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

杭州刺史府的大堂之內,秦逍品着西湖龍井茶,雖然對他來說,酒比茶要有味道的多,但這杯茶是范陽的一片心意,秦逍自然也就欣然共品。

“味道如何?”范陽含笑看着秦逍。

秦逍笑道:“大人也知道,下官一個粗人,不懂茶道,不過這茶水入口芳香,應該是難得的好茶。”

“不瞞你說,這西湖龍井一年只產一季春茶,產量不多。”范陽看上去心情不錯,解釋道:“每年往朝中獻給諸位大人,再加上各州刺史也都要備一份,尋常人所飲的西湖龍井,也只是掛名而已,比不得這純正。沏茶的是春天的雨水,專門儲存起來,老夫也只好這一口了。”

秦逍急忙品了兩口,笑道:“如此珍貴的好茶,可不能浪費。”

“秦少卿不用擔心。”范陽微笑道:“杭州袁氏做的就是茶葉買賣,這龍井茶他每年都會孝敬,這次少卿對袁家有救命之恩,以後你的茶葉是少不了的。”嘆了口氣,端起自己的茶杯,拿起茶杯,撥了撥茶沫,卻並沒有立刻飲茶,而是看着茶水有些發呆。

“老大人怎麼了?”

“無事無事。”范陽微微一笑,輕嘆道:“老夫只是想,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喝到這麼好的茶。”

秦逍一怔,范陽卻是放下茶杯,神色變得凝重起來:“江南大亂,安興候被刺,無論哪一樁,老夫這刺史的位置也是坐到頭了,此番能夠保住這條老命,已經是阿彌陀佛了。”看向秦逍道:“少卿,今日請你飲茶,也沒有其他什麼事。杭州諸多官員,身家性命都是未卜之數,他們中間有許多人也是老夫向朝廷舉薦,此番很可能也要受連累。老夫只求少卿回頭能夠在朝廷那邊爲這些人說說好話,即使保不住官職,也儘可能保住他們的性命。”

秦逍皺起眉頭,問道:“可是朝中有旨意過來?”

“遲早都要來的。”范陽勉強一笑:“少卿是得到聖人器重的,而且此番平叛有功,自然不會有什麼事,不過咱們這些人失察在先,又沒能護好安興候周全,得罪了國相爺,自然是大難臨頭。”

秦逍搖頭道:“大人,安興候被刺,事起突然,也怪不得大人。”

“話是這樣說,但國相爺卻不會這樣想。”范陽苦笑道:“說句不該說的話,我們都是公主提攜起來,這次安興候被殺,國相爺不但要爲安興候報仇,也一定會藉此機會打壓公主。他爲兒報仇,對我們這些人動手,公主也未必會全力護持,最要緊的是公主即使想要庇護,聖人那邊也未必會答應,所以老夫對自己的結局已經很清楚。”

秦逍若有所思,范陽笑道:“少卿不要多想,老夫說這些,並不是爲自己求情,絕不會牽累少卿,只是希望有機會的話,少卿能保護其他人.....!”

“大人,咱們若是能夠儘快查清楚刺客的來歷,或許能將功贖罪,朝廷對大人也許能夠網開一面。”

“眼下要調查刺客的來歷,沒有任何線索。”范陽嘆道:“這事兒最後肯定還是由紫衣監派人調查。”頓了頓,問道:“是了,陳少監那邊情況如何?”

“他在那邊已經待了五天。”秦逍道:“兩天前我過去了一趟,洛月道姑醫術精湛,硬是將他從鬼門關拽了回來。雖然已經死裡逃生,不過暫時還沒有醒轉過來,按照洛月道姑的說法,最少還要兩天他纔會醒轉。大人,現在咱們只等着陳少監醒過來,從他口中看看能不能得到刺客的線索,若是陳少監提供了線索,咱們查知刺客來歷,甚至將他緝拿,大人自然能將功補過。”

范陽嘆道:“現在也只盼陳少監能早些醒來。”

忽聽得腳步聲響,兩人循聲看去,只見到長史沙德宇匆匆進屋,甚至都忘記事先稟報,范陽不禁微皺眉頭,雖然自己前途未卜,但眼下畢竟還是杭州刺史,上官也最是忌諱手下不報而入。

“大人!”沙德宇神色緊張,見范陽臉色似乎有些不好看,立時醒悟自己有失禮數,但也顧不得,匆忙上前,拱手道:“剛剛得報,長孫統領進城了!”

“長孫統領?”范陽一時沒回過神,但馬上想到:“誰?長孫元鑫?他.....他回來了?”

秦逍也是反應過來。

“回來了。”沙德宇道:“帶着一百多名騎兵入城來,似乎正往刺史府過來,守城校尉沒敢攔阻,派人迅速來報,而且.....這隊騎兵還護着一輛馬車。”

秦逍先是一怔,但馬上意識到什麼,起身道:“是公主!”

“公主殿下?”范陽也立馬起身:“少卿,你是說公主駕臨了?”

秦逍道:“咱們之前派人將安興候被刺的消息稟報殿下,殿下知道後,自然知道不是小事,肯定是親自來杭州處理此事。”

范陽有些緊張,忙向沙德宇吩咐道:“你趕緊去召集六品以上的官員,讓他們迅速來刺史府,等候殿下大駕。”低頭看了看自己一身便服,向秦逍道:“少卿,老夫要更換官袍,你也趕緊收拾一下,咱們一起去迎公主。對了,公主是從哪個門入城?”

“東門!”

“更換官袍後,立刻去東門迎接。”范陽有些手忙腳亂。

沙德宇正要出門去召集官員,秦逍叫住道:“等一下。”爾後向范陽道:“大人,恐怕來不及了。公主已經入城,如果是直接前來刺史府,那說到就到。公主事先沒有派人通知,應該是不想讓太多人知道她抵達杭州,你現在召集衆多官員一起接駕,反倒會讓公主不高興。”

“不錯不錯。”范陽也反應過來:“多虧少卿提醒。沙長史,就不必去召集其他官員了,等公主駕臨之後,看公主的意思,到時候再看要不要將其他官員召集過來。”想到什麼,問道:“暢明園那邊可收拾?你趕緊派人去收拾,此外調兵封鎖暢明園周圍的道路,不許任何人靠近。是了,去監牢那邊,找到甘景山,讓他帶杭州營的兵馬護衛園子。”

沙德宇拱手稱是,正要轉身出門,迎面一道身影過來,差點撞上,等沙德宇看清楚,原來是別駕趙清。

“老趙,匆匆忙忙,怎麼了?”沙德宇後退一步,皺起眉頭。

“暢明園......!”趙清上氣不接下氣,衝着范陽那邊道:“大人,暢明園......去暢明園了,長孫統領帶兵護着一輛馬車去了暢明園......!”

江南富庶之地,杭州更是繁華之所,往來的官員多如牛毛,所以杭州驛館可說是整個大唐最豪闊的地方驛館。

地方州驛館都分爲東西兩館,東館接待三品以上官員,而三品以下則是入住西館。

不過皇室來人,自然不能入住驛館。

歷代皇帝離京南下的並不多,即使有皇帝南巡,也會早早就做準備,地方上會修建行宮,又或者騰出地方上最豪闊的府邸迎駕,大唐立國之後,太宗皇帝當年南下,爲迎候聖駕,江南世家共同出資,修建了富麗堂皇的暢明園,不過太宗皇帝住過幾日之後,便一直空閒,直到先皇帝南下時用過一次,那已經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

三十多年來,暢明園雖然空閒,但地方上卻不敢怠慢,一直都派人保持乾淨,但有損毀,也會立刻修葺,是以直到今日,暢明園也是皇帝在江南最豪闊的一處行宮。

而且當年太宗皇帝就有過旨意,皇子公主若是南下,也都有資格入住暢明園。

范陽聽得長孫元鑫護着馬車去了暢明園,已經完全確定真的是公主駕臨,再不猶豫,吩咐道:“沙長史,趙別駕,你二人趕緊收拾,隨本官一同前往暢明園拜見。”又向秦逍道:“少卿,你這邊也去準備,咱們在正門碰頭,一起前往。”

暢明園位於城東,當年選址建造的時候就十分用心,院子前面是一片湖泊,在院子後面更是專門堆砌了一片人造假山,取依山傍水之意,周圍自然不會有房舍存在,幽靜異常。

秦逍一行人來到暢明園的時候,天色已晚,而沙德宇也向杭州營副統領下了調令,抽調兵馬前來暢明園護衛。

甘景山一直帶着杭州營守衛杭州大獄,不過最近這些時日,大批的囚犯被翻案釋放,所以監牢之中的囚犯所剩不多,自然也用不着太多兵馬守衛,甘景山接到調令之後,立刻抽調了大批的兵馬前來暢明園。

暢明園周圍的道路都被封鎖,一圈都是守衛。

正門外亦有數十名杭州營精兵守衛,范陽等人抵達後,守衛立刻進去通稟,很快便見到一名身着黑色鱗甲的武將從園內出來,見到范陽,拱手道:“卑將見過大人!”

“長孫統領,你可回來了。”范陽面帶微笑,頷首道:“聽聞你在蘇州立下赫赫功勞,老夫很是欣慰。是了,公主可在園內?”

秦逍看着面前這名武將,見他面色黝黑,但面龐棱角分明,英武之氣勃然而出,心想長孫舍官是千里挑一的大美人,長孫元鑫是舍官的兄長,果然也是俊朗過人。

“公主知道諸位大人前來求見,不過天色已晚,公主一路辛苦,今日就不見了。”范陽是長孫元鑫上官,長孫元鑫卻也十分客氣:“公主說你們最近肯定也很辛累,先回去好好歇息,明日再見。”掃了一眼,目光落在秦逍身上,問道:“你是秦少卿?”

秦逍拱手道:“正是秦逍!”

“公主有令,宣秦少卿單獨覲見!”長孫元鑫擡手道:“秦少卿,請!”

第七五九章 何患無辭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二八五章 雞肋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二三一章 盜墓第三五三章 協議第六二六章 羣寇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一七八章 血魔刀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第二九四章 綁架第五十四章 嗜賭成性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二八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二四九章 還陽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第一八五章 天神開眼第五五九章 月宮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四四一章 殘片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二四二章 千夜曼羅第五十四章 嗜賭成性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六一五章 奇怪的遺言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三零四章 寒夜陰客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五七零章 南下第五十二章 黑色包裹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七八一章 珍寶第七三八章 入世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六百章 苦海神君第七二六章 心狠手辣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五六六章 欲蓋彌彰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八一七章 試探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八七六章 公堂對證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三十八章 荒西死翼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八八零章 善惡之辨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二七零章 畫個圈圈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三二六章 西邊有片海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三九四章 宮中來旨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一一九章 陷阱第六九六章 暗夜幽靈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四二二章 布衣嬌娘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二三二章 兵器之源第五一五章 上酒第二六八章 伏兵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六零三章 太玄觀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
第七五九章 何患無辭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二八五章 雞肋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一二四章 幕後陰影第二三一章 盜墓第三五三章 協議第六二六章 羣寇第八十四章 雄城古宅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一七八章 血魔刀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第二九四章 綁架第五十四章 嗜賭成性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二八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二四九章 還陽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第一八五章 天神開眼第五五九章 月宮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六一一章 靜觀其變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四四一章 殘片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二四二章 千夜曼羅第五十四章 嗜賭成性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四三三章 權力遊戲第六一五章 奇怪的遺言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第一四五章 幽靈兇騎第三零四章 寒夜陰客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八六三章 罩門第五七零章 南下第五十二章 黑色包裹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七八一章 珍寶第七三八章 入世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三八三章 白衣策第四七八章 人若嬌花心若蠍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六百章 苦海神君第七二六章 心狠手辣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三九一章 以毒攻毒第五六六章 欲蓋彌彰第四零三章 太平會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八一七章 試探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八七六章 公堂對證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三十八章 荒西死翼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八八零章 善惡之辨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二七零章 畫個圈圈第六九八章 愚衆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三二六章 西邊有片海第八四七章 醉臥美人膝第三九四章 宮中來旨第三一九章 天火絕刀第一一九章 陷阱第六九六章 暗夜幽靈第八零二章 人情第六一四章 黃陽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二八四章 分歧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四二二章 布衣嬌娘第三三二章 適得其反第二三二章 兵器之源第五一五章 上酒第二六八章 伏兵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八四一章 禁宮夜行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六零三章 太玄觀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二九八章 烤羊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