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零九章 證人

秦逍見得陳曦醒轉過來,心下歡喜,忙道:“陳少監,你可終於醒了,這可太好了。感覺身子如何?”

陳曦似乎想要坐起來,但只是動了一下,眉頭便即鎖起,臉上顯出痛楚之色,秦逍見狀,急忙道:“你先不要動,傷勢還沒有痊癒。”

“多謝大人。”陳曦看着秦逍:“我只記得被刺客所傷,後來.....後來發生了什麼?”

秦逍欣慰道:“你可是死裡逃生。你確實被刺客所傷,本來已經是奄奄一息,我們聽說城裡有杏林高手,所以即刻送來救治,當時的情形十分嚴峻,好在陳少監吉人自有天相,總算是從鬼門關拽了回來。你放心,你性命無憂,接下來只要好好調養就行。”伸手摸了摸邊上的瓦罐,感覺餘溫猶在,心知這必然是洛月道姑準備,也便是說,那兩名道姑離開的時間並不長。

這瓦罐裡準備的自然是湯藥,秦逍提起瓦罐,正要倒些在碗裡,卻發現瓦罐下面竟然壓着一張黃紙,心下奇怪,放下瓦罐拿起黃紙,打開來看,卻發現上面卻是藥方,詳細寫明接下來七日之內如何搭配藥材熬藥,服食的劑量也是寫的一清二楚。

秦逍頓時有些詫異,這藥方肯定也是洛月道姑留下,照這樣說來,洛月道姑並非突然離開,在離開之前是做好了準備,連以後的藥方都詳細寫明,這就表明她們走得並不匆忙。

秦逍還擔心她二人是被挾持而走,現在看來,卻並非如此,若是突然被挾持帶走,這藥方自然不可能留下來。

可是這兩名道姑來到杭州七八年,而且一直居住於此,足不出戶,又怎會突然離開?她二人與外界也沒有什麼交往,又有什麼樣的急事能讓她二人丟下病患不顧,突然消失?

秦逍心下狐疑,卻聽得陳曦問道:“秦大人,那是......?”

“藥方。”秦逍回過神來:“這裡是一處道觀,出手相救的是這裡的道姑。她有急事離開,所以留下了藥方。”

“這是道觀?”陳曦有些意外,但很快想到什麼,問道:“安興候他......?”

秦逍嘆道:“安興候已經遇害,遺體前幾日也被護送回京。那刺客來去如風,出手狠辣,逃離之後,就銷聲匿跡。我們全城追捕,卻始終沒有發現他的蹤跡。”頓了頓,才繼續道:“這些日子,我們也都在調查刺客的來歷,安興候被刺之事,也已經上稟朝廷,按照我們的估計,朝廷很可能會從紫衣監調派人手過來追查,眼下我們對刺客一無所知,還真不知道從何下手。”

陳曦道:“刺客是大天境!”

“這一點我們倒是料到。”秦逍收好藥方,拿起瓦罐倒了湯藥,親自拿起湯勺給陳曦喂藥:“少監的武功自然了得,能夠將少監重傷,刺客的武功自然了不得。”

陳曦喝了兩口藥,感激道:“多謝秦大人。”隨即道:“雖然不敢絕對肯定,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我覺得刺客應該與劍谷有些關聯。”說到此處,陳曦一陣咳嗽,臉上微微顯出痛苦之色,秦逍知道他內臟沒有康復,咳嗽之時,難免震動內臟,立刻道:“先不要說了。你先好好養傷,藥方上留有七日所需,按照這方子來,七日過後,應該能夠恢復不少。”

陳曦搖頭道:“事關重大,不.....不能耽擱。”

“少監,你說的劍谷,又是怎麼回事?”秦逍見狀,只好繼續詢問。

陳曦想了一下,才道:“那人武功路數故作遮掩,但他最後一擊,卻露出了破綻。”回憶道:“他最後一招,本是向我胸口出拳,但突然變招,化拳......化拳爲指,勁氣從他指......指尖透出,打入我體內,爾後迅速化指爲掌拍在我胸口,我五臟六腑被他勁氣瞬間震裂開來,而且也將我......將我打飛出去。我倒地之後,故意不動,他過來看了一眼,應該......應該是覺得我必死無疑,所以並沒有補招,否則再隨便一指,我必然......當場斃命......!”

他剛剛甦醒,身體虛弱,說話也頗有些上氣不接下氣。

秦逍又餵了他兩口湯藥,才皺眉道:“化拳爲指?”

“如果......如果我沒有猜錯,那應該是內劍......內劍功夫......!”陳曦神情凝重,順了順氣,才繼續道:“他離開之後,我立刻服用了隨身攜帶的傷藥,趕回.....趕回酒樓,我知道內臟震裂,必死無疑,只想......只想死前將他的來歷告知你.....你們......!”

“你剛到酒樓下面,就昏迷過去。”秦逍道:“我打聽到這邊有神醫,所以連夜送你過來。好在神醫醫術精湛,少監這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陳曦顯出感激之色,道:“多謝大人救命之恩。”

“少監,你說的內劍是怎麼回事?與劍谷有什麼干係?”秦逍故作疑惑:“我孤陋寡聞,還真不知道內劍是什麼功夫,難道他隨身攜帶了利劍?”

“內劍不是攜帶利劍。”陳曦自然不知道秦逍早就對內劍一清二楚,這位少卿大人甚至已經掌握了修煉赤心真劍的修煉之法,解釋道:“內劍是一門極爲高深的內力功夫,化......化內功爲劍氣,十分.....十分了得。”

“原來如此。”秦逍故作恍然大悟之色。還是奇怪道:“那內劍與劍谷有什麼干係?”

陳曦道:“據我所知,當今天下修煉內劍的門派屈指可數,可是能在內劍上真正有造詣的,就只能是劍谷門徒。此外刺客已經踏入大天境,既能使出內劍,還能夠突破到大天境,只有劍谷一家。”

秦逍心想沈藥師要是聽到你說的這番話,只怕是歡喜不已,沈藥師擔心出手太狠將你擊殺,就是希望能從你口中說出這番話來。

不過他卻還是一臉嚴肅道:“少監,照你這樣說來,劍谷可不是一般的門派,他們要行刺安興候,動機何在?最要緊的是,如果刺客真是劍谷弟子,一定不敢暴露身份,他爲何要以內劍傷你,這豈不是自曝身份?”

“他恐怕沒有想到我還能活下來。”陳曦目光如刀,聲音有氣無力:“他以內劍傷我,卻又故意在我的胸口拍了一掌,造成我是被他一掌所傷的假象。我若真的當場被殺,事後查驗屍首,所有人也都以爲我是受了致命的一掌,沒有人想到我是死在內劍之下。”似乎覺得自己說的還不夠嚴實,繼續道:“紫衣監衙門不同別處,我們這些人打小淨身,是不全之身,最忌諱的便是死後還要屍首殘破,所以如果被人所殺,不到萬不得已,仵作也不敢輕易剖屍。”

秦逍微微點頭,道:“那胸口有掌傷,內臟震裂,大家自然都以爲是被掌力所傷,不會想到是內劍。”

“劍谷的內劍是武道絕學,是劍......劍神一手所創。”陳曦嘆道:“誰都知道劍谷有內外雙劍絕學,但真正見識過內劍的卻鳳毛麟角,即使見多識廣的老練仵作剖屍檢查,也無法看出我是被內劍所傷,因爲他們根本沒有見識過內劍的手段。若不是衛監大人曾經和我提及過內劍,我也認不出此刻竟然會使出內劍功夫。”

秦逍沉默片刻,才問道:“少監,安興候難道與劍谷有仇?否則劍谷的人爲何要刺殺侯爺?”

“劍谷行刺侯爺的動機,我也無法判斷。”陳曦看着秦逍,喘着氣道:“秦大人,勞煩你趕緊寫一道密奏,將此事稟報朝廷。劍谷門徒出現在江南行刺,我.....我只擔心他們還有人潛入京都,如果刺客盯住了國相或者其他官員,後果.....後果不堪設想。咱們要儘早讓朝廷知道刺客出自劍谷,如此朝廷才能早做防備,也才能籌劃接下來的事情。”

“少監不用太擔心,我回去之後,立刻上摺子。”秦逍道:“安興候在這邊遇刺,京都那邊也一定會加強防衛,你不用想太多,京都那邊自有人安排。”心想洛月道姑既然留下七日藥方,那就表明她們至少七日內肯定是不會回來,自己也不能將陳曦丟在這裡,若是派人跑到道觀裡照顧,洛月道姑回來若知道,肯定也不高興,只能問道:“少監的身體是否能堅持?如果可以,我派人安排將你帶回刺史府那邊,也可以方便照顧。”

“無妨。”陳曦道:“我身體並無大礙,雖然無法起身行走,但找副擔架可以擡回去。”

秦逍點頭道:“如此甚好。我去安排馬車,你稍候片刻。”放下手中的湯碗,道:“範大人和其他官員這些日子也都一隻擔心你的安危,而且刺客沒有任何線索留下,我們就像熱窩上的螞蟻,不知道如何是好。如今既然知道刺客出自劍谷,事情就好辦了。”想到什麼,接着道:“對了,公主抵達杭州已經兩日,正親自過問此事,回去之後,公主應該會親自向你詢問。”

“公主來了?”陳曦一怔,但馬上道:“如此甚好,公主坐鎮杭州,萬無一失!”

第一五九章 壞東西第三三四章 美麗的土地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五一六章 在劫難逃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二八七章 麝月第七二零章 一弓三箭第八六一章 龍背甲第一四二章 內奸第十六章 生辰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四七一章 七殺命星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二四二章 千夜曼羅第一章 甲字監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三十八章 荒西死翼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二三二章 兵器之源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八十一章 誘敵深入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三六肆章 王母會第五七五章 疑雲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二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六三八章 芥蒂第七一六章 信使第八零一章 芥蒂第一七四章 聯手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十一章 跟蹤第四七四章 入宮第六三四章 烏合之衆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五十二章 黑色包裹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四三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八十七章 馬場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五零六章 借東風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二二二章 你是誰第六二零章 驚覺第五十五章 吃人的小羊羔第五六七章 少監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十九章 狗男女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三二六章 西邊有片海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四二二章 布衣嬌娘第一五五章 風一般的霸王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八零七章 珠圓玉潤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五九九章 久別重逢【求訂閱】第一五八章 同病相憐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一九九章 做媒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四十章 奪命第六九一章 偷樑換柱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八五五章 條件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三三九章 誅心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二一九章 毒杯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八三五章 帝國之恥第三七四章 此路不通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二三零章 泄密
第一五九章 壞東西第三三四章 美麗的土地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五一六章 在劫難逃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二八七章 麝月第七二零章 一弓三箭第八六一章 龍背甲第一四二章 內奸第十六章 生辰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四七一章 七殺命星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二三八章 白掌櫃的棋局第二四二章 千夜曼羅第一章 甲字監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三十八章 荒西死翼第四六八章 脫骨第二三二章 兵器之源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八十一章 誘敵深入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三六肆章 王母會第五七五章 疑雲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八八八章 獅子開口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二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六三八章 芥蒂第七一六章 信使第八零一章 芥蒂第一七四章 聯手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十一章 跟蹤第四七四章 入宮第六三四章 烏合之衆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七二三章 兵荒馬亂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五十二章 黑色包裹第五九四章 膽大包天第四三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八十七章 馬場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五零六章 借東風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二二二章 你是誰第六二零章 驚覺第五十五章 吃人的小羊羔第五六七章 少監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十九章 狗男女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三二六章 西邊有片海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四二二章 布衣嬌娘第一五五章 風一般的霸王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八零七章 珠圓玉潤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五九九章 久別重逢【求訂閱】第一五八章 同病相憐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一九九章 做媒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四十章 奪命第六九一章 偷樑換柱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八五五章 條件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三三九章 誅心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二一九章 毒杯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八三五章 帝國之恥第三七四章 此路不通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二三零章 泄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