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零三章 重用

魏無涯神色凝重道:“聖人是準備讓秦逍掌理江南的兵權?”

“江南三州,以杭州爲首。”聖人平靜道:“秦逍這次在杭州翻案,盡收人心,由他出面,杭州門閥自然會甘心送上軍資。這些年朝廷從江南也是收納了不少銀子,如果繼續由朝廷出面向他們徵收銀子,反倒會讓整個江南世家心生怨恨,甚至會讓天下人覺得朝廷竭澤而漁,這對朝廷並無好處。”

魏無涯雖然一直身在宮中,但對天下之事瞭然於胸,知道聖人所言不無道理。

江南一直是大唐的財賦重地,聖人登基之後,對江南的盤剝更是嚴重。

江南世家不但要承受沉重的賦稅,而且還要時常在朝廷的暗示下主動捐獻大量的財物,只是多年來朝廷不會直接出面向江南世家伸手,聖人一直是利用麝月公主從江南吸取血液。

江南世家未必心甘情願,但卻又無可奈何。

畢竟刀子在朝廷的手中。

江南世家雖然是整個大唐最富有的一羣人,但卻又是面臨朝廷壓力最大的一羣人,懷璧其罪的道理江南世家自然都懂,既然身處大唐最富庶之地,朝廷從他們身上吸血,也就成了理所當然的事情。

這麼多年來,公主一直站在前面,成爲聖人向江南索取的工具。

但此番蘇州之亂,顯然讓聖人已經意識到公主對自身存在的威脅,大唐公主的旗號一旦舉起來,確實對朝廷形成巨大的威脅,此種情況下,聖人自然需要將公主雪藏起來,至少不再允許公主手中還握着江南這樣一塊大蛋糕。

雪藏公主,卻不代表對江南的索取就此中斷。

“朕似乎輕視了江南門閥。”聖人目光銳利,緩緩道:“這些年江南繳納的賦稅和捐獻的錢財並不少,可是蘇州之亂,卻讓朕發現,即使如此,那些世家依然是富可敵國,錢家如果不是家資千萬,又如何能夠在蘇州興風作浪?”

“所以安興候在杭州大開殺戒,聖人並沒有阻止?”

“朕並不希望江南那些世家的財富能夠與朝廷相提並論。”聖人輕嘆道:“這世間最銳利的武器有兩樣,一是銀子,二是刀子。夏侯寧前往杭州逮捕世族,抄沒家財,朕其實並不喜歡這樣的方式,這樣的手段太過直接,雖然會抄沒大量錢財,卻也會讓江南遭受重創,不到萬不得已,朕不希望以這樣的手段來收拾江南局面。”微頓了頓,才繼續道:“只是朕確實不希望江南世家繼續擁有富可敵國的財富,所以夏侯寧的手段雖然有些過火,朕卻也並沒有阻止。”

魏無涯微微頷首,明白聖人的心意。

利用夏侯寧從江南劫掠大筆財富固然是聖人的目的之一,但這卻並非最主要的目的,江南之亂,讓聖人真正對富可敵國的江南財閥心生畏懼,所以她必須重重打壓江南世家。

只是聖人心裡也明白,夏侯寧的手段,必然會對江南造成重創。

有得必有失,江南作爲帝國的錢庫,聖人其實並不希望江南真的一蹶不振,可是比起對帝國的威脅,聖人還是願意選擇江南遭受破壞。

如果叛亂之後,讓麝月公主重新收拾江南局面,甚至以緩和的手段從江南斂財,自然也是一種方法,但聖人對麝月公主已經生出了戒心,很顯然並不希望麝月公主繼續摻和江南事務。

“秦逍雖然是麝月派往杭州,但他的手段卻讓朕很欣慰。”聖人幽幽嘆道:“比起夏侯寧,秦逍收買杭州世家人心對朝廷更有利,這些時日每天都有杭州的摺子送呈上來,朕沒有派人阻止秦逍爲杭州世家翻案,你可知道緣故?”

魏無涯道:“聖人目光長遠,一直注意那邊的動靜,就是希望看看安興候和秦逍兩人到底哪種處理手段對朝廷更有利。”

“不錯。”聖人微微頷首:“秦逍並沒有讓朕失望,從杭州送呈的摺子說的也很清楚,秦逍不但讓杭州大小官員歸心,而且杭州世家甚至百姓對他都是存了感激之心,這並非誰都能做到,朕甚至以爲,杭州世家對秦逍的感激,也許已經超過對麝月的敬畏。”

魏無涯輕聲道:“所以聖人準備重用秦逍?”

“這就要看安興候被刺與他有沒有關係。”聖人平靜道:“如果確實和他毫無干系,朕就滿足他的心願,讓他在江南募款籌建新軍。能讓江南世家主動將銀子送上來,總比伸手去搶要好。”

有些話聖人不必說得太明白,魏無涯也是心知肚明。

夏侯寧領兵前往杭州,本就是拎着刀子搶掠世家資財,與強盜無疑,而秦逍在江南收買人心,以籌建新軍的名義讓江南世家主動將銀子交上來,這兩種方法,秦逍的當然是技高一籌。

一旦順利施行,不但可以利用秦逍從江南世家身上吸血,削弱江南世家的財力,而且也確實能爲朝廷募練一支兵馬。

這支兵馬可以放手讓秦逍去籌建,但最終兵權落在誰的手裡,依然是朝廷說了算。

西陵丟失,朝廷沒有動靜,當然不是聖人不想出兵,實在是形勢所迫,讓聖人無兵可用,一旦真的能有一支兵馬,不必花費朝廷一兩銀子,甚至有朝一日能夠收復西陵,對大唐和聖人來說,當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西陵收復,聖人在史書上必將青史留名,這也將成爲聖人爲人讚頌的豐功偉績,古往今來的有志帝王,自然都希望能夠擁有豐功偉業爲後人所傳頌。

“聖人下旨秦逍在江南籌建新軍,這自然不是壞事,只是將整個江南軍權交到秦逍手裡,會不會有隱患?”魏無涯微一沉吟,才低聲道:“此外國相應該也會反對這樣的決定。”

聖人冷笑道:“朕決定的事情,輪得着他來反對?”微頓了頓,才道:“不過這道旨意必須等安興候被刺一案查清楚之後,要確定秦逍與此事沒有任何關聯,如此一來,國相爺就沒理由反對。不過你的擔心並沒有錯,籌建新軍固然不是壞事,不過也不能全都交給秦逍去辦,你斟酌一下,挑選一名得力之人,到時候前往江南監軍。”

魏無涯躬身道:“老奴遵旨。”

“杭州那邊,也立刻傳旨,讓他們趕緊護送安興候的遺體返京。”聖人想了一想:“你也立刻派蕭諫紙帶人前往杭州,務必趕在安興候傷口損壞之前,仔細檢查遺體。刺客是大天境高手,朕倒很想知道,究竟是誰要與朕爲敵?”

“老奴先前已經交代蕭諫紙,令他挑選人手,準備啓程前往杭州。”魏無涯恭敬道:“老奴即刻令人飛鴿傳書江南那頭,讓他們護送安興候回京,蕭諫紙今晚連夜出發,中途應該能夠遇上,到時候便可立刻檢驗遺體。”

“無論是否在途中遇見,檢驗屍首過後,令蕭諫紙前往江南。”聖人淡淡道:“讓他將麝月帶回京,讓他告訴麝月,朕很擔心她,要儘快見到她,江南事務,她不必再過問了。”

魏無涯躬身低頭躬身,並不多言。

聖人的旨意還沒有抵達杭州,中郎將喬瑞昕卻已經領兵準備護送安興候的遺體返回京都。

他心裡也確實明白,安興候之死是驚天大事,朝廷勢必要追查真兇,而安興候的遺體也勢必要被查驗,如果遲遲不動,在這炎炎夏日,安興候的遺體真要有了損壞,自己可真是擔不起這責任。

可是神策軍大將軍左玄機也並無令他撤軍,朝廷也沒有其他旨意,思來想去,最終作出決定,五千神策軍,他帶領兩千兵馬親自護送安興候的遺體回京,剩下的三千人,則交給朗將周興統領,繼續留在杭州城。

他心知神策軍繼續留在杭州,肯定還會遇到不少麻煩,畢竟秦逍那活人對神策軍可是處處爲難,即使自己留守杭州,從秦逍那裡也討不了任何好處,就更不必說自己手下的周興。

但這種時候,硬着頭皮也要撐下去,除非等到左玄機甚至朝廷的撤兵命令。

他唯恐周興意氣用事,在杭州城鬧出風波來,所以叮囑再三,無論發生何事,都要忍辱負重,遲早有一天,會將所受恥辱十倍償還給秦逍。

安排妥當之後,喬瑞昕選在一個夜裡連夜護着夏侯寧的靈柩出城。

夏侯寧被刺之後,消息一直保密,不敢對外張揚,所以知道此事的人並不多,哪怕這次護送靈柩回京的兩千兵馬,也幾乎都不知道,喬瑞昕專門讓人找了一輛大馬車,雙馬拉車,將靈柩放在車上,日夜由跟隨夏侯寧來到杭州的那三名貼身侍衛看守,從外面也看不出車裡竟然放着一尊棺材。

棺材裡自然放了冰塊,保持屍體不壞,此外還專門找了不少冰塊存放起來,途中要一直往棺材裡添加冰塊,他心裡清楚,要是屍體運到京都,因爲炎熱腐壞不成樣子,國相第一個要殺的就是自己。

第二十章 蛇蠍心腸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八七八章 道別第六七九章 火光沖天第八八零章 善惡之辨第三六二章 是非顛倒第三二八章 緊急軍情第四十八章 一反常態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四七一章 七殺命星第二零二章 下刀禮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八二二章 柔情第五十五章 吃人的小羊羔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六二一章 是非之地不久留第四章 玉佩第六章 賓至如歸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七零五章 兵權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五四零章 羣狼環伺第二零七章 美人心跡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二二八章 攻山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四二二章 布衣嬌娘第二十二章 夜姬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七七六章 難辭其咎第一六三章 三殺第十章 霸王餐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七九五章 同生共死第七六九章 認賊作父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五六八章 舍官姐姐的玉佩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一七七章 石像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九十六章 守規矩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四九六章 梧桐樹下的白影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二十二章 夜姬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第二六九章 中郎將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二八七章 麝月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五二三章 醒掌權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八二七章 天降橫財第二六一章 軍前宴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一九二章 監牢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五四二章 賢內助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三十七章 夜馬蹄聲聲第四零八章 道別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第三八零章 致命漏洞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五九五章 禮儀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
第二十章 蛇蠍心腸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三二七章 偵查第八七八章 道別第六七九章 火光沖天第八八零章 善惡之辨第三六二章 是非顛倒第三二八章 緊急軍情第四十八章 一反常態第七八六章 貿易之爭第四七一章 七殺命星第二零二章 下刀禮第八十六章 自己去解釋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八二二章 柔情第五十五章 吃人的小羊羔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六二一章 是非之地不久留第四章 玉佩第六章 賓至如歸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七零五章 兵權第五十八章 上牀去第五四零章 羣狼環伺第二零七章 美人心跡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二二八章 攻山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七零六章 椅子第七三零章 棘手難題第一九四章 芥蒂第八五六章 天師門徒第四二二章 布衣嬌娘第二十二章 夜姬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七七六章 難辭其咎第一六三章 三殺第十章 霸王餐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二四五章 故人相逢第七九五章 同生共死第七六九章 認賊作父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五六八章 舍官姐姐的玉佩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一七七章 石像第四三八章 甲庫署第九十六章 守規矩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四九六章 梧桐樹下的白影第四九四章 強媒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二十二章 夜姬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第二六九章 中郎將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二五九章 奪走你的一切第二八七章 麝月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五二三章 醒掌權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八二七章 天降橫財第二六一章 軍前宴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一九二章 監牢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八四零章 二先生第八五一章 求親第五四二章 賢內助第三十章 非常師徒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三十七章 夜馬蹄聲聲第四零八章 道別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七四二章 木魅清風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第三八零章 致命漏洞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七五四章 將令第六八九章 狐疑第五九五章 禮儀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三三零章 各爲其事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一三六章 一路向西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