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零八章 失蹤

秦逍也有些疑惑,尋思着自己與道士沒什麼交往,交往的道門中人似乎只有洛月觀的那兩名道姑,怎會有人自稱是自己的徒弟?

猛地想到什麼,向呂甘問道:“呂大哥,那道士多大年紀?”

“年紀不大。”呂甘道:“小道士也就十五四歲年紀。”

秦逍這時候終於想起,在蘇州的時候,自己確實收留了一名小道士。

那小道士道號張太靈,被黃陽真人殺了師傅和師兄,挾持到蘇州城太玄觀,專門製作火雷,太玄觀被圍剿之後,秦逍發現張太靈,保住了他性命,安頓在蘇州刺史府內。

後來保護公主逃離,倉促之下,自然也就顧不得張太靈,甚至已經忘了那小道士。

卻想不到張太靈竟然落入了杭州營的手裡。

“他在何處?”秦逍笑道:“那小道士我認識。”

呂甘笑道:“原來真是秦大人的徒弟,那就好辦了。”向遠處一名兵士招手叫喚,那兵士過來後,呂甘吩咐兩句,兵士迅速離去,片刻之後,就見兵士帶着一名粗布麻衣的男童過來,正是張太靈。

張太靈看上去有些狼狽,灰頭土臉,穿着麻衣,連道袍也不見,看到秦逍,就像見到親人一般,加快步子上前,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秦大人,秦大人,小道可終於見到你了。”

秦逍見他鼻涕橫流,心下好笑,向呂甘兄弟拱手道:“多謝兩位大哥,這小道士就交給我了,小弟先告退。”向張太靈道:“跟我來。”也不廢話,領着張太靈出了暢明園,天色完全黑下來。

“你什麼時候成我徒弟了?”秦逍揮揮手,早有人將黑霸王牽了過來,秦逍接過馬繮繩,這才向張太靈問道:“你信口雌黃,不要腦袋了?”

張太靈擡起衣袖拭去鼻涕,可憐巴巴道:“秦大人,要不是小道急中生智,被他們抓住後說是你徒弟,早就被他們殺了。”

“你倒聰明。”秦逍翻身上馬,居高臨下看着張太靈道:“現在他們放了你,你自由了,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一抖馬繮繩,便要離開,張太靈卻急忙上前,一把抓住馬繮繩,這一用力,卻是讓脾氣火爆的黑霸王長嘶一聲,一個人立而起,張太靈何曾見過如此霸道的駿馬,大驚失色,急忙鬆手,後退兩步,一個踉蹌,一屁股坐倒在地。

秦逍身體伏在馬背上,輕撫馬鬃,含笑看着張太靈道:“怎麼,還有事?”

“大人,小道.....小道自幼跟隨師傅長大,師傅和師兄都沒了,已經是無親無故,身上.....身上連一文銅錢也沒有,又能往哪裡去?”張太靈可憐巴巴道。

秦逍道:“要不我給你盤纏,你自己回杭州?”

“回杭州也無處可去啊。”張太靈對黑霸王心存畏懼,不敢靠近,小心翼翼道:“大人,在杭州的時候,您不是說讓小道追隨你身邊嗎?小道此生誓死追隨大人。”

秦逍招招手,小道童雖然有些畏懼黑霸王,卻還是小心翼翼靠近,秦逍輕聲問道:“我身邊都是能人,無用之徒我是不會收留的。我知道你擅長製作火雷,不過現在我也用不上。你身上沒銀子,這事兒好解決,我給你一千兩銀子,有了這一千兩銀子,江南三州任何地方你都可以買處宅子,而且娶上十個八個媳婦也綽綽有餘,你看如何?”

張太靈倒也機靈,知道天上沒有免費的午餐,試探道:“大人.....是想買小道的秘方?”

“果然聰明。”秦逍笑眯眯道:“那秘方在你手裡,反正也沒有什麼用,賣給我,你後半生就無憂了。”

一千兩銀子對普通人來說,當然是天文數字,要逍遙快活過完一輩子並不難。

張太靈搖搖頭,十分堅決道:“師傅生前囑咐過,火雷秘方非比尋常,萬不能傳揚出去。大人,小道士絕不會將秘方賣給任何人。”

“難道你就等着餓死?”

“餓死也不能賣。”張太靈骨氣十足。

秦逍嘆了口氣,再不多說,一抖馬繮繩,駿馬飛馳而去,轉眼間就沒了蹤跡。

張太靈看着秦逍遠去,有些無奈,瞧見天色已晚,也不知往哪裡去,漫無目的順着道路前行,暢明園四周的道路都被封鎖,空無一人,冷冷清清,走了好一段路,忽聽得身後想起馬蹄聲,迴轉身看過去,月光之下,卻是秦逍騎馬去而復返。

“大人!”秦逍在張太靈身邊勒住馬,張太靈急忙行禮。

“可改變主意了?”

張太靈搖搖頭,秦逍顯出讚賞之色,笑道:“張太靈,你記好了,以後如果有人知道你懂得製作火雷,無論是誰,無論他用什麼方法,你都要咬牙堅持,絕不可將火雷製作之法告訴別人。”

張太靈一呆,想不到秦逍竟然會這樣囑咐,但馬上點頭道:“大人放心,這是師傅的囑咐,小道死也不會說出去。”

“你不是對他們說,你是我徒弟?”秦逍看着張太靈道:“以後別人問起,你也可以這樣說,今日我就收你爲徒,不過你要保證,如果哪天我需要你幫我製作火雷,你必須無條件服從。”

張太靈二話不說,跪倒在地:“師傅在上,徒弟給你磕頭了。”結結實實磕了九個頭,這才擡頭道:“只要師傅不逼徒弟交出秘方,你要多少火雷,徒弟都給你製作出來。”

“起來吧。”秦逍滿意點頭:“瞧你這一身,跟我回去換身衣裳。以後你是我徒弟,可別給我丟人。”兜轉馬頭,輕催駿馬,張太靈只能爬起來,跟隨在馬背後快跑。

接下來兩天,公主都沒有召見,秦逍和其他官員尋思着公主這些時日受驚受累,確實辛苦,想來是要在暢明園好好歇上幾天。

秦逍知道公主最關心的是要查出刺殺夏侯寧的真兇,雖然他比誰都清楚刺客是誰,卻偏偏不能對任何人提及,只能等着陳曦醒來,以陳曦之後引出劍谷。

等到洛月道姑說的時間一到,秦逍一大清早便跑到了洛月道姑,依然是輕裝簡從,隨從還沒靠近洛月觀,秦逍便讓他們留下,獨自到了道觀。

他對這邊的情況已經十分熟悉,晨曦的空氣清鮮怡人,而道觀四周瀰漫着花草芬芳,沁人心脾。

他上前正準備敲門,卻發現道觀的正門竟然微微打開一道縫隙,和之前自己過來的時候大不一樣,似乎並沒有從裡面關上,忍不住伸手一推,大門發出“嘎吱”聲音,果真沒有關上。

秦逍有些奇怪。

洛月道姑和三絕師太的生活幾乎是與世隔絕,道觀的大門也終日緊閉,那三絕師太爲人謹慎,卻不知今日卻爲何忘記將門關上?

他推門而入,又回身將門關上,四下裡掃視一番,殿內一片死寂,並不見洛月道姑和三絕師太的身影。

他知道洛月道姑的居室所在,輕步走過去,發現房門關上,猶豫了一下,才輕聲道:“洛月師太,我是秦逍。”

屋裡卻沒有任何迴應,秦逍聲音提高,又叫了兩聲,依然沒有任何迴應,他眉頭鎖起,如果洛月道姑在這裡面,絕不會一聲不吭,猛地想到什麼,再不猶豫,伸手推開門,屋裡的擺設倒是一切如常,卻不見洛月道姑的身影。

窗戶也是關着,桌上的茶盞中甚至還有半杯清水。

這屋裡的擺設其實很簡單,有人無人一眼就能看到,見洛月道姑不在屋裡,他出了門,又在大殿內外找了一遍,後面的花棚百花爭豔,卻並無兩名道姑的身影。

他想到之前洛月道姑說過,這道觀之內似乎還有一處地窖,當地窖在何處,卻並不清楚,難道二人下了地窖?

只是青天白日,跑地窖做什麼?

回到殿內,等了小片刻,周圍一片幽靜,兩名道姑竟似乎真的消失不見。

秦逍心下擔心,尋思着難道是沈藥師去而復返,帶走了兩人?

但這個念頭一閃而過,覺得並無可能。

上次沈藥師過來,只是爲了查看陳曦是否已死,目的並不是爲了爲難兩名道姑,既然知道陳曦沒死,沈藥師自然沒有再回來的必要,即使真的想再次回來確認陳曦是否醒轉,也不可能對兩名道姑下手。

既然沈藥師幾乎沒有可能帶走兩名道姑,那她二人去了何處?

陡然想到什麼,秦逍迅速往陳曦那屋裡去。

還沒走到門前,卻聽到裡面已經傳來劇烈的咳嗽聲,秦逍飛身上前,推門而入,屋內瀰漫着濃郁的藥材味道,擡眼望過去,只見到陳曦躺在那張竹牀上,咳嗽之聲正是他發出來。

他疾步走到陳曦邊上,竹牀邊上放有一隻瓦罐,還有一隻乾淨的瓷碗,裡面放着一根湯勺。

“陳少監!”秦逍在竹牀邊蹲下,盯着陳曦,卻見到陳曦已經緩緩睜開眼睛,聽到聲音,微扭頭看向秦逍,立刻認出來:“秦.....秦大人!”又緩慢轉動腦袋,左右看了看,問道:“這......這是在哪裡?”

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五四八章 美夢成真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五八八章 太湖盜第二九二章 糧倉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七四三章 鳳凰第四四八章 東窗事發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三九六章 反戈一擊第十九章 狗男女第一九五章 野狼峽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四五六章 天煞孤星第一百零三章 血仇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六六一章 城門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六八六章 鬩牆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六八零章 天怒人怨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六九一章 偷樑換柱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六七五章 腰帶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四八一章 守護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二一一章 兀思魯第十三章 黑羽夜鴉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三七四章 此路不通第五五零章 布莊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一一一章 雞公峽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七零四章 四路兵馬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三九四章 宮中來旨第六零八章 大先生的懲罰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一九五章 野狼峽第七四零章 天地書院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二一零章 巴山第四五六章 天煞孤星第一七七章 石像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六七九章 火光沖天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七章 賭神第一二二章 審訊第二六九章 中郎將第五一四章 圍門第四九五章 衛璧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六九五章 最強水軍第三八九章 刑部衙門前的鼓聲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三九四章 宮中來旨第八八零章 善惡之辨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五六六章 欲蓋彌彰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一六一章 斷空堡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六十一章 陷阱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六二一章 是非之地不久留第八四三章 天機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一三八章 車裡傳來的哭聲第二九五章 信口開河第五六肆章 白衣練兵第三一五章 師姑的夢中情人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二七二章 銅甲衫
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三一八章 激將計第五四八章 美夢成真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五八八章 太湖盜第二九二章 糧倉第三三六章 壽宴第三一零章 高到天上的高人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七四三章 鳳凰第四四八章 東窗事發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三九六章 反戈一擊第十九章 狗男女第一九五章 野狼峽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四五六章 天煞孤星第一百零三章 血仇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六六一章 城門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七九二章 驚雷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六八六章 鬩牆第八八三章 刑徒第六八零章 天怒人怨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六九一章 偷樑換柱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六七五章 腰帶第六七四章 有進無退的遊戲第四八一章 守護第七七五章 黃雀第二一一章 兀思魯第十三章 黑羽夜鴉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第三七四章 此路不通第五五零章 布莊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一一一章 雞公峽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七四一章 道高一尺第七零四章 四路兵馬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三九四章 宮中來旨第六零八章 大先生的懲罰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一九五章 野狼峽第七四零章 天地書院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二一零章 巴山第四五六章 天煞孤星第一七七章 石像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六七九章 火光沖天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七章 賭神第一二二章 審訊第二六九章 中郎將第五一四章 圍門第四九五章 衛璧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六九五章 最強水軍第三八九章 刑部衙門前的鼓聲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三九四章 宮中來旨第八八零章 善惡之辨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五六六章 欲蓋彌彰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一六一章 斷空堡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五零三章 大理寺的刀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第六十一章 陷阱第三五二章 投名狀第六二一章 是非之地不久留第八四三章 天機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一三八章 車裡傳來的哭聲第二九五章 信口開河第五六肆章 白衣練兵第三一五章 師姑的夢中情人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二七二章 銅甲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