將她賞賜給我,我才踏實入眠。公主,能不能讓我將她帶回去,這一輩子我都會好好待她,昨晚那個女人,是我一輩子也不能忘記的女人。”

麝月眸中劃過一絲神采,但卻搖頭道:“不行,上次賞賜的時候,你沒有答應,我當時就說過,錯過這個村,再無這個店,昨晚讓她伺候你一夜,本宮已經待你不薄。今天一大早,我就將她送走了,以後你再也見不到她。”

秦逍赫然起身,怒道:“你將她送走了?你將我最喜歡的女人送走了?”

“大驚小怪做什麼?”麝月瞪了他一眼:“這是什麼地方,你怎敢如此放肆?你說她是你最喜歡的女人?秦逍,一夜姻緣,就讓你如此難捨難棄?”

秦逍重新坐下,苦笑道:“不錯,昨晚我與她靈肉交融,已經確定那個女人我無法忘懷。公主能不能行行好,告訴我她去了哪裡?我一定將她找回。”

“我說過的話算話,上次給你機會,你沒把握,就不給你第二次機會。”麝月淡淡道:“你不吃嗎?不吃的話,現在就可以離開了。”

秦逍嘆了口氣,忽然閉上眼睛,挺起鼻子嗅了嗅,麝月蹙眉疑惑道:“你做什麼?”

“公主,你是不是賞賜過胭脂水粉給媚娘?”秦逍睜開眼睛,看着狐疑的公主,身體前傾,湊近公主聞了聞:“媚娘身上的香味,和你身上一模一樣,你們用的是同樣的胭脂水粉嗎?”

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八七六章 公堂對證第三二三章 警情第八七六章 公堂對證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五一五章 上酒第七一四章 將計就計第一二二章 審訊第八一六章 形同陌人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六五八章 孤城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二十四章 臥底第七八八章 不解之仇第六零七章 鐵證如山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七五零章 國有國法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六零二章 假冒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五九三章 紅蜘蛛第六六二章 少年不等閒第三八九章 刑部衙門前的鼓聲第四四七章 將軍的憤怒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五三七章 故鄉人第六一六章 火雷第六九七章 天外飛軍第十一章 跟蹤第三二三章 警情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三八六章 道貌岸然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八十章 驚襲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八二九章 掘地大師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五百章 少卿理案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八一九章 孔雀石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四八四章 皆大歡喜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五五三章 茶館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八零五章 召見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四零九章 南疆往事第六零六章 假山下的玄機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六八一章 大戰在即第一五四章 追兵第四五二章 巧舌如簧第六八三章 鐵甲雄騎第四十二章 別離第一一一章 雞公峽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三七二章 去而不返第十一章 跟蹤第六一七章 如月朦朧第七十二章 知命院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二八七章 麝月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五二三章 醒掌權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第三十九章 梟首第四六七章 把柄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六九二 遊說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八八四章 駭人命案第七三七章 門徒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五四一章 馬伕第七四五章 忠勇軍第八二四章 殺意第三章 御賜佛像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六五一章 不死昊天第七六肆章 奇恥大辱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
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八七六章 公堂對證第三二三章 警情第八七六章 公堂對證第五九一章 紅衣人第五一五章 上酒第七一四章 將計就計第一二二章 審訊第八一六章 形同陌人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七六五章 有理有據第六五八章 孤城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二十四章 臥底第七八八章 不解之仇第六零七章 鐵證如山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七五零章 國有國法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六零二章 假冒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五九三章 紅蜘蛛第六六二章 少年不等閒第三八九章 刑部衙門前的鼓聲第四四七章 將軍的憤怒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五三七章 故鄉人第六一六章 火雷第六九七章 天外飛軍第十一章 跟蹤第三二三章 警情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三八六章 道貌岸然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八十章 驚襲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八二九章 掘地大師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五百章 少卿理案第五五六章 贈書第八一九章 孔雀石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四八四章 皆大歡喜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五五三章 茶館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八零五章 召見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四零九章 南疆往事第六零六章 假山下的玄機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六八一章 大戰在即第一五四章 追兵第四五二章 巧舌如簧第六八三章 鐵甲雄騎第四十二章 別離第一一一章 雞公峽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三七二章 去而不返第十一章 跟蹤第六一七章 如月朦朧第七十二章 知命院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二八七章 麝月第七五三章 兵權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五二三章 醒掌權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第三十九章 梟首第四六七章 把柄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六九二 遊說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八八四章 駭人命案第七三七章 門徒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一一四章 被屠夫耽誤的畫師第五四一章 馬伕第七四五章 忠勇軍第八二四章 殺意第三章 御賜佛像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四六肆章 她不怕你第六五一章 不死昊天第七六肆章 奇恥大辱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