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二章 長夜漫漫

數萬大軍攻入劍谷,就算是劍神重生,也絕無可能抵擋得住。

秦逍知道公主所說的這兩個方法確實都會給劍谷帶去滅頂之災,但無論哪個方法,對國相甚至聖人來說,都是極其困難的事情。

當今之世,九品大宗師屈指可數,正如公主所言,這寥寥數名大宗師,也絕不可能爲了國相的私仇跑去劍谷大開殺戒。

至於調動兵馬殺到劍谷,以現在的局勢,簡直是癡人說夢。

橫亙在大唐帝國和兀陀汗國之間的西陵,如今已經割據自立,李陀更是認賊作父,認了兀陀汗王爲乾爹,如此情勢下,大唐的兵馬不必出崑崙關,只要踏入西陵的地界,就要受到阻攔。

西陵李陀背後有兀陀鐵騎撐腰,反倒是大唐這邊,甚至無法抽調一支兵馬殺入西陵。

而且真要進入西陵,也不是任意調動一支兵馬便可以,畢竟兀陀汗國號稱十萬鐵騎,一旦殺到西陵,李陀向漢王乾爹求援,馬上便有大量的兀陀騎兵增援,大唐想要與兀陀人對決,勢必也要一支強大的騎兵與之相搏。

而這正是大唐目前的癥結所在。

“公主說此事對我來說不是壞事,是覺得國相會支持收復西陵?”秦逍問道。

公主點頭道:“他要打下西陵的目的是爲了出關剿滅劍谷,雖然不是爲了西陵的百姓,但終歸會對你收復西陵的計劃有幫助。如果得到他的支持,收復西陵倒也是指日可待。”

“你覺得他會調動哪支兵馬出關?”

“神策軍衛戍京都,自然是不可能調往西陵。”公主緩緩道:“除神策軍之外,帝國最強的兩支兵馬,便是北方四鎮和南方軍團,可是這兩支兵馬誰都不敢調動。南方有慕容天都,北方有圖蓀人,他們只要找到機會,就絕不會錯過。”

秦逍皺眉道:“這兩支兵馬無法調動,大唐就沒有其它兵馬與兀陀人相搏。”

“所以只能募練新軍。”公主道:“國相一旦真的下定決心不惜一切代價爲兒子報仇,自然會全力支持募練新軍,用以收復西陵。”嘆了口氣,道:“如果真是如此,接下來他必然會大肆斂財,增加賦稅,打造一支只用於收復西陵以及攻打劍谷的軍團,這可能要耗去數年時間。”瞥了秦逍一眼,淡淡道:“不過他要募練新軍,可就輪不到由你來操辦,在他眼裡,你已經和我站在一起,他當然不希望兵權落在你的手中。”

秦逍淡淡一笑,道:“這是理所當然。如果他真的願意募練新軍收復西陵,答應我到時候由我親手砍下李陀和樊子期的腦袋,我也不介意只做一名普通的兵士。”

“你倒很看得開。”公主不屑一笑,冷冷道:“刺客雖然是劍谷的人,可是他兒子被殺的時候,你就在現場,而且當時你與夏侯寧已有矛盾,你覺得他會輕易放過你?秦逍,這位國相殺起人來,可從來都是不眨眼,你要真是普通一名兵士,沒有聖人的庇護,到時候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秦逍苦笑道:“這樣說來,我和夏侯家已經結下了難解之仇。”

“我現在只是好奇,國相是否真的會耐心等下去,而且籌劃募練新軍。”公主微一沉吟,才向秦逍道:“如果他要練新軍,你這邊就不好再練了。”

“那倒無妨。”秦逍很大度道:“他要練兵去打西陵,我還求之不得,免得自己辛苦。”

公主嫣然一笑,迷人的面龐更是美豔不可方物,柔聲道:“你能這樣想很好。不過即使他要練兵,我回京之後,也會盡力向聖人舉薦你。”

“很快便走了嗎?”秦逍此行杭州,敢與夏侯寧爭鋒相對,固然是性情勇悍,卻也是因爲背後有公主這樣的大靠山。

江南是公主的地盤,身後有公主撐腰,秦逍還真是底氣十足。

他知道有公主在背後,自己在江南行事便會事半功倍。

可是麝月很快便要回京,沒有公主在身邊,自己真要在江南辦起事來,恐怕也不會那般順利,陡然失去一個大靠山,心情卻還是有些遺憾。

公主看到秦逍似乎有些失落,眸中劃過一絲柔情,輕聲問道:“不想我走嗎?”

“嗯,不想。”秦逍自然而然回答,但出口之後,才覺得有些不妥。

只是他這回答發自肺腑,誰又希望身後的大靠山突然離開,所以情真意切,公主眸中泛出溫暖之色,柔聲道:“這也由不得我,我就算想留下來,聖人.....聖人也不會同意。不過你就算真的要在江南辦差,也總是要經常回京,回京之後還是能夠去見我。”

秦逍點點頭,這時候已經有人進來點了燈,天色已經昏黑下來,秦逍起身道:“公主,若無它事,小臣先告退了。”

公主微點螓首,還沒等秦逍轉身,忽然道:“你等一下!”

秦逍拱手道:“公主還有何吩咐?”

公主想了小半天,終是道:“今晚你就留在暢明園吧。江南的許多情況,你還不是很瞭解,我回京之前,對江南這邊做些安排,有些事情也要交待你。”不等秦逍說話,高聲道:“來人!”

外面立刻走進一名侍女,麝月吩咐道:“帶秦大人去觀月軒歇息吧。”又向秦逍道:“有什麼需要,儘管吩咐婢女去準備。”

秦逍沒有想到公主會讓自己在暢明園留宿,聽得公主都已經吩咐好,又想如果公主真的要回京,江南這邊卻是還有不少事情囑咐自己,留自己在這邊隨時召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反正最近也都是住在刺史府,雖然刺史府的條件不差,但比起暢明園的環境,自然是大大不如。

跟着婢女穿庭過院,來到一處雅緻的院落,鳥語花香,院內花團錦簇,一尊假山邊上還有一塊大石臺,周圍擺了幾隻石墩,既是景點,卻又是歇息的好處所,院角還有一棵掛花樹,尋思這裡被稱爲觀月軒,掛花樹下觀明月,卻也是雅緻得很。

屋裡似乎早就作了收拾準備,什麼都不缺,茶壺裡甚至還有剛剛沏好的新茶。

燈火明亮,秦逍剛坐下稍歇息,就有人送來酒菜,十分精緻,色香俱全,吃過飯後,又有婢兩名婢女提着水桶進來,她們對屋裡的狀況十分熟悉,直接到屏風後面,將水桶裡的熱水倒進浴盆裡,又有一名侍女送來了乾淨的衣服。

秦逍心想這裡本就是皇族中人居住之處,服侍妥善也是理所當然。

想想自己還真有好些天沒洗過澡,等婢女出了門,過去要將屋門關上,卻驚訝發現,這屋門竟然沒有門閂,真是前所未見。

他心中尋思,也許貴人住在此處的時候,周圍都有重兵把守,根本用不着栓門,但頭一遭看見沒有門閂的屋門,還真是有些詫異。

又尋思自己洗澡的時候,就算婢女突然進來,吃虧的也不是自己,沒什麼好怕的,當下只是合上門,沐浴過後,換上乾淨柔軟的衣衫,錦緞絲滑,貼在身上說不出的愜意。

夏侯寧被劍谷門徒刺殺,這消息很快就要上呈京都,沈藥師的目的也算達到,秦逍也不知道沈藥師這麼做的目的究竟是爲了什麼,不過這終究是劍谷和夏侯家的恩怨,自己沒有必要捲入其中,他們如何爭鬥是他們的事情,自己置身事外便好,只要小師姑安然無恙也就好了。

天色雖晚,還沒有到歇息的時候,秦逍抽空修煉【太古意氣訣】,運行兩週天,已經是過了一個多時辰,隨後又想着沈藥師傳授的赤心真劍,運動內力,戳戳點點,終究沒能從指尖透出劍氣來。

他知道這內劍功夫高深莫測,自己要想學有所成,也不是段時間能達到。

這時候整座暢明園早已經是萬籟俱靜,秦逍打着哈欠伸了個懶腰,過去吹滅燈火,徑自上牀,這木牀又寬又大,皇親貴胄就是懂得享受,展開四肢,全身放鬆,知道暢明園周圍重兵守衛,自己倒不用擔心有刺客半夜潛入,可以安心睡個好覺。

迷迷糊糊之中,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聽得“嘎吱”一聲響,他警覺性極強,立刻睜開眼睛,卻沒有輕舉妄動,故意裝睡,眼角餘光卻是發現房門被輕輕推開,隨即一道身影從門外走進來。

那身影進門之後,轉身關上了門,今晚有月,月光透過窗紙,讓房間之內不至於昏黑一片,再加上秦逍目力了得,雖然看不清楚那人的面龐,但體態輪廓卻是依稀看得明白,隱隱發現那身影體態豐腴妖嬈,輕步往自己這邊走過來之時,腰肢扭動,分明是名女子。

秦逍有些驚訝,暗想這半夜三更,怎會有女人偷偷摸摸鑽進自己的房間之內,這還真是匪夷所思。

他半眯着眼睛,瞧見那身影緩緩走到牀邊,距離大牀不過三四步遠,女人停下腳步,似乎在想着什麼,小片刻之後,卻見她手臂擡起,雙手竟然開始輕解自己身上的輕紗。

薄薄的輕紗從那成熟誘人的軀體飄落下去,隨即一件又一件衣襟落下,很快,一具玲瓏浮凸豐滿成熟的身體輪廓已經完全顯露出來,昏暗之中,肌膚白得耀眼,豐滿胸脯如同山峰,倔強而高傲地聳立。

秦逍心下駭然,還沒有多想,豐腴的身體已經靠近過來,直接上了牀榻,秦逍再也不能無動於衷,赫然坐起身,抓住女人手臂,沉聲道:“什麼人?你爲何進來?”

“我是媚娘......!”女人吹氣如蘭,聲音低弱若蚊蟻,似乎只是在用氣息說話,蛇一樣的手臂已經勾住秦逍脖子,豐滿火熱的身體貼住,如蘭似麝的幽香味道撲鼻而來,湊近秦逍耳邊:“公主讓我來陪你.....!”

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一四九章 自由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六一三章 損兵折將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二六八章 伏兵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三六肆章 王母會第一一零章 突飛猛進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五四四章 黑袍下的盔甲第六五一章 不死昊天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七十五章 偏向虎山行第七九八章 禍水西引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一二五章 此恨綿綿無絕期第六六一章 城門第三十六章 失火第三八九章 刑部衙門前的鼓聲第四四五章 說媒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第五五八章 改頭換面第七四三章 鳳凰第二九五章 信口開河第七四四章 背叛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六二八章 旗號第一七二章 山中老人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六三二章 天羅地網第六二八章 旗號第三七五章 秋娘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二十四章 臥底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六二五章 風雨將襲第四十八章 一反常態第七十二章 知命院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八四四章 母女第四一零章 老道第七八五章 馬商第一七六章 暗夜殺聲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八七二章 宮中有賊第二九三章 龍王廟第五七八章 靈巖山第八六八章 長刀貫日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四三二章 功臣之後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第三六肆章 王母會第四六七章 把柄第一四八章 絕境逢生第五百章 少卿理案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四七六章 絕代風華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四二六章 離宮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一四八章 絕境逢生第三三九章 誅心第八七九章 無官一身輕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三零二章 羞辱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八四六章 欺負第一五零章 斥候第八三九章 背後盤算
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一四九章 自由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六一三章 損兵折將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二六八章 伏兵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三六肆章 王母會第一一零章 突飛猛進第七一八章 落荒第五四四章 黑袍下的盔甲第六五一章 不死昊天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七十五章 偏向虎山行第七九八章 禍水西引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一二五章 此恨綿綿無絕期第六六一章 城門第三十六章 失火第三八九章 刑部衙門前的鼓聲第四四五章 說媒第八四九章 閻王難纏第五五八章 改頭換面第七四三章 鳳凰第二九五章 信口開河第七四四章 背叛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七九六章 赤心真劍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七十四章 山魈第六二八章 旗號第一七二章 山中老人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六三二章 天羅地網第六二八章 旗號第三七五章 秋娘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二十四章 臥底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六二五章 風雨將襲第四十八章 一反常態第七十二章 知命院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八四四章 母女第四一零章 老道第七八五章 馬商第一七六章 暗夜殺聲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八七二章 宮中有賊第二九三章 龍王廟第五七八章 靈巖山第八六八章 長刀貫日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四三二章 功臣之後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第三六肆章 王母會第四六七章 把柄第一四八章 絕境逢生第五百章 少卿理案第六五五章 幽夜似水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四七六章 絕代風華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四二六章 離宮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一四八章 絕境逢生第三三九章 誅心第八七九章 無官一身輕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三零二章 羞辱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八四六章 欺負第一五零章 斥候第八三九章 背後盤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