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

管家依然躬着身子,但卻微微擡頭,看了國相一眼,噗通跪倒在地。

www▪ ttκΛ n▪ co

國相更是愕然。

管家確實是他的僕人,但大多數的時候,國相對這位近身僕從也給予了一定的禮遇,單獨相處的時候,從不讓他跪地行禮,這對國相來說不是什麼大事,但卻給予了一個僕從最大的禮遇。

此刻管家竟然直接跪下,極其反常。

“老奴剛剛在信鴿房等到了杭州的傳書。”管家低着頭,聲音沉重而緩慢:“是陳九傷稟報上來。”

國相對陳九傷這個名字不算太陌生。

陳九傷是相府血鷂子中的一員,這次夏侯寧前往杭州,雖然率領精兵,手下兵馬衆多,但爲了保證夏侯寧的絕對安全,相府派出了四名高手貼身護衛,這四人俱都隸屬於相府的血鷂子,以黑頭鷹爲首,陳九傷便是其他三名護衛之一。

國相雖然年事已高,但思維卻是異常敏捷。

“陳九傷?”國相皺眉道:“黑頭鷹呢?”

按照規矩,如果四名護衛有密奏急報,也該是由黑頭鷹稟報,還輪不到其他三人,血鷂子等級森嚴,其他三人也不敢直接越過黑頭鷹向京都奏報。

管家沉默了一下,終於擡起手,將一片薄如蟬翼的密奏紙片呈了過去。

國相心裡不安,卻還是伸手接過,就着燈火只看了兩眼,拿着紙片的手已經開始顫抖起來,瞳孔收縮,他似乎想站起身,但屁股剛剛離開椅子,卻感覺雙腿竟然沒有一絲氣力,伸手想要抓住桌子穩住身體,但手指只是碰到桌沿,整個人已經不由自主地向後癱倒在地。

管家飛身衝過去,一把扶住已經躺在地上的國相,卻發現國相一張臉如同死人一般,慘白可怖,沒有一絲血色。

“這是騙局......!”國相的聲音虛弱的連他自己都感到吃驚,喃喃道:“有人想要.....想要騙我們......!”喉嚨裡忽然發出奇怪的聲音,隨即這位百官之首一陣嘔吐,不久前剛剛用過的飯菜從口中傾瀉而出,但他卻沒有停止,一直嘔吐。

他懂得養生,晚飯雖然有他最愛的蒜子鮰魚,但他吃的並不多。

地上一片污物,到後來這位老相國只能從喉腔裡吐出苦水,整張臉在嘔吐之中,也有一開始的慘白無血色,迅速充血,血紅一片。

管家沒有喊人,只是扶着國相的一隻手臂。

他知道國相絕不願意讓任何人看到現在這幅模樣,這位老國相從來都很注意體面,不但在羣臣面前素來老成持重,即使在相府的時候,也時刻保持着這座府邸主宰的威勢。

所以如同一條受傷老狗在垂死掙扎的模樣,國相斷然是不可能讓第三個人看到。

國相好一陣子痛苦的乾嘔之後,有氣無力地靠在管家的身上,這位素來精力旺盛的老人,在看過那份密奏之後,就好像體內的精力完全被抽空,這是這片刻間,竟似乎老了十幾歲,目光變的呆滯,嘴角還沾着嘔吐過後的污漬,一雙眼睛直直看着前面發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老國相終於撐着身子坐在地上,管家默默無聲,便要將國相扶起來,國相確實微微搖頭:“坐一會,坐一會兒.....!”

管家雙膝跪在地上,就在國相身邊。

“你跟在我身邊快三十年了。”老國相緩緩道:“我記得寧兒出生的時候,你還跟隨我在豫州辦差,得到消息後,你親自駕車,日夜兼程,本來五天的路途,你硬是隻用了兩天就趕回京都。”

管家嘴角泛起一絲微笑:“相國得知侯爺出生的消息,手舞足蹈,老奴在這幾十年中,從未見過相國那般開心。”

“不孝有三,無後爲大。”老國相竟然也露出一絲笑容:“夏侯家是大唐的開國元勳,世世代代也要傳承下去。”扭頭看向管家,含笑道:“老夫年輕的時候,那也是風流無度,良家貴婦、歌姬舞女,甚至是番邦女子,所經無數,後來被父親大人逼着成婚,而下下了嚴令,若是不生出一個兒子來,這夏侯家的繼承人也與我沒有關係。”

管家只是笑着,並不說話。

老國相這些往事,除了這位老管家,他當然不可能再對第三個人提及。

兩人年輕時候便在一起,出身於貴族世家,老國相年輕時候自然也難免荒唐之事,那段往事知道的人其實並不多,當年陪伴在老國相身邊經歷那些風流韻事的,也就只有老管家。

“寧兒出生前,我只想着風流富貴過完這一生。”老國相嘆道:“那時候我從未想過爭權奪利,也從未想過擔負起夏侯家的興衰,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一世,風流快活纔不枉走這一遭。”頓了頓,搖搖頭:“寧兒出生之後,我回到京都看到他第一眼,忽然間想到,夏侯家需要世代傳承,就像我們的祖上,他們建功立業,這才讓後代子孫過上了錦衣玉食的生活,如果我只求自己快活,那麼我的子孫後代,或許就會因爲我的沉淪而衰亡下去。”

管家平靜道:“夏侯家歷代先祖奮發圖強,這纔有夏侯家的今日。”

“是啊。”老國相道:“身居朝堂,不進則退。開國十六神將,十六家族,到如今寥寥無幾,歸根結底,還是後代子孫不爭氣,讓族人沉淪,讓當年響噹噹的帝國世家銷聲匿跡。寧兒的出生,讓我明白,夏侯家絕不能重蹈覆轍,爲了我的後代子孫,我必須讓夏侯家屹立不倒。”看着老管家,緩緩道:“我在朝中幾十年,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爲了夏侯家,更是爲了能夠讓寧兒可以順利接過夏侯家的擔子,帶着夏侯家長盛不衰。”

管家扶着老國相手臂,微微頷首,輕聲道:“如果沒有國相幾十年的打拼,夏侯家是絕不可能成爲大唐第一世家,也不可能有今日之興盛。”

“可是你可曉得,夏侯家從今而後,便要轉盛爲衰。”國相夏侯元稹伸手抓住老管家手臂,瞳孔收縮:“我要親眼看着夏侯家走向衰亡,我幾十年的辛苦,都將付諸東流......!”

老管家感覺到國相的身體開始在顫動。

“從寧兒出生的那一天,我就開始籌劃由他來繼承夏侯家的重擔。”國相兩隻手抖動:“爲此這些年我耗費了無數的心血來培養他,當年.....當年擁立聖人,歸根結底,也是爲了他。可.....可是他現在沒了,玄鏡,你告訴我,我該怎麼辦?”抓緊老管家的手:“你告訴我,他是不是真的沒了?這份密奏是假的,對不對?”

老管家看着國相的眼睛,他當然能夠了解國相現在的心情,可是更加明白,杭州那邊的血鷂子如果不是再三確定,就絕不可能將不確定的情報送回京都,而且涉及到安興候之死,血鷂子在沒有確認的情況下,更不可能飛鴿傳書回來。

這份密奏送過來,也幾乎可以確定,安興候夏侯寧確實在杭州遇刺了,而且已經身亡。

“老奴會讓人確認。”老管家肅然道:“國相,無論是什麼結果,你都要保重身體。眼下夏侯家需要您來支撐,如果侯爺真有什麼意外,夏侯家也就全賴您一人支撐了。所有人都可以倒,但您不能倒!”

這種時候,也只有老管家敢這樣和國相說話,也只有老管家纔會說這些話。

他扶起老國相,讓他在椅子上坐下,取了茶水,讓國相用茶水嗽了嗽口,國相縮在楠木太師椅內,兩眼無光,顯然一時間還無法從悲痛之中完全回過神來。

宮中御書房,大唐女帝身着便服,正在御書房內批閱奏摺。

宮中舍官長孫媚兒一如既往地陪伴在聖人身邊,太監總管魏無涯也是幾十年如一日地恭敬站在角落處,就像一尊立在角落處的雕塑一般,一動不動,很容易讓人忽略。

外面傳來兩聲蟈蟈叫,聲音並不大,但一直如同雕塑般的魏無涯眼角一挑,沒有多言,而是躬着身子,緩緩從邊上的一道小門退了出去。

蟈蟈叫聲當然不是因爲御書房外真的有蟈蟈,這只是信號。

聖人夜裡批閱奏章,任何人當然都不能打擾,可是若有十萬火急的事情稟報,在不打擾聖人的情況下,就只能另尋道路,能來報訊的自然都是宮中的太監,而所有太監都聽命於總管魏無涯,所以先發暗號通知魏無涯,將情報稟報魏無涯,再由魏無涯決定是否立刻向聖人稟報。

魏無涯雖然在宮中,但他就是聖人的耳朵和眼睛,天下事皆在掌握之中,而紫衣監卻又是魏無涯的眼睛耳朵,每天都會有重要情報進入魏無涯的腦中,這讓魏無涯可以隨時應對聖人的垂詢。

只是片刻間,魏無涯從小門處又返回御書房內,擡頭看了一眼兀自在翻看奏摺的聖人,並沒有立刻過去打擾。

“出了何事?”聖人卻像是後腦長了眼睛,一邊批閱奏摺,一邊問道:“都這麼晚了,什麼事兒急着奏上來?是不是江南那頭有事?”

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四三二章 功臣之後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七二二章 走投無路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第一百零八章 緣分第二六六章 歸屬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八零六章 禮物第四七五章 葬蝶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二三零章 泄密第四四五章 說媒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四四七章 將軍的憤怒第三九五章 催命符第八六一章 龍背甲第七五八章 卷宗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第四一八章 神速破案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六六七章 紅羽第六八三章 鐵甲雄騎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三八五章 它還在第九十章 一陣風第六三二章 天羅地網第六三二章 天羅地網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五九三章 紅蜘蛛第八三六章 故事第二六一章 軍前宴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第一六肆章 山上有座院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七章 賭神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五九三章 紅蜘蛛第一三四章 送禮第三六三章 明月聖女度蒼生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五七一章 癡情種子三當家第五一零章 真相大白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四七一章 七殺命星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三五七章 太監圓房第六二五章 風雨將襲第八一六章 形同陌人第五十九章 二品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七十五章 偏向虎山行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三六五章 不堪一擊第五零九章 借力打力第四一一章 京都猛虎第一八三章 火神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一四零章 買命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八零五章 召見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一七五章 年少有爲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八三五章 帝國之恥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二三零章 泄密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二七五章 命運分歧第八零五章 召見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四八四章 皆大歡喜第二零一章 風俗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六八二章 煉獄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四一七章 偵辦
第一四六章 絕境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四三二章 功臣之後第二三五章 心腹耳目第七二二章 走投無路第四九一章 趁人之危第一百零八章 緣分第二六六章 歸屬第四九七章 無常拘魂第八零六章 禮物第四七五章 葬蝶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二三零章 泄密第四四五章 說媒第二十八章 火災第四四七章 將軍的憤怒第三九五章 催命符第八六一章 龍背甲第七五八章 卷宗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第四一八章 神速破案第二二五章 道歉要真誠第六六七章 紅羽第六八三章 鐵甲雄騎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三八五章 它還在第九十章 一陣風第六三二章 天羅地網第六三二章 天羅地網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五九三章 紅蜘蛛第八三六章 故事第二六一章 軍前宴第三零三章 久別重逢第一五一章 借宿第六九零章 內訌第七八零章 道觀疑雲第一六肆章 山上有座院第十二章 西陵往事第三零八章 生死相依第七章 賭神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五九三章 紅蜘蛛第一三四章 送禮第三六三章 明月聖女度蒼生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五七一章 癡情種子三當家第五一零章 真相大白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四七一章 七殺命星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三五七章 太監圓房第六二五章 風雨將襲第八一六章 形同陌人第五十九章 二品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七十五章 偏向虎山行第四五八章 深夜驚魂第三六五章 不堪一擊第五零九章 借力打力第四一一章 京都猛虎第一八三章 火神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四九八章 舉頭三尺有神明第六一二章 埋伏第一四零章 買命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變第七十九章 寶甲第八零五章 召見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七三六章 夜話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一七五章 年少有爲第八六五章 宮廷少年第一二八章 把柄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八三五章 帝國之恥第五八九章 獨霸一隅第二三零章 泄密第五十六章 師姑救命第二七五章 命運分歧第八零五章 召見第八百章 喪子之痛第二八九章 遷營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四八七章 尸位素餐第四八四章 皆大歡喜第二零一章 風俗第六肆四章 無間公子第六八二章 煉獄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四一七章 偵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