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零五章 召見

麝月公主來得突然,暢明園事先也沒有充分準備,所以入園之後,道路兩邊並無點燈,顯得頗有些昏暗。

不過暢明園常年都有人在這邊收拾打理,卻也是清幽乾淨。

秦逍跟在長孫元鑫身後,行走之時,那鎧甲摩擦之聲引人矚目。

“蘇州平叛,長孫統領居功至偉。”秦逍對長孫元鑫倒是很客氣,於公而言,蘇州城能被拿下,長孫元鑫確實是功勳卓著,於私而言,這位統領大人是長孫舍官的兄長,而長孫媚兒對秦逍頗有照顧,是以秦逍對長孫元鑫也充滿好感,聲音熱情:“今日得見統領,三生有幸。”

長孫元鑫沒有回頭,但語氣倒也客氣:“效忠朝廷,不求有功,平叛剿賊,實乃分內之事。不過秦少卿在蘇州護持殿下,卻是忠心耿耿,如果沒有秦少卿,蘇州的局面也不會那麼快就被扭轉,論起功勞,秦少卿纔是首功之臣。”

“統領過譽了。”秦逍微笑道:“來江南之前,長孫舍官還特地囑咐我,有機會一定要見見統領。”

長孫元鑫突然停下步子,迴轉身來,詫異道:“你是說.....媚兒?”

秦逍點頭笑道:“正是。”從懷中取出長孫媚兒贈送的那塊玉佩,遞給長孫元鑫,長孫元鑫接過之後,仔細看了看,還回秦逍,臉上難得顯出一絲笑意:“她一切可好?”

“都好。”秦逍收起玉佩。

秦逍心中清楚,長孫元鑫此番領兵前往蘇州,事先沒有經過兵部調派,雖然是形勢所迫,但終究也是壞了國法,之後朝廷會不會降罪,還真是未知之數。

長孫媚人是聖人貼身舍官,有這層關係,長孫元鑫即使受懲處,也自然不會被定重罪。

他一心想要在籌建新軍,而籌建新軍就勢必與江南脫不了關係,長孫元鑫是杭州營統領,在軍中威望極高,而且背後還有長孫媚兒這層關係,要在江南順利進行自己的募軍計劃,長孫元鑫這位軍方大佬就不得不拉攏,如果一切順利,在籌建新軍的時候得到長孫元鑫的幫忙,那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也正因如此,秦逍主動拿出玉佩,正是希望以此拉近與長孫元鑫的關係。

“蘇州那邊現在是什麼狀況?”暢明園面積不小,順着青石板小道前行,秦逍輕聲問道。

長孫元鑫道:“王母信徒在蘇州城剿滅殆盡,或許還有個別漏網之魚,已經掀不起風浪。爲以防萬一,公主下令由顧大人暫且統領蘇州城內的兵馬,目前蘇州城內還算穩定,應該不會有什麼太大問題。至於後面該如何處置,要等朝廷的旨意。”頓了頓,才道:“見到殿下,殿下應該會對你細說。”

長孫元鑫加快步子,來到一處院子外,這院外牆根下一排青竹,隨風搖擺,拱門打開着,呂氏兄弟竟然守在院子外。

秦逍和他二人已經十分熟悉,拱手微笑,呂苦一直苦着一張臉,拱手還禮,也不說話,呂甘卻是拱手笑道:“秦少卿,這陣子辛累了。”

“兩位大哥纔是辛苦。”秦逍呵呵笑道。

“殿下在裡面等候,趕緊進去吧。”呂甘努努嘴,秦逍點點頭,看了長孫元鑫一眼,見長孫元鑫似乎也沒有進去的意思,便只能自己孤身進了院內。

院內繁花似錦,花香四溢,屋裡點着燈火,秦逍快步走到門前,恭敬道:“小臣秦逍求見公主殿下!”

“進來吧!”屋裡傳來公主柔和聲音,秦逍進了屋裡,只見公主正站在廳內,身上紫紅色的大氅還沒有取下來,正看着上方的一塊匾額,秦逍見到那匾額寫着“長和堂”三字,雖然對書法懂得不多,卻也看出這三字絕對是上好的書法。

豐腴柔美的公主殿下背對秦逍,沒有回頭,披在身後的大氅也無法掩飾這位公主殿下妖嬈的風姿。

“殿下!”秦逍上前兩步,拱手行禮。

公主這纔回頭看了一眼,聲音柔和:“可知道這三字是誰所題?”

秦逍擡頭又看了看那塊匾額,搖搖頭:“小臣不知。”

“是父皇親筆所題。”公主幽幽道:“本宮記得很清楚,五歲那年,父皇南巡,本宮隨在他身邊,來到杭州的時候,就是住在這裡。”

秦逍心想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按照公主的年紀推算,先皇帝再有兩年也就駕崩了,那應該是最後一次出京南巡。

“父皇當時的身體就已經不是很好。”公主道:“所以特地來到江南散心,本宮記得那次南巡,父皇的心情很不錯,和我說了許多有關江南的故事。我大唐以武立國,歷代先皇帝開疆擴土,建下了赫赫武功。不過父皇與諸多先皇帝心思不一樣,他以爲真正要讓大唐永固,需要的是人心臣服,靠武力可以征服肉體,卻很難征服人心。”

秦逍小心翼翼道:“先帝說的沒有錯。”

“要讓人心臣服,便要讓天下百姓長久太平,衣食無憂,和睦共處。”公主緩緩道:“他不但希望大唐子民上下齊心,也希望大唐與周邊諸國和睦相處,爲此特地寫了這三個字。”

秦逍猶豫一下,才道:“如果人人都是先帝一樣的心思,自然是天下太平。只是先帝寬懷仁厚,但這世上爲一己之力不顧蒼生社稷的人太多,他們唯恐天下不亂,要讓他們和睦相處,就必須擁有讓他們臣服的強大力量。”

公主微點螓首,道:“你這話沒有說錯。”擡起雙臂,解開自己大氅的繩結,秦逍站在身後,卻沒有動彈,公主蹙起秀眉,回頭看了一眼,道:“本宮是該說你太老實,還是太蠢?還不過來幫我一下。”

秦逍一怔,但馬上反應過來,急忙上前,幫着公主接下大氅。

大氅褪下,一身宮裝的公主殿下更是身段玲瓏浮凸,腴美豐潤,擺動腰肢,走到椅子坐下,擡頭看着秦逍道:“安興候的遺體在何處?”

“昨日剛剛被護送返京。”秦逍一時也不知道將大氅放在何處,只能搭在手臂上,這幾日公主顯然一直披着這件大氅,所以大氅上面粘有公主身上的體香,瀰漫開來:“神策軍中郎將喬瑞昕領兵護衛。”

“可有什麼線索?”

秦逍想了一下,才道:“刺客的武功極高,陳少監都被他打成重傷,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大天境。陳曦目前已經從鬼門關拉回來,但還有兩天時間纔可能醒轉,我們也在等他醒來之後,看看能否從他口中問出一些線索。”

麝月微微頷首,看上去也並不歡喜,神情頗有些凝重。

秦逍忍不住湊近一些,輕聲道:“公主是在擔心什麼?”

“夏侯寧被殺,並不是什麼好事。”麝月美麗的眼眸兒瞟了秦逍一眼,輕嘆道:“他帶着神策軍來江南,搶奪江南財富,能否得手,就看他本事,聖人看着江南爭鬥,也只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會偏向誰。他在江南折騰歸折騰,畢竟還有國法在,倒也不敢毫無顧忌,也正因如此,你在杭州翻案,他才無計可施,不敢明裡和你爭鬥。”擡手指着身邊另一張椅子道:“坐下說話吧。”

秦逍卻沒有立刻坐下,而是過去將桌上那盞精緻的燈盞端起放在麝月身邊的案上,麝月蹙眉道:“移燈過來做什麼?”

“屋裡有些暗,這樣能看清楚公主的面容。”

公主一怔,淡淡道:“要看本宮面容做什麼?”

“小臣要仔細聆聽公主教誨,公主對事情的態度,小臣只有看清面容才能判斷。”秦逍笑道:“察言觀色,免得說錯話被公主訓斥。”

公主白了他一眼,道:“什麼時候學會這一套?”不過燈火靠近,那柔和的燈光灑射在公主美豔絕倫的面龐上,白裡透紅,嫵媚嬌豔,確實是風情萬種。

“公主覺得安興候這一死,國相會毫無顧忌?”

“不錯。”麝月微點螓首:“你不知道國相對夏侯寧的感情,他一直將夏侯寧當成夏侯家未來的繼承人,甚至......!”頓了一頓,漂亮的脣角泛起一絲嘲諷冷笑:“他甚至想過讓夏侯寧繼承聖人的皇位,如今夏侯寧死在江南,對國相來說,比天塌下來還要可怕,你說這樣的情勢下,他怎可能善罷甘休?如果找不到真兇,這筆仇他一定會放在整個江南頭上,至少杭州大批的官紳都要爲夏侯寧陪葬,真要如此,聖人也未必會阻攔......,你莫忘記,夏侯寧是聖人的親侄兒,大唐天子的親侄兒死在杭州,如果杭州不死些人,天子的威儀何在,夏侯家的威名又何在?”

秦逍皺起眉頭,輕聲道:“如此說來,找不到兇手,杭州將會大難臨頭?”

“我只盼自己會猜錯。”公主苦笑道:“如果聖人縱容國相在杭州大開殺戒,即使是本宮,也保不住他們,甚至.......本宮連自己也保不住。”說到這裡,擡起手臂,手肘擱在案上,撐着臉頰,一雙美眸盯着燈火,神情凝重,顯然此事對她來說,也是異常棘手。

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六五八章 孤城第一八九章 看不透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第七六八章 殺意第三九九章 半夜來的男人第五九八章 曾經有個女人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第三七六章 青衣堂第三零九章 天降瘋兵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一一一章 雞公峽第一一七章 擒賊擒王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四八四章 皆大歡喜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四八五章 連升三級第四四一章 殘片第一七四章 聯手第十章 霸王餐第三九五章 催命符第二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三八六章 道貌岸然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四四四章 拉攏第三六一章 窗後的眼睛第七十六章 水簾洞第五六肆章 白衣練兵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一二五章 此恨綿綿無絕期第八十三章 承朝第三四七章 侯府血戰第二九二章 糧倉第四十九章 故鄉第一八三章 火神第一八零章 自焚第七七八章 道姑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二零四章 醋意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八零五章 召見第二三二章 兵器之源第八十八章 幕後第八五二章 刁難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五四五章 恨嫁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五七五章 疑雲第七八八章 不解之仇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六五零章 心腹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五七五章 疑雲第九十七章 鎮虎石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五五九章 月宮第四零八章 道別第二二六章 無法掌握第四四九章 粗中有細第二百章 兀陀陰雲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一六七章 鴻影第三五九章 君子報仇一年不晚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六零一章 惹不起的人第六零二章 假冒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五一五章 上酒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一九八章 誅奸
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五二七章 柔情蜜意第六五八章 孤城第一八九章 看不透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第七六八章 殺意第三九九章 半夜來的男人第五九八章 曾經有個女人第一五七章 蓉姐姐的要求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第三七六章 青衣堂第三零九章 天降瘋兵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二十五章 小師姑第六十九章 女鬼吃人第一一一章 雞公峽第一一七章 擒賊擒王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四八四章 皆大歡喜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四八五章 連升三級第四四一章 殘片第一七四章 聯手第十章 霸王餐第三九五章 催命符第二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三八六章 道貌岸然第六十六章 馬車裡的聲音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四四四章 拉攏第三六一章 窗後的眼睛第七十六章 水簾洞第五六肆章 白衣練兵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一二五章 此恨綿綿無絕期第八十三章 承朝第三四七章 侯府血戰第二九二章 糧倉第四十九章 故鄉第一八三章 火神第一八零章 自焚第七七八章 道姑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二零四章 醋意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八零五章 召見第二三二章 兵器之源第八十八章 幕後第八五二章 刁難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四一三章 半夜蹊蹺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五四五章 恨嫁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五七五章 疑雲第七八八章 不解之仇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六五零章 心腹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五七五章 疑雲第九十七章 鎮虎石第二五一章 引蛇出洞第五五九章 月宮第四零八章 道別第二二六章 無法掌握第四四九章 粗中有細第二百章 兀陀陰雲第五八零章 休沐第四五一章 血薦軒轅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一六七章 鴻影第三五九章 君子報仇一年不晚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六零一章 惹不起的人第六零二章 假冒第七一七章 自投羅網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五一五章 上酒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一九八章 誅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