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零一章 芥蒂

魏無涯輕手輕腳上前,躬着身子道:“蕭諫紙送來江南急報。”呈上了薄如蟬翼的密奏,聖人接過之後,湊在燈下,仔細看了看,面龐先是一怔,隨即閉上眼睛,半晌不語。

燈火跳動,長孫媚兒見得聖人閉眸之後,眼角似乎還在微微跳動,心下也是狐疑,一時卻也不敢多問。

“國相那邊.....?”

許久之後,聖人終於睜開眼睛,看向魏無涯。

魏無涯恭敬道:“國相在江南自然也有耳目,事發過後,紫衣監這邊有急奏飛鴿傳書而來,國相應該也在今晚能收到奏報。”

聖人望着閃動的燈火,沉吟片刻,才道:“之前奏報上說,安興候與秦逍在杭州有些矛盾?”

長孫媚兒聽到“秦逍”二字,秀眉一緊,但神情卻依然鎮定。

“年輕人的火氣會很盛。”魏無涯輕嘆道:“只是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難道你覺得安興候之死,與秦逍有關?”聖人鳳目寒光乍現。

魏無涯搖頭道:“老奴不知。不過二人的矛盾,應該給了居心叵測之輩乘虛而入的機會。”

聖人緩緩站起身,單手揹負伸手,那張依然保持着豔麗的臉龐凝重異常,緩步走到御書房門前,長孫媚兒和魏無涯一左一右跟在身後,都不敢出聲。

“安興候這些年一直待在行伍之中,也很少離京。”聖人擡頭望着天上明月,月光也照在她圓潤的臉龐上,聲音帶着一絲寒意:“他自身並無多少仇家,與秦逍在江南的矛盾,也不可能導致秦逍會對他下手。而且.....秦逍也沒有那個實力。”

“陳曦被刺客打成重傷,生死未卜。”魏無涯緩緩道:“他已經擁有五品中期境界,而且江湖經驗老練,能知進退,刺客即使是六品中天境,也很難重傷他。”

聖人臉色一沉:“刺客是大天境?”

“老奴如果推斷沒錯,刺客剛剛踏入中天境,否則陳曦必然當場被殺。”魏無涯目光深邃:“所以刺客應該是七品初境。”

“會是誰?”

“老奴暫時也無法判斷,除非看到侯爺的遺體。”魏無涯道:“不過眼下正是酷熱時節,如果侯爺的遺體一直停放在杭州,傷口必然會有變化,所以必須要儘快檢查侯爺的遺體,也許從遺體的傷口能夠判斷出刺客的來歷。此外還有陳曦,他博聞廣記,對江湖各派的功夫都很爲了解,他既然被刺客所傷,就必然見到刺客出手,只要他能活下來,刺客的來歷應該也能夠推斷出來。”

長孫媚兒粉潤的朱脣微動了動,卻是欲言又止,沒敢說話。

“媚兒,你想說什麼?”聖人卻已經察覺到,瞥了她一眼。

“聖人,魏總管,刺客難道在刺殺的時候,會顯露自己的武功來歷?”長孫媚兒小心翼翼道:“他肯定知道,侯爺被刺,宮裡也一定會追查刺客來歷,他故意顯露自己的功夫,難道......不怕被查出來?”

聖人微微點頭,道:“媚兒所言極是,如果刺客故意隱瞞自己的武功,又如何能查出?甚至有可能會嫁禍他人。”

魏無涯道:“聖人所慮甚是。”頓了頓,才解釋道:“歷來武者想要在武道上有所突破,最忌諱的便是貪多,如果東練一頭西練一頭,也許會集齊各家之長,但卻無法在武道上有大的突破。有些武者自知此生無望進階,廣學各類武藝,這也是有的,但想要真正有所精進,甚至進入大天境,就必須在自己的武道之路上持之以恆,不會朝三暮四。這就像爬一座山,找準了一條道路,一直向上爬,也許會有一天爬到山巔,可是如果迷戀路途的風景,甚至拋棄自己的道路另選捷徑,不但會荒廢大量時間,而且最終也無法爬上山巔。”

“武道之事,朕不明白,你說得簡單一些。”

“老奴的意思是說,刺客既然能夠踏入大天境,就證明他一直在堅持自己的武道,也許他對其他門派的武功也知之甚多,但絕不會將精力放到旁門左道之上。”魏無涯身體微躬,聲音緩慢:“行刺侯爺,千鈞一髮之勢,一旦失手,對他來說反倒是大大的麻煩,所以在那種情況下,刺客只會使出自己最擅長的武道,無論是內力還是手法,千鈞一髮之間,一定會留下痕跡。”

聖人自然聽明白,微微頷首,魏無涯又道:“當然,這世間也有天縱奇才,旁門左道的功夫在他手裡也能施展自如,所以侯爺遺體的傷口,不能作爲唯一的推斷憑證,需要輔證確定。”

“還需要陳曦?”聖人自然明白魏無涯的意思,蹙眉道:“陳曦已經是奄奄一息,活下來的可能性極低,也許他現在已經死了,死人是不會說話的。”

“是。”魏無涯點頭道:“陳曦也被重傷,即使他真的殉職,老奴也可以從他身上的傷勢推斷出刺客身份。”

聖人這才轉身,回到自己的椅子坐下,冷笑道:“殺死安興候,自然不是真的衝着他去,而是衝着朕和國相來。”

長孫媚兒輕聲道:“聖人,國相如果知道安興候的死訊,定然會以爲是秦逍派刺客殺死了安興候,如此一來.....!”

喪子之痛,自然會讓國相憤怒無比,他手下高手衆多,爲報子仇,派人去除掉秦逍也不是不可能。

“刺客是大天境,秦逍應該無法收買一名大天境高手。”魏無涯神色平靜,聲音也是低沉而緩慢:“如果他真的有能力指使一名大天境高手爲他效力,那麼秦逍還真算的上是神通廣大。”

聖人擡起手臂,手肘擱在桌子上,輕託着自己的臉頰,若有所思。

“媚兒,你現在即刻出宮去相府。”片刻之後,聖人將那片密奏遞給長孫媚兒,淡淡道:“如果他沒有接到消息,你將這份密奏給他,否則你告訴他,安興候被刺一案在沒有查清楚之前,他不要輕舉妄動,更不要因爲此事牽累無辜,朕一定會爲他做主。”

媚兒小心翼翼接過密奏,恭聲道:“媚兒遵旨!”

“此外好好勸慰一番。”聖人輕嘆一聲:“朕知道他對安興候的感情,喪子之痛,肝腸寸斷,告訴他,朕和他一樣也很悲痛。”

媚兒領命離開之後,聖人才靠坐在椅子上,微一沉吟,終於問道:“麝月會不會下手?”

魏無涯赫然擡頭,看着聖人,頗有些驚訝,輕聲道:“聖人懷疑是公主所爲?”

“朕的這個女兒,看起來柔弱,可是真要想做什麼事,卻從來不會有婦人之仁。”聖人輕嘆道:“她一直將江南當做自己的後院,這次在江南吃了這麼大的虧,自然是心中惱火,在這節骨眼上,安興候帶人到了江南,出手兇狠,是個人都知道安興候是要從她手裡將江南這塊肥肉搶過來,麝月又如何能夠忍得了這口氣?”

魏無涯若有所思,嘴脣微動,卻沒有說話。

“朕其實並沒有想將江南全都從她手裡拿下來。”聖人平靜道:“只不過她打理江南太久,已經忘記江南是大唐的江南,而江南那些世族,眼中只有這位公主殿下,卻沒有朝廷。”脣角泛起一絲寒意,淡淡道:“她沒有朝廷的調兵手令,卻能依靠公主的身份,迅速召集人手將蘇州之亂平定,你說朕的這個女兒是不是很有出息?”

魏無涯微一猶豫,終是道:“公主是聖人的公主,公主能夠在蘇州迅速平叛,亦都是因爲聖人庇護。”

“什麼時候你開始和朕說這樣虛僞的言辭?”聖人瞥了魏無涯一眼,淡淡道:“在江南這塊土地上,朕庇護不了她,反倒要她來庇護朕。在那些人的眼裡,麝月是大唐的公主,朕卻不是大唐的天子。”

魏無涯恭敬道:“聖人,恕老奴直言,公主智慧過人,她絕不可能想不到,一旦安興候在江南出了意外,所有人第一個懷疑的便是她。如果真是她在幕後指使,擔的風險實在太大,而這麼多年來,公主行事從來不會涉險,這並非她行事的作風。”微頓了頓,才繼續道:“秦逍去往杭州之後,杭州那邊的局面已經出現變化,安興候甚至已經處於下風,杭州的官紳俱都站在了秦逍身邊,這是公主想看到的局面,形勢對公主有利,她也絕無可能在這種局面下對安興候下狠手。”

聖人微微頷首道:“朕也希望此事與她沒有任何干系。”脣角泛起一絲淺笑:“不過朕的女兒手腕很高明,竟然讓秦逍死心塌地爲她效命,若沒有秦逍相助,她在江南也不會扭轉局面。”

“如果按照大天師所言,秦逍真的是輔佐聖人的七殺命星,那麼他能在江南扭轉局面,也是理所當然。”魏無涯道:“這樣一來,江南之亂迅速平定,倒不是因爲公主,而是因爲聖人的輔星,終歸是聖人洪福齊天所致。”

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二五四章 調虎離山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三七六章 青衣堂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四三零章 太白入月第三六二章 是非顛倒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四四九章 粗中有細第八五零章 封爵第七六九章 認賊作父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五三六章 傷筋動骨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二九三章 龍王廟第五十一章 紅葉第四六零章 伴風雨而來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一五六章 風雨與共第五七三章 魚玄舞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三零六章 死敵第八十九章 泄泄火第一三八章 車裡傳來的哭聲第五零九章 借力打力第八一一章 魔塚第一八四章 乞伏善汗第四十二章 別離第一七六章 暗夜殺聲第二二九章 永遠的敵人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一二二章 審訊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九十二章 坐懷不亂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三九三章 鬥法第二三二章 兵器之源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二六一章 軍前宴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四二八章 怨靈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第四七三章 趕盡殺絕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四四九章 粗中有細第六零六章 假山下的玄機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五百章 少卿理案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第四七一章 七殺命星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一四零章 買命第一八三章 火神第八七七章 頑疾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八十九章 泄泄火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四零一章 無字牌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三四六章 殺父之仇第六一九章 連環第二九四章 綁架第四六六章 以妹之名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四三零章 太白入月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二六一章 軍前宴第七八三章 豪賭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三二一章 美人星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
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二五四章 調虎離山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三七六章 青衣堂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四三零章 太白入月第三六二章 是非顛倒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四四九章 粗中有細第八五零章 封爵第七六九章 認賊作父第七六零章 軍法與國法第五三六章 傷筋動骨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二九三章 龍王廟第五十一章 紅葉第四六零章 伴風雨而來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一五六章 風雨與共第五七三章 魚玄舞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三零六章 死敵第八十九章 泄泄火第一三八章 車裡傳來的哭聲第五零九章 借力打力第八一一章 魔塚第一八四章 乞伏善汗第四十二章 別離第一七六章 暗夜殺聲第二二九章 永遠的敵人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一二二章 審訊第三六九章 忠良之後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九十二章 坐懷不亂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三九三章 鬥法第二三二章 兵器之源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二六一章 軍前宴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一九零章 邀請第四二八章 怨靈第七叄一章 搶錢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第十五章 太古意氣訣第四七三章 趕盡殺絕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四四九章 粗中有細第六零六章 假山下的玄機第三六零章 雄關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五百章 少卿理案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第四七一章 七殺命星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六零五章 刺客第一七九章 卷軸第一四零章 買命第一八三章 火神第八七七章 頑疾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八十九章 泄泄火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五五一章 落網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四零一章 無字牌第一一五章 先鋒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三四六章 殺父之仇第六一九章 連環第二九四章 綁架第四六六章 以妹之名第七七零章 三門入道第五十章 氤氳玉體第四三零章 太白入月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八五七章 一石二鳥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二六一章 軍前宴第七八三章 豪賭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三二一章 美人星第四六一章 雨中有把菜刀第三八二章 逢敵亮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