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九九章 血鷂子

秦逍從沈藥師的目光之中,分明知道自己的猜測無誤。

沈藥師這樣做,肯定不是爲了除掉崔京甲,最終的目的自然是爲劍神復仇。

可是他卻想不明白,讓夏侯家將刀鋒指向劍谷,如何能爲劍神報仇?

他知道這其中必有蹊蹺。

沈藥師凝視秦逍良久,如刀的眼眸讓秦逍後背生寒,許久之後,沈藥師的神色漸漸和緩下來,淡淡道:“自己保重,如果沒有再見之日,好好練功,好好做人,做個好官。”竟然不再多說一句話,踏雨便走。

秦逍急忙在後追趕,但沈藥師的武功豈是秦逍所能比及,甚至沒能靠近沈藥師,便宜師傅就已經如鬼魅般消失在濛濛雨中。

秦逍站在雨中,望着沈藥師消失的方向,呆立良久。

沈藥師出現的古怪,走的迅速。

這位劍谷首徒到底藏着什麼秘密,刺殺夏侯寧真正的動機是什麼,秦逍無法得知,但他心裡卻隱隱感覺到,沈藥師這次杭州之行,似乎在佈一個大局。

沈藥師雖然是大天境高手,但即使是七品高手,也完全不可能孤身與夏侯家抗衡。

秦逍感覺到在這個佈局之中,肯定不只是沈藥師一人,但除了沈藥師,還有誰參與其中?

既然是劍谷向夏侯家復仇之局,小師姑是否參與其中?還有遠在關外的天劍閣主田鴻影,劍谷的其他幾位弟子是否也在佈局之中?

直到天上一道驚雷,秦逍纔回過神來。

他全身溼透,只能迅速回到道觀之內,進到洛月道姑的屋內,發現洛月道姑和三絕師太果真是沒有蹤跡,顯然是趁機逃離,雖然覺得這是理所當然,但沒看到洛月道姑,心裡還是有一絲絲失望。

他一屁股坐下,抓起桌上早已經冰涼的饅頭,張嘴咬了幾口,忽然聽到外面傳來聲音:“你.....你沒事嗎?”

秦逍猛地扭頭看過去,只見洛月道姑正站在門前,神情淡定,但眉宇間顯然帶着一絲歡喜之色。

“你怎麼沒走?”秦逍立刻起身。

“我們擔心大惡人會傷害你,一直等在這裡。”洛月道姑道:“道觀有一處地窖,我們躲進地窖,聽到有腳步聲,看到是你回來,大惡人沒有跟過來,他.....他去哪裡了?”

秦逍見到三絕師太站在洛月道姑身後,拱了拱手,含笑道:“我和他說了,我在這附近埋伏了許多人,他帶我出門,已經被我手底下人看到,用不了片刻,大隊人馬就會趕到。他擔心官兵殺到,想要殺了我逃走,我躲進竹林之中,他一時抓我不着,只能先逃命。”也不知道這個解釋兩名道姑信不信。

不過兩名道姑當然想不到秦逍會與那灰衣怪人是師徒,好在怪人離開,兩人也都鬆了口氣。

“這次事故因我而起,還請兩位包涵。”秦逍道:“我擔心大惡人去而復返,想找一個安全的地方,兩位是否能移駕過去治療?”

三絕師太卻已經冷冰冰道:“除了這裡,我們哪裡也不回去。你若是覺得那傷者會連累我們,可以帶他離開,只要他一走,那怪人不會再找我們麻煩。”

秦逍也不能說沈藥師不可能再回來,只是若將陳曦帶走,是死是活可還真不知道了。

“他傷的很重,暫時不能離開。”洛月道姑搖搖頭:“即使要離開這裡,也要等上兩天。”

三絕師太皺起眉頭,但馬上看着秦逍,冷冷道:“你說在這附近埋伏了人,是真是假?你派人一直盯着我們?”

“自然沒有。”秦逍當然不能承認,鎮定道:“只是爲了嚇退那大惡人而已。”

三絕師太一臉懷疑地看着秦逍,卻也沒多說什麼。

秦逍想了一下,才向洛月道姑道:“小師太,能否讓我見見傷者?”

洛月猶豫一下,終是點頭道:“不要出聲。”向三絕師太微微點頭,三絕師太轉身便走,秦逍知道洛月是讓三絕師太帶着自己過去,跟隨在後,到了陳曦所在的那間屋,三絕師太回頭道:“不必進去,看一眼就成。”輕輕推開門。

秦逍探頭向裡面瞧過去,只見陳曦躺在竹牀上,屋裡點着燈火,在竹牀四周,擺着好幾只罈子,罈子十分奇怪,中間似乎有夾層,隱隱看到炭火還在燃燒,而罈子裡面冒出青煙,整個屋子裡充斥着濃郁的藥材味道。

秦逍見狀,也不多說,後退兩步,三絕師太關上門,也不多說。

“他在薰藥。”身後傳來洛月道姑平和的聲音:“這些藥材可以幫他治療內傷,暫時還無法確知能否活下來,不過他的體質很好,而且這些藥材對他很有效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能夠救回來。”

秦逍轉過身,深深一禮:“多謝!”又道:“兩位放心,我保證大惡人不會再騷擾到兩位,否則一切罪責由我承擔。”

三絕師太嘀咕一句:“你承擔得起嗎?”卻也再無多言。

京都一些消息靈通的人已經知道江南出了大事,據說當年青州王母會的餘孽流竄到江南,更是在江南死灰復燃,攻城略地,甚至有江南世家捲入其中,這當然是天大的事情。

帝國已經太平了很多年。

聖人登基的時候,雖然天下大亂,但那場大亂已經過去了十幾年,這十幾年來,帝國沒有發生大戰事,雖然時不時有王巢這類的地方叛亂,但最終也都被迅速平定。

帝國還是強大的,天下還是太平的。

江南出現叛亂,一度成爲京都人們的談資,不過人們也都知道,朝廷調派了神策軍前去平叛,神策軍先派出了先鋒營,不過主力兵馬一直都沒有啓程,很快有人打聽到,江南的叛亂已經被平定,如今只是在追捕殘黨,所以神策軍主力並不用調走。

很多人只知道江南叛亂被平定,但究竟是誰立此大功,知道的人也不多,畢竟江南距離京都路途不近,許多詳情尚不得知。

叛亂迅速平定,朝廷百官自然也是鬆了口氣。

百官之首國相大人的心情也很不錯,他對食物很講究,食不厭精膾不厭細,國相最喜歡的一道菜是蒜子鮰魚,不過卻並不經常食用。

道理很簡單,任何東西過猶不及,經常出現,也就沒有新鮮感,本來的喜愛也會淡下來。

所以每個月只有一天才會在用餐的時候端上蒜子鮰魚,如此也讓國相始終保持着對這道菜的喜愛。

今晚的蒜子鮰魚味道很不錯,國相吃了半碗飯,讓人沏了茶,在自己的書房內寫摺子。

作爲百官之首,中書省的堂官,國相確實可以稱得上日理萬機,每日裡處理的事務不少,而且每天睡覺之前,國相都會將中書省處理的最重要的一些大事擬成摺子,簡潔明瞭地列出來,爾後呈給聖人。

這樣的習慣保持了很多年,每日一折也是國相的必備功課。

他很清楚,聖人雖然出自夏侯家,但如今代表的卻不只是夏侯家的利益,自己雖然是聖人的親兄長,但更要讓聖人知道,夏侯家只是聖人的臣子,所以每天這道摺子,也是向聖人表明夏侯家的忠誠。

江南的消息每天都會傳來,夏侯家的勢力雖然始終無法滲入江南,但夏侯家卻從沒有忽視過江南,在江南地面上,夏侯家遍佈眼線,而且專門訓練了兩地來回的信鴿,始終保持着對江南的觀察。

秦逍和麝月公主平定蘇州之亂,夏侯寧在杭州大開殺戒,甚至秦逍帶兵前往杭州,這一切國相都通過信鴿瞭若指掌。

秦逍在杭州製造麻煩,國相卻很淡定,對他來說,如果夏侯寧連秦逍這一關都過不去,那顯然還沒有擔負起重任的實力,作爲夏侯家內定的未來接班人,國相反倒希望夏侯寧的對手越強越好,如此才能得到鍛鍊。

讓一個人變得真正強大,從來不是因爲朋友的幫助,而是敵人的逼迫。

國相深明此點。

先讓夏侯寧放開手腳在杭州折騰,即使後來局面太亂,自己再出手也來得及。

門外傳來輕輕的敲門聲,夜深人靜,一般人根本不敢過來打擾,在這種時候敢這扇門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自己的寶貝女兒夏侯傾城,而另一個則是自己最信任器重的管家。

國相府的管家,當然不是常人。

夏侯家是大唐開國十六神將之一,家丁護院從來都存在,其中也不乏高手。

當今聖人登基,殺戮無數,而夏侯家也因此結下了多如牛毛的仇家,國相當然要爲夏侯家的安全考慮,在得到聖人的允許後,早在十幾年前,夏侯家就擁有一支強大的護衛力量,這支力量被稱爲血鷂子。

血鷂子平日裡分佈在國相府四周,外人來到國相府,看不出什麼端倪,但他們並不知道,進入國相府之後的一言一行,都會被嚴密監視,但有絲毫不軌之心,那是絕對走不出國相府的大門。

血鷂子的指揮者,便是國相府的管家。

“進來!”國相也沒有擡頭,知道來者是誰。

雖然這個時候有膽量進來打擾的只有兩個人,但夏侯傾城是不會敲門的,能小心翼翼敲門的,只能是相府管家。

管家進了門來,小心翼翼轉身關上門,這才躬着身子走到書桌前。

他年過五旬,身材幹瘦,不像一些達官貴人家中的管家那般腦滿肥腸,仗着八字須,在國相面前永遠是謙恭無比的狀態。

“杭州有消息?”國相將手中毛筆擱下,擡頭看着管家。

管家知道這時候是國相寫摺子的時間,國相寫摺子的時候,如果不是十萬火急,管家也不會輕易打擾,所以國相心知對方應該是有急事稟報。

管家神色凝重,嘴脣動了動,卻沒有發出聲音。

這讓國相有些奇怪,眼前這人確實對自己忠誠無比,也恭順無比,但做事從來是乾脆利索,有事稟報,也是言簡意賅,從來不會拖泥帶水。

“到底何事?”國相見到對方神情凝重,內心深處隱隱泛起一絲不安。

第二二三章 恩怨兩清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八四八章 朝會第三九五章 催命符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三零六章 死敵第七五五章 更新換代第三六七章 知法犯法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八一一章 魔塚第九十三章 疑心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一五四章 追兵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三八一章 嫁禍第六零七章 鐵證如山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五一四章 圍門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六八二章 煉獄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四四五章 說媒第九十四章 白虎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十九章 狗男女第六九三章 貌合神離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二五八章 獨木橋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七五八章 卷宗第七二零章 一弓三箭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三七八章 白衣第七八三章 豪賭第六一三章 損兵折將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五十五章 吃人的小羊羔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六七六章 兵源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二一五章 夜會第六一六章 火雷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三五四章 葬身之地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四六六章 以妹之名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三百章 修羅地獄第一六八章 漁網第七二七章 勸降第一百零五章 馬術之道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五四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二九六章 覓刀第六肆一章 我本西山鳳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一百零九章 白虎營失蹤事件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二八一章 義子第十七章 打草驚蛇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五八一章 懸樑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四三零章 太白入月第一三二章 坦誠第六八八章 刺殺第一八五章 天神開眼第六零三章 太玄觀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五八三章 泔水池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六三七章 落魄
第二二三章 恩怨兩清第七七七章 北方酒客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八四八章 朝會第三九五章 催命符第八二一章 竹林夜香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三零六章 死敵第七五五章 更新換代第三六七章 知法犯法第七六一章 理由第八一一章 魔塚第九十三章 疑心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一五四章 追兵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六六五章 颯沓如流星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三八一章 嫁禍第六零七章 鐵證如山第七四八章 日月相輝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六五七章 最後的掙扎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七二四章 趁火打劫第五一四章 圍門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六八二章 煉獄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四四五章 說媒第九十四章 白虎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十九章 狗男女第六九三章 貌合神離第一百零四章 諾言第五二二章 整肅第二五八章 獨木橋第二一七章 大先生的生死簿第七五八章 卷宗第七二零章 一弓三箭第二七九章 新苗第三七八章 白衣第七八三章 豪賭第六一三章 損兵折將第六二二章 硬骨頭第三七九章 兇險第五十五章 吃人的小羊羔第七六三章 致命漏洞第八六肆章 心急如焚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六七六章 兵源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五五二章 痰盂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二一五章 夜會第六一六章 火雷第八十二章 幽林殺機第七八七章 隱患第六肆三章 井木犴第三五四章 葬身之地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四六六章 以妹之名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八三零章 僞傳聖旨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三百章 修羅地獄第一六八章 漁網第七二七章 勸降第一百零五章 馬術之道第三四五章 拔刀反向第五四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第五九六章 死因之謎第二九六章 覓刀第六肆一章 我本西山鳳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一百零九章 白虎營失蹤事件第二六二章 賭局第二八一章 義子第十七章 打草驚蛇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五八一章 懸樑第六十八章 兇境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四三零章 太白入月第一三二章 坦誠第六八八章 刺殺第一八五章 天神開眼第六零三章 太玄觀第三九八章 開膛破肚第六二四章 震懾第五八三章 泔水池第七七四章 筷子第六三七章 落魄