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一章 魔塚

秦逍回到廳內,笑道:“公主還有何吩咐?”

“不要嬉皮笑臉。”公主瞪了一眼,示意秦逍坐下,這才道:“刺客當真是劍谷的人?”

秦逍坐下道:“應該不會有錯。陳曦是紫衣監的高手,紫衣監對江湖各派武功路數十分了解,他是紫衣監少監,知道劍谷的路數並不奇怪。照他所言,內劍的功夫十分精妙,普通門派沒有這樣的絕技,即使有,也不是誰都能練成。懂得內劍之術,而且還能夠進入大天境,這天下沒有多少人,幾乎可以確定就是劍谷門徒。”

公主嘆道:“看來劍谷的人真是按捺不住了,他們多年不曾出手,只怕就是等着有人突入大天境。”

“公主,您的意思是......?”

公主沒有回答,盯着秦逍反問道:“你實話實說,在此之前,當真不知道劍谷?”

“公主詢問,我不敢欺瞞。”秦逍道:“其實我在西陵的時候聽說過劍谷,也知道劍谷是所有劍客心中的聖地,不過除此之外,知道的就不多了。”心裡尋思若是公主知道自己與劍谷兩大門徒交情極深,也不知道會如何對待自己。

公主盯着秦逍眼睛,似乎是想在判斷他是否在說謊。

“公主,劍谷遠在崑崙關外,爲何跑到關內來刺殺安興候?”秦逍這是向第三個人詢問其中緣故,此前從紅葉和沈藥師的口中都沒能得到滿意的答案。

公主淡淡道:“如果不是深仇大恨,他們又怎會出手如此狠辣。”

“深仇大恨?”秦逍故作詫異道:“公主是說,安興候與劍谷有仇?這.....不大可能吧?安興候難道去過關外?”

公主卻是若有所思,沉吟片刻,終是道:“宇文承朝說的並沒有錯,創立劍谷的那人,其武功確實是深不可測,劍法更是非常人所能想象,當年被人稱爲劍神,能夠以此爲名,便可見此人在劍道上的造詣。”

“能夠以神爲名,確實是了不得。”

公主看着秦逍,猶豫一下,終於道:“那你可知道此人很多年前就已經死了。”

“死了?”秦逍一怔,皺眉道:“劍谷大宗師死了?”

公主微點螓首,輕聲道:“他埋骨在京都,聖人專門爲他修建了一處陵墓,墓碑上只刻了魔塚二字,也就是惡魔的墳墓了。”

秦逍臉色微變。

他記憶力極好,公主提及“魔塚”二字,秦逍腦海中立時便想到當初在西陵龜城的時候,紅葉也曾對他說起過魔塚,據說那魔塚之內埋着劍聖的首級,而且那位劍聖似乎是個大魔頭。

雖然後來與劍谷接觸,知道劍谷大宗師的存在,不過劍谷大宗師被稱爲劍神,劍神和劍聖有一字之差,而且劍神是劍谷宗師,也不是什麼大魔頭,秦逍倒沒有將這兩人劃等號。

但現在公主一說,魔塚之中埋葬的竟似乎就是劍谷大宗師。

“魔塚?如此說來,聖人認爲劍谷宗師是大魔頭?”秦逍問道:“他又是如何死的?”

公主搖頭道:“劍谷宗師到底是如何死的,我也不清楚,知道他死因的人並不多。聖人也不允許任何人再提及此人,說此人心狠手辣無惡不作,是真正的邪惡之徒,修建魔塚,就是讓這樣的大魔頭永世不得超生。”

秦逍尋思在小師姑的口中,劍谷宗師是一個灑脫不羈之人,深得小師姑和其他劍谷門徒的敬畏,到了聖人的口中,卻成了無惡不作的大魔頭、

劍谷門徒敬畏自己的宗師,那自然是理所當然,只是卻不知聖人爲何卻對劍谷宗師如此憎惡,甚至在他死後還要修建魔塚鎮壓,令他永世不得超生。

“劍谷門徒是否也知道魔塚的存在?”秦逍問道。

公主微想了想,才道:“劍谷之中高手衆多,劍谷宗師身死京都,首級又被埋在魔塚,此事也絕不可能密不透風,以他們的能耐,要查清楚此事也並不困難。”

秦逍嘆道:“公主這樣一說,小臣似乎明白了這次劍谷門徒刺殺安興候的動機了。”看着公主那雙水波般嫵媚的眼眸兒道:“雖然我們不知劍谷宗師因何而死,又是如何被殺,不過他的死因,必然與聖人有關係。”

公主點點頭,秦逍繼續道:“甚至說不定國相也捲入其中,即使國相沒有牽涉其中,但聖人......聖人出自夏侯家族,劍谷門徒便將這筆賬算在了整個夏侯家族的身上。他們雖然想爲劍谷宗師報仇,但實力不濟,還沒有能耐進入皇宮威脅到聖人,甚至無法找到機會對國相下手。這次安興候領兵前來江南,大張旗鼓,弄得人盡皆知,劍谷好不容易等到了機會,這纔在杭州策劃了這次刺殺,歸根結底,還是爲了替劍谷宗師報仇。”

公主道:“你所言和我想的一樣。劍谷與朝廷.....更準確的說,劍谷與夏侯家最大的仇恨便在於此。如果刺客確實出自劍谷,那麼就只能是因爲劍谷宗師的緣故了。”

秦逍想了一想,才道:“公主,國相若知道兇手是劍谷的人,接下來會怎麼做?”

“莫說他是一朝國相,就算是普通人,喪子之仇,那也不可不報。”公主淡淡道:“其實聖人對劍谷一直心存忌憚。雖然劍谷宗師死後,劍谷門徒沒有任何一人有實力威脅到聖人,但只要劍谷存在一天,總是心腹之患。特別是劍谷六絕,那都是劍谷宗師親自挑選出來的徒弟,能夠被那位宗師看中,可見這六人的天賦都是極高,只要其中有任何一人進入到九品大天境,就有實力進出皇宮自如,到了那個時候,聖人的安危也就不能得到萬全保證。”

“他們當真有人能突破到九品?”

公主想了一下,才道:“凡事都有可能,九品宗師雖然鳳毛麟角,但誰也不敢保證劍谷六絕就無人能達到。也正因這個緣故,聖人和國相其實都對劍谷視爲眼中釘肉中刺,一直希望剿滅劍谷。”頓了一頓,輕聲道:“其實早在十幾年前,那時候聖人登基沒過幾年,她就調派了一批高手出關前往劍谷,本是想着劍谷宗師已死,劍谷羣龍無首,可以一舉蕩平。這些高手之中,有數十名中天境,其中更有五名六品高手,以這些人的實力,足以毀滅江湖上任何一個門派。”

秦逍嘆道:“結果自然是大敗而歸。”

劍谷既然還存在,那麼當年這次剿滅行動自然以失敗告終。

“慘敗。”公主冷笑道:“據我所知,前往劍谷的那批人至少有七八十人,聖人登基之後就開始籌備那次行動,花了幾年的時間,這才聚集了衆多高手。這批人到了劍谷,活着逃出來的不到二十人,五名六品高手,只活下來一人。”

秦逍吃驚道:“劍谷如此了得?”

“活下來的那名六品高手,如今就在紫衣監當差,是陳曦的頂頭上司蕭諫紙。”公主嘆道:“那一戰之後,聖人也知道了劍谷的厲害之處。如果劍谷是在大唐境內,即使高手如雲,朝廷可以調動兵馬前往圍剿,即使劍谷宗師在世,也不可能擋得住千軍萬馬。可劍谷卻偏偏在崑崙關外,而且還是在兀陀汗國的境內,朝廷想要剷除劍谷,實在不容易。”

秦逍道:“如此說來,就算國相想要剿滅劍谷爲子報仇,也不是那麼容易了?”

公主微一沉吟,兩道柳眉忽然上揚,露出笑容道:“其實這對你來說,未必是什麼壞事。”

“這又從何說起?”

公主淺淺一笑,風情萬種,平靜道:“當年那一戰過後,國相肯定已經明白,召集江湖高手前往關外剿滅劍谷,這條路只怕是走不通。這次行刺安興候的刺客已經是大天境,也就證明比起十幾年前,劍谷的實力有增無減,比當年更難對付。而且召集大批高手前往崑崙關外,也會引起兀陀人的戒備,一旦劍谷和兀陀人聯手,派人前去剿滅劍谷等如是自尋死路。”

秦逍微微點頭,但還是不明白公主爲何會說這對自己未必是壞事。

“殺子之仇,國相自然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報復。”公主道:“要想報仇,他只有兩條路可以選擇。”

“哪兩條路?”

“找一名九品大宗師,帶上幾名中天境甚至大天境前往劍谷。”公主淡然一笑:“大宗師出手,除非劍谷有九品宗師坐鎮,否則劍谷必然會被斬盡殺絕。”

秦逍心下駭然,還沒說話,公主已經接着道:“但當今之世,大宗師寥寥無幾,而且這些人都是眼高於頂之輩,豈可能屈從於國相,爲了他的私仇前去劍谷殺人?大宗師自重身份,劍谷如果沒有九品宗師,任何一名大宗師都不會自降身份去劍谷殺人,日後傳揚出去,大宗師倚強凌弱,他們可接受不了。”

秦逍心想九品宗師去打劍谷,就像大人去打幼-童,自然是極爲難堪的事情。

“除此之外,就只有另一條道路。”公主目光銳利,緩緩道:“先收復西陵,爾後重兵出關,直撲劍谷,以強大的兵馬徹底剷除劍谷一派!”

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八四八章 朝會第七零四章 四路兵馬第十八章 義兄弟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三五零章 淒寒冷夜送將軍第一七二章 山中老人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七一四章 將計就計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六九六章 暗夜幽靈第四四二章 黑幕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一六肆章 山上有座院第七二二章 走投無路第六五九章 木場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二三三章 背後的陰影第二九九章 刀魔第八八五章 蟲豸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第六零二章 假冒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四零八章 道別第八八六章 龍銳軍第四九九章 接訴第八二九章 掘地大師第五一五章 上酒第六五一章 不死昊天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二零一章 風俗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五七九章 內庫第三二三章 警情第七五六章 立場第八三六章 故事第一四四章 敵蹤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四九九章 接訴第六五八章 孤城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一五八章 同病相憐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二四一章 敗露第四十二章 別離第六五三章 摸不得第六一七章 如月朦朧第六三五章 兵分兩路第六七九章 火光沖天第三七六章 青衣堂第六二五章 風雨將襲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上架感言!第八二五章 隱患第一百零一章 匪夷所思第二零一章 風俗第六二三章 煽動第八三七章 大局爲重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三二一章 美人星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三五九章 君子報仇一年不晚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三零四章 寒夜陰客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八八四章 駭人命案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一百章 取而代之第六八二章 煉獄第一百章 取而代之第三六二章 是非顛倒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三二八章 緊急軍情第一八九章 看不透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五九八章 曾經有個女人第八一一章 魔塚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六十七章 紫衣監第七八三章 豪賭第四十一章 抉擇
第八二零章 最美的孔雀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八四八章 朝會第七零四章 四路兵馬第十八章 義兄弟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三五零章 淒寒冷夜送將軍第一七二章 山中老人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三七三章 閉門羹第七一四章 將計就計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六九六章 暗夜幽靈第四四二章 黑幕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一六肆章 山上有座院第七二二章 走投無路第六五九章 木場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二三三章 背後的陰影第二九九章 刀魔第八八五章 蟲豸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第六零二章 假冒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八七三章 靈狐踏波第四零八章 道別第八八六章 龍銳軍第四九九章 接訴第八二九章 掘地大師第五一五章 上酒第六五一章 不死昊天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二零一章 風俗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五七九章 內庫第三二三章 警情第七五六章 立場第八三六章 故事第一四四章 敵蹤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四九九章 接訴第六五八章 孤城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一五八章 同病相憐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二四一章 敗露第四十二章 別離第六五三章 摸不得第六一七章 如月朦朧第六三五章 兵分兩路第六七九章 火光沖天第三七六章 青衣堂第六二五章 風雨將襲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上架感言!第八二五章 隱患第一百零一章 匪夷所思第二零一章 風俗第六二三章 煽動第八三七章 大局爲重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三二一章 美人星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三五九章 君子報仇一年不晚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三零四章 寒夜陰客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八八四章 駭人命案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一百章 取而代之第六八二章 煉獄第一百章 取而代之第三六二章 是非顛倒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三二八章 緊急軍情第一八九章 看不透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八一五章 推心置腹第五九八章 曾經有個女人第八一一章 魔塚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六八五章 借糧第六十七章 紫衣監第七八三章 豪賭第四十一章 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